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而言之,這四種陣法下來,包含了人少人多時候的布陣情況,可以說完全是為了團隊戰而準備。

不過這陣法的方位挺多的,記起來很難記,雖然朱邪唐悅等人會有很好的配合,但是像常遠之,黑孩兒,吳天這些,他們沒有進行過什麼有效的配合,練起來很費勁。

現在這樣的情況,大有一種臨時抱佛腳的感覺,但也沒辦法,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嘛,練一練總比不練好的太多。

看著弟子們都在練習陣法和相互配合,天玉真人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隻身一人退出了這片結界。

讓朱邪來之前,天玉真人還讓他帶來了典藏書妖。

如今典藏書妖是非常自由的,朱邪不修鍊的時候,他就化形為人到處跑,至於化形的大小,他可以隨意控制,整個道宗也都知道,朱邪身邊有本書,名為典藏書妖,相當厲害。

可即便自由,在天玉真人跟前,典藏書妖也不敢放肆,此刻老老實實的變成書本,就在桌子上面躺著。

天玉真人來到跟前,拿著典藏書妖進了屋子裡,隨後翻開了一本書說道:「朱商羽,朱邪人物資料可都交給你了,你好好記著,到時候好給朱邪他們進行科普。」

「是,長老,交給我好了。」典藏書妖傳音回答。

天玉真人這才轉身,急急忙忙的走掉了。

直到感受不到天玉真人的氣息之後,典藏書妖才化為小人朱商羽,翻開了書頁上的資料,仔細熟記。

眼下,整個道宗都處於忙碌的狀態,數以千計的捉妖師同時匯聚而來,道宗本宗的弟子根本招待不過來,所以,就算是神宗真人,也不得不親自上陣招呼弟子們。

人多了,麻煩事情也就多了,就捉妖師來說,有兩個捉妖師新人,似乎早在手機APP上就對罵過,反正就是不對付,此時正在居住區叫板,已經打了起來,圍觀的捉妖師們也都是紛紛加油叫好,看熱鬧不怕事大。 韋恩很少見蒂希琳穿裙子,但不得不說,蒂希琳只是稍作裝扮,卻比平時更加漂亮。

隔着廚房的窗戶,韋恩見蒂希琳在傭人的帶領下,路過了不大的庭院,推開房門。

「你來的好早,我都沒來得及休息。」韋恩打着哈欠。

蒂希琳走在前方,特爾則跟在蒂希琳的身後,手裏拿着一個方盒,對着他微微頷首。

忙了一夜,累倒說不上,但韋恩卻感到整個人有些疲倦。

這個時候,有幾包茶葉倒是不錯,咖啡也行。

不過,更大可能是喝兩杯紅酒。

蒂希琳從特爾手中接過方盒,轉身又遞給韋恩,「這是茶葉。雖然你覺得口感不好,但看得出,你是一個懂茶葉的人。這東西在我手裏,也不怎麼用,就想到送給你。」

韋恩一愣,隨即笑道:「我正想着找兩片茶葉呢?要上樓嗎?我給你泡一杯茶。」

「多謝。」

蒂希琳也不客氣,提起裙擺,朝着樓上走去,特爾緊跟其後。

韋恩聳了下肩膀,也跟在兩人的後面,上了二樓。

品茶是一個很講究的事,要有專門的器具。但這個世界並沒有這些東西。

更何況,韋恩跑了一夜,也沒心情再刻意專門泡茶,只是將茶葉簡單的處理了一下,給兩人各倒了一杯茶。

「好了,茶葉也送到了。」韋恩坐下后,雙手捧杯,輕喝一口,「公主殿下是不是還有其他事?」

「是。」蒂希琳搖頭,「康特見過大公了。」

韋恩忍不住摸了下鼻子,笑道:「康特怎麼說?是不是一臉委屈,然後向大公訴苦?」

蒂希琳睜大眼睛,有些意外,「你連這個都猜到了。」

「這還用得着猜?」韋恩嘆了口氣,「你在之前,真的沒聽到過『暗色之翼』和地下拍賣會?」

蒂希琳搖頭。

「我這樣說吧……『暗色之翼』有些棘手。裏面的成員很謹慎。我昨天跟着康特跑了一夜。給我的感覺是,這群人謹慎到了極致……」韋恩將昨天夜裏發生的事簡述了一遍,「現在,你們是什麼感想?」

