2022 年 10 月 23 日, Comment off

「你難道要我賣萌給敵人看,然後萌死敵人嗎?」

吐槽伊吐槽道,

「好了,伊莉雅不要開玩笑了。」

「誰開玩笑了?明明是紅寶石在耍我好吧!」

伊莉雅大概知道為什麼遠坂凜對於紅寶石有著如此大的火氣了。

她也很煩。

恨不得把紅寶石一節一節的拆下來,磨成粉。

「啊哈哈,讓我們開始吧!進行魔法少女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階職卡。」

紅寶石兩邊的裝飾不知從哪裡拿出了一張卡片,一張似乎是由金箔製成,璀璨絢麗的金色卡片,上面刻印著弓箭手的圖案。

「哇!好漂亮。」

「當然了,這可是大師傅通過之前繳獲敵人的卡片,進行研究親手製作的,裡面有著超級強大的力量哦~~」

紅寶石得意洋洋的說道。

「真的嗎?要怎麼用?」

伊莉雅立刻將卡片從紅寶石手中搶過,雙手捧著漂亮的卡片,卻陷入了迷茫。

「這樣!」

紅寶石在伊莉雅腰間環繞,尾部鏈接頭部,在側面出現了一個插卡的口子。

「只需要把卡片插入我的身體里,然後大喊一句,「夢幻召喚」。就可以了。快快,伊莉雅,快插進來。」

「喂喂,不要用奇怪的語氣說話啊!話語都變得奇怪起來。」

吐槽伊一邊吐槽著,一邊將金色卡片插入,輕聲說道:「「夢幻召喚」。」

卡片綻放出絢麗的光彩,金色的流光如天女的羽織編織在伊莉雅的身上,身上的睡衣被魔力輕易瓦解,一道道金色的絲線在身體表面編織,短短一霎那,衣衫便遮擋了少女稚嫩的身軀,形成了華麗的外服。

胸前凝聚胸鎧,流光順著鎧甲不斷的延伸,一件類似於漢朝弓箭手甲胄,卻又添加了種種元素所構成的一件包裹嚴實,卻又莫名色氣,本身也具備著一種說不出威嚴的感覺。

手中一把弩,本身卻並沒有箭矢,伊莉雅上下打量,也不知道該怎麼用。

「那個……紅寶石,這個怎麼用?也沒有箭啊!」

伊莉雅晃了晃手中的弩,表情有些迷茫。

「這個可好用了,是可以將魔術凝聚為箭矢發射出去的東西,大師傅還特意在裡面準備了好些上好箭矢的原理,只需要提供魔力,這東西就能像是機關炮一樣,噠噠噠的開火,凜曾經實驗時用這個在三秒內轟平了一座小山。」

