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頭打在他肩膀位置,他的身體瞬間騰空而起,遠遠飛出去,一直飛到了皇家一號夜總會大門口位置。

咣當!

一聲巨響!

夜總會的鋼化玻璃門瞬間碎裂成無數個小塊。

「怎麼可能!」

姜遠山死死捏著拳頭。

而這一刻,另外一名下屬,他的臉上也充滿了驚駭之色,想後退。

可惜遲了。

同樣是很樸實無華的一拳。

他的身子同樣騰空而起。

砰!

同樣是一聲巨響,夜總會另外一道鋼化玻璃門同樣碎裂,滿地都是玻璃珠子。

兩人倒在地上之後,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姜遠山的目光,緊緊的看著嚴經緯。

在姜家出身的他,已經知道嚴經緯的身手是什麼級別了,他的兩名屬下都是練出化勁的高手,但依舊敵不過嚴經緯一拳,嚴經緯的身手,自然是大宗師了!

至於周圍其他人,都驚呆了。

黃旭黃昊等一群人,目光獃滯的同時,心中無語至極。姜遠山,之前那麼狂,還以為他的手下有多厲害呢,同樣遭不住嚴經緯的一拳!

「沒想到!」

姜遠山盯著嚴經緯,冷聲道:「我就說,你怎麼這麼囂張,原來這就是你的底氣,很好。不過,要打我,你想過後果沒有?比你強的,我們姜家多的是!」

啪!

嚴經緯懶得聽姜遠山說話。

姜遠山身子狠狠砸在地上,而他坐著的椅子,因為嚴經緯這一巴掌的力道,徹底碎裂。

這一巴掌。

打得姜遠山身體顫抖,他掙扎著爬起來,看著嚴經緯的眼神中,充滿了恨意。

「打我,我要……」

啪!

姜遠山的狠話還沒說出來,嚴經緯又是一巴掌。

姜遠山的身子,再度砸向地面。

這兩巴掌,把姜遠山打得面子全無,雙臉傳來的劇痛,令他的怒火越燒越旺。

姜遠山再一次掙扎著站起來,他緊緊看著嚴經緯,恨不得殺了他,他吐出了一口鮮血,一張嘴,正打算開口說話的時候,嚴經緯直接出聲道:「你再說一句廢話,我就抽你一巴掌!」

看著嚴經緯的眼神,姜遠山知道他不是在開玩笑。

「你想怎麼樣?」姜遠山咬著牙。

「剛才我說了,讓你主動給我跪下自己抽自己十個嘴巴子,那我饒了你。」嚴經緯一臉可惜,道:「不過,你不聽話,還費勁讓我親自過來,你說,要怎麼辦?」

「我是姜家人,動我的後果,你想過沒有?」姜遠山憤恨道。

嚴經緯笑了笑,對許嫣然招招手:「嫣然,過來!」

許嫣然立即小跑道嚴經緯身邊:「姐夫,要我過來幹什麼?」

嚴經緯指著姜遠山,慢悠悠的說道:「看樣子,他很不服氣,你說……怎麼才能讓他服氣?」

許嫣然歪著腦袋想了想,說道:「如果繼續打他 原著中對查理相貌的描述其實很少。

不論是小說還是影視中,對查理的形容都很模糊,只知道他很壯,很結實。

誰讓救世主哈利波特入學的那年,查理已經畢業了,去羅馬尼亞養龍呢。

戲份屬實是不夠啊!

對李非而言,眼前的查理不僅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他與李非家的爺爺、與麥格教授一樣,都是對李非來說非常重要的「人」。

