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會兒,馬修和蘇蘇她們已坐到屋子裡的餐桌前。

誰也沒想到這一人,三隻小蘿莉,開啟了將魔爪伸向整個世界的作戰會議……

「優的權能真知銀匙,能夠駭入這個星球的網路,收集情報。優對掌握到的情報進行一系列分析后,為麻朽制定了一個完美的作戰計劃。」

優緩緩抬起頭,眼睛依舊半閉,可看上卻犀利了許多。

馬修心嘆己方隊友實在強悍,難怪之前他在外狩獵,優能為他提供各種情報。

情報網有了,計劃也已落實,距離他支配這個世界,還遠么?

「麻朽,這個計劃的第一步,就是……」

優緩緩訴說。

馬修仔細聆聽。

「去找個女人!」

原來支配世界的第一步是……

馬修愕然,「優,你剛剛說了啥?」

「麻朽,你要好好聽講。優剛剛說,讓你去外邊找個女人啦。」

蘇蘇不滿地批評起來。

對馬修這種不認真聽講的壞眷屬,蘇蘇認為自己必須要嚴格管教,哪怕他是個能幫蘇蘇「寫作業」的金色傳說。 節目開始錄製后的第四天是進行中間審查的日子,因為不需要進行跟隨錄製。將一天錄製的帶子和攝像機交還給節目組林瑜良就提前離開了。

雖說是提前離開,也不過是VJ和作家找了一家店約林瑜良和金岷浩一起吃個飯罷了。

推開烤肉店的大門,拒絕了店員的空位指引視線在餐廳內來回的巡視著。店內的空間本就不算寬裕,服務員在餐廳內不斷的來回穿梭,還要避讓進進出出的客人就顯得更為擁擠。

打電話震了一下作家努娜的手機,餐廳的角落裡馬上舉起一隻手向店門口揮舞著。

一邊道歉一邊從人群中錯身擠過來到小桌前,菜品已經上好了,只是爐子里還沒有炭火。

「對不起,交接稍微遲了一點。好久不見了哥、努納。」拉開椅子落座,用濕紙巾擦了擦手這才向坐在對面的兩人問好。

「沒事,而且雖然趙PD不在,但是這頓飯是他請。」VJ抬手招呼服務員過來,指了指中間放炭火的地方:「可以加炭火了,麻煩您。」

拿起一旁的調料盤開始調配蘸料,調好的蘸料遞給作家,作家也將手中的空碟自然的遞給VJ。

看見這一幕林瑜良開口調侃道:「怎麼?兩位這是在一起了?」

拿起自己身邊的一盤獨自搭配起來:「還是說一起吃了太多回,對方是什麼口味根本就不需要溝通了。」

VJ就坐在那邊面對林瑜良的調侃一言不發,向蘸料里不斷添加著什麼,作家努娜有些忍不住了。

「還不是歡送會的那天晚上,在車上鬧得厲害。什麼都說。」作家胳膊杵在桌面上手托著臉頰,筷子一下一下戳著調好的蘸料:「司機師傅開到最後都笑場了,為了怕他再亂說,我就順著氣氛先答應嘍。」

「這麼說促成還要算我一份嘍?」手上拿著真露晃動了幾秒,擰開蓋子先給VJ斟滿,然後是金岷浩,最後倒給作家:「先恭喜哥和努娜了,我不喝酒三位都是知道的,我就用別的來代替可以吧?」

「你喝你的,我們一起喝。」VJ端起酒杯三人碰了一下。

剛好服務生夾著炭火盆走了過來,林瑜良就攔住了對方:「麻煩您給我拿兩瓶Sunkist吧」

「好您稍等。」

「對了,順著氣氛給你也倒上酒了。」林瑜良拿著夾子把腌好的肉類放到烤盤上,看向自己旁邊已經拿起酒杯準備再喝上一口的金岷浩:「允兒她們還需要你接呢吧?」

爽快的喝下一口,金岷浩呼出一口酒氣,一臉暢快的樣子:「已經和孩子們說完了叫鄭助理去接她們了。」

「鄭助理?新來的?」接過服務生手中的Sunkist,向對方點點頭致謝:「你們的團隊還要擴張啊?」

「嗯,再往後專輯結束大隊活動會減少,不同行程孩子們都需要配個助理吧。把牛肉翻個面,火有點大。」加了一塊小菜放在嘴裡,金岷浩看向對面的新人情侶:「那麼兩位叫我們兩個出來是有什麼事情呢?不會就是讓我們知道一下各自有主了吧。」

