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月 2021

Posted 27 11 月 2021

「需要拖時間的可是她王敏跟西涼,不是朕。」

顧春棠道:「陛下,你的意思是還要改地方?」

秦雲站起來:「沒錯。」

「諸位愛卿,來看這個地方!」

說著,他示意喜公公打開了一張地圖。

內閣大臣紛紛靠攏。

只見秦雲的手指指在了一個地方。

趙恆等人面色一凜,紛紛開口:「函谷關?!」

「沒錯!」秦雲笑道。

「不行!!」

大臣們幾乎失態。

「陛下,這絕對不行,我等寧願耗費國力,跟西涼一戰。」

「也不能接受你如此以身涉險!」

顧春棠收斂激動的情緒,嚴肅道:「陛下,函谷關是個天險,雖然也是朝廷的地盤,但如果您去了那裡,情況就不在掌控之中!」

「如果王敏孤注一擲,突然率軍三十萬,包圍函谷關怎麼辦?」「殭屍?」

「就是殭屍!據說上個月一個武王進去都折了,邪門得很!」青年繪聲繪色道。

「如果我非進去不可呢?」徐福不以為然道。

這……

青年一陣無語,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怎麼還是不聽勸呢!

「永平,何事喧嘩?」青年正想開口,門內傳出一聲問話,一中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八十二章:三階靈獸 陸細辛腦子哄的一下,瞬間炸開。

整個人都僵住了。

他他他……他認出她了么?

心情紛雜,腦子一片混亂,全不復往日聰慧模樣。

怎麼辦?怎麼辦?被發現了,要承認嗎?

就在陸細辛不知如何反應,全無頭緒之時。

耳邊突然傳來一陣濡濕,啊——沈嘉曜居然啃上了她的耳朵。

酥/麻的感覺瞬間攀上脊背,陸細辛身體就跟過電了一般,一直輕/顫。

許多,才掌握身體的控制權,她想要推開沈嘉曜,然而,剛剛一動,身上就傳來他低沉的悶/哼:「疼!細細,我眼睛疼。」

陸細辛瞬間沒了力氣,整個人軟成一團。

「細細,我好想你啊,你怎麼不來找我呢?」沈嘉曜邊說邊啃着陸細辛細嫩的耳珠,唇上柔嫩細膩的觸感,幾乎將他逼瘋。

指尖用力摳着地板,才穩住小/腹暴虐的火焰。

「細細。」細碎的吻,一直從耳邊蔓延到眼角,沈嘉曜探著舌尖,一寸一寸檢閱著自己的領地,最後到達眼睫。

「你的心怎麼這麼狠啊,在我面前這麼久居然不來找我!如果不是我看不見,憑感覺認不出,你是不是一輩子都不來找我?」說着說着,沈嘉曜就委屈上了,照着身/下的小鼻子就是一口。

「咬死你!」

他咬的不輕,帶着酥/麻的疼痛,令陸細辛悶/哼一聲。

一時間,又是迷茫又是清醒。

「嘉曜,你怎麼認出我的?」她有些懵,之前那麼多天,她一直在他面前晃,他都沒有認出來。

怎麼剛剛看不見,一下子就認出她了?

「哼!」聽陸細辛這樣問,沈嘉曜磨了磨牙,身體壓低,「之前你是故意用了障眼法,誰會想到花家的聖女會是華國的陸細辛!

我也是一葉障目,居然沒認出你來。瞎了眼睛,看不見了,才感受到你的氣息。」

「氣息?」陸細辛重複著這兩個字,不太明白。

「不懂?」沈嘉曜歪著頭,然後突然低頭,在她耳邊啃了一下,然後是脖頸,羽睫,臉蛋,最後是下頜……不放過每一處:「這裏,這裏,還有這裏,都是你的味道,我怎麼可能認不出,你就是化成了灰,我也能一眼認出你。」

沈嘉曜真的是惱怒急了,他能忍到現在,已經達到極限。

在之前相見卻不能相認的每一秒,他都恨不得將她壓在身/下,狠狠欺負她,以報自己這麼多日的煎熬之仇。

「說吧!」沈嘉曜冷著聲,「這麼多天,為何不告訴我真相。」

真相?

陸細辛咬着下唇,突然難受起來。

那些恐懼,那些強撐,那些絕望,那些無助……之前在只有她自己一個人的時候,無處訴述,只能自己忍着,自己消化。

如今有了沈嘉曜,在他強大溫暖的懷抱中。

陸細辛憋了許久許久的情緒,一瞬間都爆發出來。

她咬着下唇,眼淚撲簌簌落下。

她真的快要委屈死了!

原本沈嘉曜還強撐著姿態,逼陸細辛交待,這會見她流淚,瞬間慌了神,手足無措起來。

哄小孩似的,一下一下親她的眼睛:「不哭,不哭了,都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都怪我,怪我沒有早點找到細細,沒有早點認出細細,讓我的細細受委屈了。」

「嗯。」陸細辛點頭,「都怪你。」

「對對對,怪我怪我。」

「你的眼睛?」陸細辛眼中積滿了淚水,看不太清楚,但是剛才她感覺沈嘉曜的眼神好靈動。

「嗯?」沈嘉曜目光瞬間獃滯起來,側着耳朵,神色迷茫:「怎麼了?」

「沒事。」陸細辛搖頭,「是我看錯了。」

沈嘉曜笨手笨腳地給她擦眼淚,因為看不見,指尖在好幾次都碰錯了地方。

見此,陸細辛心疼得厲害:「嘉曜,你的眼睛應該是心理原因,我們趕緊回海城吧,找醫生。」

「不急。」沈嘉曜過來親她,聲音溫柔得像是春水一般,暖暖的,柔柔的:「細細還沒告訴我,為何不跟我相認呢?」

聽沈嘉曜又提起這件事,陸細辛眸光黯淡。

她並不是強大到無可比擬,任何事情都打不倒的神。

所有人都依賴她,仰望她,以為她無堅不摧。

可她也是血肉之軀,也會有委屈擔憂和恐懼,只是她一貫將這些情緒都藏在心底,一個人自己消化。

如今有了沈嘉曜,她突然間就不想忍了,她想告訴他,告訴他自己的恐懼和無助。

告訴他,自己剛剛在花家醒來,發現身處陌生的地方,還失去了記憶,什麼都不記得,告訴他那個時候,自己有多麼無助。

面對花家不懷好意的眾人,她步步驚心,為自己謀的一塊安全之地。

還有身染胎毒,臉上大片大片的青/紫痕迹,她害怕又惶恐。

還有腹中的孩子……

「嘉曜。」陸細辛一時控制不住情緒,頂着他的額頭,低聲:「我的臉毀了,好難看,好難看,我不想你看見。」

「那正好。」沈嘉曜的聲音溫柔的像是三月的春風,「我眼睛瞎了,看不見了。你看我們多相配,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們都是最般配的。」

