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3 日, Comment off

一旁的極索尷尬的不行,正想要叫醒張嵐。

「張嵐大哥,你這樣一直盯著保利亞哥哥看,很失禮的哦!」

安娜的聲音卻突然響了起來,兩個腮幫子氣鼓鼓的鼓起,像是一個小倉鼠一樣。

張嵐回神后也知道剛剛自己有點過分了,撓撓頭道歉道:「抱歉抱歉,剛剛看著你的臉感覺好像很熟悉。」

「呵呵呵。。」

一旁的比利嬌媚的用右手捂在最前低聲笑了笑,隨後對著張嵐眨了眨眼睛,魅惑十足。

同時道:「那看來你應該看過不少美女呢,我這張臉可是集合了許多美女最好的地方組成的呢~」

啊~不行了~

剛剛眼前這個御姐的電波一擊擊中了張嵐的心臟,身體都酥軟了半分。

張嵐在腦海之中回憶著麻衣,彥,阿狸等眾多老婆的身影后才將內心的邪念壓下去。

【區區三次元雌性生物。】

不過此時聽到眼前這個女人的話后,他也想起來了為什麼他會感覺眼前這個臉這麼熟悉了。

大眼,尖下巴,高鼻樑,這不是網紅臉嗎?

隨後他又想起來剛剛安娜叫著眼前這個女人叫保利亞哥?

一個想法在張嵐的腦海中閃過。

他震驚的瞪著眼前這個女人,結結巴巴的道:「保,保利亞哥?」

眼前這個充滿成熟大姐姐氣息的女人在下一秒變成了一個肌肉虯結,面色剛毅,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漢。

比利對著張嵐嬌媚的眨了眨眼睛。

「可愛小哥,我是保利亞,很高興認識你哦~」

。 忍冬好奇地看了看,問:「王妃,你買房子是要送那個女人,還是再建一個別院啊?」

「都不是啦,本王妃自有用處。」說完,孟慕思忽然眯起眼睛看忍冬,「忍冬,如果王爺或者我爹掐着你脖子問你,你會不會把我買房子的事說出去?」

忍冬聽了忽然「撲通」一聲跪下:「就算是把我殺了,忍冬也絕對不會出賣王妃。」

「真是我的好姐妹。」這話換做任何人來說她都不信,可忍冬說的她信。

忍冬笑了,真誠純粹。

孟慕思將她拉起來:「以後不準再跪,知道了不!」

「嗯。」忍冬發自內心地笑。

王妃真的變好了呢,希望不要變回去。

「既然你覺得這裏也好,咱們就把它買下來吧。」孟慕思已經有了決定。

「是,忍冬這就去找賣家。」忍冬貼心地回答。

「等等,我們這樣買,不用你說明白本王妃買房子的事就傳遍京城了。」孟慕思連連搖頭,有點發愁。

忍冬聽了只眨眼:「對哦,那怎麼辦?王妃就是王妃,又不能變成普通人。」

「怎麼不能,咱們就變成普通人!」孟慕思說着拉起忍冬的手就往回走,轉身上了馬車。

等她再回來的時候,卻是換了一身男裝。

忍冬也是如此,扮作了書童。

馬車都換了,只是尋常的馬車。

賣房的人不疑有他,誰出錢自然賣誰。登記的時候,孟慕思想了想,就起了個慕霆的假名字。

很快,一手交錢,一手交房。

「忍冬,給房子換鎖。」孟慕思在院子裏走了一圈,滿意極了。

忍冬急忙將大門的鎖更換好,鑰匙恭敬地遞給孟慕思。

孟慕思收進衣袖,揮舞着手中當擺設的摺扇:「走吧,也該回去看看她有沒有醒來。」

「應該不會這樣快。」忍冬回著話,忽然驚呼一聲,「糟糕,忘記一件重要的事了。」

忍冬直眨眼:「賀蘭煊啊!王妃,你不是約了賀蘭煊今天見面的嗎?」

「對哦!」孟慕思恍然大悟。

不過,她又說:「今天累了,明天再說。」

「那要派人去通知嗎?」忍冬小聲問。

「不需要,晾晾他先。再說男人等女人天經地義,讓他等一天又死不了人。」孟慕思化身惡魔,小小報復一下。

「哦。」忍冬不再說話。

兩人回府,再沒提起賀蘭煊的事。

下車的時候,她已經換好了男裝。在綰起的髮髻插上一支玉簪,立即變成一個帶着幾絲儒雅之氣的俊俏書生。

客聊茶樓,和賀蘭煊約好的地方。

孟慕思男裝打扮,並沒有被人認出來。

店小二隻把她普通客官,客客氣氣迎上了二樓。

孟慕思剛找個位置坐下,就聽到從雅間里傳出來的吼聲:「又不來,她純心耍我啊!」

「主子,要不要我去把她綁來?」

「去王府綁人,腦袋不要了?我說木清啊,你跟在我身邊多年,什麼本事都見長,怎麼唯獨這腦子不長反而有縮水的嫌疑呢?」

「噗――」孟慕思一口茶噴出來。

這貨,果然毒舌。

店小二嚇了一跳:「客官……」

「不關你的事,下去吧。」孟慕思給了店小二散碎銀兩做賞。

店小二連連道謝,拿着銀子喜滋滋下了二樓。

這個時候的茶樓沒有多少人,所以孟慕思直接起身,直奔賀蘭煊所在的雅間。

門「吱嘎」一聲被推開,屋內等得焦急的人聞聲回頭。

四目相對的一瞬,孟慕思調侃地看着賀蘭煊:「這位小哥生的好生俊俏,莫非是女扮男裝的小娘子。」

說着她就故意湊上前,抬手去捏賀蘭煊的臉做調戲狀。

賀蘭煊目光微微一凜,房間的空氣瞬間降到零度以下,透著股駭人的煞氣。

蟄伏在黑暗中的木清,已經拔出隨身的佩劍。

「這位小兄弟,話可不能隨便亂說,不然一不小心可是會丟了小命。」外人面前,賀蘭煊一身凜然正氣,絲毫不見毒舌和騷包模樣。

嘖嘖,真能裝。

孟慕思在心裏暗暗吐槽,面上卻故意露出小生我好怕怕的模樣:「怎麼,你想殺人?我還就不信,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除了王妃還有誰敢明目張膽殺人?莫非,你是那王妃假扮的?」

