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原來你當醫生了?很不錯啊!我記得你小時候就想當個醫生,最起碼現在也完成了自己的夢想,不像我,現在只能當個房地產銷售員!唉!」張瑩嘆了口氣,一臉無奈的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啊?我記得你以前好像也想當醫生啊?難道你沒考上醫科大學?這也不對啊?你的成績這麼好?不應該考不上啊!」柳文倩不解的問道。

「呵呵……算了!算了!這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說了!對了,你身邊這個可愛的小姑娘是誰啊?」張瑩轉頭笑嘻嘻的看着李小敏說道。

李小敏長的實在太可愛了,無論是男生還是女生,都會覺得可愛的!

「嘻嘻,這是我妹妹……怎麼?可愛吧?」柳文倩得意的說道,幾乎每個女孩子都喜歡可愛的東西,她們當然也不例外……

有的女生,見到可愛的小狗,都會忍不住的撫.摸兩下,更何況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呢!

「哇!你妹妹好可愛啊!!以後你也當我妹妹好不好……」張瑩拉着李小敏白嫩光滑的小手,哀求道……

「這個……這個……」李小敏有點害羞的躲在柳文倩身後,畢竟她不習慣跟陌生人講話。

「反正以後我們都住在這個小區里,以後可以經常見面啦!小敏,叫瑩姐姐!」柳文倩撫.摸著李小敏可愛的腦袋,滿臉疼愛的說道。

「瑩姐姐……」李小敏低着頭,紅著小臉喊了一句。反正以後都要經常見面的,早晚都要熟悉的,還不如現在就熟悉一下……

「嗯!乖了小敏,以後姐姐帶你去吃好吃的。」張瑩捏了捏李小敏可愛的臉蛋,笑嘻嘻的說道。她也非常喜歡這個可愛的小女孩……

就在這時,「叮……」的一聲,電梯的門打開了。柳文倩笑着說道,「我們進去吧?看房子去……」

。 夏文樺喜不自勝道:「我一定不會的。」

話是這樣說,但以後的事誰說得准呢?