「討厭。」陸細辛被逗笑了,心底的緊張也在沈嘉曜的安撫下消失,「如果你以後能看見呢?你會不會嫌棄我?」

「那你呢,如果我以後再也好不了,永遠看不見,你會嫌棄我嗎?」沈嘉曜反問。

「不會!」陸細辛毫不遲疑。

沈嘉曜也沒有一絲猶豫:「我也不會。」 「多謝娘娘,妾身的奴婢書香可以去找梁巫師。」朱飛雲也沒有再賣官司,畢竟這才是第一步。

「余方帶著書香去請梁巫師。」楚風宸聲音中都帶着幾絲興奮,若是能夠治好臉,一定要讓蘇玥好看。

皇貴妃則是察覺到朱飛雲剛剛那話另有深意,這是挑撥蘇國公府與他們的關係嗎?

畢竟蘇玥能救卻沒有救,楚風宸的臉還是被攝政王毀掉的。這個小東西真是班門弄斧。

皇貴妃沒有點破,笑着拉着朱飛雲的手,就好似剛剛的刁難完全不存在,「缺什麼就讓管家去買,千萬別委屈自己,也別委屈本宮的寶貝孫子。你年紀小,要好好聽太醫的話。」

「妾身一定謹記娘娘的話。」朱飛雲低眉順眼地應下來,她們兩個人都懂,這第一個回合算平局。

皇貴妃回去得很快,畢竟宮妃出宮要按時回宮,不能延時。

楚風宸本接到一封信,說這一切都是朱飛雲有意為之,設計他,懷上孩子。

可現在這個心機女人卻給他帶來好消息,他主動地摟着她的肩膀,「飛雲,是本王當日衝動,讓你現在這個年紀有孕。」

「王爺,妾身是自願的,而且有很多人與妾身一樣,早日到夫家傳宗接代,妾身不委屈,就是讓王爺惹人笑話,妾身內心非常不安。」朱飛雲低着頭,兩隻手「不安」地拽着手帕。

她今日嫁得多卑微,將來就要站得多高,讓那些人都跪下來匍匐。

「在本王心中,你就是妻。等我們的孩子出生,一切都會有。」楚風宸將人帶到他的主院,並非之前讓管家隨便準備的破舊院落。

一個有價值的側妃,就值得好好對待,目前他最大的問題就是臉。朱飛雲卻依舊能夠用崇拜的眼神看着他,與楊安容形成了鮮明對比。

「在妾身心中,王爺是天,能夠嫁給王爺是妾身最大的心愿。」朱飛雲越發地滿足靖王大男子的心理。

「本王的臉這麼丑,你也不怕?」楚風宸提到臉突然陰沉起來,這一切都是楚雲墨故意而為之。

「妾身愛的是王爺,無論歲月怎麼變遷,妾身都希望可以待在您身邊。這是妾身最卑微的想法。」廢話,能不怕嗎?但是現在還有得選擇嗎?朱飛雲倒是希望可以貼上周王,可是清白已經丟失,只能一條道走到黑。

好在主子那邊有人能夠治好靖王的臉,再加上主子的手段,太子之位一定是靖王的,她就是太子妃。

必須是太子妃,而非太子側妃,肚子裏這孩子是她最大的依仗。

楚風宸看着朱飛雲的臉,並無半點慌張,全部都是真誠,這女人若是說謊,那心理太強大,也有資格待在他身邊。

可以說,朱飛雲過了他們母子的測試,很快梁巫師就來了。

楚風宸聽着對方說,明日就可以讓他的臉恢復如初,頓時大喜,「若是你能治好本王的臉,必有重賞。」

「王爺這般說,老夫就不治了,老夫是報答側妃娘娘救命之恩選擇追隨王爺,王爺卻將老夫當成外人。」梁巫師的話,讓楚風宸更加滿意。

要知道,這個時候除了從一開始追隨他的門客,其他那些人全部都另投他人,他楚風宸身邊留下來的都是忠誠靠譜的人。

READ MORE
Posted 27 11 月 2021

的確,兩人的感覺沒有錯誤。雷金戈在不久之後的將來,她的名字在整個華洛王國都赫赫有名,提到她的人都會不禁感到內心惶恐。對於這個天生妖媚的女人,沒有任何一個男人不是對她敬而遠之,更不敢包藏色心……

而此刻,猛虎幫的眾人聽到雷金戈如此絕情的話,彷彿知道自己逃不過死亡的命運一般。紛紛拿起武器,惡從膽邊生,都要和雷金戈拚命。

既然雷金戈都想殺了他們,都要趕盡殺絕了。那他們都不會客氣了更不會坐以待斃了。

見猛虎幫的人都舉著武器沖向雷金戈,智慶軻和山葵皆是嘆了口氣:「唉,現在不殺也不行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血閻王,對不起,我現在就滾蛋。」面對林天的詢問,蛇王只想轉移話題。

「我有讓你滾嗎?」林天眯起了眼睛。

「血閻王,那你想怎麼辦?」蛇王認命了,既然已經被林天抓住了,那說什麼,都應該付出點什麼了,不然林天恐怕不會輕易的放過他了。

「我想怎麼辦?很簡單。」林天笑了笑:「把你們背後的人告訴我,然後告訴我你們的目的是什麼就可以了。」

「你也是雇傭軍,懂規矩是什麼,這種出賣僱主的事情,我們不能做。」蛇王神色嚴肅:「你可以殺了我,或者我給你錢,但是這種事,我不能答應你。」

「答不答應不是你說了算的。」林天道:「你和你兄弟們的命都掌握在你手裡,你告訴我了,他們就能活下來,你不告訴我,可能都要完蛋了。」

「你。」蛇王氣的胸口起伏,無奈地說道:「好吧,我答應你。」

「具體是誰找的我,我也不認識,他的代號是K,我們都叫他老K,我的目的就是在他手裡得到一個玉佩。」蛇王看向李泰山:「之後就是把玉佩交給老K,這就行了。」

「嗯?就這麼簡單?老K是誰?」林天皺起了眉頭?

