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王境擂台,那董越也只是三招將夏侯成擊敗。董越施展出虎豹拳連貫通暢,夏侯成毫無還手之力。

以至於董越的驚艷表現,讓軒轅君和這邊顯得略有單調無聊,都被元王境擂台吸引過去。

從清早到落日,軒轅君和一共進行了三場比試,皆是連戰連捷,元力尚且充盈,略顯輕鬆。

軒轅烈嘆了口氣,起身轉頭對著眾人說道:「走嘍,太沒意思了,回客棧。」

軒轅道端坐在座位上,老氣橫秋,真感覺他才是最後的主角。

實則,他一場也沒上過……

軒轅烈面帶不爽,朝著軒轅道臭罵,「二弟,皮痒痒了,趕緊的滾下來。」

軒轅道接到命令,二話不說,那看似臃腫的胖子,快速一閃,來到軒轅烈跟前,笑道:「大哥,神武。」

說完,還不忘豎個大拇指。

客棧內,軒轅君和看著體內元力流動,磅礴的元力不斷衝擊這他的元穴,他遏制住氣息攀升,「可千萬不能突破啊,一旦突破就要面對乾元境的對手,等到結束之後再做突破。」

片刻之後,軒轅君和體內氣息下降,他長舒一口氣。

還好還好,差一點就突破了。

別人都是想著怎樣才能突破,他卻是壓制氣息,不想突破。

……

一大早,軒轅君和托著惺忪的眼皮,昨晚為了壓制境界突破,耗費太多精力。

總之,沒休息好。

軒轅道看著他那副黑眼圈,疑惑的問道:「三弟,你這是一晚上沒睡?」

軒轅君和伸下懶腰,回道:「修鍊太刻苦,忘了睡覺。」

還不忘打個哈欠,強忍著眼淚都出來了。

軒轅道莫名無語……

軒轅烈也是感覺他這弟弟無精打采,死勁兒往他胸口捶了一拳,好像是太過用力,軒轅君和搖搖晃晃退了兩步,輕微咳嗽。

軒轅烈看著他這瘦弱的身子,斜眼望去,「有點虛啊,三弟。」

眾人皆是竊竊私語,偷摸著笑,也不敢發出聲音。

軒轅君和看向他們,那真是像極了風燭殘年的小老頭,髮型凌亂不堪,橫七豎八,不忍直視。

眾人強忍著笑,嚴肅的拱手行禮,道聲「君和弟弟,早啊。」

軒轅君和回禮應和,從懷中藥瓶里掏出一枚醒神丹,回到座位閉目養神去了。

青州大比繼續進行。

三個賽場上的修士焦灼的進行纏鬥,兩兩對打,已經過了大概百招,仍舊不分勝負。

此時,這幾人都在找對方的破綻,現在就是比誰體內的元力更充沛,誰就是最後的勝利者。

像軒轅烈、郭驍這種能夠越階戰鬥的還是少數,同階戰鬥過上百招是在正常不過的。

終於,通元境擂台,有一方修士支撐不住消耗,被另一方通元境武者,他推出掌波將其震下擂台。

乾元境擂台,黃家那位弱冠青年手持靈刀,似乎用盡最後的力氣,刀氣衝天,另外那青年抵擋不住,自己跳下台去。

元王境那邊兒,李陽與那黃耿對決,沒有想到這個結果,兩人皆是青年領軍人物,李陽風裂掌與那黃耿的劈山腿皆是練至大成。

對戰數百回合,竟是沒分勝負。

黃耿一記踢膛,讓那李陽節節後退。

然而李陽不甘示弱,掌風正中黃耿左肩,悶哼後退數步。

兩人分開距離,互相對視方式,旗鼓相當。

李陽平息掌風,笑道:「黃兄,既然咱倆誰也奈何不了誰,算是平手如何。」

黃耿細細思索,他也不想出盡底牌,拱手回道:「那便聽李兄的。」

兩人皆有底牌,只是不想這麼快顯露出來。

軒轅烈見台上兩人不再打鬥,感覺甚是無趣,自言自語道:「搞什麼嘛,這就不打了啊。」

眾人齊齊望去,瞬間低下腦袋,彷彿不認識他,看熱鬧不嫌事多。

雖然,你有這個實力。

不過,這也太猖狂了些吧……

一上午時間,又經過幾場比賽之後,終於角逐出了前十名。

通元境之中分別是蔣虎、董能、王媚、黃雪、郭瑤、馬況、曹壬、韓彤、夏侯斂、軒轅君和。

乾元境之中分別是董風、黃岐、郭通、黃冶、張驊、許鶴、董湘、方耒、陳塵、軒轅遠。

元王境之中分別是黃耿、董越、郭驍、李陽、韓乾、董熙、胡尤、穆榮、宋元、軒轅烈。

第一戰!

