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殺,剩下一個老夫子沒敢出塔。。司修真的是那個神秘高手!

司修對於蘇瑞澤的做法有些不爽,早上她剛救過他,他現在卻馬上來這麼一出,這有點白眼狼的架勢啊。

她抱着胳膊,挑眉問:「現在試探出結果了,那你還有什麼打算?」

蘇瑞澤與她冰冷的目光對視一眼后,臉微微一紅,帶着一絲羞澀,說:「實不相瞞,我想拜你為師!」

司修一’窘。

搞了半天,他居然想拜她為師?!

蘇瑞澤激動的解釋:「你真的好厲害啊,是我見過最厲害的高手了,我真的特別敬佩你,我想拜你為師,……

《快穿之黑月光雄起》第260章兩個女人的Pk 見她已經平靜下來,於珊珊這才接過來那張卡。

「拿點錢給你爺爺奶奶買兩身好的衣服,另外你幾個堂弟要開學了,每個人給一萬塊紅包,送他們回去。」柳莎莎又交代道。

於珊珊狐疑地看了一眼柳莎莎。

剛才鬧得這麼凶,這又這麼大方了。

不過於家那些人卻不滿足,嘀咕道:「才給一萬塊,那麼多錢,真是吝嗇。」

不過於父發病這麼厲害,他們也不敢再鬧下去了。

如果真的出了人命,那就大件事了!

很快,於珊珊帶着於家一群人也離開了。

柳莎莎看……

《恭喜夫人虐渣滿級》第一百零八章阮星晚殺人了? 源水山,源水宮的宗門所在,一片極為龐大,卻又十分淡雅的建築。

整個源水宮,佔地極廣,差不多佔據了整個山頂,許多建築的另一面,就是懸崖峭壁。

源水宮內,一座淡藍色,好似玉石建造而成的宮殿內,瀰漫着淡淡的水霧,並且還有水流的聲音。

一位帶着輕薄面紗的女子,坐於最高處,兩側各站着一排四名年輕貌美的女子,而在下方,則是站着上百道道身影,有正常的人族修士,也有帶着獸態的獸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有一點,卻是不盡相同,一個個的身上,無形之中,都散發着強大的氣息,全部都是半神之境。

如此多的強者,此刻卻是沒有一個出聲,全部都抬頭看着坐在上方的面紗女子。

沉默片刻之後,帶着面紗的女子,才緩緩站起身來,一道溫婉甜糯的聲音,從面紗後面傳出,「諸位長老!強敵來襲,諸位長老,可願隨本宮一起,前去禦敵。」

「誓死相隨!」

「誓死相隨!」

「誓死相隨!」

「……」

面紗女子話音剛落,下方的人群,頓時紛紛抱拳,大聲喊了起來,一個個面色嚴肅,聲音斬釘截鐵。

「很好!」面紗女子滿意的點點頭,而後轉頭看向左側的一名女子,繼續問道:「我源水宮的戰士,是否都準備好了?」

聽到面紗女子的詢問,左側站於首位,距離面紗女子最近的一名女子,邁步走出,朝着面紗女子躬身行禮道:「啟稟神母!我源水宮百萬護衛軍,皆以集結完畢,只等您一聲令下,就可動身。」

「嗯!很好!」面紗女子再次點頭,而後邁步向前,卻是並未落地,而是凌空飛起,朝着宮殿大門飛去,很快就飛出了大門。

緊接着,站在下方的上百位半神,也是隨之跟了出去,而後飛上半空,落在面紗女子的後方,跟對方一起,低頭看着下方空地中,站着的無數人族修士,以及魔獸一族的戰士,組成的大軍。

而在大軍的上方,則是有着上百艘棕色戰船,凌空懸浮着,每艘戰船,皆是五層,長達上千米,寬也有上百米,船上旗幟飛揚,每一艘戰船,皆是能夠容納數萬大軍,不過此刻,每一艘戰寵,卻是只需要容納一萬人就夠了。

而在最前方,則是有着一艘,長達三千多米,寬數百米,同樣有着五層船艙的巨大戰船,在船頭處,豎着一根高大的旗杆,而在旗杆的最上方,則是有着一面巨大的旗幟,正微微擺動着。

