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不用。」胡天說道。

「切,你裝什麼啊,我這是為了照顧你,你這些魚,一上午有賣出去一條嗎?」大媽有些嘲諷的說道。

「這個不需要你操心,你就放我賣著玩的吧。」胡天淡淡的說道。

大媽像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她大聲的說道:「哈哈,你可真會裝逼呀,還賣著玩,你以為你是富二代啊……」

其實胡天雖然不是富二代,但絕對可以做富二代他爸。

要真算起來,胡天這算是富一代吧。

不過聽到大媽這麼說,胡天不想再理會她了。

因為這人就是過來找存在感的,跟她理論沒有任何意思,乾脆不要理她了。

大媽又冷嘲熱諷了一會兒,覺得自己已經把胡天給說的無地自容了,她才滿意的回到自己的展位上。

旁邊賣蜂蜜的是兩位美女,老闆叫劉小瑤,另外一個是她的員工。

劉小瑤見胡天被大媽給嘲諷了,她走過來了。

「帥哥,這都中午了,你怎麼不去吃飯呀?」劉小瑤問道。

胡天抬頭一看,發現是旁邊賣蜂蜜的美女過來了。

於是胡天笑著說道:「哦,我還不餓。」

「我叫劉小瑤,是山南縣花蜜食品有限公司的,你是哪裡人呀?」劉小瑤笑著問道。

胡天說道:「小瑤,我們是老鄉呀,我也是山南縣的,我叫胡天。」

「看來真巧啊,胡天,要不要我給你點外賣呀?」劉小瑤拿出手機晃了晃。

「不用,謝謝你啊,等下我自己隨便弄點吃就可以了。」胡天笑著說道。

「好吧,老鄉,這罐蜂蜜送給你吃。」

劉小瑤對胡天甜甜的笑了笑,然後放下了一罐蜂蜜。

胡天本來不想要的,但是劉小瑤放下就走了,胡天也不好再給她還回去了。

這個時候,胡天想起來了。

自己還帶了個電飯鍋來的,要不拿電飯鍋燉一條五彩仙魚吧。

正好也省的中午出去吃飯了。

於是胡天直接抓了一條五彩仙魚,簡單處理了一下,然後就放在電飯鍋里燉了。 第五百七十八章欣賞劉浩哲!

這是劉浩哲所沒想到的,而林建給劉浩哲的印象,也完全不像外面所說的花花公子,雖然做事有些狂妄了些,但為人並不器張。

甚至,他還在對劉浩哲微笑。

劉浩哲趕忙朝着林建擺擺手,林建卻笑道「你下午的事情,我都知道了,李老找過你吧?」

「嗯,對,一起吃了頓飯!」

劉浩哲也不隱瞞,對於這些人來說,這些事情稍微一打聽就知道3。

「那你是怎麼想的呢?」

「什麼怎麼想的?」

劉浩哲有些詫異道,林建微微眯了眯眼,他想從劉浩哲的臉上看到一些什麼,但最後,還是笑了:「沒什麼,看來那老東西還沒跟你說,是關於匯嘉收購的問題!」

「哦?匯嘉收購?」

劉浩哲故作驚奇道:「匯嘉要倒閉了?」

「對,資不抵債,匯嘉現在是風光不再了,不過院線還留在那,你應該明白我說的吧?

林建指了指身旁的座位,劉浩哲正好坐在他和王芳中間。

「看來林總對匯嘉的院線很看重啊!」

劉浩哲坐了下去,沒有其他演員的拘謹,反而侃侃而談,

這一點讓林建和王芳有些驚訝,這個內地來的年輕人好像很有底氣。

和之前來台城拍電影的演員一點都不一樣,包括李潔,初來乍到台城也是畏手畏腳的,生怕得罪了當地的權貴。

劉浩哲這個樣子,渾然沒有緊張的情緒,甚至神情都看上去無比平靜!

一旁的杜琪看的都有些刮目相看。

什麼時候內地的演員,變得這麼厲害了?

和林建都能這般平起平坐的說話,更何況他身旁還坐的可是賭王的女兒?

不一會菜上來了,可以說非常的精緻,至少,劉浩哲還是第一次吃到這麼精緻的菜品!