「我沒見過他。」蛇王搖了搖頭:「我和他都是通過暗網聯繫,也沒辦法主動聯繫他,想找他也只能等著他聯繫我。」

「等我得到玉佩,就會和他進行交談,把玉佩送到指定地方,他會派人取,錢打到我的賬戶上。」

「多少錢?」

「十億。」

「是挺多的,美金?」林天問道。

「華幣。」蛇王回答道。

「你也是個聰明人,蛇王傭兵團存在很長時間了,你應該也知道我們閻王傭兵團的厲害,為了區區十億,你就要得罪我們?該不會不知道我們的手段吧?」林天冷冷的質問道。

「當然知道了。」蛇王回答道:「我和你們打過交道,可是沒辦法。」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都會答應老K來青州市幫他嗎?是因為我們完全不知道他的身份,但是他的能力很強大。」

「你們也很厲害,可你們擺在明面上,他是在暗中的,我們更害怕他,不害怕你們。」

「哦?」林天沉思了起來。

從蛇王的這句話中不難分析出這個老K,實力也是很強大的。

因為雇傭軍界這麼多人都被他說動了,只能說明他實力強大,會蠱惑沒辦法讓這麼多人都出手。

「那玉佩是幹嘛的?」林天問道。

「我不知道,這種事他不會告訴我。」蛇王說道:「血閻王,我還是那句話,這件事我是團長,這是我做的,和他們無關,放了他們,怎麼對付我都行。」

「你的態度不錯,本來是可以放了你的,但是你們挑釁我,挑釁閻王傭兵團,這麼放過你們,對我們不好,所以呢,必須要給你們懲罰了。」

林天沉思了一下說道:「我會讓天狼聯繫你們,具體讓你們付出什麼,他來決定。」

「好,那我們就離開青州市了。」蛇王帶著人離開了。

「謝謝你,老師。」李泰山道著謝:「要是沒有你來,我們家可就完了。」

「我有一件事想要問一下。」林天說道:「他說的那個玉佩,是什麼?」

李泰山的眼中出現了回憶的神色:「那是我很久之前得到的一塊玉佩,是我在一個古玩市場買到的。」

「得到這塊玉佩之後,有很多人來找我,有一些還用武力威脅我,想要得到玉佩,我自然是不願意的,可是他們經常來,我也沒辦法,就找了很多保鏢。」

「後來,也有一兩年沒人來了,之後就是現在,我也研究過,但是沒什麼進展,我不知道這玉佩有什麼用處。」

「那玉佩在什麼地方?我能看一眼嗎?」林天問道。

「當然沒問題了。」李泰山點點頭:「等我給我老婆打個電話。」

然而電話無人接聽。

他又給李飛打電話,還是無人接聽。

他的臉色陰沉了下來。

李飛他們離開之前,他明明說了,安全了給他打電話,現在都沒有打,他打過去也打不通,一定是出事了。

「林老師,他們可能是出事了,我派人查一下。」李泰山開口道。

林天皺起了眉頭,想讓李瀟瀟幫忙調查,可是因為方木,他沒有這麼做。

「方木,你是何居心?為何一直幫助血閻王?他殺人你都不管。」

「方木,你還記不記得你的身份,你是龍組的人,你的一切都是龍組給的,這麼幫一個雇傭軍,你忘記自己的身份了嗎?」

聽到他們的質問,方木淡淡的笑了起來:「血閻王是華國人,他現在在青州市,也是沒有做什麼壞事,為何不能幫忙?和他合作,對我們有利。」

「他的手上有太多的鮮血了,你這樣就是在助紂為虐,明白嗎?」

「方木,也許你的初心是為華國好,可是你和他合作不行,你也做了太多不該做的事,經過商量決定,從今天起,剝奪你的一切身份職位,你不再屬於龍組。」

方木神色一變,不過他沒有在說什麼。

這種決定,一般是很多人同意了,他就算抗議,也沒用了。

另一邊,李瀟瀟接到了一個消息,臉色頓時變了。

「什麼?都死了?這怎麼可能?」

當她看到照片,也是說不出話來,拿出手機,給林天打了電話。

「蛇王傭兵團都死了,從團長到成員,無一存活,這件事和你有沒有關係?」李瀟瀟質問道。

「沒關係。」林天回答道:「我剛才見過他們,但是放他們走了,我有人證。」

「他們真的死了。」李瀟瀟嘆了一口氣,把照片發給了林天。

林天敏銳的看到了一個字母,大寫的K,也就是說這是老K乾的。

知道蛇王傭兵團出賣了他,他就動手了,但是就這麼幾個人在場,他怎麼知道的?

林天無從得知,與此同時,李泰山也得到了李飛的消息,他們已經被綁架了。 別看夏芸仙在何碎身旁一副乖巧順從的模樣,但真對着旁人,卻是煞氣逼人,惡行惡相。她從袖中抽出一柄短劍,迎向穆芳青的鋼刀,狠狠地砸了上去,不防對手內力高深,被劈得「哎喲」一聲,連退了四步。

穆芳青正要追上去,她在退後的時候連發三枚飛梭。其中兩枚飛梭被擋開,還有一枚閃躲的時候稍稍慢了一絲,臂彎處被割開了一道口子。也怪穆芳青把注意力都放在何碎身上,小瞧了夏芸仙。

另一邊寧后郎使出寧家獨門絕技金線銀針,毫不留情,本以為三四招就能傷到何碎,誰知局勢卻是正好相反!何碎躲開了一手,接着就迎著銀針幾個彈指,也不接觸,唯有縷縷指風逼開銀針,竟把後面的金線也攪亂了。

連續幾招之後,銀針一個出人意料地蹦跳,突如其來地穿過寧后郎的手掌,飛到了他的身後。

這銀針洞穿了他的手掌,因為上面內力著附不強,故而也並沒有太大的痛楚,只是寧家的金線銀針被對方几個彈指輕描淡寫就給克制了,讓寧后郎又是驚懼又是慌張。

閣樓上檀溪三鬼看着何田田,小七見葉雲生毫不理會,便飛身出了閣樓,來到寧后郎身旁,替他抽出金線,再拔走銀針。

「『彈指乾坤盪』!這門絕學居然也給你練成了。很好,你若以為仗着武藝高強就能小瞧了寧家,我便叫你後悔來得意坊走上一遭!」

小七也不動手,猛地吹了一聲嘹亮無比的口哨,短短長長,起起伏伏,格外招耳!

