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這件事情也不能怪你。」那男人深吸一口氣,「要怪就只怪那敵人太過狡猾,身邊又有無數高手護著,所以才會如此明目張膽,不計後果。」

「不過今天那個女人殺害了我這麼多門徒,我必然是不會放過她的!」

聽到這話之後,陶宛如滿臉不信。

自從來到前線開始,就沒見過眼前之人出手過。

要不是所有人都對此人尊崇至極,她還以為這個人就是個擺設呢。

「那個人來到前線如此之久,又找到了不少好東西,你再等些時日過去,只怕人家都已經更精進一層修鍊了,你再想替你這些門徒報仇,又談何容易?」

話音剛落,男人身形一閃,轉瞬之間就來到陶宛如面前,伸出手扼住陶宛如的喉嚨。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裏打的什麼算盤,你想讓我出手也得找個好一點的借口!」

說着,男人又將陶宛如直接甩到地上。

沒了接觸之後,男人厭惡的用帕子擦了擦自己的手。

「如果不是因為你今天那幾個門徒根本就不會有事!你別以為本座不知道此事,因你而起!你們侯府之間的恩怨就應該在侯府之內解決,來到前線之後就應該老老實實夾起尾巴做人!」

更別提陶宛如,現在的修為比起人家還落後那麼一大節來。

這赤裸裸的諷刺讓陶宛如臉色羞紅!

「那你別給我畫大餅啊!你不是說只要我加入你們,跟你雙修實力就會突飛猛進嗎?如今我什麼都給了你,可是我的實力卻還是停留在進前線之前那個樣子!你想讓我被你的門徒報仇,你也得先提升我的實力才行!」

男人眸子一眯,猛地沖向陶宛如,隨之而來還帶有一股惡臭,黑色斗篷被風吹下,那乾癟的臉赤裸裸的暴露在陶宛如面前,讓陶宛如喉嚨一緊後退幾步。

「我說過會讓你突飛猛進的,但是你之前被人陷害,體內還殘留着那個葯的藥渣,就算我與你合和雙修,也不過是在表面上提升了你的實力而已,那裏仍舊還是被那些藥物分散的靈力無法聚集,提升你的實力。」

這話一出陶宛如滿臉都是疑惑。

「你這話什麼意思?我之前靈力倒退,是因為有人給我暗中下藥?」

看來這傻丫頭還不了解其中的因果。

「不然你修鍊的好好的,為什麼會突然倒退?」

這話如同一個炸彈一樣,在陶宛如的腦子裏轟的一聲,炸了開來,令陶宛如大腦一片空白。

是因為吃藥,所以才導致現在這般模樣。

那就是從一開始所謂的靈力丹根本就不是好的葯了!

可那不是父親帶給她的嗎?

娘親曾經說過,父親根本就不看好陶知意的所做的那一切都只是表面功夫,為了穩住陶知意而已,在內心裏還是疼她的!

可是……

前前後後也就只有陶鴻興給她帶過靈力丹以及娘親。

可是娘親斷然不會做出害她的事情的!

突如其來的變故與真相,讓陶宛如應接不暇。

不能再這麼繼續下去了。

不然最後難看的還是她!

「你之前不是說要給我一個什麼藥丸讓我吃下去嗎?東西在哪兒?」

男人看了陶宛如一眼:「現在還不能給你,你體內除了有那個葯的殘留之外,還有另外一個東西像是有人刻意塞到你體內,追蹤你的位置的。」

這話一出陶宛如瞬間就想到王氏之前拿給自己的那個黑乎乎的毫無靈力氣息的玩意兒。

如果從那開始,自己就已經慢慢步入陶知意所設下的圈套,那如今自己靈力倒退來到前線,被陶知意追過來的事情也能夠解釋的清楚了。

果然是一個心狠手辣之人。

就連做局都做得如此完美。

「那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將那些東西全都排出體外?」

男人重新整理好自己的儀錶。

「你也不必太着急,我已經派人去尋找那些東西了,你母親與我是故交,他的人我自然會好好的帶的,不然你來,與你合和雙修的人便是別人了。」

陶宛如心裏止不住的噁心。

早就知道這群邪術師里並沒有什麼好東西存在,可在看到這個男人的時候,她心裏終究還是有了其他的想法。

「那好,等你找到東西了就跟我說,只要是能夠提升我修為的,我都會去做!」

只要能夠直接殺了陶知意,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她都能承受!