雖然還未展開,但所有人都知道,這面旗子上,綉著的圖案,必然是源水宮的標誌。

而源水宮的標誌,其實很簡單,大海為底,海中一道漩渦,而在漩渦上方,則是有着一滴淡藍色的水滴。

「上船吧!」

話音落下,面紗女子,便帶着身側的八個侍女,朝着那一艘最大的戰船飛去。

緊接着,那一百位半神級,除了一小部分,隨同面紗女子而去,剩下的一百個半神,則是各自分散,挑選了一艘戰船落下,招呼著下方的大軍,開始登船。

很快,不到十分鐘的時間,百萬大軍,便完成了登船,緊接着,一名侍女便對面紗女子恭敬的說道:「神母大人!各位長老,以及護衛軍,皆以登船完畢,我們是否可以出發?」

「嗯!出發吧!」面紗女子點點頭,聲音平淡的說道。

「是!」

侍女急忙點頭應是,而後轉身離去,前去傳達命令。

很快!面紗女子乘坐的巨大戰船,最先開動,而後則是那一百艘戰船,分成了五個隊列,每一隊,都有着二十艘戰船。

戰船從源水山上飛出,途經源水城,遮天蔽日,落下大片陰影,生活在源水城內的城民,只感覺天空突然變暗,當他們抬頭仰望天空時,頓時感受到了深深的震撼。

「快看!那是源水宮的戰船。」

「好多戰船,我修鍊至今,都沒有見過如此多的戰船,同時出動,實在是太壯觀了!」

「聽說,好像是來了一夥極為強大的敵人,有消息說,馬上就要抵達我們源水城了,看來這是真的了,就是不知道,那伙敵人有多強?據讓源水宮,派出如此多的戰船,就連神母大人的座駕,也出動了。」

「確實是神母大人的座駕,在百年之前,我曾經有幸遠遠見過一次,不過有神母大人親自出手,那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不管來的敵人是誰,都不是神母大人的對手。」

源水城內,隨着戰船的經過,頓時吸引了許多人的關注,並且,各處都響起了議論之聲。

五天之後,林衛的樓船,再次被攔阻了下來,而攔阻的,正是從源水宮出發,面紗女子率領的一百零一艘戰船。

面對數量龐大,並且,其中一艘,體型比自己的樓船,還要大的戰船,林衛自然不會用自己的樓船,往上撞。

雙方停下之後,皆是從船上飛了出來,而後林衛便把緩緩縮小的樓船,收了起來,這才開始大量阻攔他的敵人。

「不愧是這靜風島上,最強的勢力,居然有一百多個半神級,以及一個虛神初期。」打量片刻之後,林衛頓時淡笑着說道。

而另一邊的源水宮眾人,同樣觀察著林衛這邊的情況,越看越心驚,哪怕是那面紗女子,在感覺到姬青身上那強大的氣息之後,也是不由自主的,握緊了雙手,那面紗後面的神色,也變得十分的凝重。

「前方的朋友!不知我源水宮什麼地方得罪你們了?不知能否告知一二?本宮水凝月,乃是源水宮宮主。」面紗女子衡量了雙方之間的實力差距,一邊在心中,暗自猜測著,林衛他們的來歷,一邊則是開口試探道。

至於出發之前的決定,卻是早就被她拋去,而她身後的那些個長老,更是無人敢吭聲。

聽到水凝月的話,林衛不由的,想起之前在金銀城的一幕,沉默片刻之後,林衛便開口說道:「我只要一件東西,只要你們願意交出來,我立即帶人離去,你們源水宮,依然是這靜風島上,最強的勢力,而你依然是源水宮的宮主。」

林衛說完,停頓了一下,卻是再次開口,並且還是直接威脅道:「否則的話,你們源水宮,就沒有繼續存在的必要了,我相信,會有很多勢力,願意取你們而代之。」

「你威脅本宮?」水凝月強壓心中的怒氣,看向林衛的目光,變得異常的冰冷,冷聲說道。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我的實力比你強,就是你是地頭蛇,也必須要給我低頭。」林衛點點頭,言語顯得十分的霸道。

林衛說完,水凝月頓時沉默了下來,而在她身後的那些個源水宮高層,許多人的臉上,都露出了憤怒的表情。

「神母大人!此人的話,實在太過分了,他把我們源水宮,當成什麼了?可以隨意揉捏的軟柿子嗎?」

「就是!不就是高手比我們多一些嘛!真要是拚命,我們也都不差。」

「鐵長老說的對,大不了跟他們拼了,他們也不見得,比我們強多少,想要滅了我們,也得看他們,能否承受那慘重的代價。」

「沒錯!我們絕對不能弱了源水宮的氣勢,大不了跟他們拼了,誰怕誰啊!」

「……」

一時間,源水宮的半神隊伍之中,響起了一片義憤填膺的話,許多人都一臉憤怒的,叫嚷着要跟林衛他們拚命。

「是嗎?」水凝月轉過身,看着那些說話的長老,淡淡的說道:「既然諸位長老都這麼說了,那就聽諸位長老的,準備開戰吧!」

「這……這樣就同意開戰了?」

聽到水凝月的話,那些叫嚷着的長老,頓時收聲,一個個雖然長著嘴,卻是沒有再說出一個字,把臉都憋紅了。

片刻之後,其中一個長老,頓時舔著臉,一臉尷尬的說道:「動用武力,那也要等到迫不得已的時候才行,現在嘛!屬下提議,我們還是先聽聽,他們想要什麼寶物?如果不是十分貴重的東西,屬下提議,給他們也無妨,畢竟,身外之物,哪有在場諸位的性命重要,如果我們開戰,我們雙方必然要死很多人。」

