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8 日, Comment off

李雨的眼裡閃著興奮。

「吃飯吃飯。」

李錦蹬蹬跑下樓。

不知什麼時候客人已經來了,一雙白髮童顏的老夫妻。兩個人看見李錦從樓上下來馬上熱情地招呼李錦過去。

「小嬌嬌都長這麼大啦!十三歲能長這麼高,真隨了你們家的好基因,跟大姑娘似的。」

已經許久沒有外人稱呼她小嬌嬌了,就連蘭姨也習慣喊她李錦。

李錦並不認識兩位老人,兩位老人卻好像對她非常熟悉,連她在靠山村生活的經歷都一清二楚。

「快叫晏爺爺晏奶奶。」

原來兩位老人是晏北樵的爺爺奶奶!

還真是貴客呢,看來爺爺沒少向他們介紹她。

李錦禮貌地招呼晏爺爺和晏奶奶上桌吃飯。

吃慣了蘭姨做的飯菜,再吃晏家請來的小保姆做的地道北方菜,每道菜都透著家鄉的味道,李錦感動得差點哭了。也顧不得聽大人說話了,專心乾飯,對李雨不停在桌子底下踢她的腳也無動於衷。

。 第五百四十五章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離婚了?」墨老太太愣住了。

怎麼會呢?

就在剛剛墨長印帶着陸曼妮出現的時候,墨老太太就命令安如初去調查過了。

剛才她故意拖延,就是為了給安如初爭取時間。

很快,安如初那邊的調查結果就出來了。

陸曼妮跟顧昌明一直就住在一起。

顧昌明這段時間泡在堵場裏面,醉生夢死,根本就不知道陸曼妮勾搭上了墨長印,又怎麼可能會離婚呢?

「沒錯,他們已經離婚了!」墨長印斬釘截鐵的說道。

這下,就連陸曼妮都愣住了。

離沒離婚,她是當事人,最清楚不過了。

這段時間,顧昌明賭博上頭,家都沒有回來過。

兩個人面都沒有碰過,哪裏有空去離婚?

「長印……」陸曼妮悄悄扯了扯墨長印的胳膊。

墨長印卻不為所動,表情堅持。

墨老太太沒有錯過陸曼妮的小動作。

當下,就越發確定陸曼妮那個賤人一定是心虛了,墨長印鐵定是在撒謊!

「長印,你怕是被這隻老狐狸精給迷暈了頭了吧?竟然連這種謊話都敢說!」墨老太太罵道。

其實她心裏是恨毒了的。

因為墨長印這個蠢樣,簡直就跟當年的墨老爺子一模一樣。

墨長印的母親就是個死了老公的寡婦。

仗着自己又幾分姿色,四處賣弄。

偏偏墨老爺子那個色胚還就著了她的道,跟她顛鸞倒鳳,還弄出一個私生子來。

不得不說,還真是一對親生父子。

連做的蠢事,都特么如出一轍。

墨長印也不着急,慢條斯理的從懷裏摸出一個紅色的本子:

「老太太,老爺子,你們看看這個吧!」

墨老爺子狐疑的眯起了眼睛,「這是什麼?」

「你看看就知道了。」

墨老爺子顫巍巍的手將那個小紅本本接了過來,赫然看到外殼上面印着「離婚證」三個字。

當他打開了之後,發現竟然是顧昌明和陸曼妮兩個人的離婚證。

「這是……離婚證?」墨老太太傻眼了。

陸曼妮也驚呆了。

這是怎麼一回事?

墨長印連忙朝着陸曼妮使眼色。

陸曼妮腦袋轉的很快,一接受到墨長印的眼神,馬上就反應了過來。

她突然捂臉低聲的抽泣了起來:

「沒錯,老爺子,老太太,這本來是我家裏的醜事,我不想拿出來說的。但是,既然今天事情都已經鬧到這個份上了,我也沒什麼好隱瞞了的。」

「我是在跟顧昌明離婚之後,才和長印在一起的。」

「顧昌明在顧氏集團破產之後,就染上了賭博的惡習,而且還會動手打人。我實在是受不了,所以才提了離婚。」

「但是,顧昌明不同意,還對我大打出手。是長印實在心疼我,看不下去了,幫我離了婚。我們才走到一起的!」

陸曼妮說道情動之處,眼淚直流:

「我知道,我離了婚就是個二婚頭,配不上長印。也曾經拒絕過他很多次,但是他說當年在大學裏面就對我一見傾心,這麼多年一直沒娶也是因為心中放不下。」

「我聽了這話覺得十分感動,所以才……如果老太太真的容不下我,我現在就走!」

說着,陸曼妮抹了一把眼淚,轉身就要走。

墨錦城眸子微微一眯。

陸曼妮這個女人,當初竟然還小瞧了她。

她可比自己想像的厲害的多。

這一招以退為進,玩的可是真溜啊。

不光把自己摘乾淨了,還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了老太太的身上。

果不其然。

陸曼妮才剛剛說要走,就被墨長印給拉住了,「曼妮,你今天要是走了,我就終身不娶!」

墨老爺子最疼這個私生子。

一聽到他說終身不娶,一下子就急了:「長印,不許胡說八道。」

墨長印扭頭看了老太太一眼,「曼妮說的沒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曼妮,我跟你一起走!」

說着,他拽着陸曼妮就往外走。

陸曼妮被他拽著走了出去,臉上雖然沒有什麼太多的表情,可是心裏急死了。

走個毛啊走!

