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六那麼討厭她,可為什麼頻頻在她手裏吃虧?還不是因為被她掌握了財政大權!

現在,蘇君彥這是要剝奪了她的權利?

蘇慕安忍不住反駁道:「大哥,不讓我管,那你打算讓誰管?蘇南卿嗎?你不能這樣,我才是爸爸唯一的女兒,蘇南卿不過是那個女人背叛爸爸的恥辱存在,你這樣做讓爸爸的面子往哪兒擱?」

見她到了此刻還在爭論,蘇君彥緩緩垂下了眸子:「你出去吧。」

蘇慕安還想爭執,卻知道這個大哥一旦下了決定,那就基本上再也拉不回來了。

她攥住了拳頭,深吸了一口氣,這才走出了書房門。

等她離開后,蘇奇不知道從哪裏飄到了蘇君彥身邊,詢問:「大哥,你真的就這麼放過她?」

蘇君彥揉了揉太陽穴,略有幾分頭疼。

他嘆了口氣:「三叔至今昏迷不醒,身為三叔唯一的女兒,她近期最好還是別出事的好。如果三叔挺過這一關,三叔會處置她的。」

被蘇葉親自養大的蘇君彥,太了解蘇葉的性格了。

他最討厭的就是這些陰謀詭計。

況且,他感覺三叔似乎並不是很討厭蘇南卿……

蘇奇忍不住詢問:「如果三叔挺不過去呢?」

蘇君彥的眼神倏忽間冷了下來:「那麼為三叔守孝兩年,她也該嫁人了。」

至於嫁給誰,給多少嫁妝,可就是蘇君彥說了算了!

蘇奇點頭。

對這個堂妹,他和蘇君彥意見一致,都不太喜歡,畢竟,他一直是生長在黑暗中的人,這個堂妹的心思,和他一樣,見不得人。

他正在思考時,蘇君彥詢問:「南卿醒了?」

蘇奇敏感的發現,大哥對蘇南卿的稱呼變了,從疏離的蘇小姐,到蘇南卿,更是到現在的南卿……咳!

蘇奇挺直了背脊:「不知道,我回來的時候還在睡,以前看她好吃懶做的,也不工作,天天就知道睡覺,沒想到竟然是大名鼎鼎的Anti……這麼想起來,怪不得她那麼有錢!」

蘇君彥:「……有錢?」

蘇奇點頭:「對,你不知道么?蘇六那小子已經成了她的小迷弟了,就因為她有錢!」

蘇君彥忍不住說了一句:「真有出息。」

「可不是么?」

蘇奇撇嘴,「看我就不會因為她有錢而折腰,想要被我蘇奇認可,除非她是戚門大師姐!」

蘇君彥:「……」

蘇奇又看向了他:「大哥,如果讓你認可這個堂妹,需要什麼?」

蘇君彥瞥了他一眼,拿起了桌子上的公司文件:「無聊。」

蘇奇撇嘴。

就在這時,蘇君彥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看了一眼,發現是一條短訊,來自於陶萄:【南卿如果回家了,麻煩告訴我一聲。】

蘇君彥發了個問號過去。

陶萄頓時回復了消息,像是要急於撇清他們的關係:【南卿的手機一直沒人接,估計還被扣留着!是小果想媽媽了,她回去了,讓她來接孩子。】

蘇君彥看到這裏,頓時站了起來,拿起車鑰匙往外走。

蘇奇一愣:「大哥,你去哪兒?不等小堂妹回來了嗎?」

蘇君彥腳步不停:「去接孩子回家。」

蘇奇:?

孩子?

今天不是周末嘛?綿綿好像沒上學啊!

蘇南卿和張芳談完后,這才走出來。

她心裏並沒有多怪張芳,甚至覺得這人對蘇葉的忠誠讓她感嘆,這都什麼年代了,竟然有人可以做到這一步。

怪不得蘇君彥上位后,沒有把她趕走。

傅墨寒詢問:「蘇小姐,如何?」

蘇南卿認真評價:「審訊室隔音效果的確不錯,以後失眠了可以經常來借用一下。」

傅墨寒:「……」

他問的是張芳是不是說了什麼!不是問審訊室!!

