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行止蹙眉,恨不得將那個姓沈的女人給扔出去。他從褲袋裡拿出手機,在信息欄里輸入一行字,然後拿給余卿卿看:【重友輕色!】

余卿卿笑了笑,伸手將他的那四個字給刪掉了,重新輸入了三個字:【小心眼!】

蘇行止沖她無奈地攤了攤手,隨即又輸入了幾個字:【那我去上班了,晚上再過來接你出去吃飯!】

余卿卿看著她,輕輕點了點頭:「嗯!」

蘇行止伸手摸了摸她的短髮,然後站起身:「我先走了,你們閨蜜好好聚一下吧!」

雖然他離開這裡,沈薇安大概率會對余卿卿說一些不該說的。但是只要她想說,遲早都會說的,他畢竟不能封住余卿卿的耳朵,更不能堵住沈薇安的嘴。

不過,那件事說大也不算大,只不過是之前,他跟沈薇安談過一段無疾而終的戀愛而已,沒什麼見不得人的——沈薇安能說的,也就只有這些!

至於那些不該說的,他想,沈薇安也絕對不敢吐露半個字兒!

把蘇行止送出門,余卿卿才走到餐桌旁:「夠吃嗎?要不要我再幫你熱個麵包?」

「已經夠夠的啦,這個蘇行止,就是喜歡把人當豬來餵養,這麼多年的毛病也一直沒改」,沈薇安說著,一邊像是有些怨念似的,咽下了最後一口牛奶,然後將盤子和牛奶杯一起拿到廚房裡去沖洗。

余卿卿看著她的背影,忽然苦笑了下。

被她明示暗示這麼多次,再傻的人,也該聽明白了。

所謂的閨蜜,她們也走到了最悲哀最尷尬的一步:跟同一個男人,有了感情糾葛!

沈薇安沖洗完盤子和杯子,回過頭,看到余卿卿的眼眶有些泛著紅,不由怔了下:「卿卿,你怎麼了?」

「沒怎麼」,余卿卿笑了下:「剛剛睫毛落到眼睛里了,就揉了兩下,是不是紅了?」

沈薇安嗯了聲,說服自己相信了她的話,隨後走到客廳里,找了個小凳子坐下來:「卿卿,你沒事兒的話,幫我畫一張畫像吧,我拿回家掛起來。等回頭你成了大畫家,我的這幅畫像就值大錢了!」

余卿卿微笑:「好啊!」

一邊說,一邊朝她走過來,支起畫板,一筆一筆,認認真真的畫了起來。

余卿卿最擅長的是油畫,但是出獄以來,倒是喜歡上了素描,黑白灰三色,簡簡單單,就能勾勒出不同的景物來。

不過畫女孩子,而且是一個漂亮時尚的女孩子,還是用油畫,畫得濃墨重彩,那樣才會好看。

兩三個小時,沈薇安的半邊身子都坐僵了,但是等她看到成品的時候,又覺得,那漫長的等待,也是值得的——余卿卿雖然在監獄里呆了三年,但是技藝卻絲毫沒有退卻,依舊是爐火純青。

沈薇安拿著自己的畫像,看得讚不絕口,她看著余卿卿,忽然話鋒一轉:「卿卿,其實你當年沒有讀完大學,真的很可惜了。不然的話,你應該……」

她看著余卿卿有些寥落的神色,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拉過她的手臂,道:「卿卿,你有沒有想過,繼續去讀書深造?」

余卿卿愣了下:「你說什麼?」

「香港有一家美術學院,有知名畫家蔣大年在那裡任教,你之前不是很崇拜這位畫家么?」

沈薇安興高采烈的說著,彷彿比余卿卿還要興奮一般:「我剛好跟那邊學校有點關係,不如我推薦你去那邊繼續讀書深造,怎麼樣?」

。「哦!好的。」劉德乾在電話里非常淡定地回著黃壁壘的話。

黃壁壘卻有點兒急了,重複道:「劉主任,你是不是沒聽清楚,我剛剛講我看到曹孟達教授和陳炳與陸成一起出去吃飯了。」

這劉德乾什麼脾氣,這還好的?人不是你叫來的么,怎麼突然一下子就和陳炳攪合到一起去了?

這讓黃壁壘覺

《我在手術室打怪那些年》第二百五十一章陳主任你別多心啊! 十多分鐘后…

兩人從旋轉木馬上走了下來。

白川綾有些開心的提著包跟在嘉神奈身後,好看的眼睛頻頻朝著旋轉木馬看去,似乎有些意猶未盡的感覺。

「旋轉木馬真好玩。」

「啊~的確還行吧。」

嘉神奈敷衍著點了點頭。

倒是沒有想到,這個問題少女也會露出這種跟小孩子般的表情。

至於他自己對旋轉木馬的興趣並不算大。

畢竟男孩子來遊樂場玩旋轉木馬。

除了年紀太小之外,就只可能是陪別人來的吧?