宮玉想著,淡然道:「那就好。」

不再多言,她只想默默地享受這一刻的寧靜。

二人又坐了半個時辰,看海潮越發地洶湧后,便起身回客棧去。

宮玉把馬兒養在客棧里,不僅給了充足的糧草錢,還要了一個房間,使其閑置著。

那客棧離海邊不遠,兩人慢慢悠悠地晃蕩了半個時辰就到了。

入夜還不到亥時,客棧裡面還有三三兩兩的客人。

掌柜的看到宮玉回來,驚得一瞪眼,臉上都是驚訝。

宮玉瞥見他的表情,眉頭一挑,道:「掌柜的,我十多天不回來,你不會是以為我不來了,就把我的馬兒給賣了吧?」

掌柜反應過來后忙擺手,「哪能呢?小姐已經付了錢,吾等自當盡心儘力地把您的馬兒侍候好啊!」

「好。」宮玉滿意地點點頭,「那給我炒幾個菜送到房間里來吧!另外,我還要洗澡水。」

吩咐好后,宮玉便徑直上樓。

她要的房間在二樓,進門后推開窗,迎面就能嗅到海水的味道,還能聽到滾滾而來的海潮。

若是這樓層夠高,鐵定就能觀到海面的風景了。

小二很快就把菜送上來,還把洗澡水準備好。

夏文樺看宮玉那般享受生活,心中還挺過意不去的,宮玉就該這般被人侍候著,可跟了他之後,宮玉卻是天天都在吃苦。

他為此暗地裡發誓,以後一定要讓宮玉過好日子。

宛如老夫老妻似的,宮玉吃了飯,洗了澡,便上床睡覺,一點不反對夏文樺在自己的身邊躺下。

然後,分別了幾個月的男人跟餓狼似的,誘惑著蹭到她的身邊,便將她吃干抹凈。

宮玉不由得擔心,這男人的需求太大了,以後沒有她在身邊,會不會……

咦!不敢想,想著都心塞。

太久不見,夏文樺又把她累得全身都跟散架了似的。

好在夏文樺有三天的假期,可以一直在她身邊照顧她。

等到精神好一點,宮玉便和夏文樺出去遊玩。

不得不說,這海濱小城的風景真是好,隨便去哪裡都能讓人流連忘返。

但三天的時間一晃而過,想著夏文樺今後在戰場上可能會遇上很多危險和受很多的傷,宮玉在第三天的清晨起來,便笨拙地給自己抽血。

夏文樺看見她的舉動,驚異道:「你幹嘛?」

宮玉示意他,「過來幫忙。」

「可是,你為什麼要把血抽出來?」

宮玉道:「你別管,先幫我抽血,我只抽二百毫升,於身體沒有什麼害處的。」

夏文樺半信半疑地幫她,看見血源源不斷地流進袋子里,他心疼得不行,「玉兒,行了,流得太多了。」

宮玉關注著袋子,道:「還得等一會兒。」

二百毫升血而已,抽了要不了多久就會恢復了。

夏文樺不知道她要幹嘛,一眨不眨地盯著,隨時喊她暫停。

看袋子滿了,他趕緊捏著透明管子,「玉兒,滿了,不能再流了。」

宮玉好笑地勾了勾唇,「文樺,你真是可愛。」

按住針眼,拔針,這血就算是抽好了。

隨後,宮玉用異能將血液處理一番,便掛到床頭的架子上。

「文樺,這血液是給你的。」她直言不諱地道。

夏文樺愕然道:「給我?我,我又不是吸血鬼,幹嘛要你的血?」

宮玉探查了一下周圍的環境,確定沒人後,才道:「我不是給你說過嗎?我和你是不一樣的哦!我的血對於普通人來說就是神丹妙藥。」

「什麼,神丹妙藥?」夏文樺抽了一口涼氣,是神丹妙藥的話,那宮玉的血液被外人知道后,豈不就危險了嗎?

「你不是要上戰場嗎?我怕你受傷,又怕你實力不夠,所以就想幫幫你了。」

夏文樺看宮玉這麼關心自己,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他想拒絕,可宮玉都已經把血抽出來了。

宮玉瞧著他苦逼的臉色,笑道:「你別擔心,我沒事的,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嗎?大不了我一會好好吃一頓把血補回來就是了。」

「真的沒事嗎?」夏文樺觀察著她,那叫一個擔心。

「沒事沒事。」宮玉不住地保證。

收起臉上的笑意,她又道:「不過,文樺,我把這血輸進你的體內后,你的身體就會發生改變,未來你可能會變得跟我一樣,這樣你能接受嗎?」

「跟你一樣?」夏文樺心中一想,面上就喜悅起來,「那好啊!咱們都變成一樣的。」

「當你的身體發生改變后,往後你受傷,不太嚴重的傷都會自己自愈,而在修鍊方面,你提升內力的速度也會是普通人的幾倍。」

夏文樺感激地握住她的手,「玉兒,你為我做的太多了。」

宮玉嘆息道:「除了那些,我還想……想要一個孩子。」

「孩子?」夏文樺驚訝地看她。

成親這麼久,他好像還沒考慮過孩子的事。

「文樺,文軒和文楠成親后,彩蓮和二妮都懷孕了,可我……」宮玉說著,情緒就有些低落下去。

夏文樺握緊她的手,「玉兒,你別多想,咱們沒孩子也無所謂啊!再說了,這不是還早嗎?以後還有很多時間呢!」

「哎!試試吧!」

宮玉只想死馬當活馬醫了。

只是,上一世夏文樺的身體發生改變后,她和夏文樺同房哪怕從不避孕,也是沒有懷過孕。

這是不是說她即便改變了夏文樺的體質,還是不行呢?

宮玉挺頭疼的,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

但不管了,這血輸進夏文樺的體內,對夏文樺也只有好處,而沒有害處。

讓夏文樺躺下,她拿出一次性針頭,把血液給夏文樺輸進體內去。

待給夏文樺拔了針,她提醒道:「文樺,我給你輸血這事,你可千萬別透露出去,否則我就危險了。」

被人當成了神丹妙藥,以後她可能就會隨時被人追著取血了。

雖然那些不一定傷得了她,但她也嫌煩啊!

