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裏麻煩。」玲姐說着說着就開始動容了:「您可總算回來了,而且狀態也比之前好很多了,我真是太開心。」

顧念扯了扯唇角。

作為僱主,她簡直可以去評選年度十佳僱主,沒脾氣溫和善良大方。

玲姐對她也是真心,可以說是比親女兒還好。

她抬手抹了抹眼淚說:「太太,吃完休息會兒,碗我來洗。」

顧念吃完面之後可沒有休息,她又去將許橙橙的流程方案修改了發給她,然後繼續看PPT,繼續了解業務。

江城家大業大,業務錯綜複雜,她對江城地產很熟悉,這也是她一直熟悉的領域,但是對於其他例如金融還有半導體完全都是個陌生的行業。

這些對於她一個孕婦來說着實是太難了些。

但是從小是尖子生的顧念硬是不服輸,就算再難,也都要去學會理解。

現在沒有人可以讓她抱着撒嬌了。

更何況,下周一她就要出席在董事會上,去推動一些決策,即便再害怕,也沒有後退的路可以走。

————

專門的孕期營養師也配備了,精神科的醫生也隨時待命。

趙明誠更是一個24小時守候在她身邊,她更是有五人組成的安保隊,前前後後簇擁着她,確保沒有一個人能靠近她身邊,當然趙明誠也哭着求她不要再走了。

宴西會每天和她彙報工作,並且解答她的各種疑問。

東方園林項目許橙橙是總的執行負責人,她也是個很靠譜的人,在初期的時候因為方案的問題需要顧念來把控,後續工作許橙橙自己就可以做主。

周一的時候,顧念預約的化妝造型師敲響了門鈴。

她坐在鏡子前端詳著自己的臉,已經褪去了一開始的稚嫩,沒有妝容的臉蛋素凈白皙,但是因為懷孕的關係,顯得很憔悴,她大概六個月沒照鏡子,之前照鏡子會出現另一個人格。

但是現在,那個她已經很久沒出現了。

和謝容桓在一起的時候,她很安靜,一點訊息都沒有。

大概真的如同她說的那樣,離開江亦琛,她就會主動消失。 待在尤葉的身邊,貝兒像只快樂的小喜鵲,一會兒唱歌,一會兒跳舞,尤葉被她逗得不行,發現貝兒很有表演天賦。

兩人玩了一會兒,林昊楓推門進來,尤葉才發現,他不知什麼時候出去了。

「貝兒,過來吃東西。」林昊楓將手中的袋子放到桌子上。

滿滿兩大袋子,全是各種各樣的小零食,貝兒驚呼:「這麼多好吃的!」

「媽媽平常不讓你吃這些吧?不要告訴她。」林昊楓摸了摸貝兒的腦袋。

以他的智慧,完全可以判斷出雅晴姨媽不是那種亂寵孩子的人,雖然對貝兒極好,平常一定管教得也嚴格。

小孩子是最喜歡大人有同理心的,和一個人有了小秘密,馬上就有了親近感,貝兒用力點了點頭。

「多吃點,以後,我們就是好朋友了。」林昊楓笑眯眯地看着貝兒。

尤葉簡直愣住了!

高冷帥酷的林昊楓,竟然還有這種老父親般慈愛的表情,她沒有看錯吧?

貝兒並沒有碰桌子上的零食,她歪著頭,審視的目光在林昊楓俊美的容顏上掃來掃去:「表哥,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你看起來……不像是會對別人特別好的人。」

尤葉差點笑出了聲!

智慧無雙的林昊楓,肯定不會想到,會被一個五歲的小女孩看透吧?

「因為你可愛啊。」林昊楓維持着臉上慈祥的表情,掩飾著被看穿的尷尬。

貝兒輕蔑地撇了撇嘴:「我媽媽說,一個男生突然對一個女生好,千萬不要相信他,你今天又不是第一次見到我,在會所時,你怎麼不覺得我可愛?」

尤葉忍不住笑出了聲,同時讚歎董雅晴的超前教育,女生就該知道男生的本質才對。

「因為你讓尤葉姐姐高興,當然,你確實很可愛。」為了避免連續打擊,林昊楓說了實話。

貝兒老氣橫秋地點了點頭:「這還差不多。」

說着,她拿起一包零食跑到沙發上坐着,一邊吃一邊看電視。

尤葉嘴角彎彎看着林昊楓,林昊楓苦笑:「現在的小孩子,這麼聰明嗎?」

「是你太笨了,以為小孩子那麼好哄。」尤葉朝他眨眨眼睛。

又「慈祥「又會無奈苦笑的林昊楓,比平日的高冷多了煙火氣,很有一個好爸爸的模樣了。

林昊楓貼過來,靠到她的肚皮上,輕聲慢語的:「我女兒才不會這麼欺負爸爸的,她欺負別的小男生就好了。」

「你啊,女兒還沒出生,已經要教壞她了。」尤葉溫柔地笑。

世間多坎坷,這一刻,她是滿足的。

快到午餐時間,玉嫂上來敲門:「少爺,少奶奶,貝兒小姐,吃飯了。」

「你怎麼親自跑上來?」尤葉隨口一問。

玉嫂負責廚房,平常都是管家上來。

「那個……老爺回來了,董小姐和夏小姐也回來了。」玉嫂搓了搓手。

家裏發生的事情,她們下人都知道,而玉嫂是尤葉帶過來的,很清楚尤葉和夏幽詩宿怨已久。

少奶奶傷成這樣了,那個害人精還要回來住,玉嫂看不下去。

尤葉點點頭,「知道了。」

玉嫂離開,尤葉神情漸冷,林昊楓面色凝重。

夏幽詩進門,看到董素晴坐在客廳里,心中一喜。

在醫院時,張婉買衣服回來讓她換上,她便悄悄告訴張婉,等她一離開醫院,張婉就給董素晴打電話,把遺書上的內容告訴她。

張婉做別的事情沒有腦子,這種瞪眼說瞎話最會了,她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夏幽詩對董素晴一心一意,怎麼會突然自殺。

