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真是人死萬事休,無常也未必現真|性?」

龍宿接扇緩緩踱回墓前,片刻之前,他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心懷希冀,片刻之後的此時,卻比以往任何時候更感消沉灰心。明明這百年來,他時常能感覺到故友在身邊,只是苦於無法找出這種熟悉感的緣由,莫非只是思念過深而產生的幻覺嗎?龍宿習慣性地摸了摸腰間被髮絲拼接串起來的龍環,那麼莫失莫忘也是幻想嗎……?

「百十載春秋,換得一場虛幻,也許……吾……吾只能……放——」

話語未竟,忽見滿園月華花瓣隨風起舞,不再是恬淡的幾許飄花,竟是狂花亂揚,剎那間落起一陣花雨,生生將龍宿的最後一個字逼了回去。

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地看着仿若顯靈的月華樹,此時又聞一直置於亭中石桌上的白玉琴琴弦震動——

「佛劍!快!快啊!」失落的心弦又被|撩|撥起方寸願景,龍宿驚喜地望着無人自響的白玉琴,急催佛劍收魂。

佛劍不忍,卻不得不點破:「唉,風吹花落觸弦聲,一切不過爾心動。」

聞得佛言開導,龍宿須臾愣神,凝視着亭中落花擦弦而過,卻忽地心中一點通透,釋然朗聲大笑——

「哈哈哈,那年靈山佛辯,猶記汝言眾相非相,但吾偏執汝此相,汝言不凡亦凡,吾偏說汝不凡。汝將吾置於眾生之前,那吾便將汝放於諸事之先。風動又如何,心動又如何,哪怕是汝又織謊言唬弄吾,吾不放下,汝就未死,是嗎,濤濤?」

……

漫天的孔明燈飛過大半個苦境,人人抬頭皆可望見,遠在雲渡山的佛者也不例外。獨守佛山的弦上玄站在雲渡山最高處,眺望雲海下數不清的祈願天燈,無悲無喜,無感無惑。

「願逐月華流照君。」弦上玄淡漠地念出燈上的祝禱,心緒未有絲毫波動。「放燈者必是深情之人。」

他只看了一眼,便轉身步回月華樹下佛字岩。「眾生多情自困牢籠,吾須常懷無情大愛,方能替師尊挑起救世重擔。」

「有情有何不好呢?」一頁書化身的天劫紫錦囊悠閑來到,語氣輕鬆地笑問。

「師……呃,聖者,你回來了。」弦上玄不敢暴露紫錦囊身份,馬上改口恭敬道。

「弦上玄,有情佛才能渡有情人,而有情人才能找到自己的輪迴因果,也才能渡己臻於彼岸。」

「聖者是要吾堅守此心,尋到自己的天命軌跡嗎?」

「總有一日,當你再看天燈上的那句話時,你會有截然不同的感情與體悟。」

「願逐月華流照君……?」弦上玄皺眉想了想,還是沒有想出任何不同。

「在那一日來到前,還須經歷諸多考驗與磨鍊。你的師尊一頁書與吾,皆希望你能親自找出自己的來歷,有回憶有過去,才是人生。不負己,不負緣,不負有情心。」

「徒兒……小僧,謹遵教誨。」

。 林漠深吸一口氣,薛五爺這南境之王,果然不一般,一下子便看出了問題的關鍵所在。

說白了,謝家還是奔著利益來的!

沉默了片刻,林漠低聲道:「這就是所謂的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吧。」

薛五爺笑了笑:「當你擁有的利益,超過你的實力時,就很容易遇到這樣的情況。」

「這是個弱肉強食的世界,強者總是在盯著別人手裡的東西。」

「只要有足夠的利益,就會導致很多人鋌而走險。」

林漠不由苦笑:「五爺,按照您的意思,這一次的事情,我是真的凶多吉少了?」

薛五爺淡淡一笑,將手裡的杯子放在桌面上,突然道:「對了,我剛才過來之前,去見了見冰兒。」

「她好像知道南霸天的事情了,這段時間,情緒很低落。」

「她對什麼都不感興趣,唯有當我提起你的時候,她的眼神當中才會有點光芒。」

林漠心中疑惑,不知道薛五爺突然提起這件事到底是什麼意思。

「冰兒就好像是我的妹妹一樣,我也經常去看她。」

「不過,遇上這樣的事情,換成任何人,都難免會悲傷的!」

林漠低聲回道。

薛五爺看向遠方:「我與南霸天是多年舊識,冰兒,也是我從小看大的。」

「我自己膝下沒有女兒,我很喜歡冰兒這個小姑娘。」

「以前,我就跟南霸天提過,想把冰兒認給我當義女。」

「她不開心,我看著也挺難受的。」

林漠這一次乾脆不再說話了,他實在不明白薛五爺到底想說什麼。

薛五爺說了幾句話,突然看向林漠:「林漠,謝家的事,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沒有說過什麼嗎?」

林漠微微躬身:「願聞其詳。」

薛五爺道:「南霸天離開之前,曾跟我說過,讓我照顧你。」

「其實,在很多事情上,我都很照顧你的。」

林漠點頭,這一點倒是真的。

比如說上次萬春堂的事情,火華親自趕過去。

說是對付張九段,事實上,火華也的確幫了林漠很大的忙。

這件事,背後如果沒有薛五爺點頭,火華自己估計也不會自作主張啊!

