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2 日, Comment off

「有些事你不理解我,同樣有些事我也不理解你,我只是在做我認為正確的事情,你亦如此,不是嗎?」

寧次沉默下來,沒有回答,鼬繼續開口。

「寧次,白說,你已經預料到了即將到來的戰爭,並且已經在提前準備兵力?我想知道到時候你會在戰爭中扮演什麼角色,亦或者站在戰爭的哪一方。」

雖然在此之前寧次還不知道白已經把這件事告訴了鼬,不過對此卻並不感到意外。

「白那個傢伙對你還真是一點都不隱藏啊,我的確預感到了戰爭,並且已經大致猜測出了戰爭的雙方都有誰,但是我對這場戰爭的勝負並沒有興趣,我只對戰爭的結果感興趣,我並不會站在雙方的任何一方上,我想要的僅僅是結果。」

「結果?什麼意思?」

鼬對於寧次給出的答覆有些意外和疑惑,寧次點點頭,繼續開口。

「等結果出來了之後,我會告訴你的,即使在那之前你已經死了,我也會把結果用別方式告訴給你。」

鼬搖搖頭,將手中的杯子放到一邊的桌子上。

「寧次,我知道你擁有讓死者復活的手段,即使適用那個術對你來說並不需要很高的代價我也不希望你把我復活,原因我早就跟你說過了。」

寧次深吸口氣,點點頭,內心有些複雜。

「你真的不自己來引到佐助嗎?因為仇恨而殺死哥哥之後,他會變成什麼樣,你真的知道嗎?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是一個孩子了,他有他自己的判斷,如果他不願意走你安排好的路呢?你想怎麼辦?你該怎麼辦?」

鼬閉上雙眼,思考了一下,重新睜眼時已經是猩紅得的寫輪眼。

「佐助就拜託你了,裝有止水眼睛的烏鴉我已經交給白了,最壞的情況就是對他使用那個術。」

「碰!」

寧次憤怒之下,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桌上的茶杯都為之震動。

「如果真的這麼做的話,你這個哥哥未免也做得太失敗了!誰又甘心一直做一隻提線木偶?誰又能保證謊言不會有被戳破的一天?當百年之後佐助在另一個世界見到你時,你該怎麼面對他?他可是你用一切換來的弟弟啊,還有什麼是不能讓他知道的嗎?」

鼬再度閉上雙眼沉思,許久之後才重新睜開眼睛看向寧次。

「那麼,你是怎麼安排的呢?既然你都已經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了,恐怕也早就已經想好怎麼做了吧?」

鼬的眼神十分平靜,但是透過這個平靜,寧次又能在鼬的眼神深處看到一絲忐忑。

寧次點點頭,深吸口氣讓自己憤怒的心情平靜下來。

「我會把真相告訴他,至於他在得知真相後會怎麼做都由他自己決定,我不會引導干涉他,但我會在他決定好了之後幫他,無論他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會幫他。」

寧次的目光中閃過一絲堅定,鼬點點頭,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我能理解為著是你給出的承諾嗎?真是可靠的承諾,如果剛開始的時候我就選擇和他商量的話,恐怕就不會是這種結果了,佐助之後就拜託你了。」

鼬表情嚴肅地沖著寧次微微低頭,寧次撇嘴將頭扭到一邊,同時擺擺手。

「別和我來這套,搞得像是在交代遺言一樣,我來找你是想來跟你說一聲,我要去一趟雷之國,本來還想問問你要不要去的,結果一進來就看到你這病怏怏的樣子,我還是一個人去得了。」

「去雷之國?為什麼這麼突然?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

鼬有些意外和疑惑地看著寧次,寧次站起身來聳聳肩。

「也不算什麼重要的事情吧,就是想去碰碰運氣而已,運氣好就血賺,運氣差也不虧,總之就是一件穩賺不賠的事情。」

「這樣啊,那你自己去吧,我就不去了,更何況就算我的身體沒問題,你恐怕也不樂意我去吧?」

鼬這話讓寧次一時間還有點反應不過來,一臉茫然地看著鼬。

「我不樂意?為什麼?我挺樂意的啊,我如果不樂意那我為什麼還來找你啊?」

鼬突然搖搖頭,用幾乎恨鐵不成鋼的眼神瞥了一眼寧次。

「就算你願意,天天也恐怕不樂意吧?真不知道你這傢伙到底是怎麼想的,明明是一個大好機會,竟然還專門來找一個電燈泡。」

「呃……」

鼬一提到天天,寧次立刻想起來現在自己房間里還有一個在生氣的天天,一想到自己回去可能會被天天一通埋怨就覺得頭皮發麻。

「嘶~~鼬,說起來你也是過來人了,女朋友生氣了該怎麼辦?」

「帶她去吃好吃的。」

鼬幾乎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可是寧次的臉色卻反而變得更加不自然。

「那,那要是已經吃飽了呢?」

鼬的表情立刻變得古怪起來,兩眼直勾勾地看著寧次,看得寧次心裡一陣發虛,過了一會兒鼬才無奈地搖搖頭。

「你這個樣子的話,我就幫不了你了,自求多福吧,天色也不早了,我要休息了,寧次,你出去吧。」。 通話結束后,蘇慕音放下手機,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

