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睿搓搓手,也有點興奮了,剛才他還只是想着怎麼利用這些設備生產產品,沒想到項楊的野心這麼大。

這是打算搞定全自動生產線的基本原理和步驟。

能學會那種技術,他絕對可以媲美第三階段城市的工程師了。

………………

第二天早上休整結束,他們繼續出發,仍然沿着原來的路線返回,但在半個小時后,無城之民求救信號欄里出現了一條信息。

因為升級,擁有大量多餘的人口限額,所以項楊也經常會看看這個頻道的信息。

「一百九十公裏外,這是在海面上。」

神龍城是沿着海岸線前進的,距離海邊三十多公里,所以信號點大概距離海岸一百六十公里的位置。

只差一點就超出雷達探測範圍了。

「這大概率是海上城市,我們好像還缺少領航員吧。」武中軍也在控制室,說道。

小概率是空中城市,陸上城市不大可能,因為陸上城市最多在岸邊行動一下,不會去那麼遠的海面上,風險太大的事,一般沒人去做。

神龍城確實缺領航員。

陸上城市和海上城市的行駛是不同的,海上參照物比陸上少很多,所以航海更難。

神龍城擁有完全的航海模式,不去海上,原因很多,不僅僅是暫時沒魚雷,到了海上,難以對付水裏的危機。

也是因為沒領航員,他們搞不定。

目前神龍城內,會點航海的人,只有唐明夫婦,但廢土的航海比泰拉世界要難的多。

何況,唐明夫婦捕魚為生,近海活動為主,沒有遠洋航行的經驗。

另一個原因是沒聲吶,如果是海上城市,在解鎖雷達的同時,也會解鎖聲吶系統。

但神龍城一直沒有出現這個功能。

介於空中城市的功能也是逐步解鎖出現的,加上完全的海上航行能力,所以項楊並不擔心這個,估計要遲點解鎖。

因為這是很明顯的,如果沒有聲吶,遠洋航行時,將難以躲避海底的能源巨獸危機,這是極端危險的事情,那麼完全航行能力就有點多餘了。

一座城市是不可能出現這種無用,低效的功能的。

畢竟,單純這個航行能力,佔用的底盤面積很大,沒有聲吶比沒有魚雷要嚴重的多,就成為浪費了。

「我們過去看看。」項楊控制神龍城轉向,往大海前進。

一百多公里,距離岸邊已經是比較遠了,但擁有瞭望者和飛行能力,項楊並不擔心,大不了消耗大些,飛行逃離。

就算不是缺領航員,目前神龍城人手不夠,也是要去看看的。

兩個多小時后,傳來了高鴻展的報告:「兩點鐘方向,發現一艘風帆救生船。」

項楊轉向,往救生船前進,才過了片刻,再次得到報告,十一點鐘方向,二十幾公裏外,還有另外一艘救生船。

這些應該都是城市毀滅后,逃出來的。

他們都沒有使用帶動力的船,因為帶動力的船使用能源塊驅動,雖然可以很快脫離危機現場,但卻很可能會被海里的能源巨獸追趕。

當然,風帆船比較慢,也算靠天吃飯,沒風用船槳划速度會更慢,也有很大概率會被捲入城市沉沒的旋渦,或能源巨獸下潛等行為形成的旋渦里。

不過只要能逃出來,風帆船會更加安全些。

當然,不是運氣很好,生存率仍然會很低很低就是了,因為逃出危機現場也只是一個小小的開始罷了。

但這座海上城市裏的城民,顯然運氣還可以。

不僅城市毀滅現場距離岸邊不遠,還遇上了神龍城的經過。

神龍城很快就到達了第一艘救生船邊,在很遠的距離外,他們就看到了神龍城,所以停在那裏,沒有再前進了。

「前面城市的城主先生,能否給我們一些補給物資,我們將感激不盡,你們的寬厚仁慈也會得到廢土的保佑,讓你們躲災避惡。」

救生船里,一個中年人站在船頭,面對着神龍城,說道:「作為報酬,我們也會告訴你們我們之前城市被毀的情報。」

這是原住民野民們常見的行為,通常遇到一座城市因為求救信號趕來,他們並不認為是來接收城民的。

即便他們內心希望是,但希望只是希望。

他們通常會認為是來搜刮城市遺跡,或狩獵攻擊城市的能源巨獸等。

因為如果是能源巨獸引起的城市毀滅,在跟城市大戰後,也會受傷,更是會力竭,這時對付起來就容易多了。

所以,他們提供的現場情報會很有用處,有時甚至能讓一座趕去的城市避免也被毀滅。

得到一些基本物資,才是能生存下來的根本,這是他們唯一能用來交換的籌碼了。

