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他們也在頭痛。」

「肯定希望李和死在武道大會,那就皆大歡喜了。」

玄苦微微頷首,說道:「霍連山若真想殺李和,李和逃不了,我們是不是……」

任俠捏起一枚棋子,微微笑道:「那可不一定。」

。 「本宮原也以為自己是明白你的!可你做的這些事情,卻叫本宮越來越不明白!」

孝敏皇后將宋懷清的書信遞到他手上,「還說什麼閑話,宋懷清這老狐狸的信上不就是和本宮商議如何給你二人退婚的意思嗎?瞧瞧,理由都給你想好了,說你二人脾性不和恐婚後互生怨懟,辜負天家恩情!他哪裡是怕辜負,分明是擔心你始亂終棄了他的寶貝女兒!!!」

裴鈺皺著眉頭將那信接過,越看越覺得心中堵的慌。

那幾句話確實是他氣極了說出來的話,可他不過是想叫小姑娘也著急著急他,最好唯恐他被別人搶走。

可裴鈺哪裡能想到,宋靈樞如此輕易就當了真!

而且不過才一夜,便和宋懷清商議好,到底該如何退這門親事!

裴鈺臉色沉了下來,孝敏皇后本來是想罵他一頓,此刻見著他的臉色,也不忍直視,哪裡還能責罵他,只能勸道:

「本宮知道你們尚且年輕,鬥嘴吵架是常有的事,可你說話要三思,別說是人家小姑娘,就是本宮聽見這些話也是要慪氣的!」

裴鈺並不回答孝敏皇后的話,垂眼不知道在想什麼,倏而又笑了,「慪氣說明還是在意的……」

「你說什麼?」孝敏皇后不明白他自言自語在說些什麼,正要繼續敲打他,裴鈺已然起身。

「這件事到底是孤不好,母後放心,孤這就去登門賠罪,定然不會讓你這兒媳婦跑掉了。」

「這就對了!」孝敏皇后隨手從手上褪下一隻飄金水潤的翡翠玉鐲,身旁的宮人立刻會意,恭敬接過又遞到裴鈺手裡。

「這是本宮與你父皇定親時,你祖母賞的,據說有些年頭了,你看這種水多好,你拿去給靈樞,好好哄哄人家——」

裴鈺將東西收下,「兒臣替靈樞謝過母后。」

宋府里宋靈樞卻是煩悶的緊,宋墨蘭去了菡萏院與宋明憐一起用了早飯才一道過來。

宋明憐是心大的緊,只覺得男女朋友吵架有什麼可大驚小怪的?

她這大姐姐看起來一副老氣橫秋的樣子,可這感情之事,還是經驗不足,經驗不足啊!