蒂希琳陷入深思,特爾也沒有出聲。

大約間隔了四五分鐘,蒂希琳才說道:「康特也是這種說法,根本沒有多餘線索,還信誓旦旦保證,女勇者失蹤和地下拍賣會無關。這些組織者太謹慎了吧?」

「是啊。」韋恩也很鬱悶,「到後面,我也被耍了一道,還真是小看了他們。」

「然後呢?還有其他值得注意的事嗎??」蒂希琳接着說道。

「有很多。那個叫克萊夫的人,你認識嗎?」

「不認識。如果是代號或者假名,根本沒辦法知道。尤其,他又戴着面具。」蒂希琳搖頭。

「說到面具……我見到有一個人摘掉了面具。」韋恩想到了那名綠髮青年。

「什麼樣子?」

「綠色頭髮,年紀很年輕,大概20多歲吧?整個人很精神,對了,他的額頭有一道長疤。他的長相還算清秀,相襯之下,這道長疤顯得特別明顯,你們認識這樣的人嗎?」韋恩在自己的額頭比劃了一下。

「綠色頭髮……年輕……長疤?」

蒂希琳喃喃自語,又搖了搖頭,回頭看着站在其身後的特爾,「你對這個人有印象嗎?」

「抱歉,殿下,沒有。」特爾有些沮喪。

韋恩對這個結果並沒有感到意外。

克萊夫,假如他是這群人的頭,應該是一個很謹慎的一個人,不可能留下太多漏洞,否則,他昨天做的那些事就是畫蛇添足,因為真正想了解「暗色之翼」和地下拍賣會的人,肯定會想方設法,找到對方的漏洞。

他就是其中之一。

「還有什麼值得注意的?」蒂希琳把這件事記在心裏。

「還有什麼事的話……」韋恩仰著頭稍微沉思片刻,又說道,「其實,還有一件事讓我挺在意。」

「什麼事?」蒂希琳連忙問道。

「綠髮少年提起『最近風聲很緊』……哈羅格最近有什麼風聲很緊的事嗎?」

「沒吧?」蒂希琳眉頭蹙起,「如果說大公最近有什麼在意的事,也只有『失蹤勇者』了。該不會……就是女勇者這件事吧?」

蒂希琳心中期許。

「不知道。但這些人提到了『很多貴族都有參與』,以及有『某一個女人不可能得罪這麼多貴族』的說辭……我實在想不出,『失蹤勇者』和『很多貴族』有什麼聯繫。」韋恩攤開手,「還有,他們口中提到的『那個女人』又會是誰?」

蒂希琳搓了下手,「大公?能與哈羅格『很多貴族』扯上關係的女人,只有大公了。所以,他們提及的事,要麼就是『失蹤勇者』,要麼就是謀划其他事。但不管哪一事件,對我們都極為重要。韋恩先生,請務必幫我。」

蒂希琳目光殷切,視線與韋恩的雙眼對視。

「你能幫我解開一個疑惑嗎?」韋恩沒有回答蒂希琳。

「什麼?」

「最近一段時間,『勇者』一直困擾着我和三大公會。如果是普通冒險者,大公也不會如此着急。『勇者』到底是什麼人?」韋恩終於第一次問出了這個問題。

無論是時機,還是詢問對象,在目前來說,都是最佳選擇。

這也是困擾韋恩三年的問題。

如果勇者不是玩家,他們會是誰?

「我……抱歉。」蒂希琳低下了頭,「我只是抽到大公離開的那段時間裏,稍微接觸了一些事務,但沒有涉及到『勇者』。我對『勇者』的印象,只有一點,他們是一群特殊的人……和他們接觸最多的,除了大公之外,只有三大公會。但『勇者』的細節方面,肯定只有大公知道。對了,因為出現勇者連續死亡的事情,大公決定撤回所有的『勇者』。」

「撤回勇者?」

撤到什麼地方去?

韋恩腦子一片空白。

「我推測,可能是回廷摩了。」蒂希琳解釋道。

「廷摩?」

那個幾乎被遺棄的王都?怎麼又和廷摩有關了?

不過,有一說一,蒂希琳說的也是一種可能。

房門在這時被敲響,隨後婕斯的聲音傳來,「老闆,吃飯嗎?」

「哦。差點忘了吃飯。」韋恩腦仁有些痛,但飯該吃還是要吃。

「還有一件事,剛才老大說,泰貝莎還沒回來。會不會有什麼意外?」

「什麼!?沒回來?」韋恩隨即站起了身。

整整一夜時間,泰貝莎還沒有回來……這明顯不正常。

韋恩眉頭緊蹙。 黃真龍苦澀一笑,想想也是,他是幾百年前的人了,蘇御與他非親非故的,沒有必要為了救他冒險。

而放眼這裡,能讓蘇御為之拚命的,或許也只有那個小丫頭了。

想到這裡,他看向了畫千芳,微笑道:「小丫頭,你好福氣啊,能被蘇御這樣的小妖孽看重,能為你拚命,你這輩子,值得了。」

聞言,畫千芳俏臉一紅,迅速偷瞄了一眼蘇御,卻見的蘇御神色淡然,心頭不由生出了一絲失落。

蘇公子的確為了她拚命了,但那也是因為在蘇御心裡,他們是過命的交情。

「不對,畫小姐,你能看到他?」蘇御詫異道。

「對啊,我能看到啊,我還能看到這位白衣前輩呢?」畫千芳再次看向了神秘男子。

蘇御一呆。

在這之前,也只有修鍊出蒼穹之眼的他能看到,其餘人都看不到,但現在畫千芳活過來了,已經是活人了,也能看到靈魂體?

