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山間竹林清風,只聽琴聲深沉、簫聲悠揚,只見墨色與白色棋子飛舞林間,白宣染墨卻是一幅幾載前的畫卷,一個早已忘卻了的傳奇曾經……

六載前

「聽說過雲華學府嗎?我舅舅的姑姑家的曾孫女考進去了!」那個聲音說着明顯具有榮焉。「瞧你這顯擺,雲華學府幾千年的傳承,眾人眼中的正派清流,三大院不知出了多少聞名於世的奇人!你那個親戚考進了三大院的那一院?」另一個聲音語氣中帶着毫不掩飾的艷羨,「不是三大院,是神修院,這神修院要求不高,但學成前不得出關,要不是過了年齡限制我早去報考了,還說呢,你那女兒不一直要去嗎?這神修院都招生了三年了,最近越加放寬了條件,你竟然不知道?這麼好的機會還不去報考!」兩人漸行漸遠,聲音漸息。

卻見三兩白衣少年笑鬧着在街上,看着他們肩上的院標銀藍色的祥雲綉文上用深藍色的天蠶絲線繡的篆書「外」字,路旁的商人行者都不由得讓出了一條路。不同於剛剛路人所說的神修院,這幾人卻是少有的佼佼者才能考入的雲華學府外修院學生。這幾人到不同於旁的雲華學府學生的傲氣,卻到是些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之人,幾人也沒什麼拘謹的架子,說說笑笑,倒也還是十四五歲的少年應有的樣子,在這仙雲大陸上幾十歲的都算是年輕的,就拿雲華學府的33護法長老來說吧,哪個不是已經活了幾百歲?

幾人忽而接了傳音符御劍離了街道,旁的幾條街,也有這麼三兩成群的人,離了街道。

傳武節那邊有少女一人接了傳音符而去。

卻是已到了雲華學府的華雲廣場,那三兩成群的十二人各自往佔了人的內外修鍊院了。少女獨一人去了綜合院之人所在之處。

「下月首要舉行三院聯比,」三大院之首的綜合院院長賈誅邪說道,「由綜合院一至二人與內外修院各五至六人組合成對現在字自行結合。那修院院長王仁義和外宣院長南小李在主角上三元的學生。

那毒藝人的少女姓天名伶蓮便是個能力出群的,但在這綜合院哪個不是自視過高,故訴來千零年獨來獨往政風如今要組合連筆卻藝人單的站着呢些個其他的綜合醫院子弟早就尋了其它兩個的熟人去了。

別拿那外形願意挑個六人,素位於綜合院香蕉。,同學借了,這時一時三人便讓他們自行結合了。

嚴肅來認真講的12人中玉來說明了自己的原則。我也不求名字,只求各位要經常合作,把這事兒當做見證事兒來做,各位若是不願可自愈我。往嚴行堂領了罰,子翻臉比氣了也罷。這是那修養時候劃到我十號還加入,我要做事兒自然要做好。我也都硬了外修養,張海海說道既視你為樂。綜合願你之人便由你來帶着我們這醫生二人將這半豎排上我們這一眾人便聽你安排天臨連贏下約了站練習和占的時辰,每日與後山山澗縫了 兩人交流了一下,苟院長說,此病極為怪異,根本不是民間所說的蛇影毒,從傷口上看,是一種奇怪的潰瘍,似乎並不是病毒或細菌所致,因此無從下手,她請張凡馬上趕過去。

