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剛剛不是允許了嗎?」溫惜輕言,「你說,進來。」

陸卿寒沒有想到女人會這麼說,短暫怔了兩秒,低低說道,「你倒是聰明。」

溫惜端著夜宵走過來,「徐姐準備了一分紅豆酥,煮了水晶湯圓,裏面是水果餡的,有草莓餡的有藍莓餡的,還煮了牛奶,你晚上喝一點牛奶,有助於睡眠。」 「王,我的時間不多了,在最後,我希望您能給我最後一擊。」

蘭斯洛特撿起掉落的聖劍,遞到了saber的面前。

沒有了之前的猙獰和煞氣。

溫和的笑容和那俊朗的容顏,讓眾人明白了何為湖上騎士。

「蘭斯洛特親……」Saber握住聖劍的手禁不住的顫抖。

凌淵按在了saber的肩膀上,輕聲道:「成全他吧,這是湖上騎士最後的願望。」

「王啊,在我的印象中,您是偉大的王,您是指引我等圓桌騎士的王,您不曾動搖,現亦不用。」蘭斯洛特溫柔的看着sbaer。

Saber銀牙緊咬。

握緊了手中的長劍。

儘管心中不願,但為了回應…..

saber低着頭,說了一句。

「再見了,蘭斯洛特!」

嗤~

下一刻,誓約勝利之劍貫穿了蘭斯洛特的身體。

「謝謝您,吾等的王……」

趴在saber肩上的蘭斯洛特露出了解脫的表情。

他等這一刻已經很久了……

蘭斯洛特的身體開始化作金色的光點消散。

周身漆黑的戾氣消失,在告別之刻,蘭斯洛特顯露出了他真正的樣子。

他抬起頭,看向凌淵,輕輕一笑:「王,就拜託您了。」

話落,蘭斯洛特就徹底消失了。

在蘭斯洛特消失后,saber抵著聖劍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凌淵看着低着頭,握緊聖劍的saber,輕輕的揉了揉她的腦袋。

這次,沒有反抗。

「別難受了,你也聽到了,在他的心裏,你是最偉大的王。」凌淵安慰道。

呯!

