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將這些布條,從自個的腦袋上扯下來,但一想自己從那山崖上摔下來,不會這麼快就痊癒的,他又歇下了這個念頭,無力地吐出了一口濁氣。

一陣若有似無的呢喃聲,從他隔壁那屋裡飄了過來,擾了唐曲明一門心思的運功療傷。

緩下了用霸刀門這種內功心法療傷,唐曲明這會兒才多看了看,這些不同於他在風梧山莊那房裡的陳設。

這裡是哪裡?隱約中想到了曹祐那小子的他,猜想這裡可能是在曹家大院里吧。

可就算是在曹家大院里,也不該有這種聲音,而且還是在他的隔壁。

一想起曹祐,唐曲明不禁想起了徐丹琪。

胡思亂想之際,唐曲明竟以為是徐丹琪,和曹祐在隔壁那屋子裡玩。

扇了自己一巴掌,在床沿邊找到了件衣服的他,穿好那雙不太合腳的鞋子,打開了這道沉重無比的房門。

呼,迎面掃來的這股寒風,讓唐曲明的腦袋又有了些癢,好似有很多隻小螞蟻,在他的傷口邊爬來爬去。

若然真是他那徐師妹,他又能夠說些什麼呢。

在他爺爺唐告的事情上,唐曲明這輩子都不敢有一絲親近徐丹琪的念頭。

他無法接受自己,會去喜歡仇人家的孫女,也明白徐度到死也不會改變,對他的任何看法。

獃獃地站在這涼颼颼的廊道上,唐曲明就跟個木頭人一樣,忽略了所有的風聲雨聲落葉聲,望著那一個沒有太明顯變化的夜空。

「曲明呀,夜裡這麼深,你不能在外邊吹著風,趕緊回屋去歇著吧。」

提著盞燈籠,步履輕盈地出現在了院門前,認出了站在門口的那人是唐曲明,老淚盈眶的曹三伯,極力壓低了個嗓音跟不遠處的唐曲明說了一聲。

唯恐唐曲明在行動上還有些不便,又往前多走了兩步來,曹三伯剛想去攙扶一下唐曲明,卻被他給止了住。

「您老歲數也不小了,先回屋歇著吧,我沒事兒了。」

聽得那屋裡傳來的聲音漸小了些,唐曲明將目光從遠空中移到了曹三伯的身上,就像在看著一個,半隻腳跨進棺材里的糟老頭。

這樣子的一個糟老頭,在他昏睡的這些天里,可沒少出現過。

為什麼呢,僅僅是人家,是曹祐家的老僕?

還是有著,其它特殊的原因。

微微側過腦袋,去瞥了隔壁那屋一眼,唐曲明的臉上又多了些寒霜。

「那就好,那就好……」

嘴上這麼應和著,曹三伯的心底里卻在想著肖安。

他想肖安要是能夠出現的話,多少能夠在幫唐曲明看一看腦袋上的那傷,恢復到了個什麼地步。

「三伯,隔壁那屋裡住著誰?」

瞧見曹三伯轉身要走了,唐曲明沒多顧忌地問了一聲。

他想知道那屋裡的人,不是徐丹琪和曹祐,也好讓自己那心境再平穩一些,以便利於他靜心療傷。 「你竟然是修行者!」

青年大吃一驚。

不過,驚而不慌。

他的身子好似沒有重量,如柳絮般隨風飄蕩,輕鬆加愉快的躲開襲來的真氣。

他聽說過方台區九紋龍的名頭,心狠手辣,為了錢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可沒聽說過九紋龍手上有功夫,更沒有聽說過九紋龍是修行者。

可現在九紋龍掌心噴涌而出的的確是真氣,是貨真價實的練氣境後期修行者。

也就是說這傢伙一直隱藏修行者的身份,連六扇門都給欺騙了。

「你必須死。」

九紋龍眼中殺機暴漲,毫不猶豫的撲向青年。

這些年他在方台區打拚,不是沒有動用過真氣,而是從未留活口,怕的就是六扇門發現他是修行者。現在已經被認出來,修行者的身份也曝光了,他就絕對不能留活口。

「嘿嘿,想殺你家小爺可沒那麼容易。」青年接連後退避讓,看準機會才轟出一拳,同時勁風呼嘯,真氣噴涌,將九紋龍逼退。

「練氣境後期?」九紋龍眉頭緊皺,再次打量起青年,「你到底是什麼人?」

「小爺就是六扇門裏,最吊最帥的金牌賞金獵人,花都夜狼。」青年見九紋龍沒有再撲過來,就擺出個帥到要原地爆炸的姿勢,目光睥睨的看着九紋龍,「連六扇門都不知道你是修行者,小爺要是把你擒下交給執法處,至少能換五百積分。」

