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11 月 3 日, Comment off

雨忍射出的千本雨全部被我愛羅的沙子擋住。媽佐能乎的力量恐怖如斯。

射出千本的雨忍看到自己的攻擊被全數擋下,腦子一熱沖向我愛羅。

「砂縛柩」我愛羅抬手,一隻手形成握拳點姿勢。瞬間將衝上來的雨忍束縛成一個沙人,只露出一個腦袋。

雨忍的忍具傘插在了地上,被我愛羅撿起雨忍的傘,撐開。

看着眼前支支吾吾的雨忍,我愛羅抬起手臂,被沙子包裹的只剩下臉的雨忍升到半空中。

「沙暴送葬。」

天空下下起了血雨,撐起傘的我愛羅一塵不染。

剩下兩個雨忍被嚇的啟用了最高道歉禮儀「土下座」,將捲軸放到地上,「捲軸給你,放過我們吧。。」說話的聲音都開始顫抖。

「沒有痛苦,我的實力已經可以做到讓他沒有痛苦的死去了。」眼前的修羅傳出驚悚的話語。

微微抬手,沙子充斥了剩下兩人的身體,「嘭」的炸開,來了次梅開二度。

做完這些后,我愛羅抬起頭,看向鳴人和佐助的方位。

「結束了么。」手鞠和勘九郎看着眼前變成血雨的雨忍,拿起地上的捲軸。「是我們需要的。」

「還沒有。」我愛羅凝視着藏身的樹木。

鳴人佐助出現在樹上。

「夠,夠了,嘎啦,我們的捲軸已經夠了。偶爾也聽聽哥哥的話。」

「閉嘴,廢物,我可從來沒有把你當兄弟。」

一看勘九郎拉不住,手鞠也加入了勸說的隊伍。

鳴人就這樣看着這一家子勸我愛羅不要殺自己和佐助。

我愛羅抬起手,佐助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沙子在手中匯聚,形成了一個蓋子,我愛羅將蓋子放到了身後背的沙葫蘆上。

「下一次,我一定會殺了你。」說完扭頭走向高塔方向。

「我們換條路吧。」目睹了我愛羅「人工降雨」的操作,小櫻顯然有些嚇到了。

接下里的路上風平浪靜,沒有搗亂的三個音忍,也沒有來送人頭的兜,要是兜在這裏出現了,鳴人打算直接讓他葬身此地,未來的孤兒院院長就得換人了。

在還剩半個小時時,三人珊珊來遲,趕到了高塔,打開捲軸,伊魯卡被逆向通靈了出來,宣佈他們三個考試通過了。

剛剛出院就被拉來上班的人,看來木葉的忍者福利制度有待改善。

按照分配好的休息室,三個人魚貫而入。

鳴人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佐助則是繼續嘗試掌握咒印。

咒印的紋路遍佈全身,咒印一狀態啟動后,身上滿是長長的「蝌蚪文」。

咒印化說白了就是仙人化,重吾一族的力量,源於與濕骨林、妙木山齊名的龍地洞,能將自然力量融入體內。

算是一種另類的仙人模式。大蛇丸在這一方面真的是才華橫溢。在研究了重吾的力量后,改良形成了咒印。

妙木山修鍊仙人模式失控後會變成青蛙,自來也使用不完美的仙人模式后也是整個人出現一些青蛙的特徵,龍地洞的仙人模式在使用時會長出角,不過都是可以出現眼影的仙人模式最完美。

大蛇丸則是利用了這種變化,咒印二的狀態使人整個身體都發生改變,不論是佐助的雞翅形態,還是局麻呂的恐龍尾巴,都是術者通過咒印,使用仙術查克拉讓自己的形體發生改變。

咒印狀態下和仙人模式的加成差不多,查克拉和實力成倍的增長,對使用的忍術有加成,是一種前期很強,後期也不差的東西。

後期不管是打大筒木一家還是打十尾人柱力,都需要仙術,鳴人覺得佐助學會挺好的,不然開個須佐還得重吾上蝌蚪文,還是自己和佐助解決吧。

不過佐助現在顯然控制不好咒印,輕輕一開啟就是紫色查克拉升騰,跟水蒸氣似的往天上飄,整個人都開始偏向瘋狂。

感覺佐助的身體已經到極限了,鳴人扔給一瓶恢復藥水,「一會還要戰鬥,先別練了。」佐助肯定不會投降,一會萬一第一場就遇到我愛羅這種的,那17歲的時候就可以等著斑爺復活開無限月讀,沒佐助輪迴眼開須佐能乎擋無限月讀的話,整個忍界就變白絕掛樹上阿巴阿巴吧。

過了一會,一個人推開門通知:「集合了。」

成功到達高塔的人數不少,還有各自的帶隊上忍,甚至三代火影也在其中。

「首先恭喜你們通過第二次考驗。」紅豆巡視了一周,尤其是在鳴人和佐助的身上停頓了一下。

「那麼接下來由火影大人宣佈考試規則和第三場考試的內容。」三代目走到眾人面前:「那麼,我簡單的講幾句。」

整個木葉的火影,除了二代目能動手絕對不逼逼外,其他的好像都能隨時跟你開始火之意志研討會。 「確實沒有準備,我以我的人格做擔保!前天晚上秦導面試一直到十一點,昨天晚上聽說又在處理電台部訪談節目的事情……」

見到群里粉絲不信,郭飛再發消息。

「啊…..那……秦導會不會今天回到部門開始準備小品?」

短暫的沉默後有粉絲再問。

「我老公」在群里的公信力是數一數二的,都這麼說了肯定是真的。而且「我老公」作為專屬粉絲群群主和粉絲微博的博主也沒理由騙他們。

「應該不會!今天晚上秦導估計還要部署訪談節目。」

郭飛想了想,

今天佟玉給他們介紹崗位職責的時候就提到了電台部的一些事情,最近幾天,想要排隊上節目的二、三、四線明星越來越多。

但這些明星上完節目后就各種發短視頻利用自媒體宣傳改人設,這本來沒什麼….但有些明星在上節目的時候反應能力太差。

原本是很搞笑的梗但他們接不住,最後造成尷尬的局面。

在自媒體宣傳的時候又將自己說的如何機智等等….

