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眼下,這兩隻瓷碗是冥器,到已經成了不容爭辯的事實。

「所以你的意思是,這兩隻瓷碗極可能出自明朝萬曆年間,當地某位土司的陵寢之中?」

「現在看來,應當是這個樣子,而且只怕出這兩隻瓷碗的那座土司大墓里,還有其他萬曆皇帝御賜的陪葬品,就是不知道那座土司大墓到底在什麼地方。」

「如果那座土司大墓還沒被盜墓賊光顧,我們能將其找到的話,用周教授的話來說,這絕對是國內考古史上有一座里程碑。」

大概是因為和陳八牛那傢伙相處久了,雖然我對盜墓尋寶大發橫財這事沒有陳八牛那般熱衷,可遇到這種事,也總是會忍不住往哪方面去琢磨。

「嗨,Alice你也別多想,我只是隨口一說。」

「就算這兩隻瓷碗真是從一座土司墓里出土的冥器,可這仡佬寨周圍一座大山連着一座大山,連當地的山民都不敢說能全部門清兒,咱們一頭扎進去,就更是瞎子摸象了。」

「再說,兩隻瓷碗都出土,這地界又是老張家的地盤,保不齊那座土司大墓,已經被人光顧過了。」

我本意是想要勸阻Alice不要去瞎琢磨那土司大墓了,可誰曾想我這一番話,反而是徹底勾起了Alice的興趣。

說來也是我腦子短路,忘了Alice和周建軍一樣,一心想要替國家的考古事業添磚加瓦。

這會無意間在這老蠱婆家碰見兩隻堪稱國寶級的瓷碗,她要是不動心,那才是大白天活見鬼了呢。

「我知道這地方是老張家的地盤,老張家也是靠着盜墓發家的。」

「不過就算老張家在怎麼有能耐,這湘黔兩地,歷朝歷代出了多少土司,崇山峻岭間又藏有多少土司大墓,老張家也不可能一股腦全都盜掘一空吧?」

我是典型的悲觀主義,遇到事兒,總喜歡一開始就做好最壞的準備,Alice和我截然相反,她遇到任何事,那怕處境極其不利,她一會第一時間往最好的方向去考慮問題。

「你要這麼想,也不是沒可能,可問題是,咱們怎麼知道那座土司大墓究竟在那呢?」

「這湘黔滇三地山勢錯綜複雜,以我這點風水造詣,很難看出其中龍脈、寶穴的走向。」

「我可以跟老婆婆打聽一下,既然這兩隻瓷碗是她的,也許她知道那座土司大墓藏在何處呢,退一步來說,就算老婆婆不知道土司大墓這事,也總知道一些線索。」

我們正為了這個問題各自爭論的時候,那老蠱婆笑呵呵的從屋子裏走了出來,手裏還端著一個仡佬寨山民家裏常用的土大碗,碗裏裝着的依舊是用白水煮熟的土豆。

和那天一樣,老蠱婆笑着把土豆遞給了我們,她臉上的神情還是那樣,帶着期待也帶着落寞。

這讓我不由想起了龍俊山不止一遍對我們叮嚀的事兒,到了這老蠱婆家裏,千萬不要吃她給你的任何東西。

這句話說起來只是短短八個字,說嚴重些,充其量也只是一句忠告。

可這句話背後藏着多大的辛酸和人心冷暖,恐怕只有這老蠱婆自己知道。

我們假設這老蠱婆,真的像是Alice一直強調的那樣,只是一個孤獨無依的寡居老人,就因為蠱婆這個身份,仡佬寨所有山民,包括龍俊山這樣為數不多的外來客,都始終對這老蠱婆避之不及。

不敢吃她的任何東西、甚至於都不敢和她多說一句話,更加不敢像Alice那樣,對她伸出援手。

這種種畏懼背後,藏着的東西,就是孤獨了。

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吃飯、任何人不敢和自己接觸,這種孤獨一天兩天、一年、兩年或許你可以忍受,可五年、十年,一輩子呢?

