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8 月 25 日, Comment off

隨著艾瑞克的聲音響起,Zack被定在了原地,趕到的艾瑞克見自己的超能力起了作用便收回了瞳術。

「你們沒事吧?」看到面前受傷的北城衛眾人,艾瑞克也是第一時間來到了他們身邊並扶起了昏迷的夏天。

其實,夏天本該在夏家待在的,但是他過於好奇這個Zack的能力到底有多強,為此就不顧鬼龍的勸阻義無反顧的跑了出來,然後就暈倒了。(鬼龍:夏天你個獃子!老子都提醒你好多遍了!不要以卵擊石可你就是不聽!說!這次要賠我多少牛奶!)

澤收回銷爾特護盾,但仍然保持警惕的回答道:「我們沒事,就是副團長和夏天的情況……可能一會兒需要過兒來治療一下了。」

「小心!Zack又動了!」

烈話音剛落,Zack就掙脫了瞳術一臉壞笑的看著面前的眾人,並再次抬起了手。

「神風魄!」

「疾風斬!」

兩種攻擊夾雜在一起瞬間擊中Zack,知道援兵來的Zack知道自己打不過對面的幾號人物,便展開瞬移撤退了。

及時趕到的妍和奕莉婭也是注意到了現場的一片狼藉,以及受傷的北城衛眾人和不省人事的achord,夏天。

「走吧!隨我去古墓醫院,過兒已經幫你們準備好病房了。」妍說完便和奕莉婭,艾瑞克一起抬起那些人往古墓醫院的方向走去。

————古墓醫院————

進入醫院后,烈殤澤achord就被帶走治療了,不過好在楊過的醫療水平不在姑姑之下,為此很快就替烈殤澤三人開好了藥物,也幫他們包紮好了傷口。

「那麼……achord的情況怎麼樣了?」看到烈殤澤沒事兒出來后,卻不見achord的身影,為此妍便擔心的問道。

楊過聽后微嘆一口氣,道:「雖然他的鬼戰音叉幫助他擋下了不少的攻擊,但是卻被鬼靈焰火球重創,即便救下可能也只是一個植物人了吧!

如果……他的傷害是現在的一半,或許我還可以結合你們呼延覺羅家的神風祝福外加我從姑姑那裡學來的治癒術,再給achord灌入九大能量水或許還能有救。」

艾瑞克聽到「一半」二字后一個電燈泡瞬間亮起,便毫不猶豫的拿出時空手機打了個電話。

僅僅才幾分鐘,一個身影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而且面部表情慌慌張張,且和艾瑞克是一樣的打扮。

「我的天,艾瑞克,你真的把藍寶call來了?」奕莉婭看到熟悉的聲音后不禁噗嗤一笑。

藍寶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看到面前陌生的眾人,立即介紹起了自己:「你們好,我叫藍寶,是萌騎士的十之星。」

「藍寶,事態緊急,我就從簡了跟你說吧!因為因為……所以所以……」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就解釋清楚了一切,藍寶也是恍然大悟。

為此藍寶也沒有拖拉,直接來到achord的病床邊上,施展出綠色的療愈系能量:「魔法秀秀,呼呼不痛,轉移。」

綠色的能量瞬間覆蓋在了achord的身上,肉眼可見achord身上的確有一部分的傷口癒合了幾分,但也只是一半。

奕莉婭和艾瑞克知道藍寶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別人痛苦,為此轉移魔法便可轉移他人的痛苦,替受傷的人分擔了一部分的痛苦。

轉移完畢,藍寶收手,同時也是藍寶第一次跨時空轉移傷痛,這也讓藍寶的十之星駛卷使又變強大了幾分。

「奕莉婭,艾瑞克,這位同學的傷勢我已經轉移好了,萌學園那邊還有些事情需要我回去處理。

另外,帕主任要我轉告你們,等鐵時空的任務一完成就趕緊回萌學園,因為預言之書似乎有新的預言,且是關於萌騎士的。」藍寶說完,朝妍等人微微頷首后,就立即離開了。

艾瑞克和奕莉婭二人的表情有些凝重,關於萌騎士?難道是有新的萌騎士誕生?

可不對啊!目前奈亞公主和五星全在,風之星的存在是為了增強五星和奈亞公主的能量而存在的萌騎士,除非是上一任的萌騎士卸任才會出現新的萌騎士才對。

這讓奕莉婭和艾瑞克二人不禁對地下水道的暗黑族又有了新的猜想。

另一邊,妍正施展著神風祝福和楊過的治癒術一起治療著achord而且效果顯著。

「好了,最近一段日子讓他就待在古墓醫院好好療養吧!只要每天定期和九大能量水就沒問題了。」楊過說完就已經把今日份的九大能量水遞給了妍。

「那麼……過兒,夏天的情況怎麼樣了?」妍結果九大能量水后又看向了躺在另一張床上的夏天。

楊過看后嘆了口氣,道:「夏天的情況啊!越來越不樂觀了,如果不能在短時間內提升異能並把那個Zack給趕回銅時空。

夏天遲早會被Zack給代替,久而久之,這個時空將會沒有夏天的存在了。」

眾人聽后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代替夏天!那鐵時空……就完蛋了!