跟炎世陽這男人說話,簡直就是在沒事找虐,每次都能讓她著急上火,偏偏每次她都拿他沒辦法,這男人倒好,越來越難哄。

這話才說一半,直接掛她電話是幾個意思?

難不成還想因為一件小事跟她賭氣?

他幼不幼稚?

蘇慕音有些無語,身旁的宋茜茜見她掛了電話后,臉色難看,連忙問道:「那個,是不是我害你和你未婚夫吵架了?對不起……」

「你怎麼總跟我道歉?」正在心裡抱怨炎世陽的蘇慕音,這才想起身旁還有個宋茜茜的存在。

一轉頭,就對上了一道滿是歉意的目光,蘇慕音頓時覺得有些鬱悶。

她有這麼可怕嗎,瞧這丫頭這幅唯唯諾諾的樣子,不知道的,還以為是被她給欺負的。

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替夏薇背這個鍋。

宋茜茜平時受盡了冷眼,卻是第一次遇見蘇慕音這樣熱心幫助自己的人,心裡感激的不行:「對不起,我知道不該求你幫忙,你明明不認識我,謝謝你還願意幫我,謝謝……」

「行了行了!」蘇慕音無奈的擺了擺手:「你要真正謝謝我,就帶我去報個到吧,畢竟我是來這裡工作的。」

這下,宋茜茜終於不再忙著道謝,吃驚的捂著嘴:「你怎麼會來這裡工作?你不是……」

「別說了!」蘇慕音打斷了她的話:「這件事也希望你能替我保密。」

雖然她並不在意,不過她能感覺到,炎世陽並不喜歡自己太過引人注意,也像是在對外人刻意隱瞞與她的關係。

宋茜茜雖然好奇,但還是乖巧的對蘇慕音點了點頭,信誓坦坦的保證道:「你放心,我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

「那就好。」蘇慕音滿意一笑,對這個內向的女孩十分有好感,難得的主動伸手握住她的手:「對了,你的肚子沒事吧?」

「沒問題!已經不痛了。」宋茜茜暖暖笑著搖了搖頭。

也許因為蘇慕音正拉著她的手,宋茜茜的小臉上又升起了淡淡的紅暈,樣子十分可愛。

蘇慕音不禁感嘆,周圍這些事不關己的男職員,也太不懂得憐香惜玉了,這樣一個惹人憐惜的姑娘,他們竟然還這樣視若無睹,就這麼任由她被夏薇欺負?

要她說,宋茜茜與其呆在這冷冰冰的地方當受氣包,還不如去乾脆離職去別的公司,說不定能惹來一堆的護花使者。

而不是她這個自身難保,半路殺出的程咬金……

唉,也不知道炎世陽這一賭氣,又要怎麼折騰她,哪路神仙能來指點一下迷經,告訴她,她的命怎麼可以這麼苦??

好在有宋茜茜這個貼心小棉襖,又是帶她去找主管報到,又是幫她整理出一個辦公桌,還熱心的教她工作內容。

就這樣,一個上午很快在忙碌中過去,到了午休時間,江毅才匆匆趕來,這時候辦公室里的人都紛紛離去,宋茜茜也說是要回家換身衣服,正要離開。

一轉身,卻迎面裝上了剛走過來的江毅,顧不上疼痛,宋茜茜連忙低頭鞠躬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注意到有人,不好意思!」

蘇慕音的位置就在宋茜茜邊上,聽見動靜抬起頭來,就見到了正笑的一臉親切的江毅:「該道歉的人是我,沒撞疼你吧?」

「沒有沒有!江助理沒事就好,那,那我先走了!」宋茜茜紅著臉說完后,就逃也似得飛快饒過他朝電梯方向跑去。

江毅尷尬的摸了摸鼻子,對上蘇慕音嫌棄的目光,解釋道:「今天的事情有點多,讓夫人久等了,很抱歉。」

蘇慕音淡淡的應了一聲:「沒事,反正我不著急。」

「剛才那位,就是被夏薇辭退的人?」江毅回過頭看了看已經空蕩蕩的門外,禮貌的問道。

「嗯。」蘇慕音輕輕一點頭,抿了抿唇,站起身來:「走吧,先去找你家老闆,省的等他閑下來想起我,又不知道要怎麼找我麻煩。」

說完之後,還不忘冷冷瞥了江毅一眼,輕哼一聲,大步繞過他就往門外走。

江毅沒有回答,習慣性的一點頭,默默跟在她身後。

此時江毅內心:我無辜,我憋屈!為什麼明明是少主做的孽,她要怪到我頭上??

