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9 日, Comment off

「對!」

墨白點頭。

「那好,等下你先和焱來一場斗魂,我先看看你的能力先!」

敖青聞言頓時點頭道。

然後,敖青就把還在那邊修鍊魂技的焱給喊了出來。

「你就是墨白?」

「和你打是吧?」

「那你可要小心了,我可是不會手下留情的!」

焱過來之後,明白了敖青老師的安排,頓時笑了起來。

…… 隨著軒羽龍山的戰死,戰局的優勢一面倒地傾斜向蒼域一方。百萬混龍族大軍丟棄盔甲,倉皇而逃,只恨少生了兩條腿。

混魔族大軍也受到了影響,人心惶惶,不知是戰是退。

這時,九黎刈憤怒的咆哮聲響起:「你們這群人族蟲豸,欺我太甚!」

剎那間,四周光影劇烈地搖曳起來,滾滾混沌之氣如浪潮般從四面八方湧來,鋪天蓋地地絞殺向大力牛魔王。

混元神魔術——無極晝夜!

蒼穹之上明暗迅速交替變幻,驟強驟弱的光芒不斷在眾人眼前閃現,讓所有人的視線都受到了影響。

光暗變幻的頻率越來越快,越來越快,以至於眾人的視線都無法適應。

噗嗤!

血水飛濺而出,場中有不下數十萬人族修士雙眸溢血,登時失明。而隨著失明一同發生的是感知的混亂。

轟轟轟!

接連不斷的爆鳴聲響起。

無數人承受不住這急劇變幻的晝夜更替和四周劇烈起伏的靈氣波動,當場爆體而亡,死傷者不計其數!

而首當其衝的牛魔王受到的壓迫感最為強烈。

他牛眸怒睜,瞳孔迅速地收縮、放大,強忍著晝夜急劇更替帶來的不適。

因為四周混沌之氣劇烈地翻滾著,擾亂了靈氣,影響了感知。如果再失去了視線的話,那實力勢必會大打折扣!

就在這光影迅速變幻之間,九黎刈的殺招逼近。

澎湃的混沌之氣化作一柄開天神鋒,徑直射殺過來。

洶湧而起的烏光旋轉成驚人的旋渦,扭曲了空間,錯亂了眾人的感知。

牛魔王稍稍適應了那劇烈變化的光線,突然又遇到這殺招,倉皇之間揮動戰斧,想轟散那柄神鋒。

轟然一聲巨響將他淹沒,光影扭曲,戰斧落空了。

那柄神鋒隨後結結實實地刺穿了他的右肩,血水飛濺而出。

在場大小妖族臉色劇變,驚呼不已。

「大王!」

「保護大王!」

一道道大喝聲響起,無數恐怖的妖氣橫空席捲而至。

秦楓也沒有猶豫,果斷出手,鳴鴻天刀的光芒橫空劃出銳利的鋒芒,直指九黎刈而去。

這一刻,他們為蒼域而戰,也顧不得什麼人多欺負人少了!

而大力牛魔王的實力顯然比眾人想象中要強得多。他一把抓住了那柄神鋒,手臂上的脈搏劇烈地跳動起來,感知空中混沌之氣流淌的軌跡。

隨後,戰斧順勢殺出。

又是一聲巨響傳來,漫空濁氣沸騰。狂暴的氣浪將四方衝過來的妖族援軍都逼退回去。

只聽牛魔王悶哼喝道:「俺老牛的戰鬥,誰都不許插手!」

說話間,戰斧迸發出千丈烈焰。

九黎刈重傷。

他本來就是本源之氣的狀態,防禦力很弱,哪裡架得住牛魔王癲狂狀態下的一斧之力?

「你有種!」九黎刈憤怒地咆哮起來,身形迅速後退。

因為他感知到秦楓的殺招已然在身側環伺,若是再打下去,自己必定會陷入這兩人的圍攻之下。

此刻,狂妄如九黎刈者也害怕了。

他不敢久戰,迅速撤去。

空中掀起滾滾濁氣,旋轉成巨大的時空通道。

九黎刈身形沒入其中,隨後不計其數的混魔族修士也涌了進去。

四周錯綜變幻的光影迅速渙散,天空很快重見光明。

不過,蒼域這片戰場已經滿目瘡痍,估計沒有成千上萬年的時間,無法恢復如初!

秦楓讓文龍去請白駝子,然後走到大力牛魔王身邊,關切道:「牛兄,傷勢如何?」

牛魔王嘴角揚起,大大咧咧地說道:「無妨,死不了!」

「我找人來替你療傷!」秦楓道。

牛魔王也沒有推辭。

一旁,歐雲冶眉頭微皺,沉聲道:「梁帝,眼下蒼域的域外陣法已被混魔族打破,日後恐怕難有安寧之日了!」

本來有域外陣法在,九黎刈等混沌百族修士想來蒼域還沒有那麼容易。

現在,域外陣法被破,蒼域就毫無保留地暴露在混沌百族的攻勢下。任誰有空,都可以來蒼域逛一圈。

「修復陣法需要多久?」秦楓問道。

歐雲冶嘆了口氣,幽幽道:「起碼要半年時間。而且,很多修復域外陣法的靈礦都極為罕見,不容易找到。」

秦楓聽罷,微微頜首,道:「盡全力修復吧,本帝為你們爭取時間的!」

眼下,蒼域與混沌百族的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狀態。

混沌百族圖謀東傲神州的計劃已經密謀了幾千年,根本不會給蒼域喘氣休整的機會,所以他們必須做好魚死網破的準備。

秦楓看了歐雲冶一眼。

歐雲冶點點頭。

……

翌日,蒼梧帝朝再次發出帝主令,召集八方勢力,募集靈礦,修繕域外陣法。

而秦楓率領梁朝虎賁衛,出戰賀地!

