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19 日, Comment off

想要再支撐一段時間,有些玄乎了。

周秦必須得趁著這個劍沒有破碎之前,就把這個巨蟒給解決了才行。

「是不是都當小爺我好欺負!一隻沒毛畜生也敢咬我?」

可能是覺得巨蟒這種普通的攻擊有些太看不起人,風鷹皇炸毛了。

當然,它身上本來也沒有什麼毛了。

但是能夠看得清楚,它脖子上的一些毛根根炸起,隨後那種青色的能量出現,把它整個身體都給包裹了起來,就好像是一個圓圓的雞蛋一樣。

下一刻,一群拖着長長青色尾巴的羽毛突然衝出,直接沖着這巨蟒就過去了。

「嗖嗖嗖!」

根本就沒有給那隻巨蟒反應的時間,再加上巨蟒本來就是有些惱怒的想要去咬風鷹皇,所以現在的場景看起來就像是它自己衝過去挨打一樣。

瞬間,這些繚繞着強烈的風能的羽毛就扎到了巨蟒的身上,在它瘋狂又震怒的情況下,其中的一支速度極快的羽毛,直接扎進了它的眼睛裏面。

「嘶!」

巨蟒發瘋一樣的開始翻滾起來,身體上更是衝出了一層青色的能量,看起來就很剛剛的風鷹皇的感覺差不多,但是給人的感覺要更加的陰冷。

而正往過趕的阿努,一個猝不及防之下,直接就給一尾巴給拍飛了。

要不是風鷹皇撲扇著自己的小翅膀去抓住了他,阿努這一下必定會被直接拍出去。

但是即使是這樣,阿努還是受傷了,直接就一口血噴了出來。

西扎快速的跑過來,扶起阿努就往後退。

禿毛雞風鷹皇也跟着往後躲,它脖子上面能夠看得出來,已經很稀疏了,剛剛發動攻擊的就是他脖子上面的這些羽毛。

它剛剛屬實是豁出去了,它現在甚至根本就不敢去看自己身上的羽毛,因為每看一眼,就覺得更加絕望一些,甚至是覺得根本就長不出來了!

西扎面色難看的厲害,阿努這會兒還在咳血,很明顯,現在的這種戰鬥根本就不是他們能夠插手的,隨隨便便被觸碰一下,就能夠傷成這個樣子,如果再靠近一些的話,肯定是一個死。

周秦無奈的漂浮起來,本來還以為能夠起點作用,沒想到半點作用都沒用。

他越發的堅定了自己下一次一定要帶人一起出來的念頭了。

他堂堂聖子,出門連個打下手的都沒有!

巨蟒瘋狂的翻滾著,尾巴的地上拍的啪啪作響,那種青色的能量開始出現的一種怪異的變化,顏色已經有些微微的偏向於紅色了。

周秦並不知道原因,但是這並不妨礙他能感知到面前這個巨蟒似乎在受了傷之後就更加的狂暴了,就好像是給家吃了一個狂暴buff一樣。

嘆了口氣,看樣子接下來必須得要認真了!

他再次對着面前的這一團看不清楚東西的能量霧氣裏面發動精神衝擊,能夠很明確的感覺到對面的那個靈魂越發的瘋狂起來了,而且,這怪物好像是在經歷什麼蛻變一樣。

隨着拍動的聲音越來越小,霧氣也逐漸的有了慢慢收斂的跡象,周秦這會兒站在合適的距離處,高高的舉起手中的劍,目光死死的盯着下面。

很快,一隻怪物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軀體早就已經不像是一個正常的蛇類了,甚至是就連顏色也有了一種細微的改變,淡淡的青色變成濃郁的深青色,鱗片看起來就像是閃爍著光芒一樣。

而且最最特別的就是,這玩意兒長出來了一雙翅膀。

雖然相對於他的具體來說,這對翅膀可能有些小了,但是並不妨礙它身上那種衝天的氣勢,屬實是有些驚人了。

它緩緩的撐著身子站起來,目光死死的盯着……風鷹皇,身後的翅膀更是扇動起來了。

這竟然還是一個記仇的怪物。

「乖乖啊!又不是我一個人打你的,你幹嘛老盯着我啊!」

風鷹皇本來以為自己距離的這麼遠,接下來很可能就會見證一個兩敗俱傷的場面,結果沒有想到,這玩意兒竟然盯上了自己了!

這不就太離譜了嗎?!

。 她當然認出了對方。

明明已經活了數百年,卻如此年輕俊秀,渾身流淌著月華之氣,只是他的眼眸,如同浸泡著群星的黑夜,涌動著無盡的虛無。

道君,你好。

「你還記得什麼?」

道君開口,她才醒過味來,收回落在他臉上的目光。

這可是傳說中殺人如麻的道君!

她忙凝心靜氣,低頭回答,

「沙獸把我和妹妹帶到半空,眼前一黑,我就什麼都記不得了。」

「你們呢?」

「鎖沙鏈突然斷裂,回撤丹城,沙獸攻擊外城,綠光一道,鋪天蓋地,沙獸和沙暴都消失了,屬下出去救人,就見她倒在城門前。」男人面色蒼白,瘦如孤魂野鬼,一目戴黑布罩。

女人開口,她的眉毛極黑,像濃墨滴在臉上一般,聲音沙啞。

「屬下詢問了活下來的人,他們看到旋風長出綠葉,盛開了大朵的牡丹花,像是鳳后顯靈,之後沙獸和旋風,就都回到了原處。」

鳳后!洛蔓突然想起她的任務,道君不就在眼前嗎?她還等什麼?