男人點點頭,手一揮便將陶宛如直接送出去了。

另外一邊陶知意和滿寶一直往前。

「滿寶你再仔細感受一下,周圍還有沒有什麼其他的寶貝?」

想起前些日子陶知意拉着他不讓他走,硬是在地里挖出鳳鳴草的事,滿寶心裏滿滿的不樂意。

「你之前不都已經答應我了嗎?說那是最後一次,這一次為什麼還要我找?」

呵呵。

笑話,有這麼一個天然尋寶貝的人在,還用得着什麼其他的東西嗎?

再說了周圍地勢有多複雜,一路而來,大傢伙都已經看到了,沒必要這麼害羞的。

「你的能力娘親又不是不知道,你只管乖乖的去尋找,後面的事情就交給娘親來處理!前線的資源本就不多,就只有那些,你要是再不弄的話,等那個瘋娘們在打上來,娘親拿什麼應戰!?」

滿寶上下打量了陶知意一眼。

「你剛剛打的不還挺歡的嗎?怎麼現在就怕起人家找上門來了?」

「你到底是不是我兒子?」

「你到底是不是我娘親?」

哪裏有娘親一直慫恿兒子做苦力的!?

人蔘精默默的抬頭:「要不還是我帶着你們去找吧。」

有了一個主動來做苦力的,滿寶的小臉上,頓時就有了笑容。

「好啊好啊,那你帶路!」

玄鳳和虛空蟲向看傻子似的,看了人蔘精一眼。

這得是多傻才會主動請纓啊。

幸虧當時沒有一口把這小玩意兒給吞下,不然傻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了。

不知道虛空蟲和玄鳳在想什麼的人蔘精,蹦蹦跳跳屁顛屁顛的走在陶知意和滿寶前面。

這一次他可終於發揮了他的作用! 看著黑聖摔口而去,白聖皺眉看向彭若若,彭若若朝他擺擺手說:「無礙,不用理他。」

白聖,雖然他是想自己一個人霸佔這個小徒弟,可是,現在,他都有點同情那個黑老怪了,可是怪得了誰,看看他自己做的那些破事情,真是,讓人一言難盡。

看向現在霸著自己親爹媽床的彭明朗,對方正兩隻眼睛瞪著天花板,一副生無可戀的樣子,彭若若低笑一聲道:「大哥,你今天晚上該不會是,就想睡在這裡吧?」

彭明朗從床上坐起來,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臉,瞪著她,說:「那我該怎麼做?你不想多一個莫名其妙的大嫂吧?」

彭若若看一眼板著臉的親爹,正摟著自家親媽,看向她大哥的目光滿臉嫌棄,她輕笑道:「大嫂以後我肯定會有的,不過,」她目光變冷道:「絕不會是想在這幾夜爬床的,行了,哥,回你的房間去吧,我已經安排好了。」

彭明朗無奈起身,被等著他的司玉成和白齊中一齊將他拖了出去。

公孫萬水溫柔的看向小女兒,柔聲說:「今天你也累了一天,接下來還有比賽,趕緊去休息吧。」

彭正賢也柔聲對小閨女說:「不管那些人,今天動不動手,我都安排好了,這幾夜,你就與你大姐一個房。」

彭若若點頭,跟著明月一起,彭明月還拉了建蘭,三個女人說說笑笑的回去房間,就發現,彭明朗和司玉成及白齊中都在。

白齊中指著彭明朗說:「我們也沒有辦法,這個傢伙非要到這兒來,說什麼,若若也會到這兒來,還真被他猜中了。」

彭明朗得意洋洋的,看著他說:「你懂什麼,這是我們兄妹兩個人心有靈犀,沒有妹妹的人是不知道的。」

看著自己的親哥,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私以為,這個哥哥幸虧沒有長尾巴,如果長了,此刻,肯定會搖得非常歡實。