這一次,為了給歐雲冶爭取修復域外陣法的時間,秦楓只能主動出擊,目標是賀地!

這裡曾經是無數賀氏強者喋血的地方,也是東傲神州各方反抗混沌百族的聯軍折翼之處,被無數人族強者視為恥辱之地!

現在,秦楓要在這塊恥辱之地上找回人族的驕傲!

……

賀地上空戰鼓激蕩如沸。

這是混沌百族對東傲神州開戰以來,人族第一次主動出擊!

這一刻,整個東傲神州都沸騰了。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秦楓,這個人族,居然親率大軍,挑釁賀地。要知道那裡可是混魔族在東傲神州的大本營!

一時間,各方勢力紛紛派出斥候,打聽消息。

其中不乏有混龍族、混源族和混江族等混沌百族勢力的身影。因為混沌百族之人也久聞梁朝之威。

賀地的混龍族也早已經嚴陣以待,只等秦楓出現!

數千座墟島在賀地上空擺開陣勢,恐怖的氣浪激蕩蒼穹,扭曲了空間,模糊了圍觀眾人的視線。

文龍一步踏出,朗聲喝道:「奉梁帝之命,混魔族惡徒殺我蒼域百姓,禍我人族社稷,罪不容誅,當伐之!」

一字一頓,鼓聲再次沸騰,漫天箭影激射而下,直指混魔族的賀地大本營。

頃刻間,賀地上空被濁氣籠罩。

一道巨大的黑影隱沒於濁氣之中,雷霆般的悶喝聲響起:「爾等螻蟻,敢犯我混魔族神威,當死!」

。 「那看來,這次的方案有效了,爺爺你要乖乖的嚴格遵守,要是被我發現你違反……」

「好,我答應了你,我一定聽你管家爺爺的話,這總可以了吧?」

「可以,只要爺爺聽話,慕慕就會給爺爺一個獎勵。

他漆黑的雙眸憤恨的緊鎖著女孩的背影,腦中不知道想些證明他想錯了。

「不用了,我有慕慕陪,你什麼時候把你

一一疑惑的看著他,揚聲「嗯?」了一聲,一邊擦拭著頭髮,一邊朝著他走去。

「怎麼了?」

「你……」楊昭霖想問,卻突然發現不知道該怎麼問。

一一目光掃了他一眼,「發什麼呆?洗澡去吧。」

「哦,好」楊昭霖回神,木楞的拿上睡衣走進浴室。

聽到水聲,一一嘆氣,神色黯淡的放下手中的毛巾,遲疑的拿起一旁的手機走到陽台上。

不知待了多久,楊昭霖洗完澡出來沒見到她,找了一圈看到陽台上的那抹身影,他沒有去打擾她,而是下樓給她倒了杯水。

默默地坐在床上,看書。

大約過了二十分鐘,他抬眸巴望了一眼,合上手中的書,起身,「寶貝?」

他輕聲低語,為了不嚇到她。

一一回頭,被他牽著回房。

雖然剛入秋,但是夜裡涼氣還是挺重的,楊昭霖伸手牽起她的手,感受她手上傳來的溫度,他劍眉緊蹙,溫柔的來回摩挲著她的小手。

「在想什麼?這麼出神?冷不冷?」

一一搖搖頭,微微一笑。「剛剛打了個電話,可能太專註了,沒注意到時長,不過我不冷。」

楊昭霖淡然的瞅了一眼,什麼也沒說,彎腰將她抱起,抱到房間里,放到床上,轉身走出卧室,沒有多久,他再次出現,手中多了一個碗。

他低頭拿著勺子一邊攪動,一邊吹涼,他放下碗,把她撈入懷中,抱到腿上。

「這是什麼?」

「薑湯,你外面吹了這麼久的涼風,稍不注意就要感冒了,乖,把薑湯喝了暖暖身子。」

「可不可以不喝?」一一商量的問道。

楊昭霖想也不想直接拒絕,「不行,」義正言辭「薑湯必須喝,沒有商量的餘地。」

「好嘛,好嘛」眼見他要生氣了,一一秒慫,慫的有些可愛,楊昭霖寵愛的看著她。

看著她這個小慫包,委屈的小表情,看著她噘著小嘴,可憐兮兮的喝光碗中的薑湯,看著她喝完對自己撒嬌的小模樣。

他笑著拿走她手中的碗,變戲法一般不知從哪變出了一個一一最愛的糖果。

她兩眼放光,珍惜的拿到手中,「不是沒有了嗎?你什麼時候做的?」

她愛這個糖果,其中最重要的原因不是它的口味,也不是因為它的包裝好看,而是因為這是獨一無二的,全世界只為她一人專供的。

是她老公親自為她製作的,純手中製作。

與其他糖果不同,其他糖果甜在嘴裡,而這個不僅甜在嘴裡更是甜在心裡。

「這是個秘密」楊昭霖神秘的一笑。

他才不會告訴她,自己想她了就製作糖果以解思念。

「切,不說算了,不過,老公你這也太小氣了吧,就一個?」

「怎麼可能。」楊昭霖一手圈著她的腰,一手打開抽屜,「喏。」揚了揚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