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子殿下的力量現在不下於我,能夠得到他的複製品支持,我的力量將足以跟歐諾彌亞抗衡!」阿瑞斯握了握拳頭。

龍翼等人聽的精神一震。

經過阿瑞斯和英帥這一輪談話,眾人也完全看出來,機械城從來就不是鐵板一塊,這麼多年人類世界能夠苟延殘喘到現在,其實諸神之間的明爭暗鬥是一個重要的原因。現在阿瑞斯的心事被英帥(彌勒陶洛斯)說中,他也毫不避諱的承認了,莫非英帥(彌勒陶洛斯)想要利用他來對付機械城?

如果這個計劃能夠順利展開,那麼這麼多年大家所努力的目標,不久就唾手可得了?

「那就跟我們合作吧。」英帥(彌勒陶洛斯)乘熱打鐵,直接說出了大家心中所想。

但阿瑞斯看上去還有所疑慮。他重又將李鑫岩的影像投射出來,這一段影像是靜止的,李鑫岩是虛影狀態,右手正抓著阿瑞斯手中的紅色巨斧。李鑫岩正面對著他,眼光雖並不明亮,但如同人類的精英戰士,目光堅定異常,這樣的神色豈能受人控制?

面對這一段影像,阿瑞斯看起來沒有太大的信心:「聖子殿下從來都不是能被人控制的,即便是他的複製品,恐怕要控制起來也沒那麼容易,我又怎麼能一下子控制住3000個複製出來的聖子呢?」

英帥看起來早有答案,笑道:「控制?冷凌他們能夠複製出來聖子殿下,但他們未必能夠真正控制住聖子殿下的複製品。如果聖子殿下真如你所說複製出來的有那麼強大,那麼就一定沒有那麼容易被控制住,歷來強大異常的存在有幾個是能夠被別人控制住的?林子聰費了多少周折才讓李鑫岩願意同他一道建立行動組,才讓聖子成為一個介於人類世界和機械世界之間的存在?」

「所以,可以肯定,冷凌目前能夠控制住這3000個複製品一定是使用了什麼方法,而我們不需要知道這個方法,只需要將真實的情況呈現在這些複製品的面前,讓他們自行判斷,就一定能夠破除冷凌對這些聖子殿下複製品的控制,從而瓦解他們。呵呵,聖子殿下要是那麼簡單能被複制出來,聖城恐怕早就已經把這個世界全部變成機械的世界了。」

「是的,是這個道理。彌勒陶洛斯殿下,如果是這樣,我不介意和你聯手,以解決這個對聖城來說超乎尋常的威脅。」阿瑞斯用他機械的語言表達了合作的意願。

「但是,這個年輕人……」看起來,對於龍翼,阿瑞斯始終有些看不上眼,他轉向龍翼,但是對著英帥說的口氣充滿疑慮。

龍翼正色站起來,道:「阿瑞斯殿下,你的身高是192.86公分,體重95.33公斤,你頭上的印記採用生物發光技術完成,雖然是生物熒光技術,但是由於採用高頻發射所以能附帶一定的無限探測功能,能夠通過電流效應了解對手的生物思想並進行大範圍的控制。在您的盔甲之下,是機械供電技術,能夠吸取任何高於絕對零度的能量,轉化成身體需要的生物能量,並通過下腹的能量電池提供持久的能量供應。」

眾人驚訝地望向龍翼,這花花公子竟然帶著墨鏡繼續在說:「你的皮膚採用細胞構造技術完成,其抗擊打能力超強,能夠直接抵抗7.62毫米口徑子彈的正面衝擊而不受傷。在冷兵器戰鬥中,常人的砍殺只能造成輕微的划痕而無法刺入分毫。您的皮膚在溫熱環境下的抗擊打能力超強,但是在零下三十度的環境會變脆,而失去百分之八十的抗性。」

