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吧。」我率先向著前方走去。

根據這附近生長的雜草,可以判斷那些地方的腳印比較多,從而可以推斷村子在哪個方向。

在天黑下來的時候,我和魏總兩個人來到了村口,看到了這個村子亮起的燈火。

看到突然出現在眼前的這個村子,我有些意外。原本以為這裡的村子最多也就是一個十多戶人家的村子,但是現在一看,這個村子有好幾十戶人家,上百戶都是有可能的,算是一個小寨子了。

我向著魏總看去,發現魏總的表情和我差不多,顯然他也沒有想到這裡的這個村子人竟然有這麼多。

不過不管這裡人有多少,現在都得進去找一個地方落腳。

我和魏總繼續向著前方走去,可是剛剛進入村子的範圍,整個村子就響起了一連串的狗叫聲,我感覺這一連串的狗叫聲好像就是沖著我和魏總過來的。

村子裡面養狗看家護院是很正常的事情,只是聽這一連串的狗叫聲,看來每家每戶都養狗了,而且還不只是一條!

這件事情就非常不正常了,有哪個村子是家家戶戶都養狗的,而且還是一窩一窩的養。

狗叫聲剛剛傳遍整個村子,我和魏總立即就聽到了嘈雜的聲音,隨即看著整個村子四面八方的人都向著我和魏總的這個方向沖了過來。 沒想到沈虞臣的反應是……沒反應。

顏所棲:「?」

沈虞臣輕笑:「我很高興。」

「真的嗎?」顏所棲湊近了沈虞臣一點,「我怎麼沒有看出來你有高興的跡象啊。」

顏所棲仔仔細細的瞧,「讓我檢查一下,看看你有沒有笑,有沒有高興,要是沒檢查出來,你就是在騙我。」

顏所棲直接化身為一條狗,左嗅又嗅,沈虞臣只得躺平任由顏所棲檢查。

顏所棲嗅鼻子:「這裏沒有。」

嗅眼睛:「沒有。」

嗅臉頰:「沒有。」

顏所棲看着沈虞臣的眼睛,「大總裁,你騙我!」

「我真的高興……」

話沒說完,顏所棲一口吻住沈虞臣,不,一口咬住,過了好幾秒,顏所棲才鬆開,繼續認真打量高興的證據一樣,點頭說:「嘖嘖,你的唇紅潤了一點,這就是你高興的證據。」

沈虞臣:「!!!」

顏所需繼續演:「哇哦,大總裁是真的高興了,沒有騙我,我好開心哦!」

沈虞臣心想,雖然就這段感情來講,他算是主動的一方,俗稱舔狗,但是被媳婦兒撩成這樣,他不做點什麼,也太不爺們了。

沈虞臣來了一句:「是嗎?」

顏所棲小雞啄米一樣點頭,「是啊是啊。」

「既然這樣,我繼續高興給你看。」沈虞臣說完,猝不及防的用左手按住顏所棲的後腦勺,用力拉近,準確無誤地吻住。

「唔……」

這個吻沈虞臣很用力,像是宣洩一樣,有后怕,有顏所棲第一次認真說喜歡他的表白,還有其他……比如兩人的心更近了一點,至少讓沈虞臣確定,他對顏所棲來講,也是很重要的。

最後,顏所棲這種厚臉皮,被沈虞臣吻得臉皮都發燙了。

結束吻的時候,大總裁安然無恙,顏所棲才是害羞的那一個。

顏所棲抹了抹嘴巴,挑眉上下打量沈虞臣,發現帥哥怎麼樣都是帥的。

沈虞臣舔了舔唇,因為吻后唇紅潤,加上他的動作,撩人的同時還色氣滿滿,顏所棲眼睛都看直了。

沈虞臣問:「你在看什麼?」

「我我我……我在看美色。」

「那你認真看看。」

顏所棲吞了吞口水,感覺自己被美色搞得暈頭轉向了,最後來了一句:「沈虞臣,你之前跟我裝愣頭青,我還以為你經不起撩,你現在什麼意思?反撩一套一套的?唬我?」

「我在不斷成長。」沈虞臣說:「很多事情,熟能生巧。」

顏所棲眼睛一瞪,似乎第一次感受到沈虞臣壞壞的一面,驚奇不定:「我怎麼覺得,你在開車?」

沈虞臣反倒皺起眉:「你在想什麼?」

「熟能生巧啊,還是不熟也能巧?」

沈虞臣:「?」

「比如說人類的起源問題?」

沈虞臣:「……對,不熟也能巧!」

這種事情不能認慫,雖然沈虞臣沒試過。

顏所棲一副你果然是這種男人的眼神,站起來,當即撂下狠話:「沈虞臣,姐姐我要給你上一課,這事兒,女人也不會輸。」

沈虞臣:「?」

顏所棲擺了擺手,安慰沈虞臣:「沈虞臣啊,你就得有這個心理準備,你找的女朋友,不是一般的女人,你要是不能接受。」顏所棲像是風流客一樣的笑,調戲一般的眨眼:「也得給爺躺平接受!」