神秘男子道:「或許是因為她死過一次,體內誕生出了一絲陰之力吧。」

「對了,小傢伙,你身上怎麼會有神塔?」

神塔?

蘇御一怔,「前輩,我這是十重天塔,不是神塔。」

「你這就是神塔,我曾在近仙紀元看到過,曾經,出現在一位近仙之人的身上,兩者氣息一模一樣,我不會看走眼。」神秘男子道,「能告訴我,你是怎麼會有它的嗎?」

蘇御一怔,隨後將自己接觸到十重天塔的過程告訴了神秘男子。

神秘男子一怔,驚嘆道:「果然,果然啊。」

「什麼果然?前輩,你知道些什麼嗎?」蘇御心頭一動,神秘男子是近仙時代的人,是一部活歷史,他知道的肯定很多。

神秘男子看著蘇御道:「據說,從神話紀元開始,這神塔就已經存在了,它不斷的出現在各個紀元,各個時代,每一個紀元,每一個時代,都會出現一位逆天之驕擁有它,就我所知道的,在我們那個時代,有一位近仙之人是它的主人,而在你們武道紀元開啟的這幾十萬年來,也出現過一位它的主人,這人你也知道,它就是武道紀元的開創者,逆蒼天。」

「什麼?天帝逆蒼天也曾是它的主人?」

說到這裡,蘇御忽然想起了當初在十重天塔內遇到的那個老人。

那老人,該不會就是逆蒼天吧?

想到這裡,蘇御立馬將自己所看到的神秘老人的模樣告訴了神秘男子。

神秘男子是近仙時代的人,比起開創了武道紀元的逆蒼天都要古老,也曾在黑暗牢籠之中,看到過逆蒼天的真身。

神秘男子搖頭道:「他不是逆蒼天,但是,根據你所描繪的模樣,那人倒是與我在近仙時代,所看到的那位近仙之人,有些相似,不過那人是中年模樣,而你這老人,應該是六十歲以上的模樣了。」

蘇御突發奇想,道:「前輩,您覺得,那些曾經做過神塔主人的那些人,現在會不會還活著?」

「這……」神秘男子皺眉,沉吟了片刻后,道:「極有可能。」

「他們這些人,都是近仙之人,是萬古世間最強,也是因為天地限制的原因,無法成仙,否則早就成仙了,這類妖孽,即便是無法長生,但也應該有辦法,讓自己不死。」

「而且,剛才你也說了,等你成為武帝,打遍神武大陸無敵手后,他會出來見你,說明,那人還沒有死,起碼,他具備了相當可怕的壽元,你只管聽他的,沒有錯。」

「前輩,您剛才也說了,這神塔在神話紀元就曾出現過,也曾有過很多主人,它的存在,到底是為了什麼啊?」蘇御皺眉道,他心裡的疑惑,越來越多了。

「我也不是太清楚,我只知道,每一次出現,它都會給所在的那個時代,那個紀元,帶來無法想象的大變局,比如逆蒼天,因為它,直接創造了武道修鍊體系,開創了武道紀元,成為了一代天帝,沒有成仙,卻能與黑暗牢籠背後的那股神秘力量對抗。」

「我所在的那個時代的那位近仙之人,也很可怕,曾疑似鎮殺過一尊仙人。」

蘇御越聽越震驚。

擁有過神塔的人,都這麼厲害嗎?

「所以,你能具備神塔,得到神塔的認可,說明你未來的潛力無比可怕,一旦成長起來,起碼也是一尊天帝,不會遜色於我所在時代的那位近仙之人,也不會遜色於武道紀元的開創者逆蒼天。」

「小傢伙,你好好努力吧,我等你成帝那日,或許能揭開神塔的神秘一角。」

神秘男子深深的看了眼蘇御,然後閉上了眼睛,化作一道黑光,進入了蘇御秘境內的五星連珠之中。

轟。

而此刻,蘇御也閉上了眼睛,盤膝而坐,開始利用神秘物質修鍊。

這一次,秘境開啟的時間,出乎意料的長。

足足開啟了五日,連蘇御都大吃了一驚。

在這五日之間,他的修為簡直跟踩著一道光在提升一樣。

足足提升了兩個境界,達到了大武師境八重天巔峰。

而畫千芳也因為神秘物質的原因,達到了大武師境九重天巔峰。

發佈留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