「也有這個意思,瑜良坐下吧,我自己倒。」作家伸手接過林瑜良遞過來的酒瓶,將自己面前的酒杯再次倒滿:「其實是趙PD有新的策劃方案想和你們碰個頭,主經紀那邊已經打過招呼了。過幾天…..」

…………

夾起最後一塊韓牛剪開分到各自的盤子里吃點,今天的飯局就告一段落。因為有事要談喝酒的人都比較克制,第一瓶喝完之後也沒有再續。難得是一場參與者都清醒的飯局。

四個人站在人行道上,VJ和作家還有地方要去,林瑜良看了看手錶:「就這麼定下來了。明天還要錄節目我先撤了。」

「我也不打擾你們的二人世界,先走了。」

向VJ和作家道別兩人就朝著地下鐵的方向走去。

「車輛裝飾還有幾天,萬元的幸福正好結束吧?」

「還有三天吧?我看允兒也已經適應了。正好結束了我裝的也能像一點。」

「嘿,這回你又升職了。她們不見得會信啊。」

「反正我還沒騙過她們。」林瑜良聳聳肩膀:「這次就試一下嘍~」

。。。。。。

看著眼前兩個不斷轉圈嘴裡哼唱著碟中諜主題曲的少女,林瑜良的眼角一陣抽搐。手中的錄像機也不知道是繼續錄製還是關掉才好。

「來M總台搞潛入你倆是頭一份啊。你倆確定要這麼拍?」本著不浪費帶子的原則林瑜良還是先關上了攝像機,看向還在不斷扭動的兩人。

金泰妍推了推自己的近視鏡:「當然,既然是執行任務找過去,碟中諜多合適。直接做完任務PD你不會被罵么?放送分量完全不足啊。」

「為我考慮真是謝謝了,可是這段路我們已經來回走了三遍了!我連你們兩個匍匐前進爬到主持人局的視頻都拍下來了,尤其是你泰妍XI!」

金泰妍還在不斷的按動近視鏡架裝作有高科技開關的樣子。

「剛剛躲紅外線的動作,直接進了男廁,難道是變態么?我真的會讓主PD剪出來放給你們粉絲看的。」

金泰妍臉一下就變得通紅:「那是個小小的失誤…好吧,最後太空步到門口就結束。」

兩人臉上還都是意猶未盡的表情,沉浸在自己構造的情景劇里。

「那什麼….主持人局可能…..」

「歐巴快拍啊,我和歐尼鞋都快蹭漏了。」林允兒和金泰妍在原地不斷做著滑步的樣子,看林瑜良沒有抬起攝像機的樣子催促著。

「哎,算了,當成花絮也不錯。」搖搖頭,打開攝像機重新扛在肩上,新一段的情景劇又開始了。

兩人倒滑步進到主持人辦公室內,裡面空無一人,連電腦都是黑屏關閉的狀態。

「哈,所以我們兩個剛剛耗了那麼長時間是為了什麼。」林允兒低頭聳拉著肩膀重新回到走廊:「如果去廣播局的話應該會有很多工作人員的吧?」

「OK,向著下一個場所移動~咔伽~!」金泰妍到依舊是活力十足的樣子,抓住林允兒的手兩人一齊跳了一下,然後自己在原地笑的開心。

「是在期望後期給你們剪輯出瞬移效果么?」

「內~!我們不是在剪輯一下后就到廣播局了么?」林允兒手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面露期待的看著鏡頭。