得意坊可是寧家二房的根本之地,好手數不勝數,頃刻間就有三批人趕了過來,粗略掃過去足有二十多人。

這變化並未影響兩個女人兇狠絕倫的廝殺!

穆芳青一頭長發披散,半隻長袖飄飛。夏芸仙的髮釵也落在了地上,左邊的肩頭被挑出一道刀口,切入得並不深,肩頭的衣衫破裂,露出了光溜溜的肌膚,紅了一片。

「過來!」那邊被圍住的何碎忽然喊了一句!

夏芸仙甩出一枚飛梭,穆芳青本想攔住她,卻被這飛梭擋在面前,一刀砍飛之後,已是追之不及。

何碎叫她過來,偏偏他這邊已叫二十多個人圍住了,外邊又有七八個人衝過去。

他要夏芸仙如何從外邊走進來?這些人根本不會讓開,她也殺不進來……可她絲毫不去考慮,一頭扎了進來,三名男子揮動刀劍正要將她逼退開去,就聽見後邊響起一道彈指的聲音。

乾淨,利落。

隨後這三名男子只覺背後有人像瘋了似的衝撞過來,來不及做出反應就被撞了開去。

只見裏面一圈數名男子渾身燃起熊熊大火,發出鬼哭狼嚎的凄慘喊叫,手舞足蹈地亂跑。

夏芸仙趁著混亂,已來到何碎身邊。他摟住她,將舉起來的手緩緩垂下,抬頭看向閣樓第二層的窗枱。

方才混亂中,有一道隱隱約約的琴聲,自上面傳來。

夏芸仙在他懷裏還十分挑釁地瞪了穆芳青一眼,心想周圍這些人被活活燒死的場面,必會讓這個瘋婆子心驚膽戰!

可轉念間,她卻發現那些本該躺在地上,在火中掙扎死去的人,身上的火焰竟像是被一把看不見的巨大的扇子給扇走了!

這幾個人被燒得灰頭土臉,衣服都發黑了,燒破了,除了這些,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夏芸仙心中的震驚難以形容,她到這個時候,才發現何碎獃獃地望着閣樓上邊,便順着他的目光,向上眺望。

那個長安的,人間無用,擺着一張古琴,按在窗台上,左手摟着一名彷彿睡著了的姑娘,右手按在琴弦上,似乎方才撥動了一下……

何碎喃喃地說道:「真是厲害。」

夏芸仙看着周圍蠢蠢欲動,又要涌過來的寧家好手們,頗有些畏懼地說道:「他竟能用琴聲熄滅你發出的無象火,這下可如何是好?」

何碎笑道:「我不是說他這份功力厲害,也不是說他這手法厲害……你可知道,這裏的寧家好手們,原本可不是為我這個何家的喪家之犬所準備的。」

他緩緩地舉起手來,中指與拇指相扣,食指微微豎起,如同佛祖拈花,修長的手指,盈盈光膩,挑不出一絲瑕疵來……

不用打出響指來,周圍這些人不約而同退了開去。

穆芳青卻向他衝過來,完全不顧他的無象火。

他看也不看穆芳青,仍說道:「當年有個瘋子,背着寧家的小公主,殺破何家百多人組成的戰陣,殺的何家無人不怕,也殺得寧家知道此事者,不得不有所提防。所以對他來說,這些小事情,算不得厲害!我說他厲害,是因為這傢伙能毫不在意誓言和承諾!」

隨着穆芳青靠近,近,近,近在咫尺,揮出刀來——何碎的手卻一點點地放鬆下來,垂在了身側,他好像根本就不願抵擋。

刀就要砍到他的時候,忽然閣樓上響起了琴弦聲,單單一聲。

穆芳青只覺得眼前一陣恍惚,刀揮落的過程,似乎什麼都沒有碰觸到……等她看清景象,就見刀在何碎身旁,根本沒有劈中目標!

她凄厲地對着閣樓上嘶喊:「葉雲生,你要做什麼?」

她瘋狂地向何碎揮刀,閣樓上也一聲一聲的彈奏,曲不成曲,似也瘋狂,瘋狂中卻深藏着無奈。

她像是被人連續推著,一路退後,刀揮來揮去,人卻踉蹌退了六七步。

「你怎能如此對我!為什麼,為什麼!」她急的眼眶中都是淚水,要知道她被抓到兔舍中,受到那種折磨,都不曾流下淚來。

可來到得意坊中,跟這混蛋睡了之後,卻是接連哭了兩次!

她尚未流下淚,且還忍着,撐著,硬挺著!

葉雲生卻是流下淚來,猛地按住琴弦,發出混亂刺耳的悲鳴,像要撕裂天地中的那股自然合一。

READ MORE
Posted 26 11 月 2021

「現在看,這棟樓怕是沒幾年能用了。」蕭師最後說道,「葉先生,我建議咱們去天南,拜訪陳伯。」

。 會場中,村民們竊竊私語,蘇瀅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許同志身上,並沒聽清大家在說什麼,只覺有人表情氣憤,有人面露嘲諷,更多人仍持觀望態度。