「對對對!能用錢解決的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大家沒必要打打殺殺的。」又一位長老開口附和道。

而其他不少的源水宮長老,同樣在不停的點頭附和,眼神飄忽,不過與水凝月那淡漠的目光對視。

「真是一群孬種!」水凝月看着一些源水宮長老的醜態,不由得在心中暗罵了一句,卻是沒有繼續多說,而是重新轉身,目光先是看了一眼林衛腳下的姬青,而後再次落在了林衛的臉上,緩緩開口說道:「不知道,你說的,是什麼寶物?但凡我源水宮有的,必定雙手奉上,就算沒有,本宮也願意為你找來。」。 德拉科來找哈利了,「你喜歡那個女孩?」

「啊?」哈利從恍惚中驚醒。

「你現在就像失戀了。」

「才沒有……好吧,是有點。」哈利想著這個一直把羅恩當借口來看他的女孩兒,「我都沒意識到……」

「救世主有喜歡的人了,」德拉科搖了搖頭,「看來一堆小丫頭要傷心了。」

「好了,德拉科。」止住德拉科的打趣,哈利看著他並不好的臉色,「你怎麼來了?」

「七個學生,五個是格蘭芬多,兩個赫奇帕奇。」

哈利明白了德拉科的意思。

霍格沃茲會毀了的,如果繼續下去。

學院的爭鬥幾乎要被擺到陽光底下了,最近一個月,格蘭芬多和斯萊特林幾乎有一半人被關了禁閉,因為打架!

雖然都只是低年級的小巫師們,但是高年級的也已經快沉不住氣了,而高年級的打起來……

「我只能不接受他們的慫恿帶頭。」哈利回想起這一個月來,不斷想讓他揭竿而起,來一場救世主打敗邪惡的斯萊特林的戲的學生們。

「啊!!!」

兩人對視一眼,又一個!

……

這次是兩個。

格蘭芬多的一年級麻瓜血脈學生,以及赫奇帕奇三年級混血學生。

「那些陰險狡詐的斯萊特林,一定是他們!」

「阿德……」拉文克勞的六年級學姐看著眼前自殺未遂的小男友,喃喃自語。

冷靜的人失去理智很可怕!

就比如,這個直接殺到斯萊特林休息室的瘋子!

口令?一個奪魂咒就可以解決!

教授?在對方手裡握著沾血的十幾張斯萊特林低年級小巫師魂契的時候,誰敢上去?

十幾條命!

僵持著的時候,哈利拉了拉斯內普的衣角。

「教授,隱身衣……」

最後,以拉文克勞學姐被打暈,二十幾個小巫師受傷告終……

斯萊特林三分之一的四年級以下小巫師受傷,這可不是什麼小事。

要知道,純血家族子嗣稀少,幾乎每一個斯萊特林的學生都代表一個家族!

……

「安靜!」盧修斯的蛇頭杖在地上重重一戳,「你們貴族的修養呢!」

「馬爾福家主!」一個貴族站起身來,「我們家一脈單傳!」而且他還是老年得子!

「盧修斯,」湯姆突然幻影移形出現,然後才看見眾人,「我等會兒再……」

血眼,黑髮

「lord!」這個年邁的貴族毫無貴族范的跪了下來。

「一忘皆空!」

湯姆的無杖施法被防護器具擋下來了,只聽「卡嚓卡嚓」的聲音,眼前貴族身上掉下來十幾防護飾品,廢掉的。

湯姆:「……」

眾人瑟瑟發抖,這是無杖施法?還只是遺忘咒!

當下跪了一片。

就剩下盧修斯和湯姆一個坐著一個站著。

沉默。

「盧修斯,魔杖給我一下。」湯姆決定來個大範圍一忘皆空。

「lord,算了吧,都是自己人。」盧修斯起身讓出位子,手裡的蛇頭杖在地上點了點,「你讓我丟霍格沃茲的筆記本到底是什麼?」

湯姆有點泄氣的坐上主位,「我的一個魂器。」

眾人剛順位往後延一個位置坐好,聽到湯姆的話,幾個底蘊深厚的家主差點要吼出來。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