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9 月 1 日, Comment off

剛剛回歸崗位的她,剛好被安排了一個去操場給各個班級的學生派發避暑葯的任務,和林徐一起,錢從學校財務里出,也算是學校領導對學子們的一點關心。

現在大概上午十點左右,趁著各個連隊都在休息進行互動的時候他們抱著兩箱子小瓶葯踏出了清涼的室內,天氣熱得很,身上還套著一件白大褂,沒走兩步江晚秋就已經感覺自己裡面的T恤已經濕了一大半,可不想卻剛好撞上這樣的一幕。

季夏的身影,她一眼就認了出來。

只見樹蔭下身材高挑的女生穿著一身規整乾淨的迷彩服,深綠色迷彩帽壓在頭上,帽檐底下一雙靈動的眼睛在大家的起鬨聲中變成了半彎著的月牙兒,她眉眼間自帶一股英氣,遠遠望去只覺得有股十足的少年感。

江晚秋也是第一次知道,原來「漂亮」和「少年感」這兩個詞,可以完全不衝突的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

少年感,也不僅僅只用來形容男生。

聽著隨風飄來歌聲,江晚秋感覺自己整個人身上燥熱瞬間消散了不少,女生清甜的聲音像一捧清涼的山泉水,讓人心曠神怡。

「那邊那個是季夏吧?」

看到江晚秋忽然停了下來,沒一會林徐也跟著反應了過來,他表情似是有些驚訝,但旁邊很快傳來對方輕輕一聲「嗯」的回應。

兩人沒有繼續往前走近去打斷這一首歌,而是安靜站在原地,一直聽完。

也就那麼一會的時間而已。

季夏並沒有唱全,中途遇到忘詞的部分她也不覺尷尬,反而是十分自然地將忘詞部分用鼻子哼了出來,繼而再接著唱,整個過程里揚起的嘴角就沒有放下去過。

唱到後來氣氛起來了,她甚至舉起了一隻手輕輕搖擺,開始領著大家一起進行大合唱。

聲音穿過整個大操場又傳到了對面連隊去了,教官覺得臉上有光,看起來也十分的得意。

這是時隔四年以來,江晚秋第一次對季夏有了新的定義。

她也是剛剛才知道,原來印象中沉悶內向的小豆丁經過這麼久以後已經長成了窈窕少女,季夏變得自信而又耀眼,即使被這深綠色的迷彩服包裹得嚴嚴實實,也難掩整個人身上迸發出來的光彩。

等到這首歌唱完了,江晚秋才領著林徐走近和教官打招呼,然後開始了正常的工作程序。

「我們過來發避暑葯,來幾個人幫著發一下,一人一支。」

聽到這熟悉的聲音,季夏猛然回頭,一眼就望見了身後江晚秋。

她一雙眸子也跟著亮了亮,整個人眉梢都往上揚了揚。

「我來。」不等教官開口點人,她就自發地上去幫忙了。

「江醫生,我也來幫忙!」

看到季夏去了,宋娜娜也連忙從隊列里站起來朝這邊跑來。

緊接著又有一些其它同學也朝這邊過來,幾十支避暑葯很快發放了下去。

這中間江晚秋和季夏幾乎沒有任何言語上的互動,只是在工作完成準備離開的時候,詢問了對方一句:「一會中午一起吃飯嗎?」

「我這邊再去兩個連隊發一下避暑葯就結束了,一會在操場的出口等你。」

季夏毫不猶豫應了下來。

等到教官喊了解散之後,她穿過人群朝著大操場的出口就一路小跑過去,果然遠遠就望見了等在那裡的江晚秋,只是這時候對方身上的白大褂已經脫下,沒那麼顯眼了。

可季夏還是一眼就在人群里找到了人。

兩人肩並著肩,順著人流朝著學校最大的三食堂走去,一邊走,一邊隨意自然的聊天,就像是朋友一樣,每每這種時候季夏總是會忘記江晚秋要比自己大八歲。

「我以為還和以前一樣,沒想到你變化這麼大。」江晚秋感慨著,眼神有些迷茫,似是在回憶四年前的季夏是什麼樣子。

但緊接著就話題一轉:「我可都看到了,你唱歌的時候你們那個連隊里好幾個男生都看得移不開眼……」

說著江晚秋往前的步子都變緩了些,她偏過頭來,一臉調侃的樣子望著季夏:「我問你,你們班是不是很多男生喜歡你?」

她也曾經歷過大學,所以對這些懵懂而又隱晦的少年感情還是比較了解的,而也就只有這樣的時候他們的眼神才會不加遮攔非常熱烈。

季夏不知道江晚秋還聽到了自己唱歌,所以有一瞬間的愣神,但也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姐姐你看錯了吧,同學一年了,我可一點都沒感覺到有人喜歡我。」

只見她笑著搖了搖頭:「哪來那麼多人喜歡我啊?」

即使有,別人的喜歡也和她沒關係。

江晚秋聽著季夏說完這句話,不知怎麼的,腦海中又再浮現了不久前女生站在人群中央高舉手臂,在空中輕晃的耀眼模樣,於是也跟著笑了。

「怎麼會沒有?」她忽然停下在原地站定,在季夏回頭朝自己望過來的那一剎,說出了剩下的那半句話,「我就很喜歡你呀。」

※※※※※※※※※※※※※※※※※※※※

今晚是填空題:直女撩姬,________。

。徐唯離開卧室,林雅慕從把手裡的照片重新翻了過來。

一打厚厚的照片,有她百日的,有蹣跚學步的,也有仰著臉追蝴蝶的,甚至還有一家三口在一起的合影。

在林雅慕的腦海里,早已忘記了這些畫面,但這些照片定格的瞬間彷彿提醒著她過去抹不去的幸福。

如此對比,林雅慕垂下手,果然是世

《你知我三分心事》第67章 當蘇文說要把收取管理費的一成交給敖靖的時候,在場所有人面色都變了。

沒人是傻子,他們都很清楚,這裡面的利潤有多龐大。

一成交給敖靖,頓時有人有些眼紅。

可是眼紅歸眼紅,卻沒人開口反對,原因呢,也很簡單,敖靖作為人間唯一一個天位九品來說,實力強悍,這時候開口就是得罪他!

