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9 日, Comment off

「我去和諸葛命他們說說,然後直接出發。」我說道。

「我自己去吧,正好還有一些其他的事情我想要和諸葛命說,順帶將以前的事情都給了結了。」詩秋撐著紅紙傘向著外面走去。

看著詩秋的背影,我下意識的感覺會有事情要發生,急忙跟了上去。

砍柴漢子自從傷好了之後,就已經從醫院搬出去,因為他正在尋找女鬼的下落。現在也是居無定所的。我都不知道該去哪裡找他,詩秋現在這是去什麼地方。

跟在詩秋身後,發現詩秋並沒有去很遠的地方,而是直接去找諸葛命。

我恍然醒悟過來,雖然是砍柴漢子在尋找女鬼,但是對於詩秋來說,這件事情是應該先和諸葛命商量,等到商量好了之後再和砍柴漢子說。

來到諸葛命的門口,詩秋敲門時直接將氣息釋放了出來,若是諸葛命現在正在裡面應該知道是我們過來了。

只是敲門聲並沒有任何回應,向著裡面喊了兩聲,仍舊是沒有人回應。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服務生走了過來,說道:「幾位客人,諸葛先生在三天前就出去了,現在還沒有回來。」

「出去了?而且已經三天了?」我沒想到諸葛命竟然離開這裡這麼長時間。

我和咿朱八在這半個月內,對其他的事情關注比較少,但是關於諸葛命是否離開,我們還是知道的。今早詢問他們這裡情況的時候,他們還告訴我諸葛命在房間裡面沒有出來。

兩天前詢問他們的時候,他們也是這樣回答的。

只是諸葛命是算命師,經常受到天譴,所以十天半個月不出門躲在家中也是正常的。

我完全沒有想到諸葛命已經出去三天了,這些人卻瞞著我和朱八說諸葛命還在房間裡面。

朱八反應過來后,臉色不善的盯著那些服務生,這個地方是魏總的地盤,這些服務生自然也都是魏總的手下,而且能夠在這裡做服務生的,自然也不是一般人。

他們被朱八狠厲的眼神盯著,只是猛然被嚇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很快就平靜了下來。

「你們為什麼騙我們?」朱八狠狠的問道。

我和詩秋兩人也感覺非常的不爽,直接就將身上的氣息釋放出來,他們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光是將身上的修為氣息釋放出來足夠他們難受的了。

「幾位客人,實在抱歉,這不是我們的意思,是諸葛先生吩咐的,讓我們不要告訴你們。」服務生說道。

「他去哪裡了?」我感覺好像被算計了,憑藉諸葛命算命師的本事,現在就算反應過來,恐怕也來不及了。

服務生說道:「諸葛先生去哪裡了,我們也不知道,不過諸葛先生說過,若是幾位客人發現他已經離開了,就讓幾位客人先去孟家棺材鋪等著。」

這件事情服務生並不是主謀,只是給諸葛命辦事而已。在得到一些情況后,我和詩秋也收起了身上的氣息,服務生臉上的神情也恢復正常。

「走吧。」詩秋說道。

我和朱八奇怪的看著詩秋,這是要去孟家棺材鋪嗎?可是現在諸葛命為什麼隱瞞我們離開的事情還沒有弄清楚。

正在我心中納悶的時候,詩秋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若是我沒有猜錯,諸葛命和砍柴漢子兩人應該已經聯手抓住了女鬼,並且找到了密室的所在。」

我和朱八反應過來,心中忽然有了幾分懊惱。

一直以為砍柴漢子和諸葛命在動手的時候,他們可能會找我們幫忙。沒想到他們竟然因為忌憚我,害怕我搗亂,所以偷偷行動,直接動手了。

三天前他們應該就已經動手了,而且在三天前諸葛命就吩咐了服務生。顯然在動手之前諸葛命已經算過會發生什麼,包括我現在出現在門口,諸葛命都已經算到了。

既然他敢直接讓我們前往棺材鋪,想必問題都已經讓他們解決了。

我說怎麼這麼奇怪,半個月過去一點消息都沒有,原來他們另有打算,這回真的是失算了,不應該將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提升實力上。