倒是這個問題少女能夠滿意就算行。

「所以白川同學,素材獲取的如何?」

嘉神奈沒忘記正事。

玩是順帶,素材收集才是主要目標。

「素材啊…」

食指點在自己柔軟的唇瓣上,白川綾微微沉吟了一番,這番動作讓她看起來竟然有些誘人感。

然後她放下手,語氣依舊有些沉吟般緩緩開口道:「嗯…大概有了點靈感。」

「遲鈍男主角跟心存愛慕的女主角玩旋轉木馬的劇情,你覺得呢嘉神同學?」

白川綾抬起頭,露出明媚的笑容。

好看的嘴唇弧線微微翹起一絲更加好看的弧度。

讓她整個人瞧上去,都跟平時在社團里的表現出的氣質截然不同。

這個女人…

無縫不鑽的嗎?

面對這種幾乎寫在臉上的心理暗示技巧。

嘉神奈忍不住在內心吐槽一句,很是果斷回答。

「我感覺有點平。」

「平?」

白川綾笑容一怔。

「是的,我覺得劇情非常平。」

重重點了點頭,嘉神奈再度重複一遍。

「日常類輕我最近也看了不少,但發現裡面最為顯著的特點就是。」

「男主跟女主的第一次約會,如果地點選擇在遊樂園,通常都會選擇摩天輪或者旋轉木馬作為劇情展開。」

「但這個應該挺無聊的吧?」

白川綾站在原地沒有說話。

從凝固的表情來看,不知道是不是在思考什麼。

見狀,嘉神奈也沒猶豫。

繼續就說了起來。

「實際上,遊樂園裡好玩的項目可是有不少。」

「與其選擇這種爛大街的俗套設定,不如我們玩點比較刺激的東西,我想這樣應該也能讓讀者更加耳目一新吧?」

「刺激?」

不知為什麼,白川綾忽然有種不對勁的既視感。

但是面對嘉神奈滿臉認真的神情,就像真的作為同伴般在給自己出謀劃策,那種淡淡的不對勁感覺卻有很快消失了。

接著她疑惑的看了看周圍,故作思考般詢問。

「所以…神奈同學有什麼好的推薦?」

「嗯,我想想看啊。」

故作沉思的凝視片刻,嘉神奈有意將視線看向旁邊。

儘力克制自己沒有胡思亂想什麼。

「那就海盜船,過山車,蹦床…不過這些對白川同學來說可能會比較困難,畢竟你也是第一次來遊樂場,那還是先從最簡單的項目開始比較好。」

嘉神奈彷彿沉思般在旁邊喃喃自語道。

片刻后,他一拍手。

彷彿已經做出決定。

「先從大擺錘開始玩怎麼樣?」

「這個項目對新手比較友好…當然如果白川同學膽量夠大,我們從鬼屋開始也可以。」

「鬼屋就算了,大擺錘聽起來好像容易點。」

鬼屋白川綾還是知道的。

畢竟從字面意思就能判斷出來,裡面應該有各種恐怖的靈異擺設。

雖然知道這個世界應該是不存在鬼的,能夠出現在遊樂場里的鬼屋,肯定都是人工假扮出來的東西。

但就跟明明知道這個世界不存在鬼,可看恐怖片的時候還是會被嚇一跳相同。

對於女孩子來說…

鬼屋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嗯,明智的選擇哦白川同學。」

不要笑…

千萬不要笑出來。

要忍住啊,嘉神奈!!!

嘉神奈將頭朝著旁邊扭了過去。

似乎因為強忍過度的緣故,讓原本俊朗的表情都微微有些扭曲。

甚至狠狠掐著大腿才保證自己沒有當場笑出聲。

白川同學…

你可能不知道。

我這個人啊,最討厭不守時的人了。

並且在學校的事我們兩還沒有好好算過賬吧?

即使你是美少女,總讓你主動進攻可是不太行哦。

偶爾的時候…

我也想要,好好欺負一下你呢。

…..

…..

「那兩個人,看起來笑的真開心啊。」

還沒有發動的旋轉木馬上。

松繁緒美坐在一輛白色的木馬上。

身旁是滿臉興奮的弟弟妹妹,顯然這種一點不刺激的遊玩項目對於他們來說,已經足夠引起屬於孩童的興趣。

與之相對,作為長姐的松繁緒美卻沒有任何興奮感覺。

她目光緊緊的盯著不遠處正側著臉,似乎笑的正開心的嘉神奈。

內心就有一種莫名難受的感覺。

雖然神奈同學在學校里,也經常對自己露出笑容,那是能夠跟冬季陽光並肩溫暖。

是美少女班長專屬,別人都看不見的限定版神奈同學。

可是現在…

看到他跟隔壁班的白川同學這麼親密的並肩行走,就感覺有點小小的醋意。

以及…

羨慕!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