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ed 14 3 月 2022

龍夜擎沒再說話,站起身走了。

楚瀾愣住,這男人什麼意思?真不管喬安夏了嗎?跟他說了這麼多,他到底聽進去沒有?唉,安夏怎麼會找了這麼個男的?

撥通了喬安夏的號碼,「夏夏,忙完沒有?你沒事吧?」

喬安夏已經忙完,剛從工地出來,「沒事,晚上一起吃飯吧,我去酒店找你。」

「好。」楚瀾匆匆忙忙回了酒店,把下午去醫院的事說了一遍,沒提去找過龍夜擎的事,「你說,如果你先遇上的是謝黎墨該多好?他一樣能幫喬氏度過難關,肯定會比龍夜擎好很多,至少,家裡不會有個大嫂來排擠你。」

喬安夏一聲苦笑,現在說這些,已經太遲了,滿腦子都是龍夜擎的身影,突然發現,他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早就烙在了她心上,也許,正是因為這樣才會讓她更難受…… ,

第788章

「我呸!你還把姐治好呢,就膩了?宋三喜,你今晚要敢不扎我,我跟你急!」

「行行行,我扎,我扎還不行?」

「哦,這還差不多。」

「水果洗了嗎?海鮮呢?」

「我洗你個頭!」

王霞,氣的把電話掛了。

但,似乎也不是太真生氣。

只是,習慣了。

宋三喜這死傢伙,開玩笑也可氣人了。

語氣,從來不弔兒郎當,不邪氣滿滿。

正經的嚇人,聲音還磁性!

該死的,真是個天才般的混蛋!

等宋三喜到達王霞家裏,倒不太驚訝。

因為,提前知道了地址。

王霞家,跟他在同一個別墅區。

王文洪對兒女倒是公平,一碗水盡量端平。

這別墅,是和王輝同期的。

而且,因為那件事,他一直愧疚女兒。

所以,給王霞的別墅,還超大。

當然,這兩套別墅,都是開發商送的。

王文洪,也沒花一分錢。

只不過,給開發商的地價,低一些罷了。

這座別墅,在整個別墅區的另一頭。

而宋三喜的兩座,在另一頭。

當時王文洪的考慮也是,姐弟倆不和,就少見面了。

車子的出口,都各自就近,走不同的門。

這,相當於宋三喜回家了。

但,家裏人決不知道他進了別墅區。

他家在南門進。

王霞家在北門進。

中間,隔着五百多米遠。

宋三喜車開進了王霞的大別墅院子。

裏面,真大。

一座院子,頂他兩座院子。

有地下車庫。

王霞遙控開門,站在一樓的廚房大窗戶邊,叫道:「三喜,把車開到地庫去。」

宋三喜掃了一眼,探頭出來,「停你這上面不也一樣嗎,非要我去下面?」

王霞紅著臉,「那能一樣?我一個單身女性,突然院子裏多了輛陌生的車,讓人閑話怎麼辦?」

宋三喜一揚眉,笑笑,「行。」

車子停好,進門。

王霞家居的粉色系,更顯的天然嫵媚。

一條粉底黑點的廚裙系著,線條依舊突出,扎眼。

她迎過來,叫宋三喜先到餐廳坐着,很快就能開飯了。

宋三喜倒是微微一笑,一邊跟着去餐廳,一邊道:「哎,霞姐,你還曉得自己是單身女性啊?」

王霞橫了他一眼,「啥意思?」

「沒什麼意思,我就是說,你應該談對象了,別老這麼單著。以後結婚,我怎麼也來討杯喜酒喝的。」

王霞冷哼一聲,「男人,我要信你那張破嘴!結個屁的婚,腦殼昏還差不多!」

「反正呢,你的病,我盡量治,治斷根。但是,你不談對象,不結婚,保准哪天,又複發了」

「啊?」王霞紅著臉,「說什麼啊你?結婚還能治病?」

「你結一個就知道了。」宋三喜笑笑,來到餐廳,「喲,這手藝,你這手藝」

王霞有點得意,叉著柳條腰,看着桌上的菜。

「怎麼樣?姐的廚藝不錯吧?這刀工,這擺盤,還有這香味兒嗯」

她自己吸了一口氣,很陶醉的樣子,「真香!」

宋三喜淡淡的瞟了她一眼,「你就在那自嗨吧,我說的是,你這手藝,也就這樣了。」

「什麼?」

王霞的臉,一下子垮了下來,不爽道:「你有本事,給姐做兩個菜啊!就怕你,不能了!」

「我不能?呵呵,我能的很。我要是做的比你香,比你好吃,咋辦?賭一局,還是咋的?」 第2123章

這樣傳承了幾百年的家族,到最後還是敗了下來。

當年那一刀刀砍在慕青和慕老身上,是砍毀了醫學研究界前進的最大動力源頭。

「在研究里,慕老一直走在最前頭,他都沒有辦法研究出67T實驗,你覺得以我們現在,怎麼做的到?」

校長沉默了。

沒辦法不沉默,因為慕安安現在的話太誅心。

倒不是看不起鄭承,鄭承也是研究的新貴,但比起當年的慕老兩父女的確還是差一點火候。

當初鄭承也算是慕老的半個學生,如果慕老沒出事……

估計現在的鄭承輝煌都不是現在可以比的。

本來在提起67T實驗一事,但提起慕家兩父女,校長還是深深嘆息,很遺憾。

慕安安說,「所以,校長,及時止損。」

「在這件事還沒有出現不可逆轉的時候,放棄。」

校長看了看慕安安,張了張口,最後什麼都說不出來。

『叩叩叩』

敲門聲在校長和慕安安沉默下響起,打破這番沉默。

「請進。」

校長話語剛落下,辦公室門便被打開,寧修遠抱著資料緩步走了進來。

走到校長這邊的時候,寧修遠朝慕安安掃了一眼。

但就是一眼,隨即又當慕安安不存在一樣。

「羅伯特教授。」校長收斂心情說道。

寧修遠將資料放到了校長面前,「校長,這是67T實驗的資料。因為鄭承教授到Z國那邊實驗室,兩方資料互通,所以促進了實驗不少進度,相信不用多久,67T實驗的小成品會出來。」

校長本來跟慕安安談67T實驗,談的面如死灰,一聽到羅伯特這麼說,眼亮了下。

「一切都好嗎?」校長問,「就比如說,在實驗過程,有什麼不好的嗎?」

他想問有傳染問題嗎,但沒敢說太直白。

這種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寧修遠一臉淡定搖頭,「實驗過程很順利。」

校長微微鬆口氣,「很順利……順利就好,順利就好啊……順利挺好的。」

慕安安坐在一旁,聽著寧修遠這番話,眉頭微微蹙起。

在她朝寧修遠看去的時候,對方剛好側頭,跟慕安安四目相視的時候,寧修遠嘴角勾了勾,帶著一種幸災樂禍,以及……

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的那種感覺。

慕安安皺眉,寧修遠故意來說這一遭的?

而就在慕安安疑惑時,寧修遠當做沒事人一樣,「校長,這是67T實驗的一些資料進度,您看一看,有什麼問題我們可以談談,我就……不打攪校長和慕同學聊事了。」

寧修遠說完,在離開的時候,又故意看了慕安安一眼。

笑了笑,推門離開。 一個暑假過去,就開學了。

這個暑假對於江白來說還是非常充實的,跟變形兄弟把剩下的三期視頻補錄完。

他們商量了個時間一起發布,不過不是現在。

雖然這個暑假江白只更新了兩期視頻,但因為央視給的熱度,這兩期視頻都在五百萬播放量以上。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