阿瑞斯聽著聽著覺得也是有些驚訝。

但是龍翼繼續在說:「你的武器主要是兩把隱藏在你的腿部外側盔甲中的伸縮劍,伸縮劍採用合金製成。這兩柄劍劍長六十厘米,雙加合併后長度會變為一百一十厘米,並帶有四項特殊功能,第一個是超強的彈性,能夠側面彎曲八十六度,第二是能夠輸出瞬時強電流,電壓可達到一千六百伏,第三個是在某些情況下劍身可以增長或縮短三十厘米,第四個是劍身內部含有六十枚威力不下於人類導彈的小型核武器。」

「核……核武器?」龍翼這話說出來,就連英帥也吃了一驚。

誰能知道,機械城的戰神在這個世界的軀體竟然攜帶著這麼威力強大的東西!?

阿瑞斯明顯尷尬起來,「這個……你們這個世界太強大了,聖子殿下都遭了毒手,自然大家都得做些準備,要不然連自己的安全都保證不了,怎麼能指揮事情?」急切間,他將李鑫岩抬了出來。這個理由看起來很充分,在坐的人都知道李鑫岩的事情,也知道林子聰對他做了什麼。

誰也沒有反對他的說法,龍翼輕輕扶了扶眼鏡,那上面只能被他看見的字跡慢慢消失了。

。 「怎麼還不去睡啊?」傅焱出來房間,就看到了白墨宸正在院子裏等着她。

「我在等你。二哥的事怎麼樣了?」傅焱走過來,白墨宸自然的牽住了她的手。

「解決了,這次是被人算計了。我也正要找你,有一個小朋友,先天性的心臟病。我想問問你,軍區的醫院能做這種手術嗎?」

「這事兒我知道的不清楚,川子應該能知道,他姐姐就是軍區醫院的。是產科的。」

「那好,明天你下午有課嗎?沒課的話陪我找他一趟去?」

「我明天上午沒課,你呢?」

很不巧的是,倆人的課是錯開的,傅焱只好自己去了。

倆人敘話一會兒,就各自回房間了。傅焱還要確定一下,今天木頭人裏邊的那東西。到底是不是五行珠。

對的,現在加上龍珠已經有五顆了,只差木珠,若是木人裏邊的是木珠,不知道會有怎樣的反應。

回到屋子裏,傅焱先把匕首拿起來,一起帶進了空間。她下午的時候,摸着手感,木人外邊的木頭,是很堅硬的硬木。

一進空間,傅焱就找到了那個木人。果然,外邊包裹的木頭是紫檀的。由於浸潤的時間比較長,所以整個紫檀都顯示出一種黑色。

傅焱小心的用匕首剝開,紫檀的硬度也抵不過匕首。三下五除二的就露出了裏邊的珠子。

珠子呈現一種淡淡的金色,好似天生高貴的金色。傅焱用手蹭了蹭上邊的灰,沒想到珠子外邊還包裹着一層。

傅焱拿刀去撬,沒有反應。她又用水洗,也沒有反應。仔細的看去,這顆珠子外邊包裹着一個法陣!

這正好到了自己擅長的領域了,傅焱放下匕首就開始研究。陣法是為了困住它還是保護它?

看樣子,應該是想隱藏起來。

傅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法門。在破開的一瞬間,傅焱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因為珠子散發出一陣耀眼的金光!

就在她閉上眼睛的瞬間,珠子自傅焱手裏飛出,在空間的上層飛速的旋轉,傅焱睜開雙眼,她覺得自己的眼睛應該是花了!為什麼看着這顆珠子,飛起來有龍的殘影?

珠子旋轉幾圈之後,就停在了半空中,整個空間的光影都變得金燦燦的。傅焱正想想辦法,怎麼把它弄下來的時候。只聽見『嗖嗖嗖嗖』四聲。

懸浮在一邊的另外四顆珠子,以一種光速迅速圍繞到了金珠的旁邊。五顆珠子成為一種合攏的勢頭。

傅焱看着這個情況,它們不會想合成一個吧?剛這樣想完,五顆珠子就極速的旋轉了起來。

好似颳起了龍捲風一樣!空間的植物的都旋轉到了半空中,就連傅焱也不能例外,她被吹着進入了風的中心。落地之後,反而不再受風的影響了。

傅焱抬起頭來,看着五顆珠子旋轉帶起來的風。自己站在中心,未曾被波及到,但也休想走出去!她就這樣被困在中央,呆了好幾個小時。

就在傅焱將要睡着的時候,她的頭上被什麼東西擊中,順手一接,是一顆雞蛋大小流光溢彩的珠子!