女鬼和砍柴漢子的實力半斤八兩,若是打起來確實沒有多大的勝算,可是有諸葛命在一旁出謀劃策,十個女鬼也不見得能夠斗得過他們兩個。

離開醫院后,直接向著孟家棺材鋪趕去,現在正是晚上,棺材鋪這條街道非常的冷清。

我、朱八還有詩秋站在棺材鋪的廢墟之前,在這裡並沒有發現諸葛命和砍柴漢子身影,也沒有感應到這裡有他們留下來的氣息,也就是說三天之內,他們應該沒有來這裡。

我拿不定主意,看向詩秋問道:「現在?」

「等著,他們應該就快過來了。」詩秋淡淡的說道。

我點點頭做出了要等待很長時間的心裡準備,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靜靜的等著。

因為諸葛命沒有給我們具體的時間,朱八和詩秋自然也不會站在傻等,也找了一個地方暫時坐著。

在廢墟中待了不過十分鐘的時間,我突然看到一個黑影出現在旁邊,立即就警惕了起來。看到黑影出現的不僅是我一個人,朱八和詩秋也看到了。

在廢墟中休息的時候,我們都沒有讓自己的氣息外泄,出現在這裡的黑影並沒有感應到我和朱八還有詩秋。

只是當我們看清楚那個黑影后,感覺非常的意外。

出現在這裡的黑影我認識,是村長兒子,他懷中抱著黑貓。因為我們的突然出現,村長兒子反而被我們嚇了一跳。

「你們為什麼來這裡?」我直接問道。

「是來等你們的,不過現在看來不用了,你們來的竟然比我還早。」村長兒子說道。

「等我們?」我奇怪的問道。 「不夠資格?呵呵……」唐三突然笑了起來,那笑聲之中,透著一股令人頭皮發麻的寒意,唐三的目光中,也散發着十分銳利的光芒。

這時候,唐三驀然抬起頭來,目光直逼幾位長老,道:「那你們……就一起上吧!」

「狂妄!」二長老喝罵一聲,隨即對七長老和其他幾位長老道:「老七,你們一起上,給我拿下他們兩個!」

「是!」幾位長老同時發聲,當即挪移身形,幾個起落之間,便欺身而進,瞬間便已來到了唐三和唐元的面前。

他們十分迅速,唐元就是想控制昊天宗弟子將他們攔下,也來不及,不過,唐元本來也沒有打算,控制那些昊天宗弟子來對敵,既然他們兄弟二人已經來到此處,那便以自身的絕對實力,讓這些高高在上的長老擦亮眼睛看一看,他們雖然年輕,但也不是可以隨意拿捏的!

而且,從一開始來到大殿的時候,唐元就已經將那些被控制的昊天宗弟子的聽覺和視覺給解禁了,讓他們能夠看到、能夠聽到大殿此處發生的一切事情,也讓他們好好想想,今後要如何面對強大的敵人。

眼見四位長老已經撲殺而來,四柄昊天錘的錘影也讓人眼花繚亂,若是一般人,感受着如此氣勢,早已肝膽俱裂,哪裏還有反抗的心思,那畢竟是四位封號斗羅啊!

三長老、四長老、五長老三人,皆是九十五級封號斗羅,七長老稍微高一級,乃是九十六級,封號「烈陽」。

這樣的陣容,即便是武魂殿也不敢直攖其鋒芒,但是唐三和唐元卻絲毫不懼,各自大喝一聲,爆發出自己最強的實力。

唐三,殺神領域,開啟!

唐元,死亡領域,開啟!

與此同時,他們兄弟二人,各自的第七魂環都瞬間大放光芒,直接進入了第七魂技,武魂真身的狀態之中。

藍銀真身!

生死真身!