「小山?那種院子里放著的觀賞山嗎?感覺威力有點……」

「是一座真的山,大約也就是冬木市旁邊那一座山那麼大吧!」

「誒誒誒~~這裡面裝的是什麼?核彈嗎?」

伊莉雅不可思議的驚呼,雙手更是連忙握緊了弩,這種威力,起碼也是相當於百萬噸當量的核彈了。

「不知道,但是偶然會聽到一聲「撕拉~~」的怒吼,那是這裡面裝在最不可思議的技術,要抽好多魔力呢!」

紅寶石回憶著遠坂凜測試時的結果。

「撕拉撕拉撕拉~」的,一道道箭矢放射著驚人的光芒就炸平了一座小山。

傷害驚人,

「要不要試試?伊莉雅?」

「喂喂!這裡可是屋子裡誒!放那種東西,一定會被媽媽打屁股的。」

伊莉雅小臉微微抽搐,她無法理解這個東西腦子裡到底都是什麼,實心木頭?也不是沒有可能。

「當然不是在這裡了,接下來就是我的另一項功能了,我其實是能夠創造世界的哦~~」

紅寶石用著「我告訴你個秘密,不要跟別人說」的樣子說道。

「???」

伊莉雅呆萌的歪了歪頭。

「真的!」

「那你乾脆教上帝之杖算了,叫什麼紅寶石啊喂!」

伊莉雅吐槽著。

「真的,伊莉雅,我紅寶石可是從來不騙人的。」

「……」

回憶起幾十分鐘之前,伊莉雅很懷疑這個傢伙那裡來的那麼厚的臉皮說這種話。

「不信你試試嘛!來握住我,然後幻想你所想要創造的世界。」

「???」

雖然伊莉雅一臉懷疑,但是既然紅寶石都要證明給她看了,她還是決定要試試。

白嫩的小手從兩側握住了紅寶石的身子,開始幻……

「啊!伊莉雅的手好涼……嘶……啊……」

「……」

少女忍不了心中的火氣,開始了撕扯紅寶石。

「混蛋,告訴你不要發出可疑的聲音啊喂!」 「閣下藏頭露尾,不肯露面就想問我們是誰?」

「那你可敢先報上姓名?」

墨月冷目微眯,看着結界裏面虛空,反問雷凌的來歷。

「有點意思!」

「不過你不說,我也猜到你們來自哪裏了。」

雷凌不屑,以他現在的實力,已經感受到這結界在三人身上,有股神魔島的氣息。

「哦?」

「沒有想到,市井之中還有你這麼一位神境高手?」

「那我好像也猜到你是誰!」

墨月皺眉,對方以神念窺視,卻不敢露頭,他認為對方是故意在詐自己,同樣他以相同的辦法在詐雷凌。

「知道我是誰?」

「那我到洗耳恭聽了。」

雷凌笑了。

來人沒看到自己,就知道自己是誰,他可不信。

「你……!」

墨月面赤耳紅,被雷凌對方這般挑釁,氣的他咬牙切齒。

「你是雷凌!」

當墨月回答不上來時,一旁的墨日卻突然開口,猜出雷凌的身份。

「哦?」

「還真有人能夠猜到我的身份。」

「沒錯!」

「我就是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雷凌。」

「你們三人可是風千古派來對付我的?」

雷凌有些驚訝,這三兄弟長得跟一個人似的,各自修為都已經達到神境三重天,而能夠一下派出這麼多神經強者的,除了風千古他想不到還有誰。

「你猜對了。」

「雷凌,你最好立刻出來送死,不然我怕你連後悔的機會都沒有。」

墨日面生冷笑,他們一來就碰到要找的雷凌,他已經迫不及待將雷凌挫骨揚灰。

「你也不怕風大,先閃了舌頭?」

「想要殺我,那就先進來再說,我就在江都城外等你們!」

身在花家書房的雷凌,面露不屑的冷笑,在他說完后便將神念撤回,懶得與他們廢話。

江都城外,有限制修為的結界,來人都是神境之上的強者,他當然不着急,反而想要看看這三人有沒有進來的本事。

「混蛋!」

江都城外,墨氏三兄弟,聽到雷凌所說,各自被氣的火冒三丈。

「大哥,難道這結界是他弄得?」墨星咬了咬牙,邁步來到結界近前,伸手高手無形結界沉聲問道。

「他?」

「這結界異常強大,已經將整個江都城覆蓋,而且還是專門限制神境以上修為,怎麼可能是他雷凌能夠弄出來的?」

墨日搖頭。

他們三兄弟各有所長,他墨日擅長陣法、結界、禁制,所以可以看出這結界不同之處。

老二墨月,神念強大,也是他率先察覺到雷凌的存在,擁有洞察秋毫的能力。

老三,注重的是體魄,身體異常強大,所以可以承受墨日、墨月兩位哥哥力量。

「那怎麼辦?」

「這個雷凌狡猾的很。」

「如果他一直躲在結界裏面,我們豈不是拿他沒辦法了嗎?」

墨星臉色難看,聽自己大哥所說,他不甘心讓雷凌得逞。

「那也未必。」

「這結界雖然很很強,但也有弊端所在。」

墨日搖頭,面露冷笑直接俯衝向下方而去。

墨月、墨星二人看到,各自快速跟上,直接來到地面。

「我們從地下就可以進入江都城。」墨日抬手指着腳下地面,勾唇一笑提醒自己兩位弟弟。

「原來如此。」

「還是大哥厲害。」

「等我抓住他雷凌后,定將他碎屍萬段!」

墨星得知從地下可入江都城,他面露獰笑率先出手,已經在地面打了一個洞,沖入結界內部。

墨日、墨月二人沿着地洞,也順利躲過結界,進入了江都城。

……

「嗯?」

本在閉目養神,提煉力量的雷凌,突然感覺到墨氏兄弟的氣息,已經出現在江都城內。

雷凌迅速睜開眼睛,眉頭緊皺突然化為虛影,剎那間消失不見。

下一秒。

江都城外,雷凌出現在半空,看到墨氏三兄弟,大搖大擺向他這邊而來。

「他們是怎麼進來的?」

雷凌蹙眉,看到墨氏三人這麼快,就闖入結界內部,這到讓他感到匪夷所思。

「是地下。」

「結界只能限制上空,卻沒辦法延伸到地下。」

「只有從地下,才能避開結界限制,輕而易舉的進來。」

在雷凌疑惑時,他體內的將臣卻一語道破玄機。

「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