剛剛貫穿蘭斯洛特的聖劍重重的掉在了地上。

淚水控制不住的流出。

「啊!」

Saber如同一個小姑娘一樣,對着天空,大聲哭了起來。

無助、迷茫、彷徨,讓她看上去根本就不是傳說中完美的王。

「saber。」愛麗蹲下身,輕輕將saber擁入懷裏。

Saber用哭聲發泄著心中的懊悔。

在親手處決自己最信任的手下誰的心情都不會好,更何況是將一切罪孽都歸功於自身的saber呢。

……

跟隨着assassin,言峰綺禮來到了下水道區域。

在漆黑的下水道里,他看到了一名躺在血泊中的男子。

「真是可悲的男人。」

看着已經失去生命氣息的男子,言峰綺禮搖了搖頭,發出嘲諷。

在將間桐雁夜的三枚令咒收走後,言峰綺禮便離開了。

在言峰綺禮離開后不久,虛數空間打開

凌淵從裏面走出。

看着已經死去的間桐雁夜面色平靜。

當注意到後者光禿禿的手背,眉頭一皺:「來晚了嗎?」

通過天之鎖將間桐雁夜的屍體包裹,帶進了虛數空間里。

因為間桐家的覆滅,遠坂葵在看到間桐雁夜的屍體后也不知道該將墓建在哪。

索性在遠坂時臣墓碑隔壁買了一塊墓地。

希望兩人能夠和解。

當然,這件事並沒有讓小櫻知道。

這些事,等以後告訴她也不晚。

……

距離聖杯戰爭已經開始五天了

現berserker、caster均已退場。

就在凌淵思考的時候。

「額!」

忽然間,愛麗神色忽然一變,直接癱坐在了地上。

「愛麗,你怎麼了?」

Saber嚇了一跳,連忙走了過去。

「沒,沒事。」

愛麗搖了搖頭,在saber的攙扶下坐在了沙發上。

「需要我檢查一下嗎?」瓦爾特問道。

「沒,沒事,我只要休息一下就行。」

自己的事自己知道,面對瓦爾特的好意,愛麗只能婉拒。

「又有一個servant消失了嗎?」看到愛麗的狀況,凌淵呢喃一聲。

從現在的情況來看,assassin和lancer嫌疑應該是最大的。

畢竟是最弱的兩個servant。

現在想要追尋聖杯的只有言峰綺禮和rider了。

其中言峰綺禮為了追尋聖杯,肯定會尋找別人對戰。

Saber在他們這,是不會動的,剩下的選擇就只有lancer和rider了。

從愛麗的情況來看,估計只要再死一servant就會陷入全身癱瘓狀態。

忽然間,凌淵彷彿想到了什麼,嘴角掀起一抹笑容。

「愛麗,和我來一趟,saber,你扶著愛麗上來。」

凌淵說完,就朝着樓上走去了。

為了證明自己的親白,凌淵特地增加了一句:「小識和黑瞳也可以一起過來。」

「好!」

坐等的小識和黑瞳答應一聲,迅速出現在了凌淵身後。

凌淵:「.…..」

看這架勢,就算他不喊,也會站在門外偷聽吧。

搖了搖頭,帶着四人進入了卧室。

讓愛麗坐在床上后,凌淵開門見山:「愛麗,我知道,你的身體差不多已經到極限了吧。」

愛麗沒有太多的震驚,只是苦笑一聲:「果然,什麼都瞞不過你的眼睛。」

「極限是什麼意思?」

saber心裏有些不好預感的道。

凌淵雙手抱臂,依靠在牆邊,看着愛麗平淡的開口:「愛麗的身體其實是一個小聖杯。」

「在servant死後,靈魂會被小聖杯所吸收。」

「而隨着吸收的靈魂越多,愛麗的身體也會選擇關閉一些身體的機能來鎖住靈魂。」

「如果七名servant全部被吸收的話,愛麗也將會失去全部的身體機能。」

「換句話說,愛麗會變成一個活着的人偶。」

「等等,你在說什麼?愛麗是聖杯什麼的,你給我解釋清楚!」saber問道。

凌淵也理解saber的情緒。

畢竟剛剛蘭斯洛特才離開,現在聽到這些她自然是關心則亂。

「聖杯戰爭,實際上是由遠坂家,愛因茲貝倫家、間桐家為了到達「根源」而構造的巨大儀式系統。」

「其中,遠坂家負責提供場地,間桐家負責令咒,而愛因茲貝倫家……」

凌淵看向愛麗:「則負責提供系統,也就是小聖杯,類似於愛麗絲菲爾這樣的人造人。」

「聖杯之所以被譽為『萬能的許願機』,不是因為聖杯本身,而是因為其中的內容物。」

「容物?」黑瞳好奇。

凌淵點頭:「魔術師們雖然準備了聖杯,但是卻沒有準備聖杯中的容物,因此,首先需要召喚那個內容物。」

「這其中,只有守護者們,那被稱為靈長類最強的靈魂,也就是你們的靈魂,才是那群魔術師們所渴求的東西。」凌淵看着saber道。

「如果注入六名servant的靈魂的話,那應該能被稱為萬能吧。對於魔術師來說,就是永遠不竭的魔力量呢。」

「好可怕……」

「對於魔術師來講,追求根源就是畢生的追求。」凌淵攤了攤手。

「所以,解釋了前因後果,我們回到現在的問題上來,也就是說……」

看着已經完全愣住的幾人,凌淵頓了一下。

「想要召喚聖杯,愛麗必須死!」

「!」

話落,Saber瞳孔猛的一縮。

轉說過,不解的問道:「愛麗,這種事,你為什麼不和我說?!」

愛麗苦澀一笑:「這是我已經註定的命運,saber,你不用自責,在這段時間裏,我過得很開心,已經沒有什麼好留念的了……」

。 「大家好,我是方子。最近有粉絲留言說我現在直播少了,錄製的視頻也有敷衍大家的意思,所以今天我準備整個硬核的直播,來太好各位觀眾老爺。」

「他們說的沒錯,你現在是越來越敷衍了。」

「視頻都不好好拍了,差評。」

「硬核直播有多硬,拿出來看看。」

「樓上別開車,我不喜歡硬的,我喜歡軟的。」

「這不是通往幼兒園的車,我要下車。」

眼見樓越來越歪了,李方連忙制止道:「行了,今天這次美食直播絕對硬核。全羊宴知道嗎,估計有人不知道,我邊走邊給大家科普一下。」

「全羊宴又稱蕭縣全羊宴、藏書全羊宴,是蕭縣、蘇州市、臨朐縣傳統名宴,特色名吃,已有200多年的製作歷史,是清代名貴大宴(宮廷宴)之一,與滿漢全席齊名中華,揚名九州。在製作上,刀工精細,調味考究,炸溜、爆、燒、燉、燜、煨、炒,醇而不膩,具有軟料、清淡、口味適中、脆嫩爽鮮等特點根據全羊軀幹各部肌肉組織的分佈不同,用不同的烹調方法,做出色、形、味、香各異的各種菜肴,並冠之以吉祥如意的名稱,全羊宴。」

說了一大串,李方稍微停頓了一下,才接着說道:「今天我準備給大家展示的全羊宴比我剛才介紹的要稍微差一點,只能做到一羊三十吃,不過也算是硬核了吧,走起,今天我給大家好好露一手。」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