在這一刻,唐三的全身上下,都變成藍金色,而唐元的頭髮則是變作一片雪白,雙眼之中也轉化為漆黑之色,再無半點白。

這就是兄弟二人各自武魂真身的形態。

不僅外貌有所變化,就是他們的氣質,也在此時翻天覆地,仿若兩個神界而來的戰神,擁有着世間最耀眼的光芒,與最強大的實力。

四位長老見此,哪裏敢怠慢,直接發出強大的攻擊,揮舞著昊天錘,帶着無邊錘影,吞吐著恐怖的黑色光芒,從四面八方攻來。

封號斗羅級別的昊天錘魂師,當然不是之前他們所遇到的那些昊天宗弟子可比,四位長老的攻擊未至,唐三和唐元就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威勢,彷彿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

這一刻,即便是擁有絕對實力的唐元,也不得不慎重對待。

此時,唐三偏右,唐元偏左,分別對上兩位長老。

唐元二話不說,直接運轉死亡領域,向五長老和七長老壓了過去,與此同時,瞬間發動「奪命二連」,對這兩位長老進行最強的削弱。

果然不出所料,五長老和七長老的實力瞬間下降了一大半,但是攻勢卻仍然未減,唐元憑藉着「無常追魂步」的速度,在漫天錘影之中左閃右躲,避開了不少攻擊。

但是,這兩位長老使出昊天真身,他們手中昊天錘上吞吐的恐怖黑色光芒,越發的強烈,這些黑色光芒,常人如一觸及分毫,便會被昊天錘的重力給碾碎,唐元也不敢直面其鋒芒,即便有再厲害的速度也無法躲開。

除非他逃離此處,那也不是什麼難事,但是這樣一來,不就失去此番前來的意義了么?

唐元那經歷過風雨洗禮的實戰經驗,在此時發揮出了巨大的優勢,首先,伴隨着他第五魂環的光芒大盛,第五魂技「審判」直接對五長老發動。

此魂技無視閃避,五長老的身上登時燃起一道猛烈的黑炎。

緊接着,七長老手中的昊天錘脫手而出,化作兩個一樣大小的昊天錘,向唐元飛擲而來,唐元毫不慌張,只聽「呼啦」一聲,死神之翼便在他身後展開,立刻帶着唐元衝天而起,眨眼間便躲開了那兩道昊天錘真身。

這還遠遠沒有結束,只見一聲輕響傳來,五長老身上的黑炎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唐元心頭一震,他能感覺到,五長老正是捨棄了自己的部分魂力,將黑炎徹底驅散。

這讓唐元很是心驚,果然封號斗羅級別的人物,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輕輕鬆鬆地就找到了破解自己第五魂技的辦法。

就在此時,七長老所擲出的那兩道昊天錘真身,在轉了個彎后,繼續向半空之中的唐元直衝而來,追身攻擊。

唐元見此,當即扇動死神之翼,將周身魂力灌注在自己的兩臂雙拳之中,整個身子調轉方向,向下方俯衝而去,正面迎擊那兩道昊天錘真身。

轟隆!

一聲巨響傳來,唐元的雙臂雙拳,赫然已經與兩道昊天錘相撞在一起,劇烈的魂力震蕩,直接席捲開來,掃起一陣勁風。

僅憑一雙肉拳,唐元竟敢硬撼封號斗羅所發出的昊天錘真身,雖然一分為二,但即便是其中一個,防禦系魂斗羅碰上了,都要身受重傷,何況沒有任何防護的雙手呢?

可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唐元不僅擋下了這兩道昊天錘,而且憑着自己的雙拳,將他們一拳擊飛,滴溜溜地高速旋轉,向七長老的方向迅速飛回。

那一聲巨響,猶如砸在不遠處觀戰的唐嘯和二長老的心中,這哪裏是人的雙手?

這分明就是兩隻巨獸的拳頭啊!