「鳳后要死了,道君,你能不能救救它?」她語氣急促。

「你們兩個,把人帶過來。」

道君看著她,神情中帶著几絲玩味,他仔細地打量了一遍洛蔓,像是看一件新玩意。

兩人離開后,道君起身,徐步朝她走來,他身材欣長,姿態瀟洒,每走一步,她的心就猛跳幾下。

她現在才明白,為何洛黛對道君念念不忘。

「你是怎麼知道,鳳后要死的?」他低頭看著她,目中盛笑。

「我從小就能聽到鳳后說話,她告訴我的。」

被他看得暈暈乎乎,實話像水一樣,順著嘴就流了出來。

「你沒有靈力?」

她點頭,心中竟有幾分愧疚,若她是靈修,也能為保護丹城出一份力。

道君拿起她的手,動作溫柔至極。

洛蔓的心幾乎跳出了嗓子,她渾身僵硬,腦中一片混亂。

「讓它發芽。」

她的掌心不知何時,多了粒指甲蓋大小的種子,黑色的殼子外面,帶著絨毛般細小尖刺,十分醜陋。

「我沒有靈力。」她訝然。

「回憶一下,你是如何同鳳后溝通的?」他依舊耐心。

洛蔓虛虛掩上手,閉上眼睛,她是怎麼聽到鳳后講話的?

五歲生辰,靈力最後出現的時間,她一直等到子時,並沒有奇迹出現。

便哭著跑到花園,藏匿在鳳後身后的假山中。

家族中人,個個都有靈力,憑什麼她沒有?

哭著哭著她就睡著了,半夢半醒,像是漂浮在半空中,父親和妹妹找了她整夜。

醒來之後,她就能聽到鳳后的話了。

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

「種子,快發芽。」她默念了許多遍,種子卻依舊是種子。

她睜開眼,面色沮喪「不行,我沒有靈力。」

道君突然用力握住她的手,尖刺刺入她的手心,她痛得倒吸一口涼氣。

「這是三毒果的種子,外殼的尖刺有劇毒,解藥便是花瓣,你若不能讓它開花,一刻后,就會毒發。」

洛黛像是沒聽明白,愕然盯著掌心,黑點漸黑漸大,須臾就染滿了半個掌心。

渾身發冷,手臂發麻,她這才意識到,道君不是開玩笑的。

她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想得腦仁生疼,那顆種子卻像頑石一樣,怎麼也不肯被點化。

黑色順著手臂攀爬,蔓延到她的脖頸,洛蔓只覺眼冒金星,喘不過氣來。

她又看到了鳳后,不,不光是鳳后,還有別的,她想看清楚,卻被越推越遠,心上像是扎滿了萬根牛毛大小的細針,痛得她恨不得立即死去。

一股清涼湧入身體,痛楚逐漸消失。

睜開眼睛,她看到道君的臉,俯視著她,眼神愈發溫柔,「花開了。」

掌心中,血紅色花朵輕輕搖曳,像是在同她打招呼,她愣住了。

道君撕下花瓣,送到她嘴邊,「張嘴。」

洛蔓這才發現,她躺在道君懷中,他有力的手臂,攬住了她的後背,那種清涼的氣息,越發濃郁。

她張開嘴,任由道君把花瓣送入口中,他的手指輕輕劃過她的唇,她幾乎忘了怎麼吞咽。

「姐姐!」身後傳來洛黛的聲音,她想起身,可道君的手,牢牢把她鎖在懷裡。

等她完全咽下花瓣,道君拿起一塊方帕,拭去她嘴角的花液,才放開手。

洛黛站在門口,淚珠滾滾而下。

平常洛黛若看到道君,必然會興奮不已,但現在,只是黯然垂眸。

「妹妹,我真是太開心了。」

千言萬語,涌到嘴邊。

洛黛面色憔悴,肩膀上纏著厚厚的白布,眉骨也有一塊擦傷。

「別敘舊。」道君說,「在風眼中發生了什麼。」

「我被沙獸抓到半空中,不敢睜開眼睛,突然聽到凄厲嚎叫,便看到一顆巨大的樹,一眨眼就長滿綠葉,開出雪白的花,又瞬間枯萎,旋風和沙獸都消失了,我覺得好舒服,好平靜,就像是一場夢。」

道君指間光華流動,白色柔光包裹住洛黛的傷口,她悶哼了一聲,整個人都鬆弛下來。

「道君,是滅靈閣做的?對不對?」

「我還在調查。」

「肯定是他們做的!」恨意浸染了洛黛的眼眸,她森然冷笑,「早晚我要把他們的皮全剝了。」

「你們兩個,跟我一起去見贏帝。」道君依舊面沉似水。

他捏住洛黛的手臂,掌心便多了一粒同樣的種子。

「讓它開花。」

洛黛手一張一合,種子便發芽抽枝,開花結果,妖冶的花朵在她掌心飄搖,

「不錯。」道君點頭。

「是我嗎?」洛黛突然像明白了什麼,聲音陡然高亢,「一定是我,我就是傳說里的人,能讓沙暴消失的人,對不對?」

「很有可能,」道君微笑,眼眸中星光閃耀,「帶她去換衣服。」

蘇椿應聲而入,示意洛黛跟她走。

「紅色。」道君吩咐。

「姐姐,我還有事告訴你!」洛黛突然看向她,神情凄楚。

蘇椿把她拽出門,聲音被隔在門外。

洛蔓知道妹妹的話很重要,但卻沒聽清。

。 一道化神巔峰的神魂從李語蘇的識海里衝破出來。

看到一頭狐狸正在吞噬李語蘇的神魂,他哪裡還忍得住。

心急如焚,同時又十分氣憤。

他們傾盡全力培養的人,竟然差點被奪舍了。

顧不得多想,李家老祖立刻撲了過去。

對著九尾狐的神魂就是一陣撕扯。

這是李語蘇的識海里,他也不敢使用大招。

就只能憑著本能撕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