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9 日, Comment off

對周子瑜來說,兩人的事被爆了出來,她雖然背了一個第三者,小三的名聲,被人指指點點,但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來找李哲了。

這一點就足夠了,別的她什麼都不在乎。

12點多點的時候,賀志剛和楊浩回來了。

「哲哥,嫂子走了!」楊浩手裡一大堆吃的,燒烤、小炒,麵食。

「嗯,走了。」李哲點點頭。

「哲子你們倆……」賀志剛注意到李哲的床單被套全沒了。

「我們倆就是聊了會兒天,床單被套有段時間沒戲了,子瑜拿走幫我去洗了。」李哲若無其事的說。

賀志剛又往垃圾桶里看了看,露出一副你是不是覺得我傻的表情,「就聊了會兒天?你們聊天這麼費紙!」

「哲子,我真服你了,病還沒好就……」

他真有點難以想象,周子瑜那樣的女神,氣質那麼好,那麼優雅,居然大白天在男生宿舍就……

「剛哥,你沒有經驗,你不懂,運動一下,出點汗,更有利於身體恢復。」楊浩笑著說。

賀志剛「……」

他竟然讓楊浩給鄙視了!

更讓賀志剛憋屈的是,他還沒法反駁,誰讓他確實沒經驗呢。

楊浩示意了一下手裡提著的吃的,「哲哥,吃飯吧!我不知道你想吃什麼,就都買了點。」

「浩子,你花了多少錢,我給你?」李哲說著,拿出了錢包。

「哲哥,不用了,這算我請的。」楊浩連忙說。

「你那麼照顧我,我早應該請你吃頓飯的,只是你太忙了,一直沒機會。」

「卧槽!」賀志剛都驚了,他還是頭一次看到楊浩請人吃飯。

「浩子,破天荒了,我居然能看見你請客。」

「行,那我就不給你錢了。」李哲也沒太過客氣,收起了錢包。

他很清楚,楊浩這樣殷勤表現是為了什麼。

說真的,有的時候給誰機會都是給。

既然楊浩這麼上道,那麼隨手照顧他一下,也未嘗不可。

「浩子,你買了這麼多,我也吃不了,咱們三個一起吃吧。」

楊浩買的東西真不少,燒烤就是一大堆,還有七八份熟食、小炒,冷盤,加起來怎麼也得一兩百塊。

以楊浩的性格來說,這算是出了大血了。

拿來小餐桌,把燒烤、小炒什麼的都擺上,賀志剛又從床底下找出半打啤酒來。

「早知道一起喝酒,剛才買點冰鎮的回來好了,只有常溫的對付喝吧。」

開了三罐啤酒,賀志剛笑著對李哲說:「哲子,我是沾你光了,吃上了浩子的飯。」

他只是性子直,又不是傻,也明白楊浩這麼拍李哲的馬屁是為了什麼。

但讓他拉下臉來,拍室友的馬屁討點好處,他真做不到。

三個人先一起碰了一杯,然後邊吃邊閑聊、扯淡。

賀志剛說:「哲子,宋成宇那孫子,你準備怎麼收拾他?什麼時候動手,叫上我。」

「哲哥,還有我,那孫子就是欠揍。」楊浩也說。

他倆都知道了,李哲和周子瑜的事,是宋成宇故意使壞給爆出來的。

李哲看了兩人一眼,「你們想什麼呢,我什麼時候說,要打宋成宇了?打人是犯法的。」

「犯法?」

賀志剛一聽就急了,「哲子,你怎麼還顧及這個,那孫子使壞,不狠狠收拾他一頓,難道就這麼放過他?

李哲搖了搖頭,「那也不能打人。」

打宋成宇一頓有什麼用?

打完還得賠錢。

以宋成宇那貨的性格,你要是打他,他絕對會報警,然後賴上你。

再說只打那貨一頓,也太便宜他了。

既然他不想在學校再待下去了,那就別待了!