再抬起頭來的時候,周圍已經歸於平靜,風也沒有了,植物也各歸各處,絲毫沒有改變,好像剛才不曾被風吹起。唯一的改變,就是五顆珠子換成了手心的這一顆。

傅焱細看去,這五顆珠子好像是裏邊隱隱有水流動,晃一晃,好像打翻了調色盤一樣。摁一摁,是硬的,捏不動。

這顆珠子到底有什麼用處呢?傅焱很想知道,她收集了這麼久,現在成型了,難道只是漂亮?

不可思議啊!傅焱轉了轉眼珠子,使勁往地上一扔。珠子直接如同一塊橡皮泥,直接趴在了地上。傅焱先去捏的時候,它又變為了圓形。

傅焱撿起來,試圖用天眼看清楚內部的構造。果然,這是有用的。這顆珠子內里有乾坤。就像是一個須彌芥子一樣,說白了是另外一個空間!

但是傅焱不知道進去的法則,難道還要滴血認親?她搖搖頭,很快否定了。那用什麼?難道是內力?

傅焱拿着柱子,走到大青石上,盤腿坐下。左手握住了珠子。閉上雙眼開始打坐。同時左手用力,把自己的內力往裏灌去。

前後試了好幾次,都沒有任何用,倒是搞的傅焱精疲力盡的!

傅焱只好收起了,直接揣兜里了。不管了,去看看丸藥還有多少,這幾位老爺子,自己不供應也是不行。畢竟都是上了年紀的人了。

走進木屋的時候,傅焱不小心把珠子掉到了地上,就這一剎那,就找不到了。就跟會土遁一樣。傅焱仔細看了一會兒才發現,原來是跟地板變成了一個顏色。

傅焱重新撿起來,這東西說沒用吧,還有各種的功能,說有用吧,還真的不知道到底做什麼用!

真的是雞肋啊!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裏邊的東西也取不出來,真的是無用啊!

傅焱這樣想着,拿着珠子往桌子上一磕。

!!!!!!!!!!!!!

一聲龍吟從珠子裏傳出來!傅焱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一股勁風直撲面門而來!

傅焱覺得自己現在飄起來了,好似在空中,好似在瓮中,她試着喊叫,發不出任何的聲音。閉上眼睛是黑的,睜開眼睛是純白的天地。

傅焱想,自己不會是進入了這顆珠子吧?

但是也不是,自己還能感受到有風,聞到空間里獨有的氣息。這不是在空間?那自己在哪裏?

突然她覺得自己體內的內力開始運轉,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自己的丹田位置,好像已經運行了一千多個周天!這相當於自己打坐一年的量!

可是珠子還在瘋狂的輸入,不久傅焱覺得,自己的腦子被什麼東西塞滿了!

傅焱就這樣暈了過去,而珠子還在源源不斷的改造著傅焱的身體,往她的腦子裏灌輸著這千百年來的秘密。

這種改造,一直持續到了半夜。空間里的時間,足足過去了二十四小時。相當於外邊四個小時。

珠子不再運轉,直接掉落在了傅焱的身邊。她現在靜靜的躺在大青石板上,睡著了。 「暗影系?」

看台上的莫凡摸了摸下巴感到有些許的奇怪。之前沈明那個傢伙無論如何都不肯告訴他自己的第二系是什麼?如今又在大庭廣眾之下施展出來,如果只是暗影系的話根本不需要如此遮遮掩掩。

「不應該啊,一個暗影系,他藏得那麼深幹嘛?不對,其中肯定有貓膩!」莫凡不相信一個區區的暗影系,沈明隱瞞了自己這麼長時間,這裡面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