就在蘇瀅以為許同志要隔屁了,他突然把臉到秦建國面前,道:「秦建國,你的意思就是,是你帶人把磨坊改造成榨糖作坊,是你組織村裡人一起榨糖?」

會場突然安靜下來。

蘇瀅腦袋裡「嗡嗡」作響。

秦伯伯還是按她提議的說了,但當時時間緊急,她只能說中心意思,並不能意料現場具體情況。

現在許同志就要這樣毒,一定要把秦伯伯拉出來做出頭鳥,他才不會無功而返。

當真是只要我能上位,踩死誰我不管。

蘇瀅死死盯著秦建國,緩緩搖頭。

她希望秦伯伯能明白她的意思,不能認同許同志所說,一定要說村裡人集體要求他這樣做的。

可秦建國並沒機會看她,臉對臉張口就說:「我是村長,這些事當然是我干。」

話一出口秦建國就後悔了,他這是充哪門子英雄?可人處於旋渦中,是無法時時刻刻保持清醒的。

許同志上竄下跳喊:「李秘書記下來!秦建國村長承認了,是他領著全村人弄了條生產線榨糖!」

李秘書看向王主任,見王主任面無表情,只得先記下來。

打開突破口,許同志信心高漲,對著王主任道:「熬了自已吃有什麼必要弄條生產線?秦建國村長這是帶著村裡人榨糖拿出去賣高價,典型的投機倒把擾亂計劃經濟!」

「王主任,我們必須通知相關部門,秦村長這是知法犯法,要坐牢的!」

蘇瀅急得都要跳起來了,就聽王主任淡淡道:「老許,做事要有根據,不是憑一張嘴巴說。秦建國只承認帶領村民榨糖自己吃,什麼時候承認榨糖拿出去賣高價了?」

他實在看不慣姓許的這副小人得志的嘴臉。

許同志誇張的比著手勢:「證據就是這裡坐著的廣大人民!」

他轉著身看眾村民,語重心長道,「各位村民朋友們,我知道你們是被鼓動的。」

「只要你們說出秦建國鼓動你們榨糖拿出去賣的事實,政府只會處置秦建國一個人,從寬處理整個馬關村,對於勇於檢舉人我們會堅決保護還有獎勵。」

「但大家如果知情不報,就是包庇縱容罪,全村人都會受到處罰。」

許同志和秦建國無冤無仇,如此苦苦相逼,只不過因為他就是打上時代烙印的狂熱分子。

但他也不是傻子,知道罰不責眾的道理,必須想盡一切辦法把秦建國這個典型揪出來。

至於秦建國被他揪出來,整個秦家的命運會如何?他是根本不管的。

秦鋥眼睛已經紅了,只恨自已沒帶刀來。

今天就是拼了他這條命,他也要護父親安全。

誰他瑪敢站起來詆毀他爸,他定要他全家不得好死!

秦建軍秦建民高彩霞也是這個意思,拳頭捏得「咯咯」響,連秦保山都唬起臉,準備干架了。

「不可以!」蘇瀅死死拽住秦鋥的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挑戰自我,三更過萬,連續一周,靜候神獸歸位!)

其實從南宋小朝廷甫建之初,盜賊問題就一直深深困擾著趙構。

盜賊蠹起和金人南侵一樣,都是要命的問題。

趙構這幾年一直處於內外交困之中,特別是對盜賊,他還真沒有什麼好辦法。

可盜賊的禍害有時甚至比金人還嚴重,有句話說的好,堡壘最容易從內部被攻破。

這些盜賊小的聚眾數千,大的數萬甚至數十萬,每到一處燒殺劫掠,殘害鄉民,有如蝗蟲過境,寸草不生。

雖然知道盜賊為禍猛烈,但是沒法子,趙構就這點人馬,不可能同時對付金人和盜賊,事情還是要分個輕重緩急。

所以在最初幾年,趙構的策略還是先外后內,先應付金人南下的心腹大患再說。

至於盜賊,是癬疥之患,暫時還要不了命,能剿就剿,不能剿就招安。

早在建炎二年正月的時候,趙構就下旨釋流兵潰兵為盜者之罪,許以回鄉自新,可沒什麼效果。

建炎四年五月,就在趙構剛躲過海上追擊后不久,也是情勢最危急的時候,趙構採納宰相范宗尹的建議,大規模的招安巨盜。

趙構任命翟興為河南府、孟汝唐等州鎮撫使;趙立為楚泗州、漣水軍鎮撫使;劉位為滁、濠州鎮撫使;趙霖為和州、無為軍鎮撫使;李成為舒、蘄州鎮撫使;吳翊為光、黃州鎮撫使;李彥先為海州、淮陽軍鎮撫使;薛慶為承州、天長軍鎮撫使。

沒過多久又任命陳規為德安府、復州、漢陽軍鎮撫使;解潛為荊南府、歸州、峽州、荊門、公安軍鎮撫使;程昌寓鼎州鎮撫使;陳求道襄陽府、鄧州、隨州、郢州鎮撫使;范之才金州、均州、房州鎮撫使;馮長寧順昌府、蔡州鎮撫使。