可看面前女人大大咧咧的模樣,他沉默了一下,最終還是開了口:「蘇小姐,我為我之前的行為向你道歉,對不起。」

蘇南卿聽到這話,挑了挑眉。

她勾唇,忽然開了口:「傅隊,你的歉意我接受了,不過我想請傅隊幫我個忙。」

「什麼?」

蘇南卿垂下了眸子:「你是否可以告訴我,我到底牽扯進了什麼案子裏面。」

她睡醒后就清醒了。

傅墨寒沉默了一下,抬頭盯着她看了很久,似乎在斟酌著是否能告訴她,最後,他讓開了身體:「蘇小姐,我們去這邊聊。」

有些事情,的確不用瞞着她了。

蘇南卿點頭,給霍均曜使了一個放心的眼神,這才跟着傅墨寒進入了旁邊的保密室。 拳打武當。

腳踢少林。

這口號喊得倒是非常響亮。

在大魏江湖中,少林和武當是非常特殊的存在。

即便明教很強大,即便很多隱世門派都很厲害,但真要給江湖各門派論資排輩的話,少林和武當絕對會排在前兩位。

令狐嬋眉頭一皺,道:「我倒想看看,到底是誰的口氣,如此狂妄。」

「只是一些賣藝者招攬觀眾的噱頭罷了。」楊思夢似乎對那邊的熱鬧毫無興趣。

令狐嬋卻是拉著她往那邊走去,嘴裡說道:「思夢,來長安城,就得看熱鬧,看各種各樣的熱鬧,要是你什麼都不看,豈不是白來了?」

魏小寶朝她們喊道:「我還有事要去忙。」

二女同時朝後擺擺手,讓魏小寶自便。

魏小寶笑了笑,加快腳步,牽著馬走向東廠。

百姓們看到他,都會報以微笑,但不會有人上前問候。

相比朝中的那些官員,魏小寶真是和藹可親,毫無架子。

回到東廠,魏小寶讓魏七將巨人戰士召集起來。

經過李九針反覆的試驗,最後有七十八名巨人順利縮小,然後還能順利增大。

待到人員集齊,魏小寶笑看著他們,問道:「諸位想不想提升功力?」

那些人面面相覷,自從加入東廠,他們一直都很努力,因為即便身軀縮小,但他們的飯量似乎沒啥變化,依然驚人。

既然要比正常人多吃飯,那就得比正常人多幹活才行。

故而他們全都很努力,勤修苦練,只為變強。

然而不知道是因為天賦不夠,還是努力不夠,他們的功力全都提升緩慢。

「想。」

短暫的沉寂后,七十八人同聲喊道。

魏小寶滿意地點點頭,從懷裡掏出藥丸,交給魏七,道:「每人一顆。」

魏七將藥丸發放下去,瓷瓶里最後還剩下兩顆。

他想將藥丸還給魏小寶,卻聽魏小寶說道:「剩下的這兩顆,你和小安一人一顆。」

「多謝師父。」魏七喜出望外,急忙將瓷瓶收好。

吃了這藥丸就能變強,誰還辛苦去修鍊?

但魏七不知道的是這世間的確存在著許多能迅速讓人變強的神葯,但這些葯的副作用也非常明顯,那就是上限並不高。

比如吃一顆神葯,能迅速讓一個普通人入樓並提升到九重樓,但此後這人的功力,可能永遠都會停留在九重樓,再也無法獲得突破。

但對一些資質愚笨的人來說,真要有這種藥丸,他們肯定會毫不猶豫地吃下去。

畢竟藥丸能助他們迅速達到此生永遠都到不了的高度。

看到眾人全都拿到了藥丸,魏小寶正色道:「你們的身體構造很特殊,吃下這顆藥丸,可能會增強你們的功力,也可能會立即要了你們的命,吃還是不吃,你們自己看著辦吧。」

話音未落,七十八人已是全都毫不猶豫地吞下了藥丸。

魏七頓時很緊張地看著,要是真有人慘死,那他肯定會好好思量思量,到底要不要吃這藥丸。

藥丸入肚,藥力很快散開。

眾人全都坐在地上,雙手轉動,運功調息。

頃刻間,他們的額頭全都有白氣騰起。

魏小寶看在眼裡,非常滿意。

「多謝督主。」待到將藥力完全吸納,所有人齊刷刷起身,又跪地行禮。

看得出來,只一顆藥丸下肚,就讓他們的功力得到很大的提升。

甚至有好幾人,功力竟然直接攀升到了九重樓,堪稱奇迹。

看到眾人全都平安無事,魏七也是安了心,當即跑去找小安。

要是吃下這顆藥丸,他們的功力也能提升到九重樓就好了。

小安可能有點機會,畢竟經過自身的苦練,如今的小安已是七重樓的高手了。

又過片刻,看這些人全都無事,魏小寶也覺放心,當即說道:「好了,都去休息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