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0 月 26 日, Comment off

烏拉那拉是微微眯眼:「十四弟,明明你的鞭子想着我甩了過來,若非溫酒,我怕是要皮開肉綻了!」

。 「其次,要儘快從異世界獲得力量,要不然只靠瞬間移動根本保護不了自己,要先去沒有危險,或者危險性不大的世界,然後慢慢強大,再考慮其他事情。最後要解決這個帶不了多少人的問題。。。」

高明不敢用電腦或者紙張把自己的想法下來,誰知道有沒有其他人的超能力可以從中發現什麼,只能靠腦子想。

「哎等等,既然動漫可以穿越,那小說,遊戲,還有電影可不可以?要是都可以的話,可選擇的世界就更多了!」

高明立刻打開電腦,準備先實驗與動漫更接近的電影和連續劇。

「要安全的,沒有超能力的,科技水平低,說不定以後都不去的。。。。有了!舉起手來!就決定是你了!」

決定好的高明立刻點擊下去,淦,有廣告,多少?一百多秒!等不急的高明點了右上角的叉叉,然後打開某站,輸入標題,點開。沒有廣告,舒坦了。

高明拖著進度條,很快啊,在十三分鐘左右的地方看到了合適的地點,只有農夫和驢子。就在這兒吧,高明暫停了視頻,將注意力集中在驢車后的空地,然後就是熟悉的感覺。

「我去,真的可以!」

高明聽著農夫唱的秦腔,雖然聽不懂唱的什麼意思,但卻非常熟悉,彷彿又回到了小時候和自己老爹坐在板凳上看著電影的場景。

沒有打擾唱歌的農夫,高明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感受一下消耗,很好,問題不大,接著試試。

很快的,在進行了多次實驗之後,高明發現,並不是所有電影都可以穿越的。像是有完整世界觀的電影電視劇是可以穿越的,但是一些惡搞電影卻不行,像是驚聲尖笑和反斗神鷹無法穿越,但是變相怪傑卻可以。

感覺自己發現規律的高明決定再試驗小說,漫畫和遊戲的情況,但多次穿越的後遺症來了,高明無法集中注意力了。於是穩健的高明決定先休息一會兒,然後先選出估計可以進行試驗的世界,等身體好了再進行測試。

於是,休息的差不多之後,高明開始查找起各種小說漫畫來了。在眾多的小說漫畫和遊戲中,找到適合的並不容易,但經過一個下午的尋找,高明還是找到了適合測試的小說漫畫還有遊戲。

第二天,精神飽滿的高明準備妥當,打開昨天尋找后保存的網站,注意力集中,接著又是傳送時那熟悉的感覺。

「方塊太陽,嗯,我的世界,可以。下一個。」

「農場去不了,下一個。」

「咦好大。。咳咳排球好大,嗯下一個。」

「。。。遊戲測試完了,該試試漫畫了,第一個是。。阿衰。嗯可以,下一個。」

「吸溜,水龍。。下一個。」

「。。。。漫畫也完了,該小說了,第一個居然是歷史文嗎?嗯,也可以。」

「門房,秦大爺,嗯,這個居然也可以!嘿嘿嘿,我再康康,靠,有人來了,溜了溜了。。。。」

一天的時間很快就過去,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遇到不可以進入的小說世界,為了驗證這一點,高明還打開有著巨大危險的網站,為此還消瘦了不少。漫畫的話,和遊戲一樣,除了那些奇奇怪怪的,都可以進入。

老蛇皮的高明決定好好給自己補一補,於是泡了杯枸杞水,打開了手機,點起了外賣。收拾好揉成一團的紙巾,陷入賢者時刻的高明捧著枸杞水坐在沙發上等起了外賣。

「小說世界的話周期太長了,有好處的太危險,不危險的沒好處,倒是記得之前有個小說裡面系統倒是挺容易拿的,好多人都有系統,主角性格也不錯,拿一個也沒啥問題,不妥,我又沒那個世界的身份證,說不定剛進去就被抓了,還拿什麼系統。」

「漫畫嗎?漫畫好像不行,都是些熱血王道之類的,周期也是太長,難不成我過去談個戀愛?」

「遊戲的話,好東西也不少,也沒有遊戲模板,沒有模板就不能升級,去了也是得慢慢練級,更麻煩,要是有我的世界的模板就好了,還可以擼樹什麼的,在其他世界可是神技啊。」

「去動漫嗎?死火海現在小說倒是挺多的,但我這手無縛雞之力去了白給嗎?再去找托爾?不行,都佔了那麼大便宜了,還是看在小林的面子上,再去的話估計也是被拒絕吧。」

「電影電視劇更不行了,那些劇情看看還,真要發生出來,我能尬的用大腳趾扣個五室一廳來,哎,要不去武俠,天龍八部找無崖子傳功?不行,經脈什麼的都分不清,連武功也會走火入魔。。。。。等等,超能失控!」