可憐他常年跟在炎世陽身邊,因為炎世陽的居無定所脾氣古怪,他至今都沒機會好好交個女友,談談戀愛什麼的……

現在好不容易安定下來,還得天天被蘇慕音嫌棄的不行。

本以為,今天中午有個小美女主動投懷送抱,結果對方見了自己,嚇得和見到鬼一樣?

難道是他常年待在炎世陽身邊,終於也被他給感染了?

唉,實在是太慘了……

而蘇慕音呢,看了一上午眼花繚亂的資料,已經沒心情再出去吃飯,就在手機上隨便點了一家看著還不錯的外賣。

沒辦法,她可以不吃飯,可肚子里的那個小祖宗可不能餓著。

點完了東西,電梯也到了最頂層,蘇慕音原本還在想著,該怎麼和炎世陽解釋自己的食言,沒想到……

食言的人,好像也不止是她自己。

出了電梯才走進休閑區,蘇慕音才剛放下手機,一抬頭,就見到了休閑區的沙發上,正吻在一起的一男一女。

男的是炎世陽。

女的,是衣衫不整,長發凌亂的夏薇。

見到進來的蘇慕音和江毅,夏薇趴在炎世陽身上,抬起了頭,先是抹掉嘴角被吻花的口紅,才對著他們得意的勾唇一笑。

炎世陽這時也轉過頭,看見愣住的蘇慕音,才鬆開了摟在夏薇腰上的手,一臉淡定的看著蘇慕音,說了句:「你來了。」

蘇慕音能感覺到,自己的情緒正在崩潰的邊緣。

儘管努力想要抑制自己,卻還是止不住的渾身顫抖,腦海里,回放著剛才兩人吻在一起的畫面。

惱人的嗡嗡作響,怎麼都揮之不去。

蘇慕音咬緊了牙。

幾乎是從牙縫裡,好不容易才擠出了一句:「你們兩個惡不噁心?」時卿落在京城又待了一天。

給奚睿等幾家每家送了三十斤土豆,教他們家的人怎麼種,受到了幾家的熱情接待。

同時還準備了不少東西,請時卿落幫忙帶給奚睿幾人。

幾位老太太和夫人,更是一個勁的拉著時卿落,詢問寶貝孫子/兒子在北疆的情況。

聽時卿落說幾人現在都比較努力,

《退婚後我成了權臣心尖寵》第476章這怎麼可能? 趙隊帶來的這個消息無疑很令人驚喜。

雖說依靠通話數據無法百分之百鎖定嫌疑人,遇到那種不是本人辦理的衛星電話,警方也只能根據通話記錄、活動軌跡等數據去逐一排查,最終能不能成也是兩說,但這終究多了一條路。

「趙隊,邱隊那邊已經抓了一個人,要不我想辦法把他送回來,你們先審審?」

「行!」趙隊很乾脆地應了,「不過……你怎麼送回來?這個時間點再派直升機過去恐怕不太現實,容易暴露。」

呂方道:「這個簡單,我讓小灰送。它速度快,一來一回也耽擱不了多少時間。」

趙隊腦子裡立刻浮現出老鷹抓著一隻老鼠凌空飛翔的畫面……

但那可是一個人,不是老鼠。

「小灰能行?」

「放心吧!肯定能行,之前我還坐在小灰背上,體驗了一次神鵰俠的感覺呢。」

「那行!不過你可別將人弄死了。」

「沒事,我會讓小灰小心的。」

……

沒了小灰在外圍偵查,呂方不得不提高警惕。

但熬了一夜后,大家都有些倦了。

各組人開始輪流休息。

說是休息,其實就是悶頭倒在地上睡會兒,也幸好他們穿著的衣服很給力,否則估計睡過去后就醒不來了。

呂方在等到小灰飛回來后,他也同樣睡了一會兒,代價是小灰吃掉了一頭碩大的一級進化野豬。

但直到太陽從東邊的山頭爬上來,他也沒看到一個人走過來,另外幾個方向也同樣沒有收穫。

這一點也算是在意料之中,接下來才是大戲開場的時候。

他們所埋伏的地點,距離西河至安崎的公路只有十來公里,不算近,但也不算遠。

這個團伙在這山上安營紮寨也有些年月了,總不能每次往返都靠步行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