她不過就是以退為進,逼迫老太太低頭的。

誰真的要走了!

墨長印這個扶不上牆的爛泥,要是沒有墨家養著,說不定比顧昌明還不如呢!

眼看着自己的兒子就要離開,墨老爺子這下真的急了:

「長印,站住!你給我回來!今天我把話撂在這裏了,你跟陸曼妮兩個人的事情我同意了!」

墨長印臉上一喜,停下腳步,「爸,真的?」

墨老太太一下子就急眼了:「老爺子!」

墨老爺子壓根兒就不搭理老太太,對着自己的兒子許下承諾:「沒錯!從今天開始,還有誰敢說三道四,就是跟我過不去。那我就只有請她離開了!我老頭子還沒死呢,連這點事都做不了主了嗎?」

這句話聽着好像是對整個墨家人說的。

可是明眼人都能聽明白,是專門沖着老太太去的。

墨老太太被氣的眼前一黑。

要不是墨錦城眼疾手快,一把將她攙扶住,只怕是要摔倒了。

雖然心中有千萬個不樂意,可如今墨老爺子都放出了那樣的狠話,自己再胡攪蠻纏,只怕是真的會地位不保了。

想到這裏,墨老太太只能是打落牙齒和血吞。

「謝謝爸。」墨長印轉身,回到了墨老爺子的身邊,親昵的推着他的輪椅,走了出去。

陸曼妮跟在他們的身邊,優雅的轉身離開。

當她跟墨老太太擦肩而過的時候,眼神一瞬間變得陰毒無比。

今天一早,她接到了一個顧心妍手機打過來的電話。

是醫院裏面的人,用顧心妍的電話給她打的。

那個時候,她才知道,顧心妍經歷了什麼。

她女兒那張引以為傲的臉蛋,被這個惡毒的老太婆叫人活生生的划傷了,毀掉了。

不僅如此,她還讓人把未著寸縷的女人扔到了馬路上,任人圍觀踐踏。

顧心妍的這輩子,這次算是徹徹底底的毀了。

掛斷電話之後,護士將顧心妍的照片發了過來。

看到那鮮血淋漓的照片,陸曼妮失控尖叫,大聲嚎哭,心痛到幾乎快要不能呼吸!

。 「這一屆的新生太猛了。」

雲處安看着視頻錄像帶,邊看邊搖頭。

「哦?社長,除了林海那一隊,其他的隊伍對咱們來說不是小菜一碟?」

劉正豪百無聊賴地刷著慢手短視頻。

「正豪,比賽打到現在的64強,越來越多的高手已經湧現了,他們的實力和巔峰賽分數都不低!」

雲處安嘆了一口氣:「說起來,這倒是我們統計的時候有一定的失誤了。」

「有些實力強悍的選手,他玩的不是QQ區,而是微信區,咱們招新的負責人,就算是加新生,也多是加QQ的,這就造成了一定的統計失誤,比如歷史地理學院的盧景森!」

「還有就是,我們招新的統計是按照巔峰賽積分作為標準的,而有一些高手他主要玩的還是排位,甚至打到了王者百星!比如教育科學學院的康明元!」

「另外還有根本就不加新生群的自閉型選手,比如計算機學院的曹茂南和付釗!」

「哦?他們實力如何?」

劉正豪好奇地問了一句。

雲處安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我舉的這些例子也是這些天比賽中表現優異的選手,我後來去調查了一下他們的底細。」

「盧景森,微信區大國標娜可露露,大國標猴子,大國標劉備,上賽季,定榜第15。雖然微信蘋果區是最冷門的區域了,但是能打上巔峰賽十幾名,實力肯定不一般!據我所知,他和他們宿舍組成的隊伍,平均實力也都在1800分以上,校園杯的兩場比賽都是十分鐘之內平推對面!」

「康明元,上賽季104星,他巔峰賽基本上就沒玩過,但是只要你點開他的主頁,就會發現,他的所有英雄勝率都是在80以上!這傢伙都是跟朋友組排五排玩玩這個遊戲,似乎自己從來沒有自己玩過,但是他的遊戲天賦毋庸置疑!值得一提的是,這次他帶着他的兩個朋友一起參加校園杯,是榕城大學的學生。」

「咱們校園杯好像是校內比賽吧?」

劉正豪有點蒙圈。

「規則內是允許一個隊友有兩個外援的,外援可以不是本校的學生。」

雲處安解釋道。

「重點是他所帶的那兩個朋友,都是巔峰賽萬強選手,榕城大學電競社的骨幹人物!」

「最可怕的是計算機學院的曹茂南和付釗,這兩人我直到現在才發現,現在根據我調查到的消息,他們都曾是WG青訓隊的成員,只是後來不知道什麼原因退出了,現在能知道的是,他們上賽季的巔峰賽積分也是在2300分左右!重點是,他們還是一起報名的,也就是說,他們的隊伍有兩個2300分以上的成員了!」

劉正豪也愣住了。

這兩萬個學生的,平平無奇的一本學校,榕城師範大學,怎麼還卧虎藏龍啊?

看樣子,他這第一高手的名號不保了啊?

「那我們這······還能拿到校園賽第一,去打全國高校賽嗎?」

本來以為這一屆的校隊穩了的劉正豪,此時也有些發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