「雷印:雷場!」

紫黑色的雷蛇剎那之間覆蓋全場,在擂台的空間限制下,沈明的範圍技能算是取得了巨大的優勢讓對方避無可避。

「火滋:爆裂!」

端木方縱身一躍避開了那些瘋狂向自己湧來的雷蛇,在即將下落之際再次使用出了火焰魔法,想要將沈明的雷電給驅趕,留下自己的一片立足之地。否則真的被雷電的麻痹效果給控住進入了沈明的節奏,那麼這場比賽恐怕就提前畫上了句號。

灼熱的火焰對上紫黑色的雷電,兩種顏色焦灼糾纏最終奇迹般的抵消了。端木方強行開闢出了一畝三分地,留給了自己。

端木方從容落地,看著遠處一臉輕鬆自在的沈明,也終於認識到了眼前這個傢伙的不一般。

兩人的交手只是短暫的剎那,但沈明哪像是一個初出茅廬的愣頭青。每一個魔法的銜接都充滿了針對性,更可怕的是四級雷印!

這種控場型的魔法,在擂台賽上近乎就是絕對的優勢,更何況雷電這種帶有麻痹作用的法系。

端木方之前聽說過什麼雷印修鍊到了四級,只是有些不願意相信。畢竟強化星子要消耗的財力可不是一般人可以接受的。即便是他也不會選擇浪費財力在初級魔法的身上。

「果然廣撒網多捕魚,但是大魚逮不了啊!」沈明笑著搖搖頭,自己的雷場雖然牽制性很高,但是實際的傷害卻不大,一招制敵什麼的很難辦到。

「這傢伙……搖頭是什麼意思?」端木方看著對面絲毫沒把自己放在眼裡的沈明,心中的怒火一點點的在疊加。

端木方把這場戰鬥當做自己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場戰鬥,但沈明似乎並不是這麼想的。

「沈兄,這場戰鬥雖然是擂台賽!但是我希望你能夠認真地對待!一招決勝負吧!我不想再拖下去了!」端木方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在擂台上有著雷場的牽制,而端木方又不能像穆寧雪一樣強行開出一片寒冰領域,來應對沈明的雷場。那麼再這樣糾纏下去,輸的肯定就是他。所以端木方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一招決勝負?可以啊!」沈明大手一揮,擂台上的雷電全部收了回來。

其實沈明對端木方這個人還是有些好感的,沈明能夠看得出對方是一個相當正直的人,並沒有尋常富二代身上的那種囂張跋扈的感覺。況且昨天才收了人家5000萬,好歹也給人家留點面子。

這是沈明為什麼沒有在端木方還沒有落地之前,趁著那短短一瞬間的空中滯留,出手解決戰鬥的原因。兩人雖然算不上什麼朋友,但人情世故還是要講一些的。

「多謝沈兄!這次決鬥即便是我敗了,我心服口服了!你的確比我強,雖然只是短短的幾招!但是我能夠看的出來,無論是魔法的運用,還是元素的質量上我都無法與你相比!但是我畢竟比你多修鍊了一年,沈兄!小心啦!」端木方並不是一個輸不起的人,也並不是一個輕易放棄的人。他知道如果真的打起來不會是沈明的對手,但是如果硬碰硬鹿死誰手還不知道呢!

熾熱的火焰冉冉升起將端木方整個都包裹了起來,恐怖的火焰化作熱浪,甚至影響到了看台上的眾人。

浙江學府的裁判老師也是趕忙啟動防禦機制,光照迅速的將擂台籠罩,隔絕了那股灼熱的氣息。

……

「這比賽開剛開始沒多久,兩人都準備開大了!年輕人還是太過急躁啊!」觀戰的其中一位老師搖了搖頭說道。

「不是太過急躁,而是只能奮力一搏了!那個叫沈明的學生的四級雷印牽制性太強!再加上擂台的空間限制,要是一直拖下去端木方輸也是遲早的事情。」另一位老師眼光很獨道,一下子就看出了關鍵所在。

