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耕啊。

果然,溫栩栩聽到后,不但沒有再質疑,反而覺得這是一個非常不錯的提議了。

現在大城市的孩子嬌生慣養,五穀不識,能讓他們去鄉下見識見識一下,確實是很好的。

溫栩栩終於同意了。

「好,挺不錯的,那我今晚回去給你們準備哈。」

「嗯嗯,媽咪也要一起準備噢,老師說啦,要家長陪同的,我們家三個寶寶,你和爹地都要去。」

墨寶也趕緊跟媽咪說明了一下老師的安排。

結果,溫栩栩一聽,本來剛才還挺高興的心情,馬上,她就表情僵硬了下來。

還要她和他們爹地去?

算了吧,他肯定不會願意跟她去的,昨晚吵的那麼凶,今天一天都沒看到人影,說實話,他沒有讓人把她趕出去都已經很不錯了。

溫栩栩露出了一絲苦澀,暫時沒提這個話題。

帶孩子回到小別墅,果然,這天晚上還是沒有看到霍司爵回來,聽王姐說,就連電話都沒有打一個。

大概,就是不想回來吧。

溫栩栩看到了,只能去找了一趟王姐:「王姐,孩子們明天說要春遊,你看要不給你們先生打個電話吧,讓他抽時間安排一下。」

王姐頓時驚訝的看著她:「你不去嗎?我聽孩子們說,是要爸爸媽媽一起去的。」

溫栩栩苦笑了一聲:「他不會想讓我去的,沒事,就讓孩子們跟著他去就好了,我去幫他們把東西整理好。」

然後她便準備上樓,給寶貝們收拾一些明天的行裝。

可這時,王姐卻忽然過來拉住了她。

「溫小姐,你這樣就不對了,你跟先生的矛盾是矛盾,可是孩子是無辜的,你來這裡,不也就是為了陪他們嗎?既然這樣,孩子們這麼重要的活動,你怎麼能不參加呢?」

「可是……」

「好了,你聽我的,先生不會不讓你去的,你也把東西收拾一下吧,明早一起出發。」

這個傭人笑眯眯的給了溫栩栩保證道。

見狀,溫栩栩也不好說什麼了。

這次春遊,她當然也想去啦,這可是她的孩子啊,她不想錯過任何他們成長的機會。

於是最終溫栩栩也上樓給自己也收拾了幾件衣服,等著明天一起去。

一夜寧靜。

第二天早上,因為春遊的事,溫栩栩很早就起來了,先去幫三個孩子穿戴整齊,然後她便帶著他們一起下來了。

「王姐,我們……」

「先生,您終於回來啦,小少爺他們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您了。」

話才喊到半句,猛然間,她看到了小別墅外站著的傭人王姐,還有正從一輛白色邁巴赫走出來的男人,她神色一慌,閉嘴了。

他真的回來了。

牽著的小傢伙們也看到了爹地,頓時,個個都十分開心。

「爹地回來了,爹地,你是來陪若若去春遊嗎?」一向親人的小若若,看到了爹地后,馬上像小燕子似得飛撲了過去。

霍司爵嘴角彎了彎,他彎下腰將女兒抱了起來。

「嗯,爹地陪你去。」

「哇喔,太好了,這下我們一家人可以去玩咯,哥哥,我好開心呀。」小丫頭開心的拍著小手。

溫栩栩看到這裡,也懸著的一顆心終於稍微放下來了。

因為,她看到這個男人,好像神色也沒有那麼差,看著不像是還在生氣的樣子。

溫栩栩上前了一步……

「霍司爵,你怎麼一個人進去了?你快過來幫我弄兒童椅啊,真是的,什麼都丟給我,你當我三頭六臂啊?」

突然間,外面的白色邁巴赫里傳來了一個女人的抱怨聲。

溫栩栩臉色頓時一變,腳步馬上停了下來。

他車裡還有人?

院子里的其他人聽到了,也是十分驚訝,特別是墨寶和霍胤,他們兩人聽到后,幾乎是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小臉陰沉了下去。

洛阿姨?她怎麼這個時候會來?

沒錯,這個女人,就是洛瑜。

洛瑜終於將車裡的兒童椅弄好了,看到霍司爵根本就沒有過去幫她,她忿忿然的進來了。

「咦?大家都在啊,那什麼,都準備好了?那趕緊吧,小墨寶,還有霍胤小帥哥,過來,阿姨帶你們上車。」

洛瑜很自然的就朝溫栩栩身邊站著的兩個小傢伙招了招手。

溫栩栩聽到,頓時臉色又是白了白。

王姐也看到了,當下直接發問:「先生,洛小姐這是?」

「我讓她一起跟我去的,三個孩子,需要兩個大人。」

抱著女兒的男人,淡淡的解釋了一下,而他的目光,從始至終都沒有朝溫栩栩這邊望過一眼。[] 明落昔帶着一眾人回了宮,本來是明落昔坐馬車,唐浩和東方衍騎馬,哪知東方衍非說有事要和她商議,明落昔只好讓他進了馬車。

明落昔捧下小金冠,鬆了一口氣:「什麼事啊?呼……好重!」

東方衍貼心的為她把碎髮夾到耳後,反問:「累不累?」

「不累,挺好的,我又不是紙糊的,哪那麼容易累。」

「那就好,想不想吃蘋果。」說着從虛靈里拿出一個蘋果為她削了起來。

明落昔問他:「你說有事和我商議,到底什麼事?」

東方衍把手中削好的蘋果遞給她:「我怕你餓。」

明落昔接過蘋果,有些錯愕:「就這個事?」

「嗯。」

明落昔有些氣,她還以為有什麼要事和她商議呢!