「那你說怎麼辦,我和浩子聽你的。」賀志剛有點來氣的說。

「該怎麼樣就怎麼樣,那小子雖然是使壞了,但也算不上造謠、污衊,畢竟我也是真劈腿了。」李哲平靜的說。

「哲子,那你就這麼算了?」賀志剛不忿的說。

楊浩笑著說:「剛哥,哲哥肯定是有自己的打算,我們就別操心了。」

賀志剛一聽問:「哲子,真的嗎?」

李哲笑了笑,「你別聽他瞎說,我哪有什麼打算。」

「算了,既然你這個當事人都不在意,那我還多管閑事做什麼?」賀志剛有點置氣的說。

這時,忽然有人敲了敲門。

「請進!」

三人都看向門口,然後就看到劉凱月推門走了進來。

她上身穿了一件粉色字母t恤,下身是一條白色短褲,露出修長緊實、筆直白皙的美腿,手裡提著一些水果。

「你們三個吃的不錯嘛?」劉凱月看了一眼小餐桌上擺的吃食,略帶笑意的說。

「凱月,你怎麼來了?」賀志剛打招呼說。

「這還用問嗎?肯定是來看哲哥的。」楊浩笑著說。

劉凱月把目光看向李哲,「李哲,我聽說你病了,就過來看看。」

「謝謝你,凱月!就是小感冒,現在已經好差不多了。」

「可不是小感冒,嫂子……不是,文委你不知道,哲哥最晚燒的可厲害了!」一旁楊浩說。

他一聲嫂子叫的劉凱月臉一紅。

李哲看了楊浩一眼,他覺得這小子的口誤應該是故意的。

假裝沒聽到楊浩的口誤,劉凱月關心的對李哲說:「既然病那麼重,怎麼剛好點就喝酒,別喝了。」

說完,她又對賀志剛、楊浩兩人說:「你們倆也是的,他病剛好點,怎麼就拉著他喝酒。」

賀志剛被說愣了,他怎麼聽著劉凱月的口氣這麼不對勁呢?

「凱月,你吃飯了嗎?」李哲問。

「我吃過了。」

「吃過了就再吃點,你看這麼多菜,我們三個也吃不了,正好你來了。」

7017k 「你高家人有意見?」江嘯堂一臉冰冷之色,作為江東之地的大佬人物之一,他發怒,讓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強大的壓力。

這一刻,所有人都不可思議的看着突然變臉的江嘯堂。

江爺不是來給高老爺子祝壽的嗎?

怎麼會對江家的人動手?

高老爺子等人同樣想不通,但是江嘯堂這個大佬發怒,他們可不敢頂撞。

不過就在下一刻,他們心中的疑惑全部都有了答案。

「小神醫,只要你點頭,我可以幫你滅了高家!」江嘯堂走到陳玄的面前沉聲說道,其那不經意間看向高老爺子等人的眼神,冰冷刺骨,充滿著殺意。

見到這一幕,高老爺子等人差點被衝擊的暈過去。

在場的賓客心頭駭然不已,呆若木雞!

那個從鄉下來的小子,竟然和江爺認識,而且看情況關係還非同一般!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兒?難道那個鄉下小子有什麼驚人的背景?讓江爺都願為其出面撐腰?

一念至此,在場的所有人心頭更是劇震!

高老爺子等人身體一軟,差點因為江嘯堂這句話嚇的摔倒在地。

作為江東之地的大佬之一,江嘯堂說話那可是一言九鼎的,他說要殺人就絕對要殺人,說要滅門就絕對不會留一個活口。

「天吶,這小子竟然和江爺認識,這怎麼可能?」

「但是……他真的和江爺認識,而且江爺還願意為了他滅掉高家,那小子到底何德何能?」

「不會吧,他和江爺認識怎麼不早說啊,咱們剛才都得罪過他,要是……」

所有人瑟瑟發抖,看向陳玄的目光徹底變了,甚至變得有些恐懼,和剛才的嘲諷、不屑、輕視判若兩人。

畢竟,現在只要陳玄輕輕的點頭,龐大的高家恐怕就要灰飛煙滅了,而他們這些人一旦被陳玄記恨上,只怕更加沒有好下場!

高家的人都一臉驚懼的盯着陳玄,雖然他們還不知道陳玄這個鄉巴佬怎麼和大名鼎鼎的江爺認識,但是他們知道,現在他們高家人的性命全部都掌控在這個少年的手中,只要他點頭,那麼高家就完了!