叮咚

「先生您好,您的外賣。」

外賣的到來打斷了高明的思考,激動的心情也平復下來,出去拿了外賣,高明打開電腦,搜索超能失控,邊吃邊看著。

超能失控的劇情很標準,一個童年飽受折磨的少年,一次特別的機遇,然後得到機遇的少年黑化了,但被同伴阻止,相愛相殺。但這劇情卻跟高明沒有什麼關係,因為那塊可以讓人擁有強大念動力的水晶,高明決定拿走,自己收藏起來。

但是說的簡單,真要操作起來卻有很大的問題。首先高明穿越電影世界必須有個參考點,只有第一次穿越可以選擇時間點,而且離開之後再到來的地方必須是第一次離開的地方,選擇其他時間點或者其他地方都會失敗。所以,必須要考慮好什麼時候進去搶奪水晶。

第二點,水晶強化之後,開始會無法控制,想要一段時間適應。雖然說官方並不會強制怎麼怎麼,但一定的監視肯定是有的,所以自己必須先找好借口消失一段時間。

最後一點,水晶那麼大,肯定不能放在家裡,想要收藏的話,必須想其他的辦法了。

這時候,高明突然羨慕柳志強的儲物空間了。 宋靈樞難產而亡時,宸王裴珩已經到了江南勵精圖治。

聽說了這個消息,他也只是嘆了口氣,修書一封快馬送到了裴鈺手裡。

裡面只有一首詞:

十年生死兩茫茫,不思量,自難忘。千里孤墳,無處話凄涼。縱使相逢應不識,塵滿面,鬢如霜。夜來幽夢忽還鄉,小軒窗,正梳妝。相顧無言,惟有淚千行。料得年年腸斷處,明月夜,短松岡。

裴鈺已經在行軍途中,看過之後便讓三軍原地休整,而自己則拿了一瓶酒一飲而盡,將自己困在帳篷里,不許任何人進來,無聲的痛哭了一場。

裴鈺沒想到宋靈樞會走的這樣乾脆,還有她最後的話,「若有來世,我不要遇著你……」

若有來世,她竟不願意在遇著自己……

裴鈺每每想到此處,便心如刀割,他有的時候甚至會想,其實小姑娘一直都沒有原諒他,所以才用這樣的方式離開他對不對?

驕傲如他,甚至會覺得如今的一切都是幻象,等有一天他睜開眼,不過是一場大夢。

而他摯愛的姑娘,還活在這個世上。

裴鈺幾許想要自盡,他甚至恨很的想,宋靈樞不是來世不要遇著他嗎?他偏偏要追過去,糾纏她生生世世。

可他不能。

北邊的狄人虎視眈眈,而沅兒又尚在襁褓。

他要留一個盛世給沅兒,在沅兒能撐起這江山的那天,他便去地府里質問宋靈樞,問問她為何如此狠心的拋夫棄子!

裴鈺第二日清晨便走出帳篷,勒令三軍立刻整頓,然後又快馬加鞭往北邊而去。

……

北邊齊軍和狄人打的如火如荼時,這邊江南的殘存的匪徒也出來作亂,官府組織了好幾次剿匪,可都被這些狡猾的賊人給躲了過去。

裴珩便想出來一個絕好的計謀,只不過有些危險,但一想到這些狡猾的賊人和被匪患折磨的百姓,裴珩又覺得無所畏懼。

……

茂密的林子里寂靜的可怕,陳為智隱隱覺著有些不安,手下陳八早已經打起了寒顫,忐忑的支吾道:

「大當家的!今天這官道好像不對勁啊!」

若是往常陳為智定然會大罵他一句「去你媽的」,可今天他卻沒有,因為陳為智也發現了。

這是連接兩城的重要官道,往常在怎麼也等來了一隊人馬,可今天別說人影,就是馬蹄聲也沒聽到。

「再等等看。」陳為智不甘心就這樣空手而歸,只好對陳八如此說道,其實心中也打起了退堂鼓。

突然響起一陣哨子聲,陳為智多次和剿匪的官兵打交道,自然知道這是他們進軍的暗號。

陳為智大叫一聲「不好」,然後立刻操起了兵器,周圍的林子里果然突然冒出許多官兵。

兩邊的人撕殺在一起,陳為智已經折了不少人,陳八和幾個尤其忠心的手下,立刻就要護著他突圍離開。

陳為智一貫驍勇,自然是不肯的,他本人又最講義氣,怎麼能撇下弟兄獨自逃命?