宋明憐見宋靈樞眼睛腫的跟個核桃似的,一副悶悶不樂的樣子,提出來玩骰子。

宋靈樞也想轉移自己的注意力,便拿了銀瓜子,一人抓了一把,和宋明憐宋墨蘭一起玩起骰子來。

宋靈樞的盤算自然在她二人之上,幾乎都沒怎麼輸過,她本來心情就不佳,哪怕贏了,仍舊難以開懷大笑。

就在宋靈樞覺著沒什麼意思的時候,門房的人過來傳話了,說是那姜幸的妾室上門來認錯,請宋新微回伯爵府。

宋姑母不願與她多糾纏,便叫來了姜幸,誰知那妾室慣會顛倒黑白,明明是她上門挑事,卻一味的扮柔弱裝可憐。

表面上說是替姜幸認罪,只說老爺是可憐她出身卑微,可沒想到讓主母容不下他們母子,讓宋新微要怪就怪她,不要怨懟姜幸。

到最後反而顯得宋姑母不近人情,容不下她和她生的庶子庶女。

姜樹桃也在門口,聽說他護著宋姑母,被姜幸打了一巴掌。

宋靈樞本就心情欠佳,正沒有地方發作,也是那羅小青倒霉,天堂有路她不走,地獄無門她自來頭,宋靈樞稍微梳洗了一番,氣勢洶洶的走了出去。

宋明憐素來是個愛熱鬧的,趕緊跟了上去,宋墨蘭怕宋靈樞鬧大發了,也跟了出去。

宋靈樞出去的時候,幾個人正爭執著,宋靈樞先是向宋新微姜幸兩人分別行了個大禮,又與姜樹桃行了個平禮,喚了一聲表哥。

姜幸下意識便想說當不起,卻被羅小青拉住,姜幸這才想起,宋靈樞尚未嫁入皇家,暫時不論君臣之別,他是她的長輩,當的起這個禮。

宋靈樞皮笑肉不笑,「姑母也是魔怔了,怎能讓姑父在門口站著說話?」

宋靈樞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還請姑父進去吃一盞熱茶——」

姜幸不好駁她的面子,看了宋新微一眼,便走了進去,宋靈樞示意宋新微和姜樹桃跟上去。

宋新微那個性子,原本是不願的,姜樹桃知她自有用意,便趕緊拉著宋新微走了進去,根本沒給羅小青機會。

羅小青正要跟上去,宋靈樞卻狠狠挖了她一眼,「姨娘在伯爵府怕是沒規矩慣了,我宋家是書香門第,世代清流,規矩自然森嚴——」

「姨娘既為妾室,那便是奴僕,主人家心情好了便給些吃食,心情不好打死也是應該的,哪裡有奴僕配走在主子姑娘前面的道理?」

宋靈樞的話說完,便有兩個宋府的婆子攔住了她,宋靈樞帶著宋明憐和宋墨蘭大大方方走在她前面。

那羅小青見宋家三個姑娘身上皆是錦衣綢緞貂毛獸皮,頭上的珠釵首飾件件不凡,而伯爵府這兩年卻走了下坡路。

姜幸本身就不得力,只是靠著伯爵的蔭封領著朝廷的俸祿,羅小青又是一副暴發戶的嘴臉,整日不是要這個,便是要那個。

姜幸對銀子又沒什麼概念,很快伯爵的財政便開支困難,這姜幸居然用起宋新微的嫁妝。

宋新微只和他賭氣,這麼大的把柄也抓不住,用媳婦的嫁妝,那是極其沒品的人家才會做的事情。

宋靈樞將姜幸請到正堂,只說自己先換一身衣裙,再去見他,卻將姜幸和宋姑母還有姜樹桃羅小青晾在大堂。

哪怕有宋新微和姜樹桃在此,姜幸看著這相府的擺設,心中也莫名其妙的發慌。

宋靈樞有意讓姜姑父多等上一等,便刻意重新梳了個髮髻,戴起皇後娘娘賞的鳳釵,滿意的看著銅鏡里的自己,這才緩緩往大堂而去。

宋明憐還想去看熱鬧,卻被宋靈樞攔住,不許她亂走,宋明憐癟了癟小嘴,宋靈樞才許她去大堂的屏風後面躲著吃茶看戲。

宋靈樞頭上得鳳釵是宮中之物,瞧著是皇后才能用的禮制之物,嚇得他腿一軟,就差點沒跪下去了。

宋靈樞自然而然的走到上座落座,將宋新微攜到她身旁,臉色也不復剛才的和善。。「哈哈哈哈……」堂叔公狂笑起來,「就這,家主與族人還沒發現本命燈有問題,還堅持修鍊升到五小級后,就點燃本命燈,

我不敢修鍊,我只能用心煉藥,想在藥物上找到彌補的方法,沒想到我在翻找製藥書籍里,竟然看到了從本命燈里剝離出魂魄的辦法,我利用藥物,迷幻了看守人,偷換了本命燈,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484章不會讓你失望的 陳潮在棉花地里泡了幾天,國慶結束再上學的時候兩隻手上都是被棉托和葉子割的小口,少爺一雙總是乾乾淨淨的手現在看來極狼狽。

丁文滔湊過來,瞅了一眼:「下田幹活了?」

陳潮回頭,看見丁文滔叼著根棒棒糖,跟歪著頭探過來跟他說話。

「嗯,」陳潮轉回來,接著拿起根筆在手指間轉,「離我遠點。」

「離遠點我怕你聽不見,」丁文滔笑嘻嘻的,「你耳朵好像不咋好使。」

「耳朵好使,」陳潮說,「沒想搭理你而已。」

丁文滔也不生氣,一屁股坐回椅子上,抖了抖腿。

初中生也是挺逗,或者說是丁文滔這人挺逗,他當初讓陳潮給撅了面子,在教室里就把他收拾了,過後丁文滔不但沒尋仇,還主動跟陳潮說話緩和了關係。

初中小男生好像很嚮往力量,能打的才是大哥。丁文滔算是被陳潮打服了,最初的彆扭勁兒一過,就天天喊著「潮哥」往上湊,主動去貼乎人家。

陳潮每天往教室一坐不怎麼說話,丁文滔坐他身後,跟陳潮說話總嬉皮笑臉的。

有次陳潮跟他爸打電話說起丁文滔,陳廣達問:「他爸是不是丁偉啊?當初那可是我小弟。」

陳潮也沒問丁文滔他爸是不是丁偉,聽過就忘了。倒是過段時間有天丁文滔高高興興進教室,跟陳潮說:「潮哥,我爸跟你爸認識!」

小鎮就這麼大,這家那家多多少少都認識。到了丁文滔嘴裡,那就是「我跟陳潮是世交」。

陳潮跟鄉村土校霸無法產生親密友誼,在這兒一年多了,陳潮還是沒能很好地融入到這個環境里。倒也不是陳潮瞧不上誰,他就是跟丁文滔玩不到一塊兒去,他倆愛好的東西就不一樣。