然後呢,便是開口,這管理費一成的利益,他們也很難搶到自己手裡。

最後再說回來,管理費落在敖靖手裡,總比落在同為人族的其他人手裡來的好!

畢竟他們只是凶獸!

所以這些人只是心中不爽,卻沒有開口。

敖靖則是滿臉欣喜!

他萬萬沒想到,蘇文竟然會這麼決定!給他這麼一大筆好處。

蘇文看向敖靖,笑道:「敖前輩,這管理費呢,不能白拿!到時候,人界和魔界的交易,還是得你和屬下人來維護!」

這話是不錯,到時候涉及大批生靈交易,說不定就有人來眼紅搗亂什麼的。

肯定需要有人去維護。

而敖靖,很明顯,是個不錯的人選。

敖靖也很樂意!

說白了,他也想要突破啊,他也想要成為聖階啊。

天地功德加持,對修鍊的好處不言而喻。

敖靖拍著胸脯說道:「放心,這事情就交給我了!」

他看向蘇文的眼神中,也滿是感激。

因為他很清楚,這是蘇文在讓利給他!

說白了,即便不是他,蘇文也可以自行來掌控這一成利潤。

或者去交給別人。

有著聖人支持的蘇文,完全可以做到這種事情,而且蘇文本身實力並不弱!

蘇文自然也有自己的考慮。

不管如何,現在這個形勢下,人界的情況太惡劣了。

必須得想辦法儘快提升實力,如果能幫助敖靖突破聖階,最起碼在局部戰場上,應該能夠具有真正的優勢。

而同時呢,這件事情是他主持,他這麼做,敖靖也必然感念他的人情,不說感恩戴德,但是最起碼關係會拉近一些。

很簡單的道理,不管是在公司還是單位,漲了工資誰能不開心?

目前人界聯軍也是如此,他們既是一個大的利益共同體,也同樣是各有心思,各有算計。

蘇文目光掃過眾人,笑道:「事情就這麼定下了,各位如果沒有什麼異意的話,便開始這樣,種豬和草籽,先下發至各個城中,交由築成的民夫們來進行養殖培育,等到基數大了之後,再反哺人間,各位沒有意見吧?」

眾人皆默然。

這還有什麼意見?

最起碼從面子上來看,已經是極為公平了。

一場浩浩蕩蕩的全民養豬運動,開始了。

很快,魔界那頭。同樣也帶走了巨力鼠和長生草。

最開始都是內部繁育為第一位,隨即便是下發下屬部族。

兩邊相對陷入了平靜,但是大的衝突沒有,小的衝突不斷,想去人間看看的魔界生物太多了。

不斷的戰鬥,不斷的廝殺!

而且也不是所有人都願意去養殖巨力鼠。

無盡荒原一線。

一個背生雙翼,青面獠牙的魔族咧嘴笑了起來。

他成功穿過了人界守衛的地方。

他簡單辨別了一下方向,騰空而起,翅膀煽動間,直直飛走!

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

很快,便開始傳來人界受到魔族攻擊的消息。

當然了,這些魔族大多難以成什麼氣候,無腦之人或許直接就被殺了。

畢竟人間現在可也還是有些高手的,解決這些零散魔族沒有什麼問題。

只是說被其殺死一些人,也再所難免!

九幽島內,一些天位高手已經呆不住了。

特別是那些家族中的天位高手,目前情勢穩固,他們又沒有什麼事情,除了每天去搜尋一些零星的魔族擊殺,要麼就是修鍊。

問題是,蘇文讓那些民夫去養殖山石豬。

怎麼想那些民夫養殖出來的東西也不會給他們啊。

所以他們著急想要回去讓家族中人進行養殖。

同時呢,他們要回去,那這些皇室高手們肯定也坐不住啊。

這些天位高手回去了,他們回去,要是皇室高手這邊沒人跟著回去,豈不是要吃大虧?

於是這些人三天兩頭就開始去找公孫十,想要回去。

公孫十哪裡會讓他們走?

這防線壓力本來就夠大了,而且誰也不知道魔族到底什麼時候會不會翻臉,所以他還是把人強行留了下來。

然後,經歷幾個月時間之後,養殖規模徹底鋪開。

很快,第一次交易開始了。

只見人界這邊,靈師們造出來大量的浮空艇!

這是他們在倪紅笑的帶領下,研製出的飛行器!

只是這東西目前速度不快,那也只是相對天位高手而言。

對比普通人來說,簡直不要方便太多。

蘇文和墨幽寒凌空而立,看著人界的浮空艇上,運輸下來大量的山石豬!

兩人眼中都閃過收穫的光芒。

而魔族那邊,運輸手段就比較蠢了,活物不能進靈器。

他們只能將巨力鼠放置在籠子里,然後用一些魔界生物拉的車來緩緩運輸。

對比其人界的效率而言,差了還是不少的。

墨幽寒看著雙方進行交易,笑道:「這次只是一個開始,按照你囑咐的,都已經讓留下了足夠培育的巨力鼠,這東西生產極快,用不了多久,我們便能產出第二批。」

蘇文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山石豬的生育能力比巨力鼠要弱上一些。

短期內看不出差距,但是時間一長,巨力鼠的數量必定會超過山石豬。

到時候…

而在這前期,總得給人足夠的甜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