原著中這麼多角色,包括鄧布利多,包括弗立維教授,雖然李非接觸到的他們可能與小說中的形容存在一些小差別。

但是他們給李非的感覺,基本上還都是在按照一個固定的「人設」在扮演著自己。

而唯獨這三個人,是最與眾不同的。

爺爺不用說了,是自己來到這個世上接觸到的第一個「人」。

哈利波特的故事中根本不存在「張·大長老」這個人物,而爺爺修行者的身份更是讓李非一度認為只是一個都市修仙的世界。

爺爺饞嘴、愛使喚人、脾氣倔,喜歡養花養草,沒事給鄰居們虧本送點葯、看看病,剩下的時間全用來跟小李非吹牛,說自己當年有多麼厲害。

當然,最喜歡的還是李非做的菜以及李非給他講的「郭德綱相聲精選」。

對李非來說,爺爺絕對是真實的存在,活生生的老神仙。

他有血有肉,性格鮮明、樂於助人而又超脫於凡塵俗事,逍遙自在。

麥格教授是李非接觸的第一個原著中的角色。

也是李非接觸到的第一個英國巫師。

當初收到貓頭鷹橫跨8個時區的那封信,李非整個人剛剛建立起的世界觀都崩塌了。

而當天下午麥格教授就親自登門拜訪,並為了說服李非,順便吸引起李非對魔法的興趣,極儘可能地展示魔法(尤其是變形術)。

李非記得,登門的那天,麥格教授就穿著原著中最常見的那一身,方眼鏡、高髮髻,唯獨缺了那件標誌性的翠綠色披風。

而後來,李非在大衚衕商品批發市場旁邊的【估衣街】發現了一件絲綢的厚紗巾,但是作為一件紗巾,其實是有些失敗的,因為質地有些過於厚實了。

這也導致這件貌似做工不錯,料子也不錯的紗巾被束之高閣,無人問津。

李非將其買下作為伴手禮送給了麥格教授。

而本來並不想收學生見面禮的麥格,也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世界線影響。

在拆開了禮物的包裝,看到了這件翠綠色的長款厚紗巾后,直接就挪不開眼睛了。

將那件長款厚紗巾直接披在了身上當做披風,原著中麥格教授的完全體形象就徹底圓滿了。

這也讓李非下意識的覺得自己補全了麥格教授的形象設定,與這個世界產生了更多的羈絆。

也許是因為麥格教授給李非一種母親般的親近感,再加上入學后,在進擊的煥煥的不懈努力下,兩人一貓一起經歷過如此多啼笑皆非的「坎坷」。

這讓李非愈發的覺得,麥格教授是個真實的、活生生的存在,不管好壞,她活出了自己。

而眼前的查理·韋斯萊,本來李非認為他只是一個被設定好的NPC,並不是什麼重要角色。

碰巧見義勇為地救下自己,自己只需要給他足夠的回報就好了,沒必要深交。

但是查理的熱心、坦誠、替他人著想的品質,讓這個看起來有些高壯、有些憨的胖小伙,在李非心中變得尤為的重要。

也許這個人,才是自己來到這個世上,交到的第一個「朋友」。

也是李非終於開始正式接受並融入這個世界的契機。

讓李非不至於陷入自我懷疑,懷疑自己到底是否真實地穿越了?

還是依舊在第四面牆內,僅僅是作為一本書、或者是一部劇中的角色,供牆外的人們取樂。

而現在,查理當著李非的面,說他打算申請提前畢業,然後提前去羅馬尼亞養龍。

這既是李非意料之中,也在李非意料之外。

關於養龍這一點,李非一點也不意外。

畢竟原著中唯三提到的查理,一是魁地奇很強;

二是畢業后在羅馬尼亞養龍;

三是哈利18歲大逃亡與霍格沃茨最終戰,查理都親自參與、並盡全力的幫助與自己沒什麼交際的哈利。

哪怕冒著付出生命的危險。

這樣的一個人,對人忠義,對事踏實,還充滿了冒險精神。

這種性格,很難不招華夏人喜歡。

現在李非唯一有些不解的,是奇怪於查理為何要執著於提前畢業。

按說今年格蘭芬多魁地奇隊得到了韋斯萊雙胞胎的補強,將會是最有希望的一年。

查理當了這麼多年的隊長,難道不希望自己校隊生涯,是以榮耀奪冠結束嗎?

為什麼非要急著提前畢業?

彷彿看出來了李非困惑的地方,查理緩緩地從袍子里取出來了一卷羊皮紙。

羊皮紙看起來很新,但是邊緣已經被摩挲得有些磨損了,證明被反覆看了許多次。

簡單地看了看,是一封羅馬尼亞最大養龍場邀請查理入職的信件。

查理接過了那捲羊皮紙,小心翼翼地將它再次收回到巫師袍的口袋裡。

「如你所見,我收到了羅馬尼亞養龍場給我的回信;

事實上,我在假期時已經在那裡實習了一段時間;

與你偶遇那次,是我剛剛從羅馬尼亞回來,陪我的弟弟弗雷德與喬治去對角巷購買新學期的物品。

因為我實習期表現的還不錯,所以我得到了少量的薪水,這也是為什麼弗雷德與喬治能用得起新魔杖的原因。

那天我釋放的那道【勥·盔甲護身】,就是養龍場為了應對偶爾有暴躁的火龍通過噴吐龍息來釋放壓力,而研發出來的強力魔咒。」

說到這裡,查理突然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你也知道,所以我也就不避諱你了。

我家孩子很多,但是我父親的收入又有限,所有人都要節儉地過日子。

我需要儘早的參與工作,才能減輕家裡人的負擔;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