這種情況已經開始被不少聽眾詬病,

因此,電台部打算對訪談節目來一次大整改。

「啊?還要忙訪談節目的事情?是我們提問的問題腦迴路不夠清奇?還是聽眾覺得沒意思了!」

郭飛上句話剛說完,群里粉絲又議論了起來,言語間還有不少擔心。

訪談節目的電話環節主力一直都是群里粉絲。

「不是咱們問題的事,是那些明星…..」

「那就好!」

「哎,我現在就關心秦導什麼時候準備小品!」

「這樣,大家不要著急,如果秦導開始準備小品了,我會第一時間在群里發消息。」

郭飛見到眾人有些急躁,如是說到。

「好!」

………

轉眼就是傍晚時分,

喜劇吧,

大多數帖子都是在議論央視小品大賽,尤其是置頂的一道帖子里評論不少。

「小道消息,網紅組選手已經定好了題材,正在加緊打磨中,在第二輪中應該會有不錯的表現,說不定能幹掉那些頂級喜劇人。」

「對!尤其是老痰酸菜,聽說排練的時候旁邊的人都笑瘋了。」

「村長的節目效果也不錯。」

「幹掉頂級喜劇人?真以為頂級喜劇人那麼好乾掉?網紅組選手定好了方向,難道頂級喜劇人就沒有?頂級喜劇人更專也好不?」

「就是,前面的對網紅組選手有種迷之自信,話說現在離第二輪抽籤就剩下一天半的時間,請問那組選手沒有準備好小品的方向?」

「呵呵,還別說,真有!」

「誰?」

「秦川!」

「他?不會吧…..他不是第二輪的種子選手嗎?第一輪的作品那麼神。」

「不會?秦川的粉絲中午在專屬群里得到最新真實消息,自從秦川回到文工團后就一直在忙自己的事情,小品大賽這邊提都沒提。」

「啊……」

「所以,那些一直嚷嚷著說秦川這次會是小品大賽冠軍的人可以消停消停了,倒不是說秦川沒有才華,而是人家的工作重心根本就沒有放在小品大賽上。」

「話也不能這麼說….上一部作品秦導不是也才準備了不到一天時間嗎?」

「呵呵,上一輪是自主命題,誰知道他提前想了多長時間,但這次是命題作文……..」

「這麼說的話….秦導要涼?」

………

就這樣,議論議論著話題就扯到了秦川的身上。

到了晚上八點,有些一些沒事幹的吧友竟然開了一個實時帖子,就像看看秦川什麼時候開始準備。

不得不說,吧友有時候真的是萬能的。

九點十分,

秦川回到了文工團的照片被發到了帖子里,立刻引得不少吧友開始跟帖回復。

「九點十分了…..秦導依舊沒有準備小品。」

……

半個小時后,又一張秦川進入導播室的照片傳了上來。

「九點四十了,秦導還是沒有準備小品。」

…….

凌晨十二點,

「完了,秦導回公寓睡覺了…..依舊沒有準備小品。」

……

第二天早上七點半,

「此時距離第二輪正式抽籤只剩下整整一天時間,你們的秦導坐上車去了空政,依舊沒有準備小品…..」

……

第二天中午十二點,

「秦導在空政這邊拍了一上午的戲,並沒有準備小品…..」

此刻,這道直播帖不知不覺竟是火了,下面的評論留言達到了數萬條之多,裡面說什麼的都有。

其中點贊最多的是,「秦導,我們想你,趕緊準備小品吧!再不準備真的就要抽籤了。」

…..

第二天,中午,下午六點半,

「秦導結束了下午的戲,打算去吃飯,完了好像要回去,目前來看依舊沒有要準備小品的意思。」

……

第二天,晚上八點,

「秦導走進了電台部辦公室,他已經收到了第二天要去央視那邊抽籤的通知,但…..秦導只是將通知放在了桌子上依舊沒有準備小品。」

…….

有一種火叫出圈。

晚上九點多的時候,因為這道帖子下面的評論太多竟是引起了熱議,不知不覺的就衝上了熱搜,

熱搜的題目就叫「秦導的一天」。

央視大樓,綜藝頻道總監辦公室,駱文星看著電腦屏幕臉上滿滿的都是苦笑。

他的對面還坐著副總監田野、頻道總編。

按照賽制,明天晉級第二輪的所有選手會抽籤決定上場順序,後天早上九點,第二輪大賽將正式開始。

「秦川真的….要放棄?」

良久,駱文星說道。

剛開始的時候他極為看好秦川,當秦川答應他們要繼續參加大賽的時候還是很開心的,結果隨著網上消息的不停爆出……直到看完「秦導的一天」已經徹底沒了信心。

明天早上就要抽籤再耗掉小半天的時間,

如果秦川運氣后能抽到後面上場的順序則還罷了,如果抽到前面的….就是說秦川只剩下了半天的準備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