沈虞臣:「!」

。 0314火炕面世(下)

百官也好,富豪也好,都憋笑看着沈勇軍,看他怎麼死要面子活受罪。

沈勇軍沙啞的嗓子嘎嘎一笑道:「哈哈哈,啟稟殿下,這火炕還真是溫暖啊!就是不知這火炕是如何運作的?使用起來這費用……?」

所有人一愣,沒想到這粗人還真發現了?看了看歐陽慧倫含笑的表情,貌似,這粗人真對了不是蒙的。

這下,百官們,尤其是那些個文官,紛紛感到可惜,竟然讓這貨給先發現了。

「哈哈哈,放心,這火炕使用方便,而且每日消耗非常低廉,木炭、稻草、乾柴等均可,普通百姓都使用的起。」歐陽慧倫這一句話,讓眾人紛紛大喜起來。

可不是么,這中間很多都只是一介七品小縣官而已,俸祿不高;如果這火炕使用費用高的話,還真不敢弄了。

歐陽慧倫接着開口道:「既然是沈將軍先發現的,那本王便准許你優先感受一下這個火炕的神奇吧。」

沈勇軍聽到歐陽慧倫的話語,便確定了自己的想法是對的,隨即兩手都摸上了這個大通鋪。

嗯….舒服……

隨後一屁股坐了上去道:「殿下,這火炕還真神奇啊,末將坐在上面真的感覺不到寒冷了,甚至渾身還暖洋洋的,感覺穿多了都,竟然有些熱了。」

原本其他人還以為沈勇軍是裝裝樣子,那知道這貨隨後一下躺了下來睡在了上面,一臉的享受模樣,一下子都羨慕起來。

歐陽慧倫見到眾人的樣,大笑道:「哈哈哈,諸位,也都別客氣了,都試試吧!」

眾人早就被沈勇軍那欠抽的表情給弄得心痒痒的了,歐陽慧倫話音一落,一個個如狼似虎的奔向大通鋪。

就像探索新鮮事物似的,先伸出雙手摩挲感受了一下火炕的溫度,然後慢慢的坐了上去,膽大的直接脫了鞋盤坐上去了,甚至還有幾人學着沈勇軍的樣子躺了上去。

這是百人營房的大通鋪,又長又大,一房有兩個,哪怕這次人較多,裏外擠擠的也都坐了上去。

這是古代軍隊兼職,官職最小的是百夫長,所以基本一營房都是百夫長自己麾下的兵住在一起方便管理。

百夫長可以自己任命十個隊長,有額外的補貼交由百夫長自行發放,但不佔軍隊編製。

溫暖,實在太溫暖了。

手腳快的,都脫了鞋盤坐在了裏面,手腳慢的,就只能半邊屁股坐在炕沿感受了。

不過,這並不影響他們感受到這火炕溫暖的溫度。

歐陽慧倫將眾人表情盡收眼底,滿意的笑道:「諸位覺得這火炕如何啊?」

「好,真是太好了!」

「這簡直是神作啊!」

「有了這個再也不怕寒冬了!」

眾人紛紛一致叫好,完全都捨不得下來了。

歐陽慧倫心底也是樂開了花,彷彿看見大把白花花的銀子飛來。

「好了,諸位,既然都感受了,那咱們就去議事廳好好商議一下這個火炕吧。」

歐陽慧倫笑眯眯的率先離開走向議事廳。

「是,殿下!」

眾人連忙下炕跟上,走時還一步三回頭的留戀不舍。

議事大廳內,待眾人到齊做好后,歐陽慧倫開口問道:「諸位可對本王發明的這火炕還滿意?」

「殿下真乃神人啊,這何止滿意啊,簡直不要太舒服了,有了這個,寒冬好過啊!」

眾人紛紛折服拍馬起來。

「諸位滿意就好,那想不想再家也建造火炕呢?」

大廳瞬間安靜下來,良久無人做聲,見狀,青州知府杜洲不得不硬著頭皮道:「回倫王殿下,這個火炕好倒是好,只是這個火炕如此之大,我等家中沒有這麼寬大的房舍啊!」

「哈哈哈」歐陽慧倫頓時笑了,說道:「爾等半天不說話,本王還以為是什麼大問題呢?這個啊,根本就不是問題;那是軍營營房,所以才這麼造的;這個火炕是根據房屋大小和自己需求來建造,並不是說非得就建造那麼大的。」