得知了情況的嚴重性,妍第一時間就把這個事情告訴了脩,雖然夏天的體內現在有脩的純陽之風和妍的真陰之風,以及兩種風相互結合而成的無極之風,使夏天的異能指數已經快要突破到20000點。

但很可惜,Zack每天都會出現在大街上傷害異能行者,異能指數也在頻頻上升,要短期速成,的確有些難度。

「夏天是目前可以成為終極鐵克人的人選之一,如果要讓夏天的異能增強必須在短時間裡找到火雷電雨中的任意一種原位異能並將其傳給夏天,那麼如此一來,夏天的異能就可以在短時間內提升!」

東區的倉庫內脩緊急召集了東城衛的成員以及炎王,瞑王和炎王三人開會並說明了夏天現在的情況。

「但是團長,我們要怎麼在偌大的鐵時空里找到剩下的原位異能擁有者啊?」

另一邊的北區倉庫,妍也召集了北城衛的成員以及艾瑞克,奕莉婭開著緊急會議,並說了和脩一樣的話。

但澤的一句話讓妍陷入了沉思,雖然澤和冥都是電屬性,但是卻不能傳給夏天,因為只是屬性而不是原位異能。

妍又想了想,突然是想到了什麼便看向面前的眾人,道:「我知道夏宇是火的原位異能行者,如果夏宇可以把火的原位異能傳給夏天,那麼夏天的異能就可以瞬間突破到30000點!」

「當然還有一種辦法。」

東區倉庫內,脩在說完后,坐在鼓邊的冥提出了建議:「我們或許可以藉助傳說中槍靈王前輩的烏風裡的戰靈來幫助夏天擊退Zack!」

『烏風』

原本是異能界的傳奇人物「遊俠槍靈王」所有,他曾用此槍擊殺過99個各式魔精怪,故此槍里有戰靈護體,是魔界極畏懼的武器之一。

「雖然烏風裡的戰靈並不能讓夏天永久的擁有他們的力量和異能,但我們的目的就是幫助瞑王他們把Zack趕回銅時空!

只要讓夏天的異能指數在短時間內比Zack強,並在這個時間段內擊敗Zack,那麼問題就解決了!」

另一邊的烈也是非常激動的比劃了一下。

唯獨殤卻冷不丁的說了句:「那你知道烏風現在在哪兒嗎?」

場面頓時一片尷尬……

「我知道哦!」achord擺弄了一下被修好的鬼戰音叉后帥氣的甩了一下自己的頭髮:「之前我被蘭陵王重創的時候曾經在夏家待過一段時間。

那個時候啊?天外曾經來過夏家要搶蘭陵王,那個時候雄哥就從腰間掏出了烏風。」

奕莉婭的神情也是非常嚴肅的看著achord問道:「achord副團長,你確定嗎?這個可是事關十二時空誒!」

achord認真的點了點頭:「我非常確定!既然像妍剛才說的那樣烏風可以幫助夏天,那麼我們就去求雄哥吧!順便想想辦法怎麼把夏宇體內的火傳給夏天。」

妍點了點頭,隨即看向achord道:「achord既然如此你就陪我去一趟夏家吧!烈殤澤,你們就多多注意一下北區的情況吧!必要的時候艾瑞克和奕莉婭他們會出手幫助你們的。」

「是!團長!」

夜晚,終歸是充滿了寒意,妍不知道後面還會有怎樣的事情發生,也不知道在Zack的事件之後的極陰之日又該怎麼辦。

反正雄霸的陰謀從未減弱。

就像沒人知道雄霸早已和風時空的暗黑族串通一氣了一樣。

。 離傾笑着坐了回去:「師兄,你放心,師父並不是那麼不明事理之人,更何況師父他老人家早就轉世投胎去了,哪裏需要你同他交代。你看看整日瞎操心,近日倒是老了不少。」

陸奉覺搖了搖頭,端起茶喝了口。

離傾看着陸奉覺飲茶,撐著臉隨口說道:

「掌門師兄,關於魔界的那些事,我怎麼從來未曾聽說過?而且藏書閣里關於上古時期的書,我也都看過,也從未見到過你說的這些,你是如何得知的。」

陸奉覺抬起眼眸,看了眼離傾好奇的表情,放下茶盞后,才似笑非笑道:

「藏書閣里自然是沒有的,這些都是師父從前授課時所說,你那時候年紀小,嫌棄與術法無關的課業枯燥,時常師父說着說着,你就開始打瞌睡,你能知道,哼,那就怪了。」

「……」

離傾想起小時候因為打瞌睡,還一頭載進洗墨缸,弄了個大花臉,還將頭磕破之事。

登時覺得有些丟人,但還是故作正經道:「掌門師兄,陳芝麻爛穀子的是,就休要再提了。」

「你還知道要臉。」陸奉覺揶揄。

離傾眼珠微微一轉,見陸奉覺既然知道許多她不知道之事,說不定也知道那洗髓靈珠。

畢竟,當初她都聽師父提起過,怕是在她什麼時候又打瞌睡之時,師父還說起過更多。

她太想知道那洗髓靈珠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在葉湛體內,會不會對他有什麼危害。

「師兄,我再問你一件事。」

離傾湊近了陸奉覺,大殿裏空無一人,她卻不由壓低了聲音。

陸奉覺看她疑神疑鬼的模樣,微眯着眼,輕點了下下顎。

離傾於是又湊近了幾分,「你可聽過洗髓靈珠此物?」

聞言,陸奉覺一驚,差點連茶盞都打翻了。

陸奉覺從未如此失態過,離傾幾乎確定,他一定知道。

大殿裏,光華熠熠,將離傾琉璃眸中的故作淡定也照得清晰可見。

她呼吸都抽緊了,生怕陸奉覺說出什麼她不能承受之事。

片刻后——

陸奉覺:「未曾。」

「怎麼可能!」離傾拔高嗓子,「我都聽師父說起過,說那是可以去除邪氣的靈珠,你怎麼可能不知道。」

陸奉覺勾了勾嘴角,彷彿看穿了一切,逗起了這個小師妹:

「你既然都知道了,問我做什麼!」

離傾:「……」

陸奉覺正色道:「我知道的也只是這些,傳說是神界之物,也不知道真假,難不成你見過?」

離傾忙擺手,「沒有沒有,就突然想問問。」

陸奉覺意味深長地看了她一眼,「好了,事已至此,葉湛成了我五蘊靈山的弟子,不管他什麼身份,只要他,和他那胞弟不曾作惡,他在我這裏是人是魔,無差。」

離傾感動。

果然是她師兄,胸襟就是超乎常人的寬廣。

陸奉覺頓了頓,又嗤笑了聲:「更何況,他母親可是你救命恩人!」

一看陸奉覺的眼神,離傾就知道,他怕是反應過來,所謂葉湛的娘親是她救命恩人之說,是她的胡說八道。

「呃……」

陸奉覺揮揮手:「不用解釋了,等下我要去看看長思狀況,眼下,我還有些正事要與你說。」

同陸奉覺議完正事後,離傾回到了落九天,天已經黑透。

方才掌門師兄告訴她,碧海潮生門以及其他與五蘊靈山交好的幾個門派,聽說驚戈長老仙逝的消息,都紛紛表示,隔些日子,會來五蘊靈山祭拜。

陸奉覺雖未明說,離傾自然知道,祭拜是一碼事,那些門派怕也是好奇煉火蠻荒谷坍塌之前發生的事,需要她親口給修真界一個交代。

想到又要面對修真界那些無聊之人,離傾就覺得一陣頭痛。

不過,她邁入落九天,看到通明的燈火,聞到了飯香味兒,看到小廚房裏,她徒弟揮舞著鍋鏟熟練顛勺的樣子,離傾眼底緩緩流露出一絲笑意。

不管外面紛紛擾擾,回到落九天,她至少能獲得短暫的寧靜。

葉湛做了一桌菜,還蒸了她最愛的蛋羹。

美食直接簡單粗暴地將她最後一點點的煩惱也徹底壓制了下去。

吃完飯,葉湛去洗碗,離傾找到了躺在蓮池裏一臉生無可戀的銅鏡,想必葉湛還未告訴它。

於是,一掀裙袍,坐在了池沿邊,說道:「破鏡子,我有小白的下落了。」

銅鏡立刻一個鯉魚打挺跳了起來,「小白?小白妹妹在哪裏?」

看着銅鏡猶如迴光返照的興奮模樣,離傾沉默了一瞬,不想騙銅鏡,還是如實說道:

「她應該被人帶走了,雖然我不知道被誰,但是那些日在煉火蠻荒谷里的都是修士,那帶走她的十有八九也應該是修士,隔幾日各派會有人來五蘊靈山,我將小白的畫像分發給各派看看,他們或許會知道小白的下落。」

銅鏡聽了,怔愣了幾息,隨後長長吐出一口氣。

然後又緊張地問:「主人,不會是你畫的小白的畫像吧!!」

離傾:「???」

「還是不要了吧,你畫畫像,小白妹妹怕是永遠找不到了,你那恩人就是前車之鑒。」

離傾忍了又忍,才沒對銅鏡出手,但是語氣已經冷了下去:「放心,我找了專業的畫師。」

那畫師是離傾花了大價錢找來的,讓畫師根據唯一見過小白的程漠口訴所畫。

她還趁機讓畫師重畫了恩人的畫像,但是年歲久遠,如今無論畫師怎麼畫,她都覺得似乎差了幾分恩人那風華絕代的意味。

離傾蹙眉想着往事,忽然一聲師尊在耳畔響起。

離傾抬頭,就見葉湛站在她面前,垂眸微笑着看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