當然,味道也非常不錯。

林建對劉浩哲很感興趣,期間問了很多問題,劉浩哲有說有笑的回答看,其他人看在眼裏,都有些暗暗的佩服,這種坦然自若的樣子,換了其他人顯然是做不到的。

當然,劉浩哲能這麼做,其實也是因為他是內地人。

說句不好聽的,哪怕劉浩哲得罪了林建又怎麼樣?

他又不靠台城吃飯,大不了直接回內地,他林建再厲害,手也伸不到內地,所以劉浩哲壓根沒有壓力。

但其他人肯定不一樣了,他們要是得罪了林建在台城這個圈子,肯定是混不下去的。

內地他們又沒有市場,所以很多時候只能忍氣吞聲。

台城影視圈沒落,事實上也和這些因素有關,高層人把握太多群權利,甚至早些年都是黑社會拿着槍讓演員給他們拍電影!

現在好多了,但其實黑社會已經換成了資本家路子其實是差不多的。

「對了,浩仔,你那部春節內地剛剛上映的電影台城找好發行了么?』

林建突然來了一個回馬槍,劉浩哲當然知道他肯定會問,笑了笑道:「怎麼,林總感興趣啊,說實話這部電影,放在台城映絕對火不起來你信不信?」

林建愣了愣,有些不敢相信劉浩哲的話。

這傢伙,不會是在故意說託詞吧?

杜琪也是不可思議的盯着劉浩哲:「浩仔,不可能吧?內地都賣了幾個億的票房了,台城會賣不出嗎?」

以往台城大賣的電影,內地基本都是通吃的。」

「杜導,地方電影知道嗎?方言太重。

估計台城人都聽不懂,更別說代入了,,如果改變語言的話就沒有看點了!」

劉浩哲儘可能的在解釋著,林建看看杜棋,畢競電影這個東西,他才是專業的。

「地區特色電影,難怪了!」

杜琪也是微微搖了搖頭,看林建看自己,趕忙道:「浩仔應該沒有騙你,這種電影,很有區域限制,很多的風俗和電影賣點,台城人感受不到,所以..說不定真的受益很差!」

林建玩笑的笑了笑:「行吧,但願浩仔沒有騙我|」

「沒事,這幾天我就讓人帶過來磁帶,林總看了就知道了,我也沒必要騙你,有錢大家一起賺」「哈哈,好,你說的!」

林建被最後這句有錢一起賺逗開心了,內心上也有些相信劉浩哲說的。

他還真準備看看磁帶再說,看需不需要把《瘋狂的石子》台城的發行搶下來。

之後一票人都吃的很高興。

「浩仔,你什麼時候準備來劇組?我好安排…」

杜琪徵求着劉浩哲的時間,畢竟他也知道要在台城拍一部電影。

「明天我問間葉偉興導演,然後和你說,如果晚上可以,我沒問題!」

劉浩哲的話讓杜琪點了點頭:「行,那我晚上給你安排幾場,明天你來劇組,先把你單獨的戲份給拍了!」

和杜琪約好了拍攝時間”,劉浩哲便和眾人一起離開了,他打車前往自己住的酒店。

但他卻不知道,這一路行程被一群盯梢的狗仔,全程看在眼裏,劉浩哲雖然全副武裝,但香江的狗仔是出了名的眼尖,一眼就認出了是劉浩哲!

而且,這些狗仔也是林建特意安排的,就是想讓全台城的人都知道,劉浩哲是他的人。

這一手,事實上安排的也很巧妙。

劉浩哲當然都蒙在鼓裏。

「明天李老應該就能看到這條新聞了,不知道,他有何想法?」

「哈哈哈,怪就怪劉浩哲這小子,竟然拍我投資的電影,匯嘉的院線,他還想賣給內地人,真是想得美.我們台城的院線,怎麼能被內地拿在手裏?」

林建坐在車上,和前座的王芳說着。

王芳撇了撇嘴:「你不要和我說這些事情,我沒有想法,我只是想趕緊回家!!」

「好嘞,我的大小姐!」

說實話對於這個王芳,林建還是真的說不出來狠話。

「不過我挺欣賞這個劉浩哲的!」

王芳的話語讓林建呆住了,他接着道:

「難不成是看上他了?」

「你想什麼呢,我可是有自己家庭的,我只是覺得他十分勇敢,今天吃飯的時候他跟你聊天一點都不畏畏縮縮,不卑不吭的,雖然知道你的身份,但是他看上去一點都沒有害怕的樣子!」

。 顧知鳶的目光落在了李盈盈手中的玉佩上說道:「這玉佩,我遺失了多日了,如今李小姐找到了,還給我吧。」

李盈盈:?