軒轅君和對黃雪。

軒轅君和打起精神,精神好了七八分,他聽到第一戰有他的名字,輕踮腳尖,落到擂台之上,浮沉輕微散去,他將玉佩繫到腰后。

軒轅君和右手負身後,左手微伸,彬彬有禮,「黃姑娘,請指教。」

黃雪看著這個謙遜有禮的少年,臉上不禁帶有好感,回道:「小女子這廂有禮了。」

黃雪身後背有一把尖刃扇,打開可做防禦,合上也可進攻,乃是由家族煉器師專門為其打造。

黃雪看似嬌弱,但其力量絲毫不若,尖刃扇劈向軒轅君和之時,空間像是被切割開來,發出撕裂聲。

咻咻!

軒轅君和剛躲開這一擊,黃雪收回尖刃扇,上前猛的一刺!

噌!

軒轅君和小腹一縮,只差分好便刺入血肉。

黃雪看準時機,將尖刃扇微斜,打開扇面。那扇面之上布滿堅刃,鋒利無比。

軒轅君和躲擋不及,左臂多出幾道血口,從中溢出鮮血。

他沒想到,看似嬌弱的黃雪會如此乾脆利落,不留任何喘息之機。

軒轅君和只得連連後退,當他退到擂台周邊時,尖刃扇斜劈過來,他轉身利用劍鞘阻擋,順勢拔出青鋒。

青鋒出鞘,伴隨劍氣涌動,傳來絲絲劍鳴,將周圍元力震碎。

擂台外,眾人皆是眼前一亮,這人終於出劍了。在那家主席上有不少人眉頭緊鎖。

此子,不凡。

劍修最少,也極為恐怖,可見這少年小小年紀便是劍氣涌動,怕是離入道不遠了。

郭家主眼中閃過一絲冷意,嘴角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暗下殺意,「此子,不可留。」

軒轅德昌略有驚訝,不過,只是一瞬。

想想自己兒子那妖孽般的時候天賦,劍修倒也正常。

軒轅君和撫摸青鋒劍面,輕聲耳語,眼神充滿無畏。

他右手握住劍柄,順勢一斬,劍氣傾瀉而出,如河流般川流不息。

黃雪雙手握住尖刃扇,扇面猶如保護盾一般,擋在她的面前。

但是,沒用。

那劍氣在碰到扇面的瞬間,便被打飛出去,而黃雪也被劍氣震飛,潦草不堪。 商子烆的修為,比南聖更強。

南聖的強大,在於他的精神力和符道,單論修為,修鍊出來的聖道規則數量只是剛剛超過三十萬億道,與准元會級代表人物相比,也不佔多少優勢。

商子烆卻不同,精神力、肉身、修為、聖術神通都達到巔絕之境,沒有短板。再加上,他不與張若塵正面對抗,一心避退,短時間內張若塵竟是完全奈何不了他。

顯然,要殺一個逃退避戰的修士,比殺一個願意與你拚死一戰的修士,要難上許多倍。

就像狼要吃一隻飛逃的兔子,與吃一隻想要與它搏鬥的兔子,難度顯然不一樣。

商子烆退的速度極快,離箭道聖軍的距離,越來越近。

張若塵心中暗暗一嘆,正要抽身退走,驀地,感應到一股強大的危機,急速靠近過來。

天庭各界的修士,似是看到了什麼,全部都發出驚呼聲。

張若塵回頭望去,只見,身後的海域翻捲起來,連接向天空,在海面上形成一片陰影,將他吞噬進去。

「嘩啦啦!」

翻捲起來的海水中,出現一尊山嶽那麼高大的冥古巫神。

它,由海水凝成,內部充滿聖道規則和冥古絕滅死力,胸腹的位置,鑲嵌一塊古老而滄桑的碑,碑文呈紫黑色。

冥古巫神嘶吼,探出長達百丈的猙獰爪子,向張若塵按了下去。

張若塵和海面一起下沉,那隻爪子四周的空間,出現「噼噼啪啪」的爆響聲。一股腐蝕而又神秘的古韻,撲面而來,彷彿是將張若塵拉扯到了冥古時代。

「唰!」

張若塵化為一道劍氣光柱,穿透冥古巫神的爪子,飛到距離海面千丈的高度,揮劍橫斬出去。

這是兩劍!

一豎一橫。

一豎衝破冥古巫神的爪子,一橫斬向冥古巫神的脖頸。

重創南聖后,張若塵是第二次施展這種劍法,最開始的時候,眾人只覺得,這是一種高明的聖術,甚至可能是神通級。

可是,在場不乏聰慧絕頂之輩,不缺眼力高明的人,看出一些端倪。

站在海面上的缺,想到了什麼,眼中浮現出一道精芒,難以置信的道:「難道他成功了?」

別的修士,或許已經忘了張若塵有一枚帝品聖意丹。

但,缺絕不會忘。

因為那枚帝品聖意丹本該屬於他,卻被張若塵奪走。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