七長老受此反噬,連連退了數步,他臉上的表情端的是精彩無比,一會兒黑,一會兒紫,又羞又急,沒想到自己活了一把年紀,竟然和老五聯手之下,還在一個毛頭小子面前落了下風。

五長老更是心驚,唐元這一手,都將他嚇了一跳,甚至產生了恐懼的念頭。

不過七長老轉念一想,便也釋然,他可是親眼見到,唐元和八個魂獸王者戰鬥的景象,一次次的敗倒,一次次地又重新站起來。

他不知道唐元的身體強大到何種地步,但是他卻也明白,自己即便和五長老聯手,也很難拿下這個年輕人了。

如果他知道,唐元的體魄已經被錘鍊得與十萬年魂獸的體魄一般無二的話,估計連面對唐元的勇氣都失去了。

但是,七長老卻仍不甘心,穩住身形之後,再次運轉魂力,將兩道昊天錘真身合二為一,恐怖的魂力波動,便在雙錘合一之時,從七長老那柄昊天錘上傳來。

五長老似乎感受到了七長老的戰意,也不甘示弱,直接縱身躍起,整個人衝到唐元上方,高高舉起昊天錘,猛然向唐元頭頂落下。

與此同時,七長老雙錘合一之後的昊天錘,也已經甩到了唐元的面前,正所謂上下夾擊,唐元退無可退。

再加上那昊天錘所吞吐的黑色光芒鋪天蓋地,唐元已經無路可逃,危險,突然降臨!

唐元大喝一聲,加速運轉魂力,雙臂一展,死神之翼隨之展開,在無數翎羽之間,一股更加濃郁,更加恐怖的黑色光芒,登時照耀天地。

「死神風暴,劍之領域,融合!」

剎那之間,無數的黑色翎羽,從死神之翼之中爆射而出,化作一柄柄鋒利的黑色長劍,向前後左右席捲開來,恐怖的劍勢遮天蔽日,將其他的光彩都吞沒殆盡,瞬間爆發!

這是死亡風暴的加強版,也是與劍之領域融合之後的升級版,由唐元全新的「死神之翼」所發出,當中已經蘊含了一部分神力。

可謂是神擋殺神!

在場眾人之中,除了擁有海神三叉戟的唐三外,再無人能夠擋下,如果唐元全力施為的話,即便是唐三手持海神三叉戟使出「海神十三式」,也會受到不小的傷害。

不過,唐元此時也沒有使出全力,他當然不可能把七長老和五長老都殺了,所以控制了自己的力道,饒是如此,也十分恐怖。

無數柄黑色長劍所化的風暴,直接將上方發出猛烈攻勢的五長老震飛,昊天錘脫手而出,整個人撞在石質城堡的牆上,轟隆一聲巨響,幾乎震碎了一塊石質牆面,才從上面掉落下來,被下方的二長老穩穩接住。

而七長老的「雙錘合一」也被撞了回去,昊天錘上的光芒直接趨於暗淡,閃爍幾下之後,徹底不再亮了,重新被七長老收回體內。

否則的話,他的昊天錘就會破碎了。

同一時間,七長老也遭受到更加強烈的反噬,整個人直接向後倒飛而去,被唐嘯一把攔下,這才好不容易讓他穩住了身形。

而伸手將七長老身形穩住的唐嘯,手臂受到了巨力的反震,也登時酸麻不已,顫抖著難以平息。

擊退兩位長老的唐元,向身旁看去,突然間,一道黃色的光芒也在唐三和四長老、三長老二人的戰圈中爆發開來。

「泰坦蒼穹破!」 鶴城吃完小零食,看到李安安還在跳舞,想靠近舞池邊,湊熱鬧。

今天安安真像一個公主,好美。

龍庭見他要往前走,拉住他的手「你要去哪裡?」

「靠近一點,看安安跳舞。」

「聽話,就站在這裡,別靠太近。」

龍庭阻止他過去,鶴城不明白地看著他,漂亮的眼裡,滿是疑惑。

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阻止自己靠近。

龍庭見他這副讓人心癢的神態打趣「不要這麼看著我,再看我,我就把你吃掉!」

鶴城驕傲「我不好吃!」

龍庭舔舔嘴巴笑。

「誰說的,你味道很好。」

「你吃過?」鶴城打趣。

感覺這麼說話很幼稚,但挺好玩的。

龍庭笑「是的,吃過。」

他吃過他的嘴巴,可惜他喝醉了,根本不知道。

「不信。」

鶴城得意地說,才不相信龍庭想吃自己,所以只是開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