丁文滔喜歡出風頭打架,愛招惹小姑娘,喜歡去撞球廳網吧泡著,這些陳潮都不喜歡。

他就喜歡一放學就回家,這兒的任何場所他都不感興趣。

苗嘉顏坐校車回來,每天能比陳潮早回來二十分鐘,陳潮走到家門口的時候苗嘉顏恰好推門出來。

「你回來啦。」苗嘉顏打招呼說。

陳潮問他幹什麼去。

「買醋,」苗嘉顏從兜里掏出個紅彤彤的秋海棠放陳潮手裡,「洗過了的。」

「洗過了你揣兜里?」陳潮十分不理解地看著苗嘉顏,「那你洗它的意義是什麼。」

苗嘉顏已經猜到陳潮會這麼說,他已經習慣了陳潮的那些講究,陳潮話音一落他就笑了:「那你還給我吧。」

陳潮還他,苗嘉顏直接脆生生地咬了一口,邊吃邊買醋去了。

晚上苗嘉顏拎著個白色小塑料袋,裡面放了四個秋海棠,給陳潮送了過來。

還順便帶了自己作業來的,搬了個凳子在陳潮旁邊,挨著他寫作業。

苗嘉顏的手就不像陳潮那樣都是小口子,他只有幾個指尖上有點小傷口,其他部分都好好的沒帶傷。摘棉花那幾天苗嘉顏又一直穿著長袖長褲,戴著寬檐兒大帽子,所以也沒有晒黑。

倆人坐在一塊兒胳膊挨著胳膊,陳潮比人黑了好幾度。

「你走神兒了,」苗嘉顏用筆的背面敲了敲陳潮的手,「你沒看書。」

陳潮被手上一堆小口子蟄得心煩,說疼也沒多疼,但始終提醒著,陳潮索性筆一扔,手空著放在一邊。

苗嘉顏愣了下,小心地問:「咋了啊?」

他抬眼看了看陳潮,也跟著放下筆,抓著陳潮手腕輕輕兩面翻著看看,說:「明後天就能好啦。」

陳潮說:「寫你的。」

苗嘉顏問:「那你咋不寫了?」

「我寫完了。」陳潮合上書,卷子疊起來隨手往書里一塞扔書包里,說,「快寫。」

苗嘉顏很聽陳潮的話,基本上讓幹什麼幹什麼。陳潮每次一喊他他就笑著答「哎」,一聲「哥哥」喊得真心實意的。

所以當不知道第幾次苗嘉顏在學校門口看見陳潮,低著頭裝不認識的時候,被陳潮一把扯住了衣服。

苗嘉顏被扯得往後仰了一下,陳潮一抓一扽,苗嘉顏就仰頭跟他對上了視線。

苗嘉顏輕啟嘴唇做了個「哥」的口型,沒叫出聲就又把嘴閉上了。

「沒看見我?」陳潮挑起眉,問。

苗嘉顏沒出聲,眼神也不跟陳潮對視,像是很不習慣在學校里和陳潮說話。

陳潮也不是真非讓他打招呼,就是恰好離得近在手邊,就扯過來逗了一把。

正是午休學生陸續回來的時間,周圍有幾個人看過來,苗嘉顏怕陳潮生氣還有點沒敢直接走,低著頭在他身前站著。

他頭髮還是跟之前一樣綁了個亂七八糟的尾巴,陳潮在他腦袋上彈了一下,說:「去吧。」

苗嘉顏抬眼看了看他,這才轉身走了。

因為這事兒當天晚上苗嘉顏沒來找陳潮,小窗帘早早就拉上了,之後兩天也沒來。

陳潮剛開始沒注意他,要不也不是天天來,等陳潮意識到的時候回頭想想都好幾天沒看見了。

生氣了?陳潮心裡想。

窗戶開著,陳潮站起來喊了聲「苗嘉顏」。

對面窗帘馬上掀起一角,苗嘉顏開窗戶答應:「啊?」

陳潮沒再說話,苗嘉顏過會兒喊著問:「叫我了嗎?」

沒聽見陳潮的迴音,苗嘉顏猶豫著關上窗戶。

五分鐘之後,陳潮房間的門被輕輕推開,苗嘉顏探頭進來,試探著問:「哥哥?」

陳潮回頭看他。

「你剛才叫我了嗎?」苗嘉顏還趴著門縫,頭髮垂下來一片,發梢晃晃悠悠的。

「過來。」陳潮說。

苗嘉顏馬上走過去,身上穿著最近新換的睡衣,還是藍色的。

「跟我生氣了?」陳潮拖了下旁邊椅子示意他坐下,問。

苗嘉顏嚇了一跳,都不敢坐了,站在陳潮旁邊搖頭說「沒有」。

「別彆扭扭的幹什麼,」陳潮語氣平平常常,「生氣了你就說。」

「沒有沒有,」苗嘉顏驚得眼睛比平時瞪大一圈,「我是怕你跟我生氣。」

「我哪來的氣?」陳潮今天不知道怎麼了,格外有耐心,一邊划拉單詞一邊一句一句地跟苗嘉顏在這兒你問我答。

苗嘉顏像是有點不敢說:「我在學校不跟你說話。」

「不說拉倒,這也至於我生氣?」陳潮不在意地說了句。

苗嘉顏聽了這話瞄他一眼,張張嘴,想說什麼又咽了回去。

陳潮就是想問苗嘉顏是不是生氣了,問完就沒別的事兒了。

苗嘉顏坐在他旁邊椅子上,也沒走,又多待了一會兒。

陳潮見他打哈欠了,說:「回去睡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