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4 日, Comment off

「馬上來」李耀向著門外喊到

此時的李耀脫去了粗布麻衣,穿著一套淡藍色的精緻服飾,罩著一件武魂殿的專有長袍,更顯可愛。

這些都是武魂殿為新加入的小魂師準備的,同時送來的還有一枚金魂幣,是發給小魂師的月例,這還是他沒有去註冊自己一環魂師的身份,若是註冊為一環魂師月例會更多。

在這個生產力不發達的世界,一枚金魂幣的購買力,還是很強的,足夠普通人生活半年了。

「李耀弟弟,來嘗嘗這披甲牛的肉」藍月坐在桌前招手。

這披甲牛就是被蕭戰拍死的那頭。被武魂衛隊送了來,食用魂獸肉可以使魂師改善體質,強化肉體力量,但對擁有獸武魂的魂師而言,用處不大。

獸武魂魂師在前期,是要略強於器武魂魂師的,武魂附體會為他們帶來超強的身體加成。

李耀夾起一塊肉,嘗了嘗,感覺不錯,很香。 「顯而易見,就是不知道他去和做?」奚淺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

「祭壇?」東方朔雪一驚,雖然已經收到了提醒,但看到還是很心驚。

「卧槽,你是要讓小爺做祭品?」洛無衣直接留炸了,眼睛一突,大聲喝道。

「閉嘴!」族長不耐煩的開口!

化神巔峰的力量直接把洛無衣震吐血。

其他人微頓,不管心底如何想,也沒再開口。

「大祭司,依你看如今該怎麼做?」族長對着從祭壇上走下來,身披白色斗篷的男子拱手。

脊背微彎!

「祭祀提前開始,祭壇已經等不及了。」特別是噬魂帆里的生靈。

被稱作大祭司的人看不清楚面容,聲音卻很鴻亮,但又帶着幾分飄渺。

「他們行嗎?」族長看了奚淺等人一眼。

「可以,等等……」突然,大祭師的視線落在奚淺身上,奚淺頓覺頭皮發麻。

有種被徹底盯上的感覺。

「怎麼了?」

「你!上前來!」大祭司沉沉的看着奚淺,目光閃爍!

奚淺故作不知,沒有挪動步子!

然,她突然被推了個踉蹌!

轉首,殺氣十足的盯着推她的人:藍沁舞!

她雖然不可以用神識,但靈力也沒有被封住!

若不是不想暴露自己的伸手。

藍沁舞……

還沒待她多想,大祭師伸手一抓,直接用靈力把奚淺帶上了祭壇。

「哈哈哈哈……天不亡我,送來了個好苗子,哈哈哈,變異雷靈根,精純度百分之百……」大祭司意味深長的看着奚淺,還修練出了兩顆金丹。

上天果然庇佑泰謁族!

準備了幾千年,泰謁族終於可以出去了。

「還有你,小丫頭過來吧!」這次被抓上台的是花辭鏡。

她臉色大變,她的靈元聖體被看穿了。

「呵呵,雖然比不過變異雷靈根,但也足以站在第二個祭壇了。」

此話一出,其他人看花辭鏡的目光十分怪異!

她只是單一水靈根,比起玉晚煙和聞吟風來,差了一點。

怎麼在這人眼裏,竟是要比他們天賦好!

難不成……

有人眼裏閃過深沉,已經想到了。

「前輩,我來替她如何?」玉晚煙吸了口氣,主動站出來,指向奚淺的位置。

「姐!」奚淺臉色微變!

她都沒把握躲過祭祀,玉晚煙就更不可能了。

「不行!雖然你是變異冰靈根,但比起這個小丫頭還差得遠呢……」

「放心吧,你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的位置,不用搶,我泰謁族只要能脫離玄靈秘境,你們就是大功臣,全族都不會忘了你們的……」

聽他說完,奚淺心思一轉,他們這裏有十三個人,而祭壇只有十二個。

不!不對!

突然,奚淺臉色大變,心中大駭!

這不是九煞噬魂陣!

這是……四轉煉魂陣!

此四轉非彼四轉,此四轉說是四轉,實則為十二坎。

也就是需要一個陣眼,十二個輔助位!

怪不得需要九個噬魂帆!

是為了壓制中央的大祭壇,防止煉出永靈。

一但煉出永靈,那就不是他們能控制的了。

那將是整個玄天秘境,乃至整個神武大陸的災難。

。 「馬總,這裏還真是熱鬧啊。」

張權走過去笑着說道,和馬雲天打了個招呼。

「當然,這一次事關重大,我聽說有一些高層的人,也來了這裏,他們這一次也是帶着任務來的,目的就是這個龍首。」

馬雲天笑了笑,隨後劉菲兒乖巧的走到了馬雲天的身邊,這個馬雲天把劉菲兒當成了自己的女兒,劉菲兒也將馬雲天當成了自己的第二個父親。

兩人的關係倒是不用多說,自然是親密無間。

隨後,張權跟着馬雲天走進了會場。

「這一次能來參加這個拍賣會的,基本上都能夠拿出一千萬以上的現金,個個都是富豪,所以不要在這裏小覷任何人,也不要的罪任何人,若是招惹了麻煩,將來對你們染雲手機公司也不是個好事。」