「這裏是神龍城,你們很幸運,我們有不少的位置,現在所有人接受我們戰士隊長的指令行事。」項楊回道。

「太感謝了。」

「天啊,我上輩子應該積了很多的德。」

「我們得救了!」

救生船上三十七個人,個個淚流滿面。

在廢土世界,看到城市並非一定能獲救,有時得到一點物資補給都是奢望,所以他們才這麼的激動。

白千雪開始指揮其他人,進行接收工作。

這三十七人,只有二十八人算在人口限制里,他們在海上也只是飄了半天而已,不過他們沒什麼物資,只有些淡水,還有少數乾糧。

他們曾經所待的是座縣級城市,因為失誤,被一群海底能源巨獸盯上,於是開始逃離,但一路上都沒能甩掉。

海里的生物,耐力普遍比陸上的強,這通常會變成長距離拉鋸戰。

想逃離海里生物的追擊,比陸上的要難的多。

他們是沖着岸邊來的,通常逃到岸上,躲上一點時間,海里的能源巨獸群就會離開了。

但他們能源告急,距離岸邊還剩下不到幾百公里就沒辦法了。

他們只能邊逃邊戰鬥,以提高生存率。

但結局也沒什麼意外的。

這艘船上沒有領航員,剛才的中年人是他們城市戰士團隊里的一位隊長,船上有不少技術人員,還有一些其他戰士。

接收了這些人,將對方的船也拖了進來,項楊前往第二艘救生船那邊。

沒有任何意外,也是同一座城市裏出來的野民,跟第一艘船一樣,都是青壯年和小孩。

這次是四十五人,三十四人算在人口限制里。

帶頭的是他們城市的一個領航員,叫梁紹,三十五歲的中年水手。

另外還有兩個領航員副手學徒。

神龍城繼續在附近轉悠了一會兒,沒再發現其他船隻了,而出事現場那邊,他們沒有在瞭望者里看到具體情況。

但在雷達上,已經早就顯示出來了,在進入海里的時候,就有能源巨獸出現,然後很快消失。

這種情況一路上也不時出現。

所以,可以猜測那邊的能源巨獸群,還沒離去。

因為沒有聲吶,他們沒辦法探測海里,但跳上海面上的能源巨獸還是會被雷達探測。

所以雷達屏幕上出現的情形,就是那些能源巨獸不時浮出,也可能會跳出水面,再下潛所形成的。

當廢土巨獸很龐大時,即便只是浮出水面,也像一座小山般,是比較容易被探測的。

那座被毀滅的縣級城市,不是沉到海底了,就是被能源巨獸吞食乾淨了,過去似乎也沒用。

所以,在附近再次巡航了片刻,沒再發現倖存者后,項楊還是決定返回了。

沒必要去現場冒險。

。。 「你改變主意了?」

呂巳博轉過身重新與老警員對視。

老警員盯著呂巳博多年的經驗現在一點用處都沒有,他看不透呂巳博更加猜不透呂巳博的用意何在。

「你確定你能幫我坐上副局的位置?」

呂巳博聳了聳肩「話我已經扔下了至於信不信由你,時間不等人如果你再不給出答覆我可就真的走了。」

老警員做著最後的掙扎,十幾秒鐘后停住了敲桌子的手,「你等我去拿搜查令。」

老警員走後李子孝來到呂巳博近前,「你不會是耍著他玩的吧?你真的知道很多販毒窩點嗎?」

呂巳博笑了笑知道不說點什麼是不可能讓李子孝閉嘴,「我可不知道什麼販毒窩點,我來這裡的目的只是為了幫你。」

「不要怪我話多咱們老話重提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如此用心的幫我?你不要試圖用笑來搪塞我,我不吃這一套。」

「真是麻煩。」呂巳博露出不耐煩的表情撓了撓頭說道,「我叫呂巳博是……」

「你把我當笨蛋耍呢嗎?我要知道你真正的身份!我才不會相信一個陌生人可以對我掏心掏肺的伸出援助之手。」

「你問這麼多有什麼用?該知道的時候你肯定會知道的,現在你只要知道我不是你的敵人就可以了。」

李子孝的眉頭一皺,「我怎麼就能確定你不是我的敵人?萬一你是被派過來故意對我示好的怎麼辦?」

一聽李子孝這話呂巳博抬起了手臂,看架勢是準備再敲一次李子孝的頭。

李子孝也看出呂巳博的企圖緊忙向後退了兩步,「怎麼?被我說中了所以惱羞成怒想要幹掉我?」

「我聽說你在高中的時候學習成績非常優異,你的高中是不是在特教學院上的?如果我是你的敵人我是要多有閑心去幫你救人,看你忙的焦頭爛額跟沒頭蒼蠅一樣多好,等你心力交瘁的時候再給你致命一擊讓你還手的餘地都沒有。」