「不,不是的!」李盈盈立刻開口說道:「這玉佩……」

「還不把玉佩還給昭王妃。」李兆一把奪過了玉佩,他算是明白,這玉佩根本就不知道顧知鳶的,這是李盈盈拙劣的算計,自己還以為真的掌握了證據了。

自己怎麼會有個這麼蠢的女兒!

顧知鳶接過玉佩說道:「多謝李小姐,不過李小姐摔成這個樣子一定很疼吧,父皇一定會找到兇手的,你放心吧!」

聽到顧知鳶的話,李盈盈氣的都快要暈過去了,這大概就是傳說中,偷雞不成蝕把米。

「陛下。」顧蒼然突然開口:「看來小妹在這裏過得並不好啊。」

「永安王何出此言?」趙帝心中憋著一口氣,這群人都是蠢貨,明明永安王很愛護自己的妹妹,他們還要往刀口上沖,不是蠢貨是什麼!

顧蒼然說:「單單是一個宮宴,一會兒逼着小妹大度,給昭王納妾,一會兒又冤枉她,幸好您耳聰目明,看到知鳶在您的身邊,不然知鳶豈不是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

「永安王,都是誤會。」趙帝說:「動手的人拿着昭王妃的玉佩,被誤會了,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是吧,這個事情朕一定會徹查的。」

說完之後,趙帝直接離開了。

趙帝的心情很不好,眾人都看的出來,他十分憤怒,嘉貴妃立刻追了上去喊道:「陛下,臣妾……」

趙帝根本就沒有理她直接走了,倒是高培士轉身看了一眼嘉貴妃:「娘娘,陛下要去鳳溪宮看看皇後娘娘,您,別跟着了。」

嘉貴妃氣的跺腳,但是,還是要裝出一副賢淑的模樣說道:「是,本宮知道了,請高公公照顧好陛下。」

趙帝今日不高興的最大的原因只怕是因為冤枉顧知鳶的事情,說來,這個李盈盈真的是個蠢貨,居然用這麼拙劣的手段!

嘉貴妃轉頭看了一眼李兆,眼中劃過了一抹濃濃的不悅。

李兆心領神會,微微點了點頭。

趙帝都走了,眾人也陸陸續續的散去了。

馬車上,顧知鳶一臉興奮的看着宗政景曜問道:「你看這個玉佩值多少錢?」

宗政景曜隨意看了一眼:「不值錢,也就是一萬多兩銀子吧。」

顧知鳶一聽,唔,對於宗政景曜來說,果然不值錢,但是對於自己來說很值錢的好么?

顧知鳶迅速將玉佩塞到了自己的懷中:「那就是我的了。」

「居然還真的有這種好事,刻上我的名字就是我的東西了。」顧知鳶的心情很好,白得個一萬兩銀子,是人的心情都很好了。

「哎,李盈盈真的是個人才。」顧知鳶笑了起來:「可惜了。」

「何出此言。」宗政景曜側頭看着她。

「可惜了,想法很多,智商不高,這種損人八百,自傷一千的事情也想的出來,就算真的證實了,就是我把她推下去的,然後呢?」 雨淋地區的天氣說變就變,剛才還是繁星點點,轉眼間就會陰雲密布,甚至很快就陰雨連連,下暴雨的機會更多,說時遲那時快,就能讓地面積起一尺深的水來。這不,白天時營地周圍還是霧氣籠罩,誰承想到了晚上時天空晴了,星星也掛在了深藍的天穹上。

星星是有,可就是看不到月亮。其實,沒有月光的亮夜更是好看,一塊大幕布上,充滿了許許多多發光的亮點,能讓人浮想聯翩,做著好多好多的夢。

也許是天氣好的原因,營地里的戰士們都樂意出來透透氣,但是有軍紀約束,到了休息時間,他們又不得不抓緊時間睡覺。這就便宜了那些巡邏的戰士,他們往返於這一地區,來來回回地行走。這樣一來,讓草叢中冒出的黑影增加了不少危險機會。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