「在你接上我提問的時候,這段就不會剪輯加CG了。快,要去就自己走著去啊。」

「耶~我們知道了。」恭敬的沖著鏡頭鞠躬,快步跑向廣播局跑去。

~~~~~~靜~~~~~

偌大的M總台好像因為兩人的到來人員全部失蹤了一樣,廣播局同樣的針落可聞。林允兒茫然的趴在牆上,臉貼住冰涼的瓷磚:「M總台原來就是這樣的放送局么?」

「我怎麼知道,我來的次數不比你多啊。」

金泰妍在旁邊推了一下林允兒的肩膀:「在放送台怎麼能這麼說。」

「對不起」

…………

上午經歷在電梯間遭到關門拒絕、藝人看到攝像機因為妝容遠遠躲開等諸多意外后,總算在休息時間遇到了一名主持人最終完成了任務。下午幾人因為節目錄製再次來到了音樂中心待機室附近。

「允兒啊,你不會是把上午和泰妍XI玩的情況告訴她們了吧?」同樣的音樂,同樣的動作,只是這次換了主演。金泰妍因為化妝的原因沒有在場,在場的是另外兩個林允兒親愛的歐尼:權俞利、李順圭。

林瑜良有些無奈的捂住額頭,有種莫名的既視感,打開攝像機:「在做什麼呢。」

權俞利在鏡頭面前手比劃成小手槍裝作性感邦女郎的樣子扒在門口望風:「在給允兒找免費的食物。」

「在休息室找別人吃剩的食物….是真的餓瘋了啊….」鏡頭轉移到正在座位、桌底不斷翻找著剩餘食物的兩隻小老鼠身上:「中午吃剩下那麼一大份全吃掉了,你到底吃到那裡去了允兒XI」

林允兒頭也不回,認真的在室內翻找著,每個坐墊和靠背後面也不放過:「我們舞台運動量非常大的,很快就餓了。」

「PDnim往旁邊讓一讓,這邊的椅子和桌子下面還沒有找。」李順圭更拼,匍匐在地上向每一個椅子下面看去,試圖找到些什麼。

「有人來了快跑!」門口望風的權俞利聽到側門響動發出了信號。

還在翻找的兩人趕緊向室外跑,李順圭在爬起來的時候還狠狠磕了一下桌面板,悶悶的一聲聽上去就感覺很疼,顧不得揉趕緊跟在林允兒後面跑了出去。

「呀呀呀!男廁男廁!!」林瑜良跟在三人後面追了出去,正巧慌不擇路的三隻老鼠慌張的想要找些地方藏起來,一頭向著男廁鑽了進去。

最裡面的權俞利剛拐進拐角就推著後面進來的兩人往外跑,逃到消防通道門前笑成一片。

「你們和你們隊長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林瑜良笑的嘴角快要掛到耳朵上了:「上午泰妍XI鑽到一半,你們下午就完成了她的願望,放送分量充足。」

「這段能不能不要剪進去PDnim,我們還是少女啊。」權俞利雙手互相磨蹭,臉上是祈求的表情,可憐兮兮的看著林瑜良。

「不是我來剪輯,不過要是我剪說什麼也不會放過這一段的。」

「俞利呀,看開點。分量拿到手了啊。」揉了半天頭頂的李順圭從疼痛中緩解過來,拍拍權俞利的肩膀:「走起,去下一個場所找找。PDnim能不能…」

「行,看在你身高突然長高了一點的份上,會讓總PD給你們加上CG處理的。」

「前半句是多餘的PDnim!」李順圭因為林瑜良的提醒又開始感覺到疼痛了,忍不住又揉了兩下頭頂,碰到疼痛處還叫了一聲。

「想要什麼效果呢?哦,你們隊長想要的是瞬間移動,要不要延續一下。」

「就用哈利波特的吧,穿過台站立柱的那個。」

林瑜良抬起攝像機比劃出OK的手勢,三個人手拉手嘴裡胡亂念叨著什麼,沖向牆面。 「看來我們來的時間剛剛好呢。」

正當六花和裕太支開寶多織江,店門口傳來了一道熟悉的聲音。

兩人轉頭,發現正是趕來的龍天宇和菲莉斯。

「那個,這到底是……」六花見兩人到來不由得鬆了口氣,隨即向他們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我們也不太清楚時間為什麼會被回溯……不,到底是不是時間回溯還有待確認。不過我想這一切的原因都和小茜脫不了干係。」龍天宇坐到咖啡吧的沙發上坐下,隨後開口回答道。

「話說,如果真的是時間回溯的話,為什麼我會有記憶呢?且不論作為古立特人間體的裕太還有你們,為什麼我會沒事?我只不過是個普通人罷了。」六花發表自己的疑惑。

就在這時,店門口的門再一次被打開了。眾人的視線一同轉到門口的方向。

來者是一如既往地面無表情,一如既往的穿著黑色西裝,一如既往地不刮鬍子,即便他只露了個臉,眾人也能看出他還是和往常一樣駝著背。

「聖……」

裕太和六花露出歡喜的表情迎接聖劍,這個時候就到來說明對方應該也擁有原本的記憶。不過兩人興奮的聲音卻被接下來出現的嘈雜聲音打斷。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