「反正我也不知道你的真正身份還不是任由你說,想要騙過敵人的眼睛首先就要騙得了自己,自己全身心的投入到敵人陣營中應該是一個卧底必須要去面對的事情,你說對不對?」

劉偉站在後面不知道李子孝為什麼會說出這樣的話,剛才還努力的讓我去相信這個呂巳博現在反而他自己不相信起這個呂巳博了。

正當兩個人僵持不下的時候那個老警員回來了,他似乎是察覺到李子孝與呂巳博兩人之間摩擦出來的**味急忙說道,「我說你們兩個不是認識的朋友嗎?幹什麼一個個都劍拔弩張一副要吃人的樣子?搜查令我已經拿到了……」說著老警員將目光從李子孝身上移開從而轉移到呂巳博身上。

呂巳博搖了搖頭不知道是對李子孝失望還是嫌事情過於麻煩,「走吧,我這就去兌現我所說的話。」

老警員跟我呂巳博走了出去,劉偉來到李子孝身邊小聲的問道,「大哥你不是讓我相信這個呂巳博嗎?怎麼剛才你好像在質疑他呢?」

李子孝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直覺告訴我這個呂巳博不是敵人但是剛才大腦就不受控制似的說出了那些話。」

「大哥你也不用想太多,走,咱們跟上去看看這個呂巳博說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他如果沒能救出莎莎姐不用你說話我會親自把他打的找不到北。」

李子孝擔心的不是救不出楊莎妮而是救出楊莎妮之後的事情,直覺這種東西也就是隨口那麼一說,如果什麼東西都靠直覺的話那都不用上班了,在家裡待著靠直覺買彩票好了。

現在呂巳博是敵是友分不清,雖然剛才呂巳博與老警員談話的聲音壓的很低但是李子孝多少還是聽到了點。他想不通這個呂巳博是怎麼知道李玉初私藏毒品的,而且他話里的意思很明白,他呂巳博知道的販毒窩點多到十根手指可能都數不過來。

如果說李玉初家裡真的有毒品的話那和他會一點關係都沒有嗎?如果他只是為了救莎莎而突發奇想的話那未免也太冒險了,不過這樣就可以暫定他是友方。倘若在李玉初家裡真的搜到了毒品且和呂巳博一點關係都沒有,那這個人就太可怕了。

李子孝與劉偉二人跟在呂巳博身後走出了警局,本來呂巳博是想讓李子孝和劉偉都坐上警車一起去李玉初所居住的小區,但是李子孝有些反感警車所以他和劉偉一起坐的計程車來到了這個曾經屬於楊莎妮同時又沒有任何溫度稱之為「家」的住宅小區。

呂巳博比李子孝坐的計程車要先抵達,他看見李子孝從計程車里鑽出來快步跑了過來。

「走吧,你帶我去你那個朋友的家裡。」

「嗯?」李子孝奇怪的看著呂巳博。

呂巳博見李子孝盯著自己看轉了轉身子發現自己沒有什麼異常才問道,「怎麼了?你一直看著我幹什麼?」

「你不知道李玉初住哪裡?」

「我要是知道還跑過來問你幹什麼?早就帶著JC伯伯去抓他了。」

李子孝的眉頭又擰成了疙瘩,「可是你剛才在警局說的話……」

「你聽到我剛才和那個JC的對話了?」呂巳博指了指身後正在四處查看的老警員語氣里有些驚訝,不過也就是那麼一瞬間緊接著他便神秘的一笑,「一會兒你就知道了,走吧,帶我去你那個朋友家裡。」

****

李玉初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翹著二郎腿雙手抱在胸前怒視著對面因為害怕而一直低著頭的楊莎妮。

「你不打算說點什麼嗎?」

「我……和你沒什麼好說的。」

「哈哈哈……」聽到楊莎妮的話李玉初忍不住的大笑,「咱們才多久沒見你就不想和我說話了?離開我你是不是覺得整個世界都變得美好了?」

楊莎妮依舊是低著頭一言不發。

「楊莎妮我一直都相信你是個好女人不會背叛我,沒想到你竟然借著生孩子的名義假死然後偷偷和別的男人住在一起,你的良心難道被狗吃了嗎?最可笑的是你竟然叫那個男人過來買走我的孩子,你做人的底線到底是什麼?」

突然楊莎妮抬起了頭眼神堅定而銳利的看著對面,曾經那個柔柔弱弱的女人現在的眼神如此冰冷不帶任何感情。

「我從來沒有背叛過你,我對你的愛從始至終沒有改變過,你的遊手好閒也好,生性多疑也罷,我一直相信只要我多努力一點這個家很快會真的像個家。但是我錯了,我錯的是那麼離譜,是我把你養成了一個蛀蟲,你和你那個疑心病重的母親是怎麼對待我的?你有沒有好好想過?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