馬雲天看着張權告誡道。

「馬總,你放心好了,我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張權笑了笑,他還不至於在這裏的罪別人,畢竟這裏匯聚的都是國內的頂尖富豪,張權雖然現在有些成就,但是真要和這裏的人比起來,或許還是差了一些。

很快,張權等人就直接落座了。

這一場拍賣會規模不大,但是個個都是精英,其中不乏有一些外國人。

事關重大,龍首可不是尋常的寶貝,這是一個能夠牽動華夏人心中之魂的東西,所以即便是很多外國人,都想要得到這東西。

「諸位,歡迎大家光臨我們榮盛拍賣會,感覺諸位對我們長久以來的大力支持……」

一個男主持走上了台,隨後口若懸河的說着一些不著調的話,等到這人說完了,張權都不知道他說了什麼,只能機械麻木的跟着鼓掌。

「廢話不多說,我們今天直接展開我們這一次的藏品拍賣會。」

這個男主持笑着說道,隨後示意自己的一個助手拿出了一件看起來很有年代氣息,比較久遠的古玩出來。

這東西一出現,頓時就引起了不少人的關注,能來這裏的,大多都是一些對古玩很有鑒賞經驗的傢伙,他們一眼就看出,這玩意不簡單。

「這是我們榮盛拍賣行一個老客戶拿出來拍賣的,低價三十萬,每一次加價不得少於一萬元。」

這個男主持大聲的說道,隨後這片拍賣會的大廳空間中,立刻傳來了一個個叫價的聲音。

「三十一萬!」

「三十五萬!」

「三十九萬!」

這個價格在不斷的向上漲著,可是馬雲天卻閉目養神,似乎完全沒有出手的意思。

而其餘的那些商界大佬,他們似乎也都一個個按兵不動。

他們似乎不太看得上那古玩。

「五十萬!」

這一刻,有人直接把價格拔高到了這個價格,一時間,不少人都不說話了。

這件古玩,就這麼到了在場的一位大佬手中。

其實這些有錢有勢的人玩拍賣,想法都很簡單,他們只會購買自己需要的,喜歡的,而哪一件古玩在他們眼價值是多少,有什麼用處,都不重要,重點是他們不喜歡。

「小張,你有什麼喜歡的嗎?要是有,我送你好了。」

馬雲天笑着對張權說道。

「謝謝馬總,我能有什麼喜歡的,我對這些東西完全沒有研究。」

張權笑着說道,直接拒絕了馬雲天的好意,畢竟他確實對這些玩意不感興趣。

「哈哈好吧,看來你也是在等待着龍首現身了。」

馬雲天笑了笑說道,眼中似乎藏着一些激動的色彩。

「馬總,我看到三星集團的少東家到了這裏,我估計,這傢伙也是打算購買這個龍首,我們應該怎麼辦?」

張權有些惆悵的說道。

「哦?三星集團的人也來了?這些棒子,看來對我們的國寶也是有一些想法啊。」

馬雲天面色一皺說道,如果是國內自己競爭,那麼血腥程度應該不會太誇張,但是一旦有外國的人介入,那麼這一場拍賣會,到時候恐怕就會無比的血腥了。

「在這裏,從來都是價高者得,我這一次準備的錢就怕不夠充分啊。」

馬雲天有些惆悵的說道。

「若是馬總你有需要,我這邊倒是可以直接幫你準備準備。」

張權想了想說道,不論如何,國寶必須要留在華夏,棒子國和外國人想要拿走,門都沒有。

「好,到時候再說吧,現在還沒有開始呢。」

馬雲天繼續閉目養神,而隨着拍賣的繼續進行,越來越多的古玩也都開始出現了,張權對這些東西沒有興趣,而跟在馬雲天身後的那些鑒寶專家,倒是開始評頭論足了起來。

這些人專業性很強,是馬雲天花了大價錢專門請來鑒定龍首的。

馬雲天不介意花錢,但是卻也不想夠買一個假貨,最關鍵的是,馬雲天若是購買了下來,這龍首很大概率是要上交給國家的,所以馬雲天更加不希望自己買到的是一個假貨了。

時間推移,很快拍賣會就到了最後的三件珍品出世到時間了。

張權目光緊盯着上面擺放着的一個盒子,這裏面裝着的就是龍首了。

「諸位,這一次我們的壓軸拍品,就是出自圓明園的十二生肖之一,龍首!」

這個男主持大聲的說道,而馬雲天也是張開了眼睛,所有人的富豪同一時間,都將目光放在了那個黑盒子上面。

「這就是龍首了嗎?」

「這一次,不知道這件至寶能夠被誰買到。」

「哈哈,那當然是我,我已經準備好了一億,就是為了這玩意來的。」

不少商界大佬竊竊私語起來,其實能夠買到這個龍首,到時候上交給國家,這將會是大功一件。

一旦承了你的情,那麼今後即便是出一些什麼事情,也能夠從輕發落,畢竟有捐獻龍首的事迹嘛。

張權算是洞悉了這些人的想法,不過他還不具備拿下這龍首的條件,只能看看馬雲天有什麼辦法了。

「諸位,圓明園龍首,現在開始拍賣!」

「我們暫定價格為五千萬,每一次加價,不得少於十萬!」

這個男主持大聲的宣佈了出來,一些人根本就不敢胡亂的報價,這畢竟也是五千萬啊。

。 顧微羽一行六人掙脫後方妖獸的糾纏,行到深淵邊緣。

「奇怪,這些妖獸竟然都不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