彭若若低低笑了,她是很喜歡和她們在一起的氣氛,很隨意,很舒適。

彭明月瞪著她家傻弟弟,說:「這裡是我的房間,咱們都長大了,不能再像小時侯一樣隨便,你還帶兩個外人進來,我告訴爸,看他不打折你的腿。」

彭明朗吐舌道:「他捨不得,我可是他唯一的兒子,親的。」

司玉成看一眼,表情變得有些落寞的白齊中,這傢伙,該不會是有些喜歡這彭家的大閨女了吧,多年感情上的困擾能夠放開,作為好友和發小,他也是替他高興,於是調侃道:「小明月,我們和你相交這麼多年,搞了半天竟然還是外人,真是讓人傷心啊!」

彭明月愣了下,瞪著他說:「不要胡說八道,你們到我房間里來,到底是幹嘛的?我剛才說的話,可都是真的,咱們現在長大了,不像小時候了。」

彭若若看向自家親姐,失笑,這個是直女,沒跑了,在任何條件都好的情況下,能單身到現在是有原因的。

司玉成搖搖頭說:「我們兩個可不會這麼晚才到你的房間來,還不是因為你這好弟弟。」

彭明朗苦著臉看著彭若若說:「老是想著有人要對我圖謀不軌,我就不想一個人睡,我害怕。」

彭若若抽了抽嘴角,看向司玉成和白齊中說:「不是還有他們。」

白齊中,司玉成,我們難道都不是人。

。 顧傑已經轉身,結果聽到這句話,緩慢的轉回身。

眼神里是驚喜,還有後知後覺的迷茫。

似乎很迷惑。

「江小小,你……的意思是……」

張秀梅一挑帘子出來,手裡端著臉盆。

「顧工程師,你怎麼這麼傻呀?江小小那意思肯定是有機會。」

顧傑眼神里的喜悅,萬分確定,目光灼灼地緊盯著江小小。

「江小小!好,我們慢慢來,慢慢來,多慢都沒關係,真的!你別有心理負擔,我可以等一輩子,不,兩輩子,生生世世都沒關係。」

只要江小小願意嘗試接受他,那麼慢一點有什麼。

顧傑恨不得跳起來,表達自己的喜悅。

江小小耳朵根兒不由自主的全都紅了起來。

感覺火燒火燎。

「你別誤會,我說的慢了點兒,可不是答應你。」

一扭身就進了屋裡。

顧傑對窗戶傻笑,「我知道,不是答應我!慢一點兒就是說可以慢慢來唄,你放心,我明白的。」

那樣子要多傻有多傻。

張秀梅撲哧笑出聲音,「顧老大,我都沒眼看了,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像個傻憨憨,趕緊去辦你的事兒吧。江小小又跑不了。」

一下子弄的顧傑紅了臉。

雖然感覺自己臉上羞澀,可是依然不忘記叮囑張秀梅,

「秀梅,希望你能多照顧小小。」

張秀梅一個大白眼,「還用你說啊,我肯定會照顧我妹妹。」

顧傑轉身就走走了兩步路,突然從原地跳起。

舉著雙臂,沖著天空,發出一聲吼聲。

驚的劉斌他們一群人都沖了出來,「顧老大,怎麼了?怎麼了?」

顧傑尷尬,「沒什麼,沒什麼,我就是準備去找隊長辦糧食關係。剛才想著早點回城,失態了。」

劉斌他們搖搖頭,那一臉的鄙夷。

「顧老大,你可是我們心目中的老大,你怎麼能這樣不沉穩的樣子。」

「真是讓我們太失望了。」

「都給我滾蛋!」

顧傑一嗓子怒吼,其他人做鳥獸散。

因為心情愉快,辦事也特別順利,顧傑找到吳大奎,吳大奎一點兒刁難都沒有。

而且手續辦的特別順利,介紹信和糧食關係的證明全部都開好。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