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 日, Comment off

「道爺我是道門中人,怎麼可能喜歡她蘇夢?」

被蒂娜這麼一問,茅十八立馬變得心虛,老臉通紅的不敢與蒂娜正眼相對。

「道門又不是佛門?」

「誰說道士就不能娶妻生子了?」

李珊珊皺眉,茅十八話太過矛盾,加上茅十八這麼向著蘇夢說話,的確惹人懷疑茅十八對蘇夢有意思。

「這……?」

茅十八被李珊珊問的啞口無言,道士的確可以娶妻生子,但他壓根就沒想過。

況且,就算他對蘇夢有好感,那她蘇夢也不會喜歡自己,若承認了反而讓他跟沒面子。

「你們別瞎說。」

「道爺我為人正直無私。」

「就是看不慣雷凌這種沒良心的態度。」

「若蘇夢真的有什麼三長兩短,你們敢保證心裡會不愧疚?」

茅十八咬了咬牙,挺直腰板一口否決。

拿著正義當借口,來數落雷凌的為人不咋地。

李珊珊、蒂娜豈能看不出,茅十八心裡有鬼,明擺著就是為了掩蓋自己心虛,才找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叮鈴!

就在三人相互對視時,急救室的門鈴突然想了。

「誰是病人家屬?」

「病人病情嚴重,如今動脈大量流血,我院儲備血漿不足,沒有O型血,急需病人家屬儘快鮮血救人。」

急救室的門突然打開,一命戴著口罩的護士急忙走出,面露凝重向李珊珊幾人告明蘇夢此時情況。

「這……我不是O型血?」

「雷凌、花小蕊他們都不是啊?」

李珊珊聽到蘇夢需要O型血救命,她卻變得緊張要命。

雷凌幾人的血型,她都知道,並沒有蘇夢所需要的O型血。

蒂娜也搖頭,看著護士道:「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

「沒有。」

「現在情況緊急,病人已經堅持不了多久,時間不夠我們去搜集血庫檔案,需要愛心人士鮮血。」

「你們最好儘快找到病人的父母或是兄弟姐妹,他們一定是O型血,不然病人撐不過今晚。」

護士搖頭。

由於時間緊迫,根本不允許他們找到解決的方案。

「這可怎麼辦?」

「不行我們把雷凌找來?」

李珊珊、蒂娜聽到後果這麼嚴重,二人也是恐慌難以平定。

現在可是人命關天,找不到O型血救人,蘇夢可就真的無藥可救了?

「不如讓道爺我試一試?」

就在李珊珊、蒂娜迫在眉睫時,一旁沉默的茅十八突然開口。

「什麼叫做試一試?」

「這可是人命關天,沒人跟你開玩笑?」

「你到底是什麼血型?」

護士聽茅十八所說,反而惱怒的訓斥可茅十八一頓。

「茅十八,你是O型血嗎?」

李珊珊聽到茅十八開口,她神色古怪,看著茅十八追問道。

蒂娜卻心裡有些古怪,因為在送蘇夢來到醫院時,雷凌曾告訴自己,蘇夢如有意外,關鍵時刻茅十八能夠救蘇夢。

「難道?」

蒂娜吃驚,想到雷凌說的這些話,她立馬明白了。

雷凌早就料到蘇夢會需要O型血,所以才把茅十八弄來,而自己卻不露面?