我想是個人,都會被這種孤獨,給活生生折磨崩潰的。

大概Alice也正是因為自幼生活在一個極其重男輕女的家庭里,才會比我們更早一步,感同身受的理解到那老蠱婆所承受的孤獨無助。

「真好吃,謝謝你啊老婆婆。」

Alice像是忘了那天晚上腹痛如刀絞,活生生疼暈死過去的遭遇,她毫不猶豫的接過了那老蠱婆遞來的土豆。

我遲疑了片刻,也笑着接了過來。

要說那個年月,全國人民的生活都絕算不上富饒,甚至於很多人還在溫飽線掙扎,可不管是對於我、還是對於Alice來說,這只是簡單用白水煮熟的土豆,都絕對算不上什麼美味。

可Alice卻吃得很香甜,我雖然吃不出Alice那種味道,可也驟然間覺得手裏那土豆,似乎比潘家園老東門衚衕兒那家老字號的涮羊肉,還要有滋味一些。

吃過土豆,Alice便開口詢問了兩隻瓷碗的事兒。

雖然言語不通,可在Alice手腳並用的比劃了半天後,那老蠱婆似乎也弄明白了Alice的意思。

她用苗語嘰里咕嚕的說了很多,我們都知道她是在回答我們的問題,可我和Alice愣是一個字都沒聽懂。

最後那老蠱婆大概也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她指了指石桌上兩隻瓷碗,又彎下腰從地上撿了一把雜草,然後抬起手指了指仡佬寨村后那一片綿延起伏的大山。

「老婆婆,你的意思是這瓷碗,是你在大山裏撿來的?」

「那你能告訴我們,您是在那座山裏撿來的?」

Alice一邊說着,一邊又手腳並用的比劃了好半天,那老蠱婆這才一知半解的弄明白我們的意思。

然後那老蠱婆就拉着我和Alice的手,把我們拉倒了屋子裏,抬手指了指堂屋裏擺放着的一口棺材,又指了指屋外的大山。

「棺材山!」

「棺材山!」

我和Alice幾乎是異口同聲的喊了出來。。 沈初點的一份餛飩麵分量並不是很多,還分了一半給傅言,她很開就吃完了。

兩人離開餛飩店的時候,也才五點的時間。

附近的兩所中學都還沒有開學,周圍的商鋪的人寥寥,只偶爾有那麼一些住在附近的學生去買些吃的玩的。

「回去了?」

「回吧。」

沈初知道傅言帶自己過來一趟的目的,她突然覺得也沒那麼急了。

他這麼多年,都一直在她的身邊默默地等著,她相信,就算自己一直都想不起來,傅言也不會離開的。

只是傅言這麼一直守在自己的身邊,總不能因為她失憶了,就這麼一直當普通朋友處著吧?

她確實不記得那些對傅言的愛了,可也不代表她對傅言再無任何的感覺。

他這樣的男人,換了那個女人,都會心動吧?

所以,她也不例外。

傅言約的車得有十分鐘才到,沈初站在他身側,數著一輛輛經過的車。

在第十輛的時候,她側過身,微微抬頭看向傅言:「傅言。」

「嗯哼?」

他也低下頭,看著她的眉眼,桃花眼蘊著淺淺的笑,那漆黑的瞳仁裡面清晰地映著她的模樣。

沈初彎唇笑了起來:「你想要個名分嗎?」

傅言難得怔了一下,看著她,桃花眼裡面的情緒彷彿狂風巨浪:「再說一次?」

他側過身,拉著她的手,但因為傷到她,剋制地不敢太大力。

「我問你,想要個名分嗎?」

沈初看著他,又重複了一遍。

傅言聽到她這話,握著她的手明顯顫了一下,「想。」

他應著,低頭看著她,半響,才伸手將她抱進了懷裡面。

他抱得很緊,可抱進懷裡面的時候,又捨不得地鬆了幾分,怕讓她難受。

沈初從他的懷裡面抬起頭,微微仰頭看著他:「這麼激動啊?」

傅言抬手摸了一下她的臉,「認真的嗎?」

聽到她這話,沈初不禁挑了一下眉:「我看起來不像是認真的嗎?」

「怕你沒想清楚。」

沈初哼了一下:「我像是拿自己幸福開玩笑的人嗎?」

「不後悔?」

「後悔什麼,有什麼好後悔的?」

沈初說著,「怕我不喜歡你嗎?還是說,你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

傅言沒說話,只是咽了一下,他有些不敢相信,沈初會突然之間問他這個問題。

沈初抬手拉了一下他的衣領:「訂婚宴還辦嗎?」

雖然八月那場的訂婚宴時間已經過去了,可是重新辦一場又如何呢?