薛五爺接著道:「南境之內的事情,我可以幫你解決。」

「畢竟,我是南境之王,在南境之內,我還是有一定話語權的。」

「可是,南境之外的事情,我就不能過問太多了。」

「諸如這次謝家的事情,我若是出面為你撐腰,天下人會怎麼看我呢?」

「你與我非親非故,我這個時候出面幫你,天下人只會覺得,我是看上了你身上的巨大利益,想要獨吞這份利益,所以才出面對抗謝家。」

「到時候,我要面對的,恐怕就不單單是謝家這麼簡單了。」

林漠心裡一動,雖然薛五爺解釋了他為什麼沒有出面的原因。

可是,林漠也聽得出,他這番話,是話裡有話啊。

非親非故四個字,擺明是在暗示他什麼啊。

不過,林漠也沒有直接說出來,而是假裝無奈,嘆氣道:「五爺,我明白您的難處。」

「謝家的事情,我會自己處理的!」

薛五爺則笑了笑,輕聲道:「不過,這件事,也不是沒辦法改變的。」

「林漠,如果我能找到什麼理由,可以堵住外界那些人的悠悠眾口。」

「謝家的事情,又算得了什麼呢?」 嘖,這菜雞般的戰鬥力,還好意思搞這麼大陣仗。

「謝了。」遲均昂不知從哪兒抽出片濕紙巾遞給盛知清擦手,語調緩慢,極為認真地向盛知清道謝。

「不謝,就當回報你上次給我的葯。」盛知清俯首,一根一根,仔細地擦着手指。

表情淡淡的,背影卻格外颯氣。

不知道遲均昂從哪兒弄來的葯,吃了以後疼痛感會減輕很多。

28號那天,盛知清全靠那葯,才撐過後半夜。

耀一臉莫名地聽着兩人的對話,什麼葯?他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車廂里知道那葯是怎麼得來的信嘴角抽了抽。

五爺,這回報你好意思要嗎?

遲均昂淡笑着頷首,不僅好意思,還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

信:……

耀強忍胸口的悶痛起身走到遲均昂身旁。

盛知清瞥他一眼,神色未明,「早知道遲五爺有那麼多保鏢,我就不下來了。」

說這話時,盛知清若有似無地掃向車尾箱,唇角輕勾。

定力倒是不錯,能憋到現在。

耀撓撓頭,跟只呆鵝一樣左看右看。

這兩人的對話徹底給他搞懵了。

盛知清沒再說什麼,安靜坐回車內躺屍。

她一走,躺地下那群人紛紛鬆了口氣。

這個女的,太可怕了。

不管是氣勢還是招式,都有種斃命的窒息感。

耀看向地下蠕動着的傷殘人士,出聲請示,「五爺,這些人?」

「解決了。」視線漫不經心地在眾人身上划拉一圈,最後定格在某個空白處,輕描淡寫道。

耀明白,這是不留活口的意思。

稍落後些的兄弟趕上來,恭恭敬敬地叫了聲五爺后。

讚賞又欽佩地拍耀的肩,「牛逼啊,一個人干趴這麼多人。還把人車軲轆都給卸下來了,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偶像了。」

耀表情變得繽紛多彩,一言難盡地把肩上的手扒拉下來,默默走開。

後事有專門負責的人會料理,所以耀心安理得地上了遲均昂的車。

反正也暴露了,沒什麼隱藏的必要。

「盛小姐,那鎚子我後來拎了一下,重得要死,怎麼看你提着輕飄飄的……」

耀是個話癆,慕強心理,他暫時拋卻了對盛知清身份的介懷,逮著機會問東問西。

盛知清凌晨五點才去找的他,總共只睡了不到兩小時。

前排一直聒噪個不停,遲均昂偏頭看靠在車窗上眼眸半闔的人,打斷了耀,「閉嘴。」

耀委屈巴巴地偷瞄一眼遲均昂,可憐兮兮地合上嘴巴。

——

「五爺,鯨魚黨的勢力已經全部除乾淨了。大當家已當場擊殺,二當家的想歸降,您看……」

一個空曠巨大的貨物倉庫內,每個區都有幾名身着統一制服的人在清點貨品。

每走到一片區域,就會有人拿上來數據單,向遲均昂詳細彙報情況。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