「我好像是O型血。」

「可我怕血,能不能在抽血前給我蒙上眼睛?」

茅十八一臉的膽怯,看著護士的樣子,自己居然想要倒退。

可知道蘇夢急需要自己的血,他又不能走。

「你是O型血?」

「那你剛才為什麼不說話?」

「挺大的老爺們,怕什麼怕?」

「趕快跟我進來化驗血型,準備替病人鮮血。」

護士聽茅十八扭扭捏捏回應道,她卻不耐煩了。

如今可是人命關天,醫者仁心,當然不會對茅十八客氣。

說完,不等茅十八點頭,護士伸手拽著茅十八朝急救室里走。

「唉……我還沒有做好心裡準備呢?」

被護士拽進急救室的門時,茅十八卻恐慌的叫喊著,一副不情願的樣子,被護士小姐硬是拽進了門內。

「茅十八竟然是O型血?」

李珊珊吃驚。

她絕對這可能太過巧合了。

「雷凌比我們早知道這件事。」

「如果茅十八知道,這是雷凌故意算計他,他不得跟雷凌拚命啊?」

蒂娜苦笑搖頭。

茅十八做夢沒有想到,雷凌再利用他,提前就知道茅十八是救蘇夢的唯一希望。

「什麼意思?」

「雷凌知道茅十八是O型血?」

李珊珊吃驚看著蒂娜。

而心裡也想到了雷凌這麼做的用意。

蒂娜點了點頭,不用解釋她知道李珊珊也猜到了其中的原因。

「那到真是可憐了茅十八了?」李珊珊一臉愕然,雷凌利用了茅十八,而茅十八卻還什麼都不知道?

醫院八樓。

866號病房,雷凌坐在花小蕊病床旁邊,手裡拿手巾在一點一點,為花小蕊擦拭額頭上的汗。

而在雷凌身後另一張床上,躺著真是被打傷昏迷的花雲毅。

經過醫生檢查,花雲毅只是皮外傷,用不了多久就會蘇醒。

嘀嘀……。

在雷凌似水柔情,看著床上的花小蕊時,突然他身上的手機響了起來。

雷凌蹙眉。

起身來到窗戶近前,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竟然是『秦鳳』的名字。

這讓雷凌感到意外。

他離開江都城以有將近十日,期間並沒有與秦鳳有任何聯繫。

想了想,雷凌本想掛斷拒接,可是垃圾手機一直在響,他搖了搖頭索性按下了接聽鍵。

「喂?」

電話接通,雷凌率先開口。

「雷凌?」

「我爺爺讓我告訴你,一個月的期限快到了。」

接聽電話的雷凌,聽到電話里傳來秦鳳的提醒,他臉色倏然陰冷的可怕。

秦園府秦鳶的約定?

秦鳶說過,一個月內他無法破壞羅剎體,他本人就會親自出手。

回想,不知不覺竟然已經過去了這麼久?

三天時間,讓花小蕊懷孕,這不是在痴人說夢嗎?

。 「獄神這個人,報復心極強!」

「無論誰對他出手,除非把他殺死,否則,他會反過來滅掉我們。」

「財神殿被滅,說明他的報復,已經開始。」

「我們不能等他一個個找上門來!」

魔神山本次郎緩緩說道,「我們應該迅速聯合起來,拼盡全力擊殺他。」

「否則,被他找上門,就是化整為零,各個擊破!」

「我們所有人的下場,都不好!」

「我魔神殿,除了我之外,還有一尊九星級戰皇。」

「這次,我會帶上她!」

「死神,據我所知,你背後,還有兩尊戰皇級強者吧?」

「你還要隱藏到什麼時候呢?」

「是等你被獄神殺死,才讓他們出來為你報仇嗎?」

山本次郎就是一隻老狐狸。

他趁所有人不備,在暗中,就把境外戰場,各大勢力的底細,都摸得清清楚楚。

山本次郎不僅知道,死神背後,還有隱藏的兩個戰皇級強者。

他還知道,邪神,龍神,戰神,以及太陽神。

他們這些人。

也都隱藏了真正的實力。

八大神殿,雖然組成八神聯盟。

可實際上,在圍攻獄神殿的時候。

任何一個勢力,包括他山本次郎,都沒有拿出真正的實力。

因為他們彼此之間,都有戒備。

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無法做到相互信任,無法形成鐵板一塊。

上一回,李初晨就已經死了。

八大神殿,傾盡全力,如果連獄神都殺不死。

那他們也別混了。

可惜,他們現在才來後悔,已經太遲。

那一戰,讓他們每個人都付出不小的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