「我是男人!」賀蘭煊就差用吼的。

靠,他堂堂一個男子漢大丈夫,竟然被男人當作女人來調戲。

這口惡氣不出,他就不是賀蘭煊!

「我要驗明正身。」孟慕思語不驚人死不休。

「你找……」死這個字還沒出,賀蘭煊忽然瞧見孟慕思狐狸般的笑臉。

這個模樣,怎麼看起來這麼熟悉呢?

一模一樣!

「好啊,那就來驗吧。」賀蘭煊說着,竟主動寬衣解帶。

孟慕思眼角跳了跳,還不知道自己露餡。

這怎麼個情況,難道賀蘭煊隨時隨地都一副等人來撲倒的騷包模樣?

木清也傻眼了,主人什麼時候這麼發騷了?

突然他想起這些年主人對所有投懷送抱的女人都不屑一顧,莫非,主人喜歡的是男人!

木清下意識後退兩步,一手繼續握著寶劍防範,另一手卻捂著胸口下意識保護自己的清白之身。

「算了,我對主動的女人沒興趣。」孟慕思忽然不想玩了。

上次去男色無邊的時候,本來是她做主場玩弄別人,可後來被差點被客場的賀蘭煊給吃了豆腐。

所以這一次,還是見好就收吧。

可賀蘭煊正在興頭,哪裏容孟慕思說散戲就散了:「你對女人沒興趣,可我對女人很有興趣,尤其是你!」

「你……」孟慕思瞳孔驀地瞪大,不敢置信地指著賀蘭煊的鼻尖吼,「你什麼時候看出是我的!」

「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是要驗明正身?來吧,我等著呢!」賀蘭煊忽然伸手一拉,就把她輕易拽入懷中。

孟慕思一驚,隨即掙扎。

奈何她的力氣和賀蘭煊沒得比,越掙扎反而被他抱的越緊。

「真的?你捨得嗎?」賀蘭煊依舊嘴賤,不過倒是真的把孟慕思鬆開了。

因為她貌似真的惱火了,而他的本意只是要逗她,並不是把她惹生氣。

細水長流,他不急於一時。

恢復自由,孟慕思立即逃到桌子的另一邊,躲得賀蘭煊遠遠的。

「看把你嚇得,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賀蘭煊眼睛笑得彎彎的,亮亮的。

孟慕思毫不客氣地奚落回去:「可你是狼,調戲女人的色狼。」

「你這樣說我,我會很傷心的。」賀蘭煊故意流露出傷心的表情,同時還對孟慕思擠眉弄眼扮可憐。

「真虛偽,令人作嘔。」孟慕思看得眼角直抽。 「進攻,進攻啊!」

大將軍頓時就是下達了進攻的命令。

大將軍突然之間就看出來了對方的意圖來,這個傢伙,這是在拖延時間。

雖然不知道對方是有什麼樣子的殺手鐧,但是,此刻還是進攻好一點,速戰速決。

然後呢,城牆之上的這些遠程攻擊也是在瞬間的功夫就釋放了出來。

嗖,嗖!

弓箭的攻擊,投射炮的攻擊,此刻已經是呈現了出來威能來。

有破點的,也有一爆炸就是大片的,反正,就此刻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上來看,這樣子的一個局勢,真的是對於這土著而言很不利。

土著所有的力量都凝聚到了這一點,一定一定是要將城門給攻破才行。

這一道一道的身形扛着這火力直接就是朝着城牆之上激射了去。

就算是這葉浮生多厲害,他也就只是一個人,對方呢?這可是有着一群人,這可是全面的展開了進攻,可以看得出來,這樣子的一種局勢,要是這麼的繼續的發展下去,這城牆,真的是早晚那是會被攻破。

天空之中,似乎是有着什麼東西飛來。

這是一道一道的身形利用滑翔翼朝着這邊就靠近了來。

地面增援的話,那是不太可能成功,只能是從後背下手來展開攻擊,所以,最好的辦法,那就是直接從空中就完成了增援,對方,那也的確是這麼的來操作的,從空中就完成了增援。直接就是利用滑翔翼滑翔了過來,一個一個那是穩穩落在了這城牆之上。

這裏的人類城戰士可能是有着絕對的防禦,先天優勢的身軀,但是,破壞力一般,所以真的是想要防禦住這樣子的大軍入侵,那是夠嗆的。

正所謂術有專攻,專業的事情還是要專業的人來干,比如說雅典娜的這些下屬,那可是專業的人。

雅典娜的人一登場,本來,剛剛還多少是有點希望,此刻,這是一點希望都沒有了。

所有的攻擊盡數都是被防禦了下來。

就從此刻的這麼一種情況之上可以進行分析呀,這是沒有可能破了這防禦。

大將軍盯着這葉浮生。

本來,那是有着很大的可能能夠直接攻破進去的。

他也想到了對方是不是在拖延時間,想到而不是很確定,但是,最終也還是下令展開了攻擊。

特么的,還是為時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