「啊,原來如此啊,我等受教了!」

這下,大廳氣氛一下熱烈起來。

「來,這有本王設計的不同款式不同大小的火炕,諸位可以先看看。」

說罷,命人將早已備好的樣式圖紙傳閱下去,讓眾人觀看。

「啊,原來還可以這樣啊!」

「快看,快看,這火炕不僅有兩人的,還有單人的,甚至是多人的,完全根據房間大小定製嘞。」

「這有啥,你們看這個,方形的火炕,完全可以建造在書房,上面再放個案桌,書寫作畫就再也不用受凍了。」

「這個…這個,咋還有圓形的?」

「笨,這個建在偏房,放上小圓桌,吃飯時用嘛!」

歐陽慧倫聽着這紛紛議論聲也是一樂;當初畫出這麼些個款式可沒有想這麼多,完全就是為了新奇好看多一個選擇。

百人白口味嘛!

沒想到,這些人,一下就根據這些圖形想到怎麼用了。

看來這個大陸的人,看着像古代人,但思想一點不落伍,反而很新潮嘛。

這對於以後,歐陽慧倫想在青州無論是進行改革還是建造現代化的新城;應該很容易被接受,這樣也會容易的多了。

「咳咳….」歐陽慧倫見眾人討論的差不多了,輕咳兩聲吸引注意后說道:「諸位對這火炕可還有什麼問題啊?」

「啟稟殿下」一位寒門出身很是年輕的小縣官猶豫半天後開口道:「不知這個火炕建造費用多少?如果貴的話,下官….下官……」

這位寒門縣官說了半天最後還是直接沒再說下去,一張臉憋得通紅。

眾人也都明白他的意思,也沒什麼人嘲笑,畢竟在座最多的還是這些寒門縣官,也都紛紛期待的看向歐陽慧倫。

歐陽慧倫也很明白,輕輕開口說道:「諸位放心,這個樣式最普通的長鋪火炕,建造很便宜,只要一兩白銀即可建造一個,只是其它款式的,諸於那些方形、圓形、菱形之類的,因為其構造特殊,建造麻煩不說,用料也是不同,所以會較貴一些,十兩白銀建造一個。」

「當然,本王首次上任,就給咱青州百官一個內部優惠,所有款式火炕,在這十天內建造的,本州官員享受對摺優惠,也就說最便宜的火炕只要五十慣錢即可;這次來的一方商賈們在這十天內願意建造的同樣有優惠,只不過稍稍高點,所有款式火炕八折優惠;十天後,在建造的,全部原價!」

歐陽慧倫想的很好,一個火炕工錢也只要一貫半而已,加上材料,最多也就兩慣錢,剩下的都是純賺;先在二十天內,由他們這撥人傳播的風,估計青州有錢的人都會建造完畢。

之後,再出政策,為安撫百姓,彰顯倫王來青州封地造福百姓,為其能夠安然度過寒冬,有官方免費為其建造火炕,每戶按人員建造一或多個。

至於這個錢嘛,自然就是前面賺的那些咯,不僅足夠,還綽綽有餘有的賺。

眾人一聽,紛紛眼前一亮,包括哪些寒門官員也是如此,這麼一來,都建造的起也用的起啊。

於是,紛紛直接下定;隨後,由他們將三萬出師的火炕學徒帶回青州各地開始建造火炕。

而那四千七百工匠,則被留在鳳霞城,開始大力推行建造火炕。

待來年開春改造鳳霞城已經建造新城,這些可就是班底技術工了,而哪些分出去的學徒也都將召回。

火炕,就這樣在青州全面問世了!

但沒想到太過火爆了,導致其他州都知道了,紛紛跑來找到歐陽慧倫,希望這位倫王殿下也能分撥一批工匠到他們洲建造火炕。

為此歐陽慧倫不得不又緊急招了十五萬學徒,部分晝夜的跟着學習,學完一批送出一批。

沒辦法,誰叫那些洲的官員打着為災民為百姓的招牌死活賴著不走呢,甚至還有一兩個洲的知府都直接跑來了;就在這裏守着,出師一批搶走一批。

直接引發了搶人大戰!

最後鬧到王城,皇帝聽聞后又拉不下這個臉皮來要人,只得大罵不孝子,竟然不知道派來來皇宮建造孝敬孝敬。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