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30 日, Comment off

他有些好奇道:「你說的法寶是什麼?」

郭星此時滿臉亢奮,他手舞足蹈道:

「師傅,在我們那個世界,一直都有仙人開闢洞府的傳說。

據說有些仙人為了躲避天災,會在法寶中開闢出一個空間,然後將自己整個門派都裝進去。

這種洞府一般都與世隔絕,只有在特定的時候才能打開。

在傳說中,最有名的是王屋山洞府,據說……」

郭星難得有機會在自己這個bug師傅面前賣弄,此是便滔滔不絕的講述了起來。

而方牧也沒有影響他的發揮,就這麼靜靜聽著他講述起了地球上的各種神話傳說。

良久之後,方牧才若有所思道:「你是說,蒼琅界有可能是從地球上分離出來的?」

郭星重重一點頭道:「反正我們那裡有許多神話故事都是那麼說的。

我以前一直都以為這些只是神話故事。

可如果蒼琅界是一副圖的話,那就跟這些神話對應上了。

師傅,說不定你以後還有機會去地權轉一轉呢,到時候我帶你去地球旅遊!」

方牧聽到這裡,心中又是一動。

如果郭星說的都是真的話,那麼蒼琅圖也許就是一種類似於儲物戒指的寶物。

只是蒼琅圖裡的空間無限廣闊,不但能裝活人,還能裝下一方世界。

以方牧如今的修為,竟然有些無法想象,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才能煉出這種寶物。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葉崇海論輩分,的的確確是葉天傾的七叔。

只不過!

葉天傾和葉崇海沒有太多交際。

葉崇海常年都在外面忙碌,很少回到京城,也就是在六年前才從省外調遣回京。

葉天傾也是在自己二十一歲的時候,才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這位七叔。

因為之前從未見過,也沒有任何交際。

所以和這位七叔沒有任何的交情和親情,但也沒有任何的矛盾和怨恨。

當時!

葉崇海剛剛調遣回京沒幾個月,葉天傾就出事了。

這也讓他們後續,沒有產生交集的機會。

飛機上!

秦無爭喝着茶,啃著牛肉乾,一幅不亦樂乎的模樣。

周洛陽則是在翻看着一本醫術。

葉天傾則是看着窗外的雲層,眼神里是複雜的神光,表情也是說不清道不明的複雜,讓人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隨着時間的推移。

兩小時后,飛機來到京城的上空,穿過一片雲層后,葉天傾都已經能看到地下的機場了。

飛機也已經準備降落。

時隔幾年,葉天傾再度來到京城。

此刻葉天傾的情緒有些波動,無法淡定下來。

「嗝……」

秦無爭則是打了一個飽嗝,抬起頭來道:「飛機怎麼減速了,這是到地方了嗎?」

「是啊,已經抵達機場了,馬上就要降落了,秦神醫……姬家的人,都已經在機場迎接了,咱們下去后就能看到他們。」

周洛陽急忙搭話說道。

他在秦無爭面前,表現的永遠都像是一個小學生似得,完全沒有因為自己的歲數比秦無爭年長幾十歲,就有任何的架子。

因為在他的心裏,秦無爭就是醫學界的天花板,醫術第一人。

縱然秦無爭吃貨一個,而且年歲太輕,但他心裏對秦無爭的欽佩,那可真的是如同高山仰止一般。

葉天傾沒有參與他們的對話。

他的心裏,依舊是在想着葉家的事情。

他在想會不會遇到葉崇海。

但在飛機即將落地的時候,葉天傾的臉上露出苦笑。

因為他強大的精神力,宛若漁網般籠罩出去,他已經發現在飛機降落的地方,姬家的人正在等候。

為首的便是姬家,姬南山的長子,姬長宏。

在姬長宏身邊,便是站着葉崇海。

六年未見。

現在葉崇海的年齡,也已經從四十多歲,變成五十歲。

相比較六年前,葉崇海頭髮白了許多,整個人也蒼老許多。

「葉家,呵呵!」

看到葉崇海的模樣,葉天傾心中發出冷笑,其實他是同情葉崇海的。

葉崇海的能力,在葉家裏是數一數二的。

那怕是給他放在葉家核心圈子裏面,能力都可以進入前五,可以說這是一個非常有能力的人。

可偏偏。

便是這樣一個有能力的人,卻是被排擠在外,多年都沒能成為核心人員,只是一個高層。

雖然手裏的權利也不少。

可若是將他放在核心圈,他能給葉家創造的利益,那至少是翻倍的。

可就是因為葉家內部一些畸形的規矩,讓葉崇海這樣的一顆明珠埋沒,沒能發揮出最大的功效。

「葉家外部的人,累死累活,葉家內部真正的核心卻是貪圖享樂。」

「真正有能力的人,需要付出努力,才能獲得一定的利益。」

「而那些核心的人,他們的孩子一出生便是核心圈的人,那怕是什麼都偶不用做,便可盡情揮霍他人創造出的財富。」

「葉家的核心,那可是有一大批寄生蟲的啊。」

「這樣的葉家走下坡路,倒是正常。」

葉天傾心裏暗暗的想着。

他知道葉家是怎樣的情況,他也知道葉家都有哪些問題,同樣他也知道……葉家已經是病入膏肓,毒入骨髓。

想要改變,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了。

而這也註定,葉家註定是要日薄西山,不復當年輝煌。。 「這枚神丹的丹心是一條火龍形象,或許神丹附帶的特殊屬性或許與火龍有關。」胡蘭猜測道。

「火龍?那或許會是火龍血脈、火龍精神力、火系功法加成、或者能提高對火元素的親和,無論是哪種特殊屬性,都是極為難得的,這可是能提高火系武者的根基的東西,價值連城。」