「不需要,因為我有能力讓他們因為今日而後悔終生!」陳玄眼神凌厲的掃過高老爺子等人;「而且這個時間不需要太久!」

聞言,江嘯堂看向高家的人冷笑道;「既然小神醫發話,今日姑且饒你們一命,不過看不起農村人,你們東陵高家算個什麼東西?我江嘯堂也是從農村一步步走出來的,你們是不是也看不起我?」

「哼,真當我江嘯堂吃飽了撐的會來給你高家祝壽?你高家有那個資格嗎?若不是小神醫今日來了你高家,你高家的門檻夠資格把我江嘯堂引進來?」

「欺辱我江嘯堂的座上賓,你們高家好大的狗膽!」

最後這句話,幾乎是雷霆之音。

面對着盛怒之下的江嘯堂,高家的人嚇得一句話都不敢說,吳莉莉、高美鳳、高雪晴三人更是嚇得花容失色,連身體都在顫抖著。

面對江嘯堂這樣的大佬,她們更加顯得像螻蟻!

不過剛才她們還能掌控陳玄的生死,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但是現在局面徹底的倒轉了過來,如此大的轉變,讓她們實在難以接受,這該死的鄉巴佬到底走了什麼狗屎運?竟然結實了江爺這樣的大人物!

高老爺子低着頭,連去看一眼江嘯堂的勇氣都沒有,這可是一位真正的煞星啊,他心中忽然有些後悔,如果他早知道陳玄和江嘯堂認識,即便他高家不去履行那個婚約,也要儘力結交陳玄的,萬般不能得罪,而現在,他們高家已經把對方給得罪死了!

高瑤臉色鐵青,那個讓她感覺噁心的鄉巴佬竟然能凌駕在她的頭頂上,而且還揚言有能力讓他們高家後悔終生。

他憑什麼?丟掉和江爺認識的這層身份,他依舊不過是一個沒權沒勢的鄉下小子,有什麼資格讓他高家後悔終生?

在場的賓客們此刻同樣是不敢說話,甚至連大氣都不敢喘。

「江爺,請息怒,我們真的不知道這位小兄弟和江爺您認識啊!」高老爺子嘴角抽搐,他知道,今日即便江嘯堂不會滅了他高家,但絕對會被其記恨上,以後高家在這江東之地想更上一層樓,只怕絕無可能。

「哼,你的意思是小神醫若與我不相識,你高家就可以隨意欺辱嗎?」江嘯堂眼神冰冷的說道;「一群目光短淺的井底之蛙,在我江嘯堂眼中,你十個高家也比不上小神醫一個,不過你們高家拒絕了小神醫,我倒是要好好感謝你們的愚蠢。」

說完之後,江嘯堂忽然看着陳玄說道;「小神醫,江某有一個不情之請,斗膽向小神醫求一門婚約!」

什麼!

江嘯堂這話,讓得所有人都震驚了。

堂堂江東之地的大佬竟然對那個鄉下小子求婚約,整個江家,可就只有一個獨女啊!

齊刷刷的,在場的所有人都朝着江嘯堂身邊的江無雙看了過去。

江無雙的臉色有些發燙,她也沒想到自己的爺爺突然之間就做出了這個驚人決定。

高老爺子臉色抽搐,他們視為糞土的鄉下小子,江家卻視為珍寶,還想把獨孫女嫁給他,難道真的是他高家目光太短淺了嗎?

高瑤一臉冰冷之色,她看不上的貨色卻被江家搶著要,到底是她高瑤的眼光差還是江家太毒辣了?

不,絕對不是我高瑤眼光差。

高瑤不相信,她不相信陳玄真的是一塊璞玉,那就是一團狗屎運好的爛泥,若不是靠山了江爺這尊大人物,這輩子都只能做一個底層人。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着陳玄,有羨慕,又嫉妒,更有畏懼。

一旦陳玄真的成為了江家女婿,整個江東之地,又有幾人敢小看他?

陳玄看了臉色有些發燙的江無雙一眼,他淡淡說道;「我考慮考慮。」

考慮考慮!

眾人腦袋有些發暈,還考慮,考慮你妹哦!

那可是江家,攀上了那就等於是皇親國戚了,在江東之地就算不是一手遮天,也算是幾乎橫著走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