「好。」

現在不管沈初說什麼,傅言只會說好了。

沈初看了他一眼,還想說些什麼,這時候,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他們的跟前。

傅言鬆了手:「車來了。」

沈初從他的懷裡面出來,看到司機在看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

傅言打開車門,讓她先上車。

沈初俯身進了車裡面,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臉頰。

有些燙。

傅言進車裡面,看到她的動作,桃花眼微微勾了勾,「熱?」

沈初知道他明知故問,睨了他一眼,「對,熱。」

。 幽尊,魔族中僅次於九衍的存在,更是在靈榜上壓過秦楓一頭,其天賦與實力毋庸置疑。

神族之中能夠抗衡的除了相合的靈辰與靈域,便只有秦楓了。

秦楓曾聽羅伊弦提起,在原來的歷史軌跡中,帝爵便是被幽尊斬殺,而現在的時空中,帝爵也曾險些被殺,春無悔犧牲了自己才令其瞬間痊癒,逃過一劫,反過來擊傷了荼羅千目。

此時此刻,秦楓便是對上了如此一位強敵。

幽尊的靈體果然蘊含九種元素之力,除了幽,還有風雷水火金,擁有強大的攻擊力,也有着驚人的速度,可遁入幽冥脫身,極為難纏。

他乃一重天靈魘,實力強悍無比。

秦楓一出手便是全力,引動天雷加持太極之力,更是祭出屠魔劍與末世之刃,向對方發起重重猛攻。

幽尊為靈榜前三,同樣擁有神王之兵,而且竟然也是一柄長劍,卻是一柄幽森魔劍,不比屠魔劍差。

除此之外,對方還有兩大寶物,都不輸末世之刃,一個為漆黑如墨的錐子,一個為可大可小的方印。

那錐子擁有幽冥之力,可通過幽冥藏身,不斷襲殺秦楓,鬼神莫測,極難防禦。

而那方印充斥磅礴天威,力量驚人,可攻可守,同樣極難對付。

幽尊不論自身實力還是身外寶物都不輸秦楓,甚至更勝一籌,竟是隱隱佔據上風。

秦楓不由面色凝重,不過他的任務並非要擊敗或是擊殺對方,只要纏住便可。

他沒有選擇防禦,依舊是施展狂猛的攻勢,以攻代守,令得幽尊難以分心。

靈辰與靈域對於合體之事顯然已是得心應手,時空之力極為穩定,化為一道漩渦牢牢吸住九衍,將其困住。

九衍掌控天地間最基礎的九種元素之力,實力自然也是極強,一股股原始之力洶湧而出,試圖定住時空,擊殺靈辰與靈域。

他們可謂是場中最巔峰的存在,處於最遠的一處角落,那裏受到時空之力,空間不斷破碎又恢復,更有一道道虛影出現,彷彿不同時空交錯。

沒有人敢靠近,哪怕秦楓與幽尊也不願輕易上前,而他二人交手之地則是在另一邊的遠處角落,同樣沒人敢靠近。

除了這兩處之外,林汐與荼羅千目的戰鬥同樣激烈不已。

林汐即輪迴聖尊,如今處於巔峰之態,一股股輪迴之力不斷湧出,轟向對方。

荼羅千目額頭上的魔眼一陣開闔,射出道道詭異的灰白之光,充斥着強大無匹的力量,竟是擋住了輪迴之力。

那股力量之中蘊含着濃濃的幻力,另外還要一股時空之力。

這時空之力並不完整,無法與靈辰、靈域相比,但比之羅伊弦的小時空卻又強大幾分,卻是蘊含次元、土、雷、光、水六種元素之力。

他正是依靠其靈體之力,再加一件強大的魔王之兵,才能與天道獵場中的魔族強者取得聯繫,指揮他們行動,令眾人匯合一處,不斷襲殺神族之人。 奧運會是整個藍星的,

只要是在同一個時區的民眾基本上都準備好了小板凳,就算是在星球的另一面,也有不少民眾熬夜打開了電視機。

無它,

鳥巢體育場內,媒體區,各國的記者都已經擠得滿滿當當,

他們會在第一時間將這裡的畫面傳回到自己國家的電視台。

各國民眾也想看看第三十屆的奧林匹克運動會開幕式到底是什麼樣子,會不會和之前h國流出的場面一樣?

如果不一樣,那節目的質量會不會有問題?

總之,

種種因素疊加之下,打算觀看燕城奧運會開幕式的藍星觀眾也創下了一個新的記錄。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