「你無聊不無聊,什麼時候會開玩笑了?」明落昔白了他一眼。

東方衍見她雖埋怨他,嘴裏卻不停的大口大口吃着蘋果,模樣討喜可人。

笑道:「是你剛剛招惹我的。」

「睜着眼睛說瞎話,我敢招惹你?」我現在躲你還來不及!

「大庭廣眾之下對我動手動腳,不是招惹是什麼?」東方衍對她剛剛的小動作耿耿於懷。

明落昔懶得和他廢話,把蘋果核扔到他懷裏:「走開!」

東方衍也不嫌棄,拿紙包好:「我送你回宮用晚膳,想吃什麼,我吩咐御膳房去準備。」

明落昔抽了抽嘴角:「幹嘛對我這麼殷勤,有這時間,你多逛逛水月山莊,逛著逛著,萬一遇到合適的好姑娘呢?到現在還是孤身一人,要再這樣下去,你父王該着急了。」

東方衍沒惱,不悲不喜,看不出任何情緒,淡淡道:「遇不到心怡的女子,寧願孤身一人。」

明落昔心裏怪怪的,被他看得發毛,結束了話題。

用了晚膳,明落昔抱了會安兒,現在安兒有些親她了,在她懷裏不哭不鬧,有時候還會沖她笑笑。

「小傢伙,現在知道我好了吧?吃我的喝我的用我的,讓你露個笑臉難死了!」

梓雲在一旁笑着:「公主和一個奶娃娃置氣做什麼,他還小,什麼都不懂。」

「我就是要在他耳朵邊嘮叨,這叫早教,懂不懂?」

梓雲迷惑的搖頭:「奴婢不懂。」

「行了,今天我是抱夠了,讓乳母哄他睡覺吧。」

「是。」梓雲剛要來接手,安兒扯開嗓子大哭起來。

明落昔重新抱在懷裏:「乖,今天不能陪你玩了,該睡覺了。」

安兒似乎聽懂了她的話,嘴裏咿咿呀呀的叫個不停,但逐漸停止了哭泣。

「公主……」

「看來他今天是盯上我了,你下去休息吧,今晚我帶他睡。」

梓雲有些猶豫:「公主,您行嗎?」

明落昔也不知哪來的信心,信誓旦旦道:「當然行,快出去休息吧,實在不行再叫你們。」

「是,奴婢退下了,公主您別硬撐著,受不了就叫奴婢。」梓雲知道她的倔性子,從不輕易低頭。

「行了,下去吧。」

梓雲走了之後,諾大的房間只剩下她和安兒兩人,一大一小,互相瞪着眼睛。

「你倒是睡覺啊,你是屬鷹的嗎?」

「啊……呀……」小傢伙聽此言活躍起來,小手小腳都蹬了起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沒想到,雲若月握著鳳兒的手,冷聲道:「抱歉,鳳兒不是本妃的下人,在本妃心中,鳳兒與本妃情同姐妹。見她,如見本妃,她說的話,就代表本妃的意思。按王府的規制,王妃才可以有十二名婢女,妾室最多只能有六位。本妃看在柔側妃懷孕的份上,可以破例讓你買兩個丫頭進府使喚,多了,不行!」

南宮柔和柳氏的臉,一下子僵了下來。

這柳氏還以為雲若月好欺負,會因為柔兒懷了孩子,就忌憚柔兒。

誰知道,她一身威嚴的坐在那裡,是

《雲若月楚玄辰》第904章好大的臉 歐陽亭激動的說:「啊哈,憑我們藍天集團的實力,只要拿到疫苗樣本跟機密資料,那麼我們就能夠在極短時間之內,就能山寨出新的疫苗來。」

「而且我們利用我們的人脈渠道,搶先發行推廣我們的疫苗,搶先佔有市場。」

葉知秋笑眯眯的說:「我們除了搶佔市場之外,還要全方位的打壓寧大集團,最後再把寧大集團也收購掉。這就叫山寨把正版給弄死,並且把正版收購。」

歐陽亭興奮起來,眼神炙熱的望向陳芳芳:「陳小姐,能不能成大事,就看你能不能趕快把寧大集團的疫苗樣本,還有機密檔案盜取出來了。」

葉知秋也笑眯眯的說:「陳小姐,我先給你兩千萬辛苦費,如果你能夠把疫苗樣本跟資料偷出來,我會在給你一個億。」

「另外我還會在藍天集團安排一個高職給你,你下半輩子都可以不為錢發愁。」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