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這…許老師…」

計若愣住了。

這隻殭屍是怎麼回事?校方沒有給他下封口令嗎?

怎麼就這麼說出來了?

雖然計若也沒打算完全保密,但你可是老師啊喂!

將學校禁止外傳的消息就這麼輕描淡寫的說出來,真的好嘛!

今晚上有四個班的學生一起上體育課,許萬正此話一出,頓時,周圍所有的學生全都一臉驚訝的看着計若。

沒聽錯吧?

這個叫計若的,用舞動青春跟二階修士干過架?!

那可是二階修士啊!

他還是高二吧?

高三的都做不到這樣的事啊!

他是怎麼辦到的啊?

一時間,各種各樣的猜測充斥着學生們的內心。

許萬正的話信息量太大,他們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啊,好像這事學校不讓說來着……」

直到此時,許萬正才後知後覺的想起校領導的交代。

於是他趕緊想辦法補救。

「嗯,剛剛那句話我是說着玩的,計若同學並沒有用舞動青春跟二階修士戰鬥過。」

計若:「……」

你以為你現在說這個有人會信嗎?

天真的殭屍!

但沒辦法,他又不能跟殭屍講道理。

計若走出隊伍,來到許萬正面前。

他現在很不開心。

用腳趾頭想都知道,此時此刻,今晚上課的四個班的學生心中肯定是在進行着一場心靈風暴,情緒波動肯定非常強烈。

然而這件事情是許萬正說出來的,已經超過了一重因果,計若的系統壓根兒就收不到源點反饋!

平白損失一大波源點,計若此刻看許萬正的眼神,很是幽怨。

「計若,可以開始了。」

許萬正提醒道。

「是……」

計若無奈的開始做起操來。

「預備運動,預備~起!」

由於已經是晚上了,而做操又是許萬正臨時起意,所以自然是沒有音樂伴奏的,只能自己喊拍子。

「1234~2234……」

縱然心中無奈,但計若做起操來也還是非常認真的。

他對這套操有過猜測,覺得其應該是某部高級煉體功法之中截取下來的部分,具有改善資質的作用,自然不會敷衍了事。

身後的學生們雖然也都在跟着做,但他們本身就會做這套操,不用看計若,也能夠自己做。

而且他們此刻心中思緒萬千,做起操來,反而還沒有滿心不高興的計若做的認真。

四個班的學生里,估計只有許萬正和梁世賢兩人在認真的盯着正在帶操的計若。

梁世賢是想要知道計若的操與自己做的到底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他早已經按照計若說的,在家裏用高倍速練習過舞動青春了。

然而他卻並不像計若所說的那樣,能做到三十二倍速。

事實上,哪怕是四倍速,他也很難做到。

要在動作快的同時,還要保持動作的標準,這本身就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更何況,那麼快的速度,空氣阻力是一個不能避免的大問題。

別說四倍速了,就算只是兩倍速,梁世賢也很難堅持做完一套操。

難點在於『跳躍運動』。

『跳躍運動』本身節奏就不慢,而且動作幅度極大。

就算是正常速度,也依舊可能會讓一部分初中生跟不上。

所以梁世賢非常好奇,計若到底是怎麼做到三十二倍速的。

人多的時候,他不太好問。

雖然大夏官方對於修行功法的管控已經是半公開的狀態了,但一些『獨門手藝』卻不是單看大夏官方發放的制式原版功法就能夠領悟的。

這種東西,是別人的私隱。法不傳六耳,這個道理梁世賢還是懂的。

梁世賢非常認真的學習著計若的舞動青春。

許萬正看得也非常認真。

他是三階殭屍,也是擁有靈識的存在。

在觀察計若的同時,靈識也在觀察著四個班的學生。

看着看着,許萬正忽然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

「這孩子的舞動青春,怎麼有些奇怪?」

許萬正低喃道。

他很是疑惑。

如果單看計若的操,會發現計若的動作非常標準。

而單看那些學生們的操,也會覺得他們做的與原版的動作一模一樣。

但若是結合在一起看的話,又會發現,雙方做的操,雖然都跟原版一模一樣,但計若做的顯然要更好一些。

明明是同一套操,明明是一樣的動作,明明連拍子都是一樣的。

但許萬正卻莫名的感覺,計若所做的,跟其他學生所做的,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版本。

計若的動作,蘊含着一種非常特殊的韻律……

…… 第600章

胖老者和大金牙雙雙下跪。

錢莊的其他員工,也都紛紛跪了下來。

那場面,十分好看。

他們這是不得不跪了。

要是林壞不撤回那五千億,他們都得坐牢!

光是這個地下錢莊,就是違法的,到時候一查涉案資金,恐怕所有人都得被判刑。

而且,他們沒有太多時間,林壞必須馬上撤走這筆錢。

胖老者甚至還給林壞磕頭:「林爺,求你了,放過我們吧!」

「我們這麼多人,還有一家老小要養活。」

「您大人有大量,給我們一條活路。」

林壞看了他們一眼,嗤笑一聲,拿出手機撥通林鎮西的號碼:「讓他們把資金撤了吧,做乾淨一點,別被國際經偵查到痕迹。」

林鎮西:「是!」

眾人提心弔膽的那顆心,終於是放了下來。

太好了!

劫後餘生啊!

林壞平靜道:「都起來吧,我這個人是很講道理的。」

「你們跟我也沒大仇,我沒必要把你們趕盡殺絕。」

胖老者小心翼翼地起身,擦了擦臉上的冷汗。

他才發現,他渾身上下都濕透了,連底褲都濕了。

媽的!

剛才真是太嚇人了!

他手握巨富大半輩子,還是頭一回被錢給嚇成這樣,說出去丟人啊。

大金牙忙給林壞端來一把椅子,諂媚道:「林爺,您坐。」

林壞坐下,瞥了大金牙一眼:「現在跟我說說吧,你和胡一南都在密謀些什麼見不得人的事?」

大金牙哪還敢再隱瞞,一五一十地都說了出來。

說完,他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我真是個畜生,就我這身份,我也敢跟您作對,我該死!」

「林先生,你放心,我馬上把那二十個億撤回來,讓胡一南沒辦法對付你。」

林壞搖頭:「錢既然給我了,那就是我的,哪有收回去的道理?」

大金牙是聰明人,立刻領會,笑著道:「是,胡一南該死,那錢就當是我孝敬您的,我馬上安排人把那筆錢洗乾淨。」

林壞笑了起來:「既然這位胡老闆錢多得用不完,喜歡給我打錢,那就讓他打吧。」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