不過陳八的話點醒了他,「咱們今天跟出來的兄弟不過寨子里十分之一,還有那麼多弟兄都要仰仗大當家,二當家三當家他們……」

陳八不敢在說下去,其實陳為智心裡也清楚,他們落草為寇佔山為王的匪首,又有幾個講什麼江湖道義,不過是弱肉強食罷了。

更何況陳為智也買通了幾個官府里的人,官府這次的圍剿,他卻一點消息都沒有接到,這太不符合常理。

老二劉闖家裡祖傳是做屠夫的,只有蠻力氣,這些鬼點子他是想不到的。

老三張喚豹人如其名,是個狡詐兇殘的黑豹子,如果是山寨里的人勾結官府要害他,那麼也一定是老三。

不過陳為智仍然希望,這只是一件巧合,背叛他的並不是老三,好歹他們也是結義的兄弟,他不想和他們之中任何一個人刀劍相向。

陳為智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讓其他兄弟頂著,自己領著幾個猛將殺出了重圍。

……

黑風寨里。

劉闖見大哥陳為智久久不歸,心裡開始著急了,嚷嚷著要帶人去找。

剛開始張喚豹還笑嘻嘻的勸他幾句,說大哥吉人天相不會有事更何況大哥有令不得隨意出寨之類的話來搪塞劉闖,拉著他一起喝酒。

可後面幾杯烈酒入場張喚豹也裝不下去了,劉闖此刻又鬧了起來,他乾脆把杯子一扔,直接罵道:

「都給老子閉嘴!陳為智他娘的沒命回來了!」

繞是劉闖在胸大無腦,也聽出了張喚豹話中的惡意,直接大罵道:

「姓張的!你他娘什麼意思!大哥怎麼了?」

張喚豹笑的陰森,「老子使了錢給官府,陳為智此刻恐怕血都流幹了!」

「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劉闖大罵道,說著便要拿刀去砍他。

可張喚豹早有準備,怎能被他輕易得逞,張喚豹的心腹即刻衝上來將劉闖給綁了。

張喚豹得意的看著他,眼裡皆是鄙夷,「老子這些年為他姓陳的出生入死,姓陳的缺讓你這個莽夫做二當家,他不仁老子不義!以後老子才是黑風寨的大當家!」

「不要臉的東西!忘恩負義的小人!」

劉闖罵罵咧咧的怒吼道,張喚豹卻不甚在意,只是將他的嘴堵了,將他綁到柴房去,對外宣稱,「劉闖謀害大當家已經被他拿下!若大當家平安歸來,就讓大當家處置,若是大當家被他害死,就將他行三刀六洞的酷刑,祭奠大當家在天之靈。」

然後張喚豹便裝模做樣的派人出去營救陳為智,派出去的人馬也是他的心腹,專門繞開了陳為智被伏擊的地方。

……

這邊陳為智殺出了重圍,那邊官兵卻窮追不捨,眼看將他追到了一處斷崖,前面已無生路。

就在陳為智打背水一戰卻節節敗退,官兵的刀就快要架在他的脖子上的時候,一支飛箭從他頭頂略過,射中他面前官兵的胸口。

不知道從哪裡來得一隊人馬,和官兵廝殺起來,陳八大喜,「寨里的兄弟救大當家來了!」

陳為智卻發現了不妥之處,這些人雖然也是悍匪打扮,卻沒有一個是黑風寨人的面孔。。 可是,劉天陽在面對葉青的時候,完全就無法招架。

一招敗亡!

葯田之中,其他的天驕,都是臉色大變。

葉青的實力,完全超過了他們的想象範疇。

不僅防禦能力逆天,就連攻殺的手段,都是如此恐怖。

剛才,葉青施展出來的仙魔法印,絕對屬於皇階武學了,其威力還要在聖階武學之上。

且,葉青身為真武三重境的武者,一掌之威,甚至比大部分的武聖境界大能都要厲害。

就是如此的生猛。

不講道理!

「嘶!」

「好可怕的一掌!」

「化聖門什麼時候出了一位如此驚才絕艷的人物!」

葯田之中,諸多武聖境界的大佬,全都無法忍住心中的震撼之情。

差點就連眼珠子都掉了下來。

劉天陽的死亡,給在場諸多天驕帶來的震撼,確實很強烈。

不過,他們人多勢眾,倒是還不至於徹底怕了葉青。

最多就是葉青擁有比較強大的戰力罷了。

葯田之中,武聖境界的天驕,數量越來越多了。

幾乎要超過一百位了。

就算葉青的實力如何強大,可是他們人多勢眾。

未必就真的怕了葉青。

只是,現在葉青佔據了聖火不滅靈草,他們一時之間,還不敢做出頭鳥罷了。

誰要是敢做出頭鳥,恐怕下場就跟劉天陽差不多,直接被打爆。

葉青的戰力,震懾了全場。

一時間,場面變得靜默起來。

葉青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燦爛的笑容。

既然大家不過來搶奪聖火不滅靈草,那就很舒服了。

葉青完全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守著聖火不滅靈草,坐等黃金聖麒麟的到來。

根據穆靜秋提供的情報,黃金聖麒麟對聖火不滅靈草很渴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