眾人看著神丹,都是滿臉的渴望。

因為擅長煉器和煉丹的原因,東勝洲學子主修火系功法的武者特別多,這種能提高武者在火系方面資質的東西極為搶手,而神丹稀少,往往有價無市,如今偶然見到一枚,頓時各人都升起了入手的心思。

此時,卻是最為靦腆的穆時先開口道:「陳玄同學,能不能打個商量,我看你並非專修火系的武者,這枚丹對你無用。可否割愛於我?」

話音未落,胡蘭橫插一腳:「我也需要,陳玄同學請您開價吧。」

「胡蘭同學,讓給我吧,我正在突破關口。」

「諸位,我在火系修鍊上最沒有天賦,能否同情一下我..」

「我家是首富…你們確定要跟我搶?」

一時間,你一言我一語的東勝洲學子爭論起來,甚至有急性子爆了粗口。

南瞻學子看的目瞪口呆,這是什麼情況,神丹這麼搶手的嗎?唯有南瞻四傑見識廣博,明白神丹的珍稀之處。

每一枚神丹都能給予武者一種特殊的附加功效…若是運氣好,得到一種神奇的能力,能大大縮短武者的崛起之路,傳聞中最幸運的一個人,從一枚「木元丸」神丹中得到了「青木真體」的特殊體質,讓那人從一個凡體一躍成為天驕體質,潛力驚人。

即便是沒有那種逆天運氣,最次也能得到一股精純至極的屬性元力,大大提高個人的修鍊進度。

當然,神丹也有超高的收藏和研究價值。

只是,這南瞻四傑,段橫驕傲,易哉風與陳玄又過節,肖雅兒也跟陳玄關係不妙,他們自然拉不下臉去找陳玄購買神丹。唯一與陳玄稍微熟識的小魔女…神丹這東西,她也吃過兩枚,倒也不是特別渴望,而且她不是主修火系,火屬性的神丹,與她可有可無。

見眾人都想購買神丹的場景,陳玄已大體猜到了神品丹藥的價值,這種好東西,他當然不會賣了…而且他本人是五行共修,可以說任何屬性的法寶領悟,他都能用得上,可謂來者不拒,更沒理由出售了。

說起來,他對這枚火系神丹的需求也不大,畢竟他是天地鍛體,吸收靈氣的速度已經開到最大,萬一這枚火系神丹是增加火元力或者提升火系元力親和度的,對他作用不大。

這枚神丹,還是適合主修火系的武者。

陳玄念頭一轉,一個主修火系的大長腿靚妞的身影就浮現在他腦海中。

「呵,這小妞運氣倒是不錯,也罷,這枚神丹就留給你了。」

他直接道:「諸位勿擾,這枚神丹我打算送人,不會出售,借過。」

他分開團團圍住的人群,走回自己的位置。

風青洋神色一動,心中思忖,他要送人?此時此地,陳玄好像只跟自己還稍微熟識一些…而且他分明在偷偷喜歡我,他要送人,莫非是要送給我?

風青洋深知自己魅力非凡,見慣了為了討好自己而傾盡所有的世家子弟,天驕俊傑。

那些人送的東西,即便是一些連她都覺得價值不菲的絕世珍寶,她都未必會看一眼,可在今天她竟然隱隱有些期待。

「陳玄要送神丹給我,我到底要不要接受?」

「接受吧,我小魔女的面子…而且陳玄可能會誤會我對他有意思,別人也會看輕了我。」

「可是不接受,陳玄肯定會不舒服,會不會太受打擊?」

「罷了,還是不要傷害他了,畢竟是一番心意,我就勉強收下吧。」

見身旁的小魔女眼神灼灼的望著手中的神丹,陳玄心中一動,他這枚神丹被東勝洲人看了半天,自己人這邊還都沒怎麼撈到,這小魔女估計也是想看個稀奇,又不好意思開口。

他貼心的遞了過去道:「小魔女,你也感興趣嗎?」

小魔女輕輕抿唇,心道果然…

她輕輕接過神丹,放在晶瑩如玉的手心仔細觀摩一下,隨即掏出一個玉盒,將之小心的放在盒子里,蓋上玉蓋。

陳玄微微頷首,這小魔女還是挺會來事的,給她欣賞一下丹藥,人家還送一個盒子給自己。

但是小魔女接下來的舉動大大出乎了他的預料。

只見小魔女輕輕一揮就將玉盒裝進了自己的儲存手鐲里…她對陳玄微笑道:「謝謝,我很喜歡。」

陳玄徹底驚呆了…

我的神丹!

我有說過要送給你嗎?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

這麼不把自己當外人嗎?

你是怎麼腦補到現在這個流程的?

我沒有要討好你的意思吧?

陳玄腦中飄起一連串的問號。

良久,他微微嘆了一口氣,強忍住了立馬跟小魔女要回神丹的想法。

既然已經誤會了,那隻能等後面再找機會私下跟她說清楚,請她把丹藥還給自己。

若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當場說明情況……小魔女絕對會大丟面子,說不定就要拔劍捅人了。

小魔女一怒,血濺五步,她乾爹可是南瞻洲排名第二的大人物…

惹惱了她,以後都別想在南瞻洲混了。

而且,在旁人眼裡,確實是自己主動遞給小魔女的,就好像是打定主意了要送給小魔女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