「想擒下老子?」

九紋龍眼中殺機橫溢,冷笑一聲就對花都夜狼連連揮掌。

每一掌都有真氣噴涌而出,呼嘯的向著花都夜狼襲去。

「你這種貨色,小爺早就擒下過幾十個。」花都夜狼嗤笑一聲,依然是身如柳絮似地躲開襲來的真氣。不過襲來真氣有些密集,他躲的也不是很容易。

而這時,剛才還極為兇狠的九紋龍,竟然轉身就飛掠而去。

「被小爺盯上了,你能跑得掉?」

花都夜狼臉上嗤笑更濃,躲開最後一道真氣后就追着九紋龍而去。

五百積分,絕對不能放跑。

兩個保安小跑着趕來,遠遠的就喊道:「你們是幹什麼的,別跑……」

九紋龍臉上頓時浮現一抹獰笑,向著兩個保安衝去。

「躲開,快躲開。」花都夜狼臉色頓時一變,急忙揮手大喊。

可那兩個保安盡忠盡職,根本不管花都夜狼喊什麼,迎著九紋龍就衝去。

砰……

九紋龍隔空一掌,拍飛一個保安。

另一個保安頓時就嚇傻了。

九紋龍趁機近身,探爪扣住他的脖子,而後轉身看向追來的花都夜狼。

「積分重要,還是他的小命重要。」

九紋龍滿臉的嘲諷之色。

六扇門的存在,不就是為了保護普通人么。

現在有人質在手,他就不慌了。

花都夜狼咬牙怒視着九紋龍,沒有說什麼『你殺了他也逃不掉』之類的廢話,而是說道:「放了他,我讓你走。」

「站在那裏別動。」九紋龍冷笑一聲,扣著保安的脖子向後退。

退出七八米后,他猛然一掌拍在保安的背上,拍的保安噴血向花都夜狼飛去。

花都夜狼急忙前沖接住保安,沒有理會哈哈大笑着飛掠而去的九紋龍,而是將保安放在地上,也不查看傷勢,取出一顆藥丸塞進保安的口中,隨後往另一個保安口中也塞了顆藥丸,他就起身向著九紋龍逃走的方向追去。

可這時……

一輛紅色保時捷,嗡鳴著向他衝來。

不僅沒有減速,反倒是在提速。

花都夜狼臉色一變,腳掌蹬地向前撲去,落地后滾出兩圈就翻身而起,根本就不理會那輛保時捷,而是要繼續去追九紋龍。

現在已經不是積分的問題了,而是九紋龍在他面前連傷二人。

他要是不把九紋龍拿下,把面子找回來,還怎麼好意思自稱是金牌賞金獵人?

可是,保時捷沒能撞到花都夜狼,就猛然漂移甩尾,再次向著花都夜狼衝撞而去。

這次花都夜狼有防備,先一步閃身躲開,而且繼續追擊九紋龍。

不管是誰架勢的保時捷,一定是九紋龍的幫手,他不願浪費時間,只想拿下九紋龍。

剎……保時捷車輪和地面劇烈摩擦。

車子沒有停穩,駕駛位上的馬尾辮女人就已經跳下車,狂奔追擊花都夜狼,猛然躍起,大長腿橫掃,猶如長鞭一般抽向花都夜狼的腦袋。

「滾。」花都夜狼憤怒了,轉身就是一掌。

掌風呼嘯,真氣噴涌。

「你找死。」馬尾辮女人柳眉倒豎,強行擰轉腰肢,人在半空來了個大翻身,險之又險的避開襲來的真氣,落地就貼地翻滾近身,像是靈蛇一般纏上花都夜狼。

還沒等花都夜狼反應過來,就已經撲通一聲倒地。

馬尾辮女人像是八爪魚一般,以很是羞射的姿勢纏住花都夜狼的四肢。

「還敢掙扎?」

馬尾辮女人發現花都夜狼竟然要反抗,眼中就閃過一抹冷意。

她纏着花都夜狼雙臂的手,猛然往上一抬。

卡啦……

她沒有擰斷花都夜狼的雙臂,而是將花都夜狼的雙肩關節卸了下來。

俗稱,脫臼。

花都夜狼疼的悶哼一聲。

陰溝裏翻船,丟人丟大了。

馬尾辮女人翻身而起,撣著褲子上的灰塵,冷哼道:「膽子不小呀,掃黑除惡行動如火如荼,你竟然敢光天化日殘害普通人,當我們執法捕快都是擺設?」

「納尼?」花都夜狼黑人問號臉。

而後,他撅著屁股翻過身,咬牙切齒的看向馬尾辮女人。

可看到馬尾辮女人後,他雙眼反倒是一亮。

馬尾辮女人上身穿着一件黑色運動背心。

盈盈一握水蛇腰。

她下身穿的是一條寬鬆迷彩褲。

掩蓋不住擁有兩條大長腿的事實。

她腳上蹬著一雙黑色平底短靴,平添幾分陽剛氣息。

英姿颯爽。

關鍵是臉蛋還漂亮。

有氣質,有韻味,有顏值,有身材……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馬尾辮女人臉上沒有什麼笑容。

「看什麼看,信不信老娘戳瞎你一雙狗眼?」

馬尾辮女人雙眼頓時一瞪,抬手就要戳向花都夜狼的眼睛。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1178章

楚琉影擺擺手。

「等著?可是你不是想要離開這裡了嗎?」

秦臻問。

「我什麼時候說要離開這裡的?我是問你有什麼打算?」

楚琉影道。

秦臻眨眼,那有區別嗎?

「我不知道……」

她說。

有些落寞,但這情緒只是一閃而過。

她沒有北山山頂死去之後的記憶,只知道自己又成了君家女兒,那她難道要帶著兩個孩子回去君家嗎?那肯定不妥。

但這四國,她沒有家人,沒有沒有,沒有落腳之處,確實不知道該怎麼辦。

但她想到之前蕭泓宇說過的話,往南走,那邊春暖花開,秦臻想,她不如也往南邊走……尋一處小鎮,開一個葯堂,然後將兩個孩子養大……

「那你跟我走。」

正當秦臻默默想著後路的時候,就聽楚琉影突的開口道。

「跟你走?去哪兒?」

秦臻真真是愣了一下,她抬起眼看向楚琉影,就這樣清凌凌的帶著些疑惑的眼神看的楚琉影心口又是發虛又是發熱。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