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5 日, Comment off

「嗯,趙小姐你好,我是這家店的店長,請問你有什麼事情嗎?」

「什麼事情。剛才你看熱鬧沒看夠啊!我現在拿回來放在你們這裡讓你幫我洗的皮鞋,怎麼樣?聽清楚了嗎?」

趙雪怒氣沖沖的說道。

「趙小姐,你剛才也聽我們的導購員說了,真的很抱歉,這雙鞋子現在還沒有洗好,很抱歉,不能將鞋子還給你。」

店長只能盡量的說著。

可趙雪哪裡聽得懂這些東西,氣的不行。

「咳咳。」

這時,馮俊走出來。

趙雪聽著聲音看過去。

哎,這個人好像有點眼熟。

「趙小姐,好久不見了。」

「你是誰?我們認識嗎?」

趙雪看著面前的男人戒備的問題。

「你可能不認識我,但是咱們可以好好談一談關於唐雲凱的事情。」

聽到他提起唐雲凱的名字,趙雪想起來,這個人好像是唐雲凱的朋友。

「好,看在你的面子上咱們談一談。」

趙雪鬆口。

TiRA店長趕緊帶著他們一起走進旁邊的貴賓休息室。

馮俊想要找到唐雲凱的把柄恐怕不太容易,可是面前的這個姑娘就是一個突破口。

「咳咳。」馮俊清了一下嗓子說道,「趙小姐,不知道你了不了解唐雲凱?」

「你問這個幹什麼?」

趙雪覺得他莫名其妙。

剛開始說是唐雲凱的朋友,現在又搞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

「我現在過來就是要拿鞋子的,能不能馬上把鞋子給我處理了給我一個準話。」

趙雪轉過頭去盯著店長。

店長剛想開口,馮俊就示意讓他先去出去等一下。

「你出去幹什麼?我們的事還沒說完呢。」

趙雪剛想阻攔就被馮俊攔住。

馮俊掏出自己的警官證,「你好趙女士,我是濱江市刑警一隊的警察,我叫馮俊。」

「有一件事情我需要你的幫助。」

趙雪聽他說完,皺起眉頭,「哦,原來在之前你是騙我的,就是你們這些警察經常去找雲凱的麻煩,動不動就把他帶到警局去。」

趙雪十分不滿,要知道這段時間他可聽到有不少人在議論唐雲凱的事情。

大家都說唐雲凱是兩面三刀的偽君子,他之所以會被警察傳喚,是因為他做了壞事兒。

趙雪才不相信這樣的說辭,一定是警察故意找茬。

「我跟警察也沒什麼好說的。」

趙雪兩隻手交叉,一副愛理不理的樣子。

「張女士請你配合我們的工作,你放到這裡來的那雙皮鞋是唐雲凱的吧。」

馮俊問道。

「是又怎麼樣?不是又怎麼樣?這件事情對你們警察來說重要嗎?」

趙雪十分不配合。

「這對我們警察來說很重要,因為這雙鞋子很有可能出現在一個火災現場過。」

趙雪也看過新聞,好像明白警察說的那火災是什麼?