夏文樺剛才就想到了,保證道:「我不會的。」

宮玉還在糾結孩子的事,收起血袋子后,沒忍住地感嘆:「文樺,你說咱們是不是因為種類不同,所以才不會有孩子的?」

。似乎是注意到了身邊有人靠近,那頭巨大的泰坦巨蟒,慢慢停止了暴揍門五郎的舉動,頭部微微轉動,警惕地看向了來人。

「翡翠,還記得我嗎?」

雲霄慢慢走近,順帶著看了眼巨蟒身後,大量平躺在地上,陷入昏睡中的村民。

對於九竹婆婆的吩咐,這頭具備相當智慧的泰坦巨蟒,完成地沒有一

《狩獵,然後吃》第一百二十章呸,當村長的沒一個好東西! 何少鋒「哈哈」大笑,道:「看您說的,放心吧,我們一定不會超過,不會讓您為難的。」

江海洋道;「李局長真慷慨,我們不會讓您為難的,就是不夠,我們去找別的領導幫忙。」

何少鋒道;「是啊,是啊,太謝謝了,太謝謝了。」

江海洋道:「既然李局長答應咱了,咱就不繼續打擾了,何局長,我們走吧?」

何少鋒道;「好好,我們不打擾了,我們再去別的領導哪兒化緣化緣。」

三人起身,李局長把二人送出了家門。

二人又來到了縣一中高校長家。

高校長也住在別墅區,一進門,高校長也非常客氣,他也認識何少鋒,連忙讓座。

高校長道:「老局長來了,肯定有事了。哈哈。」

何少鋒道:「我們也別客氣啦,就開門見山啦。」

江海洋道;「我們這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啊」

高校長道:「老領導來了客氣什麼,說吧。」

何少鋒道;「現在咱小區不是自治了嗎,現在想成立一個腰鼓隊,成立腰鼓隊需要購買腰鼓和服裝,可是,您知道,咱小區現在是鍋的上樹——錢(前)缺,想來找找各位領導幫幫忙,把購買腰鼓服裝的錢給報銷了。」

高校長支吾道:「哎呀,這個事,……」

何少鋒道:「您在這裡住著,您也知道咱小區的管理多混亂,多差勁,還沒有文化生活,現在,我們這些在小區的黨員們,成立了黨支部,大家的積極性非常高,想把咱小區搞好哩,這不是,我們和業委會一起搞起了自治,現在初見成效,您也看見了,首先咱小區的衛生好了,下一步我們想把小區的文化活動搞起來,現在在大門口二樓會議室不是有文藝隊嗎,每到周六周日下午就開始唱戲了。現在我們想搞個腰鼓隊,讓業主們晚上跳個秧歌舞什麼的,豐富豐富業主們的業餘文化生活。」

江海洋道:「高校長您看大門口一到周六周日多熱鬧,戲迷們吹拉彈唱,整個小區都活躍了起來,再搞個腰鼓隊,大家吃過晚飯沒有事了,打打腰鼓跳跳秧歌,省得東家長西家短,閑的蛋疼,嘿嘿。這樣,業主們既鍛煉了身體,又活躍了咱小區的文化生活。」

何少鋒道:「可是現在想買腰鼓服裝沒有錢,想找住在咱小區的各位領導幫幫忙,化化緣。」

江海洋補充道:「不用給現金,等腰鼓服裝買來了給我們報銷了就行。」

高校長道:「對於你們的工作我是雙手贊成,我也是小區的一份子嗎。可是,可是這筆賬怎麼走啊?」

何少鋒道;「哎呀,請高校長轉轉筋,想想辦法。現在咱小區不是窮嗎,請各位領導費費心吧。」

高校長道:「何局長,您也知道,咱學校也不會賺錢,讓上級撥倆錢我們花倆錢,恐怕不好報銷呀,萬一審計部門一查,那可就不好辦了。」

何少鋒無言,江海洋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高校長道:「這錢的事,報銷走賬的事兒,麻煩。還不是說你借點桌椅板凳什麼的好說,你們知道,學校不缺桌椅板凳。」

江海洋機靈一動,道:「你們學校有腰鼓嗎,我知道,你們學校不斷參加個重大活動,你們肯定有腰鼓。」

高校長道:「腰鼓嗎,倒是有,……」

江海洋道;「能不能借我們點兒腰鼓?」

高校長道:「借你們點兒?」

江海洋道:「是啊,借我們一些,等你們用的時候我們再還你們。」

高校長道:「有倒是有,不過……」

何少鋒此時也來了勁,覺得這可是個好門路,道;「您先借我們一些,等們買了再還你們,放心吧,我們一定保管好,決不會弄壞的。」

高校長想了想,道:「你們能借幾個?」

何少鋒道:「借個,當然是多多益善了。」

江海洋敢說話,道:「借個一二十個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