「素晴姐,幽詩到死都想着為你捐腎,這孩子要不是受了天大的委屈,怎麼會想死!我問她原因,她又不肯說。」

董素晴剛睡醒,聽得有點蒙,等她弄清楚是夏幽詩寫了遺書去自殺,遺書上寫着要為乾媽無償捐腎,感動得哭了。

最近她確實有些偏心,有時候覺得尤葉樣樣比夏幽詩強,只不過脾氣太倔,現在頗後悔,夏幽詩為了她,連命都不要了,她還委屈了這孩子。

「阿婉,你放心,以後幽詩就是我的親女兒,你別擔心,她就在我家住,我會好好照顧她。」董素晴安慰著張婉。

張婉一掛斷電話,就把這些悄悄地發信息給夏幽詩,夏幽詩知道了董素晴的態度,心裏有了底。

進門看到董素晴,夏幽詩一副做錯事的表情:「乾媽,聽乾爸說你在休息,我回來,是不是吵到你了?」

董素晴是急性子,馬上走過來:「你這孩子,怎麼這麼想不開!」

夏幽詩彷彿再也綳不住,撲到董素晴的懷裏大哭:「乾媽,我,我差點見不到你了!」

董素晴被她感染得也傷心:「以後別做傻事了,有什麼事跟乾媽說,乾媽為你做主。」

這一幕抱頭痛哭,董雅晴看得真切。

夏幽詩這孩子,也不是沒有優點,演技還真挺不錯的。

。 陳寧冷笑:「我看未必,這次西索不是要求你殺我了嗎,你不是充當他的儈子手,殺害自己的同胞了嗎?」

趙平安顫聲道:「少帥,我已經決心退出,請少帥給我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我會盡最大的能力,幫助少帥消滅這股對我們華夏不利的敵對勢力。」

趙平安之所以爆出全知會,除了想要求得陳寧原諒,換取將功贖罪的機會之外。

還有另外一個重要原因!

那就是最近幾年海外生意不好做了,趙閥沒有賺到什麼錢,但是身陷全知會,處處被全知會威脅。

全知會經常要求趙閥做各種各樣的事情,而且都是危害華夏國家利益的事。

趙閥開始害怕了!

他們當初加入全知會是想在外海市場賺錢,還有不想被全知會打垮變得一無所有,被迫加入的。

最近幾年,全知會要求他們做的事情,越來越可怕。

趙平安深知,他再這樣下去,損害國家利益,到時候事發,趙閥將死無葬身之地。

他早已經萌生退意!

這次既然得罪少帥,那麼乾脆豁出去,爭取換取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陳寧意識到這個全知會的嚴重危害性,他眯起眼睛,徐徐的問:「我們華夏,加入全知會的人,多嗎?」

趙平安低聲道:「全知會保密措施非常嚴密,即便成員之間,也很多互不知道的。」

「只有會長西索他們,有所有成員的名單。」

「不過,據我所知,華夏加入全知會的財團跟家族、個人,不在少數。」

「其中八大世家門閥之中的陳閥,似乎也是全知會的成員之一」

陳寧聞言,拿起桌面那本珍瓏棋譜,一邊隨意的翻看,一邊淡淡的說:「看來我要下一局大棋,把這些敵對勢力,還有我們國內的奸小全部揪出來,一併剷除。」

趙平安慌忙的道:「我趙閥願意竭盡全力協助少帥,將功贖罪。」

陳寧點點頭,對盧治中等人道:「這件事不要聲張,免得打草驚蛇,我要徐徐圖之。」

盧治中等人齊齊道:「是,少帥!」

……

北方晉陽市,陳閥。

陳閥家主陳牧風,陳閥二爺陳奔雷,陳閥三爺陳公瑾,三巨頭正在書房內談話。

陳奔雷身材魁梧,容貌威嚴,他沉聲道:「大哥,剛剛得到消息,趙閥不小心得罪了北境少帥,被少帥狠狠收拾,現在趙閥已經夾起尾巴做人了。」

陳公瑾也道:「是呀,據說趙閥不敢惹事了,甚至還給陳寧跟宋娉婷公開道歉。」

「咱們指望趙閥打壓陳寧,陳寧來救助咱們的願望落空了。」

陳牧風微微皺眉,說道:「我們本以為等趙閥打壓陳寧,陳寧走投無路來求我們庇護,我們再趁機巧取豪奪,把陳寧的寧大集團奪過來。」

「可沒想到出現了變故,趙閥竟然不小心得罪了少帥,慘遭少帥教訓。」

「現在趙閥已經成了驚弓之鳥,不敢再惹任何事端了。」

「看來我們想要把寧大集團弄到手,還得親力親為呀!」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