「就是發生在郊外的那場火災?」

趙雪不確定的又問了一遍。

「是,那一場火災在案發前唐雲凱曾經去過案發現場,還和死者有過交談。」

馮俊說道。

趙雪下意識的咽了一口唾沫,不知道為什麼她突然想起來自己在菜市場里看到的那些貓。

那些貓已經腐爛,身上長滿了蛆,甚至有一些貓的身體已經爛得露出骨頭,可還掉著幾塊碎肉。

趙雪臉色蒼白,馮俊關切的問道:「趙女士,你怎麼了?」

「我沒事兒。」

趙雪立馬大聲的喊道。

「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故意誣陷唐雲凱。」

趙雪還是不相信自己平時見到的男人會是殺人犯。

「趙女士,我接下來要告訴你的東西,希望你能保密,不要對任何人講起。」

馮俊看著她的眼睛嚴肅的說道。

趙雪原本剛想反駁,可不知道為什麼她下意識的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乖乖閉嘴。

馮俊拿出從火災現場找到的那個剎車鉗。

他將剎車鉗放在桌子上,趙雪看著這桌子上面的鐵塊塊,有些不明白。

「這個東西是屬於寶馬車的剎車前,而那輛寶馬車就是佟紜的父親出事時開的車。」

馮俊緊接著又將一塊兒看起來有些舊的榮譽勳章拿出來。

「這塊榮譽勳章是唐雲凱的父親所有,而他父親死於被棗核卡住了氣管。」

馮俊將這些東西整整齊齊的擺放在桌面上。

趙雪有些疑惑,看不懂警察到底想要做什麼。

「唐雲凱在他父親死亡的時候就在他父親身邊,我問你,如果是你身邊的人不小心被棗核卡住,你也沒有把握能救他。」

馮俊的反問讓趙雪覺得有些奇怪。

。 「道友且慢!」

兩人中間忽的橫插一道人影。

此人神態蒼老,身形瘦削,像一個老農。

樣貌雖然不顯眼,但給人的感覺十分高深。

此人正是閉關的劍主。

修士正常的閉關不是閉死關。

並非閉關就不能出來了。

一般有什麼要事,基本上都可以隨時出來。

經過劍主這麼一打岔,雷鳴瞬間清醒過來,頓時嚇得後背全是冷汗。

剛才要是真的上了,哪怕自己沒事,下方的弟子全部死完了。

人還是不能太衝動。

太幽隨之收功。,

「道友何必與小輩發怒,有事坐下好好談嘛。」劍主笑道。

雷鳴說起前因後果,劍主聽了眉頭微皺。

這件事情玉生確實做得有些不對,自己理虧在先,不過太幽也不應該先殺了人。

「竟然道友說玉生殺了人,應該有人證物證吧。」

「當然,我這位弟子親眼所見,全城的人看得一清二楚。並且還被玉生打傷,玉生之死也是陸謙正當防衛。」

「打傷……」

聽到太幽說這句話,劍主也有些綳不住了。

陸謙這生龍活虎的樣子,哪裏是受傷的模樣。

「這次老夫就不追其他人的責了,但玉生對我九霄道盟的破壞,總得賠償吧。」

太幽給眾人算了一筆賬,青山和陸謙洞府的毀壞,五弟子的喪葬費和蕭家人的撫養。

林林總總,打折起碼得賠八百萬。

一名長老慌慌張張走到雷鳴和劍主身邊。

「劍主、大長老,天劫雷火令被玉生長老拿走了。」

聽到長老的話,兩人對視一眼,臉色都有些難看。

「太……真人你別太過分了,居然還要賠償,天劫雷火令是不是在你手裏?」

雷鳴被太幽的話氣笑了。

殺了自己的人,還想要賠償。

「那隻能打了,陸謙,動手!!」

太幽大喝一聲,雙目大放金芒。

虛空凝聚神目,神目洞察四方。

轟!

璀璨審判金光從萬里高空垂下。

熾熱光柱撕裂空氣,發出刺耳尖銳爆鳴。

這一道璀璨神光比當初陸謙釋放的金光強數十倍。

遠遠望去,宛如流星墜落。

「好膽!」

劍主爆喝一聲。

天地無光,九陽凌空。

凜冽氣機刺得人眉心生疼。

轟!

烏雲之中探出一隻巨大蛟龍爪子,目標直指雷鳴以及下方的山峰。

「好強大的神通。」雷鳴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之色。

這個看起來平平無奇的弟子,竟爆發出比老牌道基中期還強的修為。

九清劍丸與審判金光撞在一塊。

沒有顯目金光,兩種力量無聲無息湮滅,力度十分精準。

「你煉化了洞察神眼?」劍主驚訝道。

「還差一點。」

兩人心裏互相忌憚,只是稍稍試探。

雙方互相扯皮,公說公有理。

最後劍主不知從哪抓到陸謙是解脫殿主的把柄。

如果此事屬實,不僅陸謙會受到牽連,恐怕連冬官的人以後都會人人喊打。

最後眾人決定去司天台,讓先天道體的太史看一下跟腳。

眾人一路飛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