「苟院長,不是我不幫你忙,病人仝嬈不肯讓我來給她治療。」張凡無可奈何地笑道。

「好吧,我們先盡量穩定住病情,慢慢勸她接受你的治療。」

苟院長嘆了口氣,放下了電話。

張凡放心地舒了一口氣,嘴角露出笑容:「小妍,孟老,你們別著急,仝嬈的病和她這個人,我盡量擺平吧,絕不許她對孟市長的前途產生一點危害。」

孟老信任地點了點頭:「小凡,拜託你了。」

孟老一生髮達,從來沒有在外人面前露過怯,今天卻在這樣一個年輕人面前請託辦事。

不過,他並沒為此感到慚愧,因為張凡的神通,非一般人所能及,張凡一出手,事情總是有意外的良好結局。

看看時間已經晚上九點半了,張凡決定不回張家埠,留在江清市裡,隨時準備搶救仝嬈。

他給涵花打電話了個電話,告訴她今天晚上回不去了。

涵花在電話里擔憂地道:「你不回來,我晚上有點害怕。」

「怕什麼?不是有郭祥山安排的特戰隊員警衛么?萬無一失。」

「平時不怕,今晚有點怕。」涵花欲言又止。

「為什麼?今晚是哪兩個隊員在張家埠值班?我囑咐他們一下,叫他們夜裡精神點。」張凡道。

「不用了不用了。」涵花忙阻止道。

張凡放下手機,心中有點奇怪,聽涵花的口氣,好像想說什麼又不願意說。

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張凡悒悒不快,開車來到天健公司。

隊員們正圍在一起打撲克,見張凡進來,忙給他讓座倒茶。

張凡打眼一看,共有六名隊員。

大象道:「張總,二獅和三虎在省城素望堂值班,郭隊長和四豹在張家埠村值班。」

聽說是郭祥山在張家埠值班,張凡放下心來,便找了個鋪位,躺下睡了。

第二天一大早,張凡正在睡夢之中,忽然被一陣鈴聲催醒。

拿起來一看,不出所料,正是苟院長打來的。

「張凡哪,大事不好了!仝女士的潰瘍擴散了,你快來吧!」

苟院長的聲音焦急,見慣了大陣仗的苟院長如此失態,可見病情相當嚴重。

張凡內心也是一提:擴散了?

他昨天使用血滋子的目的,本是想小小地懲罰一下仝嬈這個妖女,並沒有想把她怎麼樣,若是潰瘍擴散了,那不符合張凡的初衷哪!

張凡緊張地問:「那……她同意我去治療嗎?」

「同意,同意,是她親自提出來的,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求你馬上來中醫院。」

苟院長的話,張凡是半信半疑,但此時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跳起來,穿上衣服,便往外走。

一邊往外走,一邊給涵花打電話:「涵花姐,昨天晚上睡得好嗎?」

「還行吧。」

「害怕沒?」

「怕是怕,沒發生什麼事,就是想你,醒了好幾次。」涵花聲音幽幽地道。

「今晚回家陪你。我現在要去中醫院給那個仝嬈治病。」

開車一路來到中醫院,苟院長已經在樓梯處等著呢。

一見張凡到來,忙把他帶到搶救室。

眼前的景象,令張凡的心內疚了:只見仝嬈俯身趴在病床上,披頭散髮,臉色蒼白,半閉著眼睛,雙目無光,看著張凡,勉強地從嘴角擠出一絲笑容。

唉!

張凡暗暗責怪自己:不該用這種手法來懲罰女人。看來,以後得吸取教訓。

不過,轉念又安慰自己道:昨天,也是被她給氣暈了,才對她下手。自從她下火車之後,對張凡進行了多次謾罵和污衊,其語言的惡毒,換個人有可能一刀把她的脖子給抹了!

算了,大人不把小人怪,丞相肚裡種白菜,還是先把她治好再說吧。

張凡輕輕掀開蓋在她身上的被子,不禁倒吸了一口氣:細腰肥臀之間,只見一道紅紫色的血帶子,橫貫腰際,比昨天延長好多,已經從后腰向腰側蔓延,快要直達小腹了。

打開神識瞳,向她體內經脈查看,更是一驚:不好,元氣己亂,部分元氣集在四肢末端,正在慢慢向外散逸。

這是人之將死的癥候!

好在張凡來得及時,再晚一個時辰,元氣從指甲中散出,人就會無聲而死。

「疼嗎?」張凡頗有點緊張,忙戴上醫手手套,用手指輕輕拂一下血帶子。

「能不疼嗎?」仝嬈把未穿內衣的肥潤身子輕輕側翻一下,扭過臉來,沖張凡一嗔。

今天早晨,她聽苟主任說病情惡化無法治療,要治非得請張神醫不可。直到此時,她才相信張凡有神技:連這麼大的國營醫院的院長,都對張凡佩服得五體投地,可見這個張凡有那麼幾把刷子!