趙構開出的價碼也足夠優厚,如果金人來攻,允許鎮撫使便宜從事,如果立了功勞,鎮撫使職位允許世襲。

趙構也是真心沒辦法,只能通過這樣來籠絡群盜,寄希望他們能良心發現,改過自新。

這也是趙構一廂情願的一石二鳥之計,一來解決了盜賊的問題,而來增加了這麼多人馬,可以用來抵抗金人。

可惜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骨感。

這麼多鎮撫使,能改過自新的唯有楚州趙立,其他的人嘛,還是狗改不了吃屎。

其實趙構是忽略了盜賊的本質,他們不是官不是民而是盜。

無論怎麼樣,盜賊總是把自己的利益擺在首位。

當形勢不利時,他們會同意招安,同意招安也是為了得到更多更大的利益。當招安滿足不了他們的慾望時,他們又會毫不猶豫地重新嘯聚山林,禍害百姓。

你趙構憑几個空名就想利用這幫唯利是圖的人替你賣命?人家可不是傻瓜。

所以,盜賊們都和趙構玩起了貓和老鼠的遊戲,降而復叛,叛而又降,就像牛皮癬,始終無法根治。

到了十二月,臨近年關歲末,各地盜賊又蠢蠢欲動,畢竟盜賊也是人,也要過年,總得備點年貨。

而此時宋金形勢沒有年初這麼緊張了,在撻懶攻陷楚州、泰州之後,宋金在淮河至秦嶺一線形成了對峙。

前線局勢的稍稍緩和,也給趙構一個難得的喘息之機。

……

在歷任宰相中,趙構最感激的還是朱勝非。

苗劉之變時,要不是朱勝非從中斡旋,趙構對自己的結局不大敢想。不過朱勝非這個大功臣在事變之後,反而成了替罪羊,引咎罷政,授觀文殿大學士、出知洪州。

此次秦檜回朝,給趙構畫了個議和的大餅,趙構的內心除了欣喜之外,還有忐忑,畢竟他還是有些吃不準。

不過他也隱隱感覺到,在這個特殊的節點上,朝政的方針大略將會有重大的轉向和變化。

為此,趙構專門召回了朱勝非和呂頤浩,關鍵時刻趙構還想聽聽前任宰輔的意見。

……

「諸位愛卿,適才李樞密已將各地上報軍情作了通報,於今孔彥舟復叛據武陵,張用據襄、漢,李成據江、淮、湖、湘十餘郡,連兵數萬,大有席捲東南之意。朕還聽說,諸盜多造符讖,幻惑中外,久圍江州,禍患日甚,不知諸位愛卿有何對策。」

「陛下。」趙構話音剛落,呂頤浩就出班發表意見。

「愛卿請講。」

「陛下,春秋齊桓公提出尊王攘夷,就是要先安內以尊王,尊王而後才能攘外;其後才有齊桓公葵丘會盟,成就霸業。西漢景帝時,晁錯力主削藩,攘夷必先安內;漢景帝削藩除去了內憂,始有武帝出擊匈奴、解決邊患。時趙普亦曾言於太宗曰,中國既安,群夷自服。是故夫欲攘外者,必先安內。故臣以為,欲要社稷安定,必先剿滅盜賊,除去心腹大患。」

呂頤浩話音剛落,朱勝非接過了話茬:「陛下,臣從桂嶺走了一千七百餘里而至臨江軍,沿途所見真是觸目驚心啊。進入衡州地界,臣見有屋無人;進入潭州后,有屋無壁;進入袁州后,則人屋皆不可見,簡直是赤地千里。這些都是盜賊所致,百姓苦之久矣,若不剿除,國無寧日。」

「陛下。」

御史韓璜站了出來,稟奏道:「朱相公所言甚是。臣親眼所見,從江西到湖南,無論郡縣還是鄉里,滿目皆是赤地灰燼。臣所經之地,殘破不堪,十室九空。究其原因,都是因為金人還未到,潰散的官兵就搶先洗劫了地方州縣,金人來了之後又是一遍洗劫,金人走後盜賊又來洗劫一遍。盜賊退後,滿目瘡痍來不及治療,地方官吏不去安民,不去恢復生產,只知刻剝。兵將所過縱暴而唯事誅求,嗷嗷之聲,比比皆是,民心離散,不絕如絲啊。」

韓璜的一番話讓滿朝文武都陷入了寂靜,不是韓璜誇大其詞,而是血淋淋地剝開了真相的瘡疤。

廷上的眾人縱不是飽讀詩書,也都是熟讀經史。

每逢亂世,哪朝哪代不是被洶湧的農民起義給推翻的?大家心裡都明白的很,如果盜賊的問題不解決,綠林赤眉黃巾銅馬之禍就盡在眼前。

徽宗朝不是出了個方臘了嗎,前不久湖南還出了個「楚王」鐘相。

「陛下,」直學士胡交修站了出來,「臣有一言,請陛下查納。」

「愛卿請講。」

「陛下明鑒,昔人謂甑有麥飯,床有故絮,雖儀、秦說之不能使為盜,惟其凍餓無聊,日與死迫,然後忍以其身棄之於盜賊。陛下下寬大之詔,開其自新之路,禁苛慝之暴,豐其衣食之源,則悔悟者更相告語歡呼而歸。其不變者,黨與攜落,亦為吏士所系獲,而盜可弭,盜弭則可以保民。沃野千里,殘為盜區,皆吾秔稻之地。操弓矢,帶刀劍,椎牛發冢,白晝為盜,皆吾南畝之民。陛下撫而納之,反其田裡,無急征暴斂,啟其不肖之心,耕桑以時,各安其業,谷帛不可勝用,而財可豐,財豐則可以裕國矣。日者翟興連西路,董平據南楚,什伍其人,為農為兵,不數年,積粟充牣,雄視一方。盜賊猶能爾,況以中興二百郡地,欲強兵以禦寇,不能為翟興輩之所為乎?」

胡交修的一番話讓眾人陷入了沉思。

趙構的心似乎也被刺中,他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但同時也是一個二十齣頭的年輕人,縱然帝王講心術,卻也剝離不了內心的血氣。

「愛卿所言字字珠璣啊。」

趙構長嘆道:「朕自繼位以來,夙興夜寐,旰衣宵食,所願者唯振興社稷。朕切望諸位愛卿能勠力同心,共克時艱,內則保境安民,外則驅除韃虜,諸位宜當與朕共勉之。」

也許是胡交修的話刺激了趙構,又或者趙構想像劉秀一樣做個中興之主。

紹興元年正月初一,趙構下詔並釋放流刑以下的囚犯,恢復賢良方正直言極諫科,免除兩浙夏稅、和買綢絹絲綿,閩中上供銀減少三分之一。

正月初十,任張俊為江淮路招討使,任命呂頤浩為江東路安撫大使,朱勝非為江西路安撫大使,開始剿滅群盜。

這是趙構朝廷內政上的一次重大轉向,從原來的先外后內轉向了先內后外,在懷柔招安政策失效后,對各地盜寇採取了強硬的軍事剿滅政策。

而岳飛就在這樣的背景下從抗金前線被召了回來。

此時的岳飛已經入了皇帝的法眼,趙構對岳飛委以重任、青眼有加。

岳飛被任命為江淮招討副使,以本部人馬隸張俊,作為張俊的副手,負責剿滅江淮一帶的盜賊。

江淮一帶勢力最大的巨盜當數李成。

李成很不簡單,建炎初以抗金為名拉了支隊伍,不久就被朝廷任命為京東河北路捉殺使,成了正兒八經的朝廷命官;建炎二年八月,李成反叛,劫掠宿州,成了巨盜;建炎三年,李成接受趙構招安,屁股沒熱,又反叛為盜;建炎四年五月又受招安,被任命為為舒、蘄州鎮撫使;結果只消停了幾個月,又開始反叛為盜。