「你這麼說倒是有幾分道理。現在是白天不利於端木方暗影系的發揮。再加上沈明也有暗影系。雙方只能進行主修系的比拼。沈明的雷系控場能力太強,不硬碰硬的話確實難以取勝!」又一位老師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對於端木方的果斷倒是有幾分讚賞。

「明珠學府還是不簡單啊!無論是端木方的火系,還是沈明的雷系恐怕。都有著靈種的強化。

更讓人驚訝的是倆人短短的交手過程之中,體現出的戰鬥技巧以及心理素質也是咱們學院大多數學生掌握不了的。能夠在短短的一次交手之中迅速的判別出自己的弱勢,選擇對於兩人都相對公平的決勝方法!這樣的心性,這樣豁達的胸懷,若是成長起來必然不可限量!」

幾位老師都給出了自己十分中肯的評價。兩人的強弱他們並不在乎,畢竟又不是自己學院的學生。

「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明珠學府的教育方式的確讓人眼前一亮!兩人雖然說是在戰鬥,但雙方沒有生出絲毫的怨恨!咱們學院的那幫小子,要學的東西可多嘍!」

……

「沈兄!小心啦!」

端木方大喝一聲,整個擂台瞬間化作岩漿世界。灼熱的氣浪讓擂台開始龜裂,絲絲岩漿請從擂台的縫隙中開始湧出。

看著腳下寸寸龜裂的擂台,以及不斷湧出的岩漿,沈明接連後退,腳下不斷冒出雷電抵抗者隨時都可能將自己淹沒的灼熱岩漿。

「氣勢不錯!」沈明也終於來了一絲興趣,大手一揮無數的紫黑色雷電自沈明周身開始迅速爆出。

狂躁而又帶著破壞性的雷電既然硬生生地將地面上不斷涌動的岩漿排開。

灼熱和狂暴兩種相似又截然不同的力量將擂台氛圍的赤紅和紫黑色兩個極端的世界。

「烈拳:九蛟!」

端木方懸浮而起,岩漿翻湧,好像是有什麼恐怖的東西隱藏在其中。

岩漿之中一聲古怪的低吼,九頭岩漿蛟龍從岩漿之中暴起而出。

「霹靂:九重雷塔!給我鎮壓!」沈明雙眼之中燃起熊熊戰意,端木方的確有資格讓沈明認真一次。這也是給予對方的尊重!

半空之中,空間陣陣破碎,紫黑色的就沖了九重雷塔破空而出!那恐怕的鎮壓之力讓的擂台的防禦。罩都出現了陣陣波動!

那狂暴而充滿鎮壓性的雷霆圍繞在九城雷塔四周!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只能用霸道絕倫來描述,此刻所有人的感受!

……

「四級霹靂!這也太狠了吧!」莫凡都看呆了,自己有小泥鰍幫自己收集精魄也好不容易才讓初級魔法達到了四級。莫凡也終於在初級領域和沈明平起平坐,本來還準備跟沈銘一個驚喜。

可誰知道這個變態,竟然可以施展出四級霹靂!

這可是需要戰將級的精魄,一頭戰將級的精魄市場價就在2000萬以上!這貨得多有錢啊!

不對!

莫凡搖了搖頭,以往只是猜測,但現在他可以肯定了。沈明的雷系絕對不是那麼簡單的,如果說四級雷印所需要的奴僕級精魄數量算是常人可以接受的。那麼四級霹靂所需要的戰將級精魄,即便是土豪家庭也承擔不起。那麼只能說明,別人需要花費大量資源而得到的東西,沈明是天生的!

「明子!你到底有多少秘密啊?」莫凡有些哭笑不得的搖了搖頭。一直以來他以為自己的秘密就夠多的了。畢竟又是地聖泉,又是小泥鰍的,但似乎自己這個兄弟的秘密一點不比自己少。

「沈明哥哥真的好厲害啊!心夏什麼時候才能幫到沈明哥哥呢?」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