因此,她對張凡的到來,表示出了應有的巴結,這輕輕一嗔,百媚叢生,若是鞏喬在場,又要對她起意了。

張凡打眼一掃,也不得不讚歎:交際花畢竟是交際花,這極端令人血脈賁張的身子,男人見了沒有不動心的。

張凡的心口竟然也有些怦怦直跳,深吸一口氣,道:「信得過我嗎?」

「信不過也得信了,總不能讓我死在江清吧!」仝嬈這一句話,說得哀怨幽傷。

「信得過我的話,就得聽我安排,聽我指揮。治療的過程,不得有違我的指令,聽清了嗎?」

「好了好了,都聽你的。」

張凡點點頭,小妙手暗暗運起古元真氣,精氣陣陣,指尖微微發抖,左手把她後背的襯衣往上一撩,撩到了脖子上,大片雪白後背頓時亮了出來,張凡微一皺眉,神識眼已經將皮下脈絡看得清清楚楚,如谷歌地圖一般,各穴各位,脈線走向,都盡在眼底。

細細地選了一個下位鎮痛七星穴譜,揚起小妙手,嗖嗖嗖,七下點了下去。

「哎呦!」仝嬈輕呻一聲,身子一軟,幾乎如泥一般趴在病床上,腰部以下,一抖一抖地。

「疼嗎?」苟院長見狀,關切地問道。

「不疼,不疼了,完全不疼了,舒服死了,舒服死了……」

仝嬈覺得渾身如泡在溫暖的溫泉里一樣,一陣陣快意的舒適感,簡直要吞噬了她的心靈。這個張凡,使的什麼手法,只是點了那麼幾點,就這麼舒服,要是……她這一想,有點想偏了,自己的臉上頓時熱了一下,好在面部朝下俯卧,沒人發現她的表情。

。 第360章在劫難逃

次日,肖全斌剛剛走進自己的辦公室。

沒過多久,一隊警察便走了進來。

「肖全斌先生,我警方接到舉報。」

「說你以武力威脅,要求材料商為你提供劣質產品。」

「現在,我要帶你回警局接受調查!」

那帶隊的警察,話剛一說完,便將一臉懵逼的肖全斌帶走了。

隨着肖全斌被帶進警局的審問室。

很快,以唐勇為首的一眾,被肖全斌長期欺壓的材料商們。

他們紛紛走進了審問室!

唐勇更是拿出了一長串與肖全斌合作的清單。

「警官,我現在正式起訴肖全斌對我實施武力威脅。」

「他逼迫我為其提供劣質水泥。」

「我手中還有幾段錄音,以及他威脅我的視頻。」

唐勇之所以敢第一個站出來,指控肖全斌。

除去自己背後還有三十多名老總為自己撐腰之外。

也因為唐勇此前為了自保,而偷偷做了錄音與視頻。

將自己被肖全斌武力威脅的對話,以及視頻統統錄製了下來。

「警官,我是生產紅磚的。」

「肖全斌要我為其提供劣質紅磚,我不肯他便打傷我數名員工。」

「我工廠的視頻監控,可是拍下了當時發生的一切。」

很快,為肖全斌提供劣質紅磚的老闆也站了出來。

既然這一次,是針對於肖全斌的全面反撲。

自己當然也得將自己自保的東西拿出來。

「警官,我沒有視頻跟錄音。」

「但是我有人證!」

「他可以為我證明,肖全斌曾經威脅過我。」

那紅磚老闆剛一說完,又一名老闆站了出來。

並且,將自己的人證也帶了過來。

「警官,還有我……」

接下來,三十餘名材料商的老總紛紛站了出來。

有錄音的提供錄音,有視頻的提供視頻。

還有材料清單等等!

只要是與肖全斌有關係的東西,他們統統都拿了出來。

「你……你們……」

突然之間,肖全斌感覺自己的天塌下來了。

他只知道,自己這一次絕對是在劫難逃了。

與此同時,夏飛與李庶則是來到了地產公司。

現在,這公司內沒有了卓一凡,也沒有了肖全斌。

連個管事兒的都沒有了。

群龍無首,正好是下手的最好時機。

「請你們公司所有股東到會議室來,咱們好好商討一下。」

夏飛天生的威嚴感,讓那前台小姐不敢直視其雙眼。

很快,一凡地產公司的股東們走進了會議室。

只見夏飛將昨天才與一凡地產公司簽訂的合同、違約協議拿了出來。

啪!

兩份文件,被夏飛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了會議桌上。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