李成聚眾號稱三十萬,底下還有兩員猛將:馬進和商元。

特別是這個馬進,殘忍好殺,就在正月初十這天,馬進攻陷江州,守臣姚舜明棄城逃走,端明殿學士王易簡等二百餘人被馬進殺害。

殘忍好殺似乎也是李成的拿手好戲,他就曾在汴河劫杜充老小,當時獸性大發,殺盡河上二萬餘口,和金兀朮在杭州、吳江等地所作所為有的一拼。

江州失陷,還在赴任途中的朱勝非,被侍御史沈萬求狠狠參了一本,他指責九江失守是由朱勝非赴任太慢所致,結果朱勝非的江西路安撫大使還沒上任就被罷免,貶為中大夫。

馬進攻陷江州后,不久又攻陷了筠州。

……

「王貴,傳令下去,加快行軍速度。」

「是!」

正月初十趙構任命岳飛為招討副使,第二日岳飛就帶著本部一萬多人馬從沙洲出發。

就在剛才,岳飛接到了張俊的最新命令,馬進攻陷江州、筠州后,張俊認為他下一個目標必定是洪州,因此命岳飛率本部人馬火速趕往洪州會合,而不必再去招撫司。

這次算是張俊蒙對了,馬進的下一個目標確實是洪州。

READ MORE
Posted 26 11 月 2021

以張若塵的手段,如果有人相助,現在還有機會抽身而退。

只是要做成這件事情,需要靠諸多強者合力才行,天鵬皇子就算有這個心,其他人卻未必會願意。

真要去救張若塵,不是一件小事,必定會死很多人,任何一界的領袖都得斟酌。

宙宇此刻亦是立身在城牆之上,眼中厲芒閃爍,「張若塵,這是你自找死路,怨不得任何人,你殺我天堂界派系諸多天才,就算不死在地獄界強者手中,我天堂界派系,也絕對不會放過你。」

無論其他人怎麼想,反正宙宇是盼著張若塵快些被斬殺。

只要張若塵活着,對他便是極大威脅。

從知曉天堂界派系圍殺張若塵的計劃失敗,宙宇便開始擔驚受怕,怕張若塵來找他清算。

現在這樣的情況,宙宇無疑是最樂意看到。

.com。妙書屋.com 眼前的生路就像是無盡延伸似的,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盡頭。

「沒用的,就算是我們逃了出去他也會從鬼蜮中追出來,更何況現在我們還出不去。」

「你放下我。」崔敏熙回頭看了一眼,身後只有個淡淡的影子,在她眨眼的功夫,這個影子又消失不見。

「不行,你不能死,我們的任務是要保護你。」女玩家聲音凝重,卻帶着不容置疑的堅定。

他們進來的玩家中算上她一共有兩位女性玩家,第一位被斬殺的自然是那個和大漢說鬼蜮中是硬茬子的人。

她的感知最強,擁有的技能也是純粹為了感知而進行輔助的,當然她的自身實力並不弱。

只是感知強也就意味着更容易被姜夜發現,因為姜夜的智慧屬性本身就很強大,自身的感知同樣也很高,最先發現的自然也是同樣感知比較高的玩家。

若是對方的感知以及智慧屬性和姜夜持平,那雙方處在平等的地帶,互相之間反而不容易發現。

只可惜對方的屬性只是在玩家中比較突出。

而遇上本身智慧屬性和感知屬性比較低的玩家,算上恐懼光環的壓制,對方更沒有什麼還手之力。

深知對方不會有任何手下留情,所以她也明白,只要她們停下來的話必然會被斬殺。

磁針才不敢停下自己的腳步,也不敢將肩膀上扛起來的崔敏熙給放下來。

「咚咚。」

腳步落地,悶響聲在磁針的身後響起。

「放我們一條生路,獵魔人小隊再不敢進入您的領地。」磁針大聲的呼喊,想要姜夜聽到聲音后停下來。

現在也只能死馬當活馬醫,她根本不知道應該怎麼應對身後的那位不知道是人是鬼的東西。

磁針感覺身後似乎有什麼東西已經追了上來。

呼的颳起了陰風。

等磁針回頭的時候卻發現身後空無一物,砰的撞在了什麼東西上,等她目光迴轉,只看到黑色的詭王蟒袍無風自動,飄揚在黑灰色的鬼霧中。

蒼白的面容,宛如刀削斧鑿似的稜角分明,如果對方是人的話,肯定會讓磁針多看幾眼,但是她根本就無法從對方的身上感覺到任何活人的溫度。

「擅闖者死。」

「七天後禁區開放,給你們進入的機會。」

平視前方,駭人的雙眼隨之垂下,蒼白如玉的嘴唇微微動彈,宛如惡魔的低語落在了磁針的耳朵旁。

聲音雖輕,落在磁針的耳朵中卻好似炸雷。

雙耳的耳膜撕裂,鮮血順着耳朵的邊緣流淌了出來,恍惚間她見到了一柄帶着猩紅色光芒的屠刀從她的面前滑落。

磁針的雙手結印,倉促之間也應對不了詭王姜夜的屠刀。就算是有準備都應付不了,更何況沒有任何的準備。

以前她聽說老一輩的劊子手砍頭,手起刀落,連鮮血都來不及湧出,整個頭顱就已經脫離了身軀,但是卻有一層薄薄的皮連着身體,方便死者的親人能夠重新縫個全屍。

「第七個。」姜夜自然沒有什麼憐香惜玉的心思,最後殺她們也不過是因為其他人飛火撲火的撲上來。

反正殺哪個都一樣,也就無關於順序的先後。

最後這一位確實是姜夜想要留到最後的人,看着身邊的人一個個的死在面前,以及緩慢逼近的屠夫,崔敏熙的心理防線就是再好,也會出現問題,不說回答什麼問題,至少要給長生集團一個警告。

別人不知道,這種大型的集團要是不知道才是有鬼了。

其實長生集團的人也算是遭了災,同江市出了那麼大的問題,對方的第一波進攻被姜夜一刀劈回了原形,肯定還會捲土重來,而他這個位置首當其衝。

本來心情就不好,又遇上有人不聽警告的擅自進入育文中學的人,所以姜夜下手難免會重一些。

姜夜越過了磁針的屍體,剛要向崔敏熙走去。

倏然。

磁針的屍體微微的顫動了一下,原本已經全無生命氣息的屍體竟然像是被惡靈附身了一樣的站了起來。

身軀的關節嘎嘣作響,肌肉和神經就像是提線木偶似的完全使不上力氣,單純的給提了起來。

站起來的屍體連帶着腦袋都扶正了。

腦袋在扭曲的手臂幫助下落在了脖頸上,蒼白的面容,毫無血色的嘴唇,以及那雙瞪大了空洞無神的雙眼。

完全就是一具屍體的模樣,毫無生氣也毫無生機,姜夜也沒有從對方的身上感覺到有什麼異常。

磁針的屍體脖頸處傷口已經止住了鮮血,只能看到碩大的傷口疤痕。

屍體驟然邁步,向前走了半步。

以他的實力感知不到就已經有些奇怪了,就連繫統都沒有提示有異常出現的話,就說明周圍確實沒有異常出現。

「咦?」

姜夜在心中輕咦了一聲,他對自己的刀法很自信,肯定能一刀斃命,就算是有什麼強大的高品質防具也擋不住。

對方竟然還能站起來,而且在沒有異常的支撐下向前走。

詭王姜夜飄到了屍體的面前,上下的打量著磁針的屍體。

崔敏熙本來還沒有嚇到,但是看到了眼前向前邁步的屍體后,不禁感覺一陣頭皮發麻,后脊樑更是湧現了涼意直衝後腦。

眼前的場景實在太恐怖了,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姜夜控制了磁針的屍體。

又或是因為其他的什麼原因,總之現在的情景十分的詭異。

「咚。」

「咚咚。」

屍體的腳步很重,就像是重物從半空中墜落,沒有絲毫的卸力,直接落在了地上。

變成了屍體之後,鬼蜮的黑色鬼霧竟然就沒有辦法再用障眼法遮擋她的眼睛。

詭王姜夜低頭看去,磁針的手中結著一個印,法印很平常,剛開始姜夜還以為是對方在頭顱落在的瞬間因為肌肉的僵直而保持的姿勢,但是走進了卻發現好像並不是這樣。

「若是平常我心情好也就放你出去了,可惜你們是第一批,離開了鬼蜮自然能放你一馬,可惜你身在鬼蜮。」

「活人可以死出去,死人卻不可以活着走出去。」姜夜的聲音很輕柔。

磁針的屍體充耳不聞,雙眼無神的向前方走。

她好像聽不到姜夜的聲音。

姜夜伸出蒼白的鬼手,將磁針結成的法印解開。

屍體依舊沒有任何停留的意思,還在繼續往前前進,感覺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崔敏熙感覺身上的寒毛都已經立了起來,鋒利的刀鋒已經落在了她的脖頸上,她甚至能夠感覺到身後詭王姜夜身上的冰冷,宛如跗骨之蛆似的在鑽人的血肉。

吧嗒。

蒼白的鬼手落在了崔敏熙的肩膀上,她整個人的身軀就僵住了,脖頸也不敢動彈,她能感覺到身形高大的詭王姜夜就在她的身後,而且側臉距離她的側臉也很近。

「咕嘟。」

「我……我是,帶着誠意來。」崔敏熙咽了口水,緊張的喉嚨上下的轉動,再也不復剛才的淡然,原先心中的所有腹稿都已經成了過眼雲煙,根本就用不上。

原本她以為自己能從容不迫的和姜夜交談,不說不卑不亢,至少也能平等的交流。

但是真的面對姜夜的時候,她感覺自己錯了,而且錯的很離譜。

所謂的數據化,所謂的知道對方擁有引發恐懼的能力,紙面和數據化出來的數據看起來雖然也奇特,但是等真的面對的時候才會明白那種從心底升起的恐懼是什麼。

「別緊張,你叫什麼名字。」姜夜的聲音很溫柔,聽起來也帶着些許的磁性,十分好聽,在惡靈之眼的修飾下,姜夜就像是直接闖入了對方的心靈。

崔敏熙緊張的回答道:「崔敏熙,長生集團的執行總裁,年齡27,未婚……。」

她感覺自己當年面試的時候都沒有這麼進展過,也沒有今天介紹的更全面。

但是身後的那人什麼都沒有說,安靜的聽着,充當着合格的聽眾。

「你很美。」

崔敏熙感覺心中的恐懼頓時消散了不少。

還好,至少爹媽給的這幅皮囊很符合審美,據說對方並不是那種喜好女色的人。不過也許是沒有碰到合適的人,畢竟沒有哪個男人能做到不好色,也許也能使用美人計。

「我……」

崔敏熙頓時喜笑顏開,趕忙的想找個什麼能夠交談的話題,但是又發現自己似乎並沒有什麼能夠溝通的話題。

「她叫什麼名字?」詭王姜夜的目光看向了正在前面走的磁針屍體。

聲音溫柔,聽起來十分的悅耳,而且因為表露出有好感的原因,崔敏熙更加不想因為自己的失誤而喪失姜夜的好感,所以她絞盡腦汁的在想磁針的名字。

「她,我好像……」

「那有些遺憾,你竟然不知道。」說着開啟了惡靈之眼的姜夜聲音中帶着失望。

並且就連落在了崔敏熙肩膀上的上也微微抬起了一分。

崔敏熙卻趕忙伸出右手覆蓋在了詭王姜夜的手上,聲音中帶着急切:「讓我想想,我肯定知道。」

「讓我仔細想一想。」

「對了,她好像叫……磁針。」崔敏熙的雙眼頓時亮了起來,

「磁針。」

聲音完全進行了轉變,而且這個聲音也十分的熟悉,熟悉的就像是剛才還聽到過。

聽到了自家隊長的呼喚聲,磁針屍體的雙眼回過了神來,隨後她驀然回頭。

臉上露出驚愕的神色,喊她的人並不是自家的隊長,而是身着黑色蟒袍的詭王姜夜。

對方的神色平淡,略帶着猩紅色的雙眼換換褪去,變成了黑白分明的鬼眼。

姜夜也需要關閉惡靈之眼了,初始屠夫已經近在眼